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160章 巨兽衰落之始

时间:2018-04-22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香港影坛的不少人都知道,永华的大老板李祖咏,除了爱抽两口芙蓉膏外,还有着三大爱好——抽烟、喝酒、烫……

    呸!

    ~www~~la

    这三大爱好分别是:钻石、梭哈、水晶灯。

    钻石和梭哈咱们先不谈,就光水晶灯这一项,在香江的销售界,便流传着一个关于李祖咏的故事。

    故事的开始,要从中环的那栋前香江第一高楼,告罗士打大厦的某间灯饰店说起。

    由于李祖咏喜欢收藏水晶灯,所以便和这家店铺的老板很是熟悉。每次店铺进了新的货物,老板都要打一个电话给李祖咏。

    有一次李祖咏穿了件旧袍子,就跑到店铺里面看灯饰,结果碰巧老板不在店里,新来的伙计又不认识这位大爷。

    结果伙计一看李祖咏那身寒酸的打扮,又东摸摸西碰碰的好不讨厌,于是很不耐烦的拉了他一把:“这都很贵的,别乱摸,乱摸的,打烂了是你赔还是我陪?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便有些瞧不起人了,李祖咏自然大怒,随手摸出一张名片拍到了玻璃柜上,便大叫道:“呵,把你们店里挂着的、摆着的,大大小小的,统统给我送回家去!”

    李祖咏冷哼一声,见着伙计面色一下难看至极,心下总算出了一口恶气,顿时扬眉吐气的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故事完结。

    所以就这么一路下来,李祖咏是攒了不少水晶灯,永华拍一些洋房布景时,都不用去借租灯具,直接去李祖咏家里挑便好。

    因此这个故事,便成了很多香江老板训导自家店员的笑谈之一。

    不过这笑,也不知是笑售货员的有眼无珠不识人呢,还是笑李祖咏死要面子,却没成想平白送了售货员一大笔收入。

    这满店子的水晶灯一下全卖了出去,怕是光提成都拿到手软了吧。

    至于三大爱好之一的梭哈,也没什么好说的,不过要提一下的是,李祖咏之所以会结识张善昆,就是去俱乐部玩梭哈时,在牌桌上认识的。

    而最后一样的钻石,杨秋倒是听李祖咏的秘书阿陈提过一嘴。

    说的是李祖咏在家里抽完芙蓉膏后,经常会借着兴致,在床上铺上一块绸布,然后把钻石全部倒在绸布上,一粒一粒地数着玩。

    这便是,所谓不差冰火之术的双重刺激了。

    由此可以看出,李祖咏的三大爱好外加抽芙蓉膏,都是耗钱的玩意,再加上开片场做电影,更是花钱如流水。

    会花钱也必须会开源,不然便如那无根之树,迟早枯萎而亡。

    但李祖咏的进项呢?却就只有永华一个。

    那我们再来看看永华这几年拍的电影到底赚了多少钱。

    1948年永华初创,拍了两部电影,便是《国魂》和《清宫秘史》,这两部电影纯粹是赔本赚吆喝的,大卡司大制作大投资,结果本钱都没赚回来。

    到了杨秋永华的49年,这年发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了,永华分裂内斗不休元气大伤,连本就拍了一半的《公子落难》,都被李祖咏自己一把火烧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年永华出了八部电影,但赚回来的钱基本又都被浪费掉了。

    等到了50年,永华根本就没有恢复过来,全年就拍了一部电影。至于了51年,听尔爷的意思,才刚刚开拍了今年的第一部电影……

    就杨秋这么个小公司,才签了十来个人,除去额外酬劳不算,就光工资来算,每个月便要花出去近八千来块。

    更何论,永华那种近两百多号人的大公司!

    便是永华坐在那里不动,光每月的人工费都是一笔大数目。

    就现在这种情况,哪怕你家里有个金山也撑不住啊。

    李家以前在魔都时攒的那点家底,慢慢耗了个七零八落,李祖咏现在签出去的支票,已然很难兑现,就连永华的人工费,也已经开始有拖延的趋势了。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,就连陆原亮也辞职了。”尔咣还有些愤愤不平的道。

    “陆厂长?”杨秋一阵惊愕,讶然问道:“他为什么辞职?”

    “哈,还不是缺钱闹的!”

    原来前段时间,陆原亮见永华经营不善,便想着法儿要给公司开源。

    他是永华片场的厂长,开源的方法就摆在眼前呢。

    很久以前咱们便说过,李祖咏对永华管控得很严,中下层的员工基本不给你出去捞外快,全给圈养在了公司里,就连现在香江最好最大的永华片场,也根本只是自用。

    所以陆原亮的办法,就是把空着的永华摄影棚出租出去,给别人拍片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片场,一年就自己用一次,空在那里太浪费了。

    陆原亮的想法自然是极好的,现在香江平均每部戏下来的场租,基本在两万五千港币左右,就算一个月只拍两部戏,一个摄影棚也能拿到五万,而永华的两个摄影棚加起来,就能月入十万。

    这些钱,起码能自给自足极大部分永华工人的工资。

    再加上别的公司租这场地了,还得再请帮工吧,顺带着还能增加工人的额外收入。

    一举多得!

    看得出这个建议,对永华来说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但通过前面的水晶灯事件,我们知道李祖咏这个人,对外是极好面子的。

    所以等陆原亮把这个计划报到李祖咏面前时,惹来的便是李祖咏的勃然大怒:“你这是拆我的台,让我的面子往哪裹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公司钱都没了,还要什么面子?!

    陆原亮在魔都时,就在新华里面跟着张善昆共过事,本就对李祖咏排挤走张善昆不满意;此时见得李祖咏竟然如此,顿时深知李祖咏不是一个真正的企业家,便一下心灰意懒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,就直接走人了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,物是人非啊。”杨秋一声长叹,忽而问道:“对了,那陆厂长现在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尔咣拿下烟斗清掉烟灰,想了想随口道:“听说在凤德道那边开了个录音室,他本来就是搞录音的,这下倒算是干回了本行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尔咣的话,杨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哥,哥,都准备好了。”正在杨秋发愣间,胡金泉又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胡金泉点了点头,应道:“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告诉大家准备了,我们开拍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杨秋低下头,看着懵懵懂懂的姜倡年,笑道:“小倡年,台词记熟了没?跟叔叔过去准备拍戏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姜倡年小心翼翼地看了母亲一眼,见其鼓励地看了一眼,便自己答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杨秋一手拖着姜倡年就往即将拍摄的楼道处走去,看见梁达人正在仔细着整理着他身上的面包店制服,便笑道:“怎么了?你不会忘了怎么表演了吧?”

    “屁!就是你忘我也不会忘。”梁达人恨恨一声,颇是气愤道:“你倒是厉害了,找我拍戏,我还要倒贴了三千港币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叫植入广告,你不愿意我可以给你撤掉,而且三千还是友情价,我都亏了。”

    “友情价?你还亏?”梁达人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嗯哼!是啊。”杨秋点了点头,随手拿起旁边的一瓶汽水道:“瞧瞧百事,我们一找上门,他们就答应了,两万港币的价格,都没还口。”

    “两万?他们疯了?!”

    “嗯,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百事如今的名声和销量,在全世界都被可口可乐吊着打,上面的领导层的确已经快疯了,正在满世界的疯狂打广告呢。

    他们对杨秋这位香江票房第一的导演,在整个东南亚的影响,可是抱有很深的期望的。

    说到植入广告,现在很多的中国人可能还不适应,竟然没几个人积极响应,除了梁达人碍于面子参与了进来外,其他人都兴趣寥寥。

    杨秋最多的,也就因为这是部现代戏,从某个成衣厂里拉到了不少的衣物赞助,钱却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这植入广告之路,任重而道远啊!

    撩拨完梁达人,杨秋又微微侧身,看着一身警员服的曹达桦道:“曹探长,这次又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,不麻烦,就客串一下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先谢谢了,喔,对了,您的片场,现在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片场……”曹达桦面色一苦,摇着头无奈道:“现在先把b棚修好应付一下,a棚……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你要是有什么困难,我能帮忙的话别忘了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。”

    瞧着曹达桦有点意兴阑珊,杨秋也便不敢再问了,转头对着胡金泉道:“金泉,准备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胡金泉应了一声,马上挥着胳膊对着周围大声喊道:“大家准备,大家准备,试戏了,准备试戏了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