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158章 自由协会

时间:2018-04-22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“好好好!重启好,善昆如此魄力,我一定全力支持。”马徐惟邦重重地放下茶杯,态度很是斩钉截铁,而后又追问道:“就是不知道怎么个重启法?要不要搞个开业大会?”

    张善昆赶忙摆了摆手,解释道:“不不,复业而已,还是低调点好,再说现在也只是个初步设想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马徐惟邦默默点了点头不再做声,也不知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以前同为新华一员的王元龙眼角挑了挑,看了看打算一展宏图的张善昆,又瞧了一眼重新恢复了精力的马徐惟邦,神情莫测却没有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身为局外人的杨秋和易文,就更加不好搭话了。

    气氛有些寂静,张善昆又默默泡了一壶茶,提起茶盏给众人满上,瞧着茶水呼噜噜地淌下,张善昆又忽然道:“上个月,我和易文兄两个,去湾湾考察了一番那边的电影市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现在众人皆是一愣,就连杨秋也微微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自从去年七月内地颁布了《国外影片输入暂行办法》后,香江一下被禁止输入内地的影片达到了八十多部,几乎快占据了香江国语片两年的产量。

    张善昆的作品更是重灾区,连长城的创业作《荡妇心》都给禁了。

    因此这时看到张善昆拐弯跑向湾湾那边,也就在意料之内情理之中了,只是不知道他这个时候说出来干什么。

    王元龙愣了一下,倒是顺合心意地马上问道:“那边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政通人和,百废俱兴!”张善昆轻点了一下头,随口而道。

    啊呸!!!

    杨秋挑了挑眉一阵无语,看着张善昆睁着眼睛说瞎话,百废俱兴那是肯定的,但是政通人和嘛?

    那从前年开始的,近四十年的戒严算什么……

    其他人显然也知道里面的弯弯道道,并没有当面反驳,张善昆又接着道:“经着易文兄的引见,我和总统办公室秘书处的秘书长黄少谷先生,交谈了几句。”

    黄少谷……那可是蓝党的中秧常委!

    杨秋轻瞄了旁边一脸高深的眼镜男,心里暗思这个易文是什么来头?

    后来这场茶话会结束后,杨秋经由一番打听,才从别人嘴里知道了这易文的来头。

    果然背景深厚!

    易文本名杨彦岐,‘易文’是他在报社投稿时用的笔名。就跟着周树人用着鲁迅的笔名大家习惯后一样,易文就直接成了杨彦岐的代名。

    易文家学渊源,祖父是前清进士,官至一省学政;父亲杨千里是前清优贡,只是这贡生还没等参加最后一脚的廷试,这清朝就没了。

    不过杨千里不愧是有百度百科的人物!

    进入民国时期后,一路做过吴江县县长,后又历任国民政府财政部主事、佥事、秘书、教育部视学、交通部秘书、监察院监察委员等等一系列官职,可谓交友广阔。

    及至魔都解放后,杨千里不愿离开,又任红党魔都市文物管理委员会顾问。

    父亲的深厚背景,也造就了易文的来历不凡。

    比如在1933年易文才十四岁时,就拜了一位民国史上非常有名的人为干爷爷。

    这个人是谁呢?

    姓段名祺瑞,历史上有名的‘北洋三杰’之一。

    至于不知道这位的,自己回家翻历史课本去。

    到了易文十七岁时,还加入了‘蓝衣社’,听过老蒋的训导,由此认识了更多的蓝党高层人物。

    1941年二十二岁时,易文更是按照三合会传统的拜师礼,在香江拜杜月笙为师,列为门人加入了‘恒社’。

    后来其返回内地,加入了蓝党军事委员会主办的《扫荡报》,当时报社的社长正是黄少谷,易文很是得其赏识,后《扫荡报》改名《和平日报》,其又一路升任至总编辑。

    再后来,易文更是差点被戴笠亲自拉入军统。

    及至蓝军败退湾湾,易文也随之前往,但随即不久湾湾颁布‘戒严令’,深感不自由的易文便离开湾湾,来到了香江,做起了《香江时报》的编辑。

    顺便的,也给电影公司写写剧本。

    由此在去年易文因人介绍,认识了身为制片人的张善昆。

    两人虽然相差着十多岁,但因着志趣相投,倒也慢慢成了关系不错的好友,经常约着一起喝喝茶打打麻将,谈天说地。

    不过,话说回头。

    听见张善昆提起黄少谷,其他人不甚在意,杨秋这个制片商倒是清醒不少,问道:“黄先生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黄先生说,现在湾湾百废待兴,非常需要文艺工作者来鼓舞教化众人。”张善昆笑了笑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继续道:“对于我们电影工作者的工作,他是非常支持的。”

    “香江的也支持?”

    “常总统说了,香江也是中国的一部分嘛。”

    杨秋暗暗点头,老蒋虽然槽点很多,但比起后来的绿营那堆人,这点上的坚持倒是可以赞一个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刚刚的夸口还没有飞出脑袋,便听见张善昆话锋一转,心下顿时感觉有些不妙。

    “不过黄先生也批评了,香江电影圈里还是有些太乱了,有人强制结社给人读书洗脑,这点不是很好,不‘自由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这话不是明摆着奔‘读书会’而去的嘛!

    至于所谓‘自由’,两边都是半斤八两。

    “就是,我老早就跟杨兄弟说了,那些读书人太恶心了。”王元龙突然在一旁愤愤不平道:“抽个芙蓉膏要管,去个九龙城寨要批,那还让不让人拉屎了?!”

    特么的!

    你这家伙吃喝嫖赌还好意思了……

    杨秋无力吐槽王元龙,转头看向张善昆,细问道:“那黄先生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意思,黄先生也没有说下文。”张善昆无奈地摊了摊手,继续道:“不过我估摸着,那边既然这么说了,我们也应该做点样子出来。”

    张善昆身子忽然前倾,看着众人默默道:“现在我们的电影内地进不去了,湾湾毕竟跟我们同根同种,这个上千万人口的市场,我们必须拿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一阵沉默,纠结道:“那张老板你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的想法是,他们既然能有读书会。”张善昆敲了敲茶几,斟酌了两下后道:“我们能不能也搞一个会,把剩下的人团结起来,拧成一根绳对着干。”

    “也搞一个会?”王元龙皱了皱眉,忽而抬头问道:“这个会不管我抽芙蓉膏逛九龙城吧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,不管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加入,早看那群读书会的人不顺眼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张善昆点了点头,又看向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我也加入。”

    马徐先生倒是丝毫不停顿,易文则是不用问了,这家伙高深莫测地坐那里半天了,想来是早就知道张善昆的这个计划了。

    现在,在场的只剩两个人没有说话,众人把目光都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,加入。”

    杨秋稍一犹豫,便点头应了下来,不应能行么……

    明摆着这个什么孬子会的后面,有着湾湾官方的背景,不加进去到时候湾湾那边说你几句坏话,你片子就别想卖进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内地,杨秋就从没想过。

    不过,这模式怎么这么像……

    只剩下一个人了,王天霖倒是反应的快,感觉自己像是扯进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,见着老板都应了,赶忙举着手高叫道:“我也加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——”张善昆一声大笑,畅道:“好好好,大家都有此心,共襄盛举,我以茶代酒,敬大家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众人端起茶杯一饮而尽,杨秋咽下嘴里的茶水,忽而问道:“张老板,这会的名字是什么?想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会的名字?”张善昆微微一愣,皱眉思索了两下道:“名字的话,既然是为了自由,就叫自由协会怎么样?香江自由影人协会?”

    自由协会?不是自由总会?

    杨秋有些微微不解,难道自己弄错了?或者根本就不是自己想的那个?

    “好!好名字!”

    王元龙在一旁鼓掌大笑,马徐惟邦和易文也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大家都认可了这个名字。”张善昆很是兴奋,笑眯眯地说道:“那我明天就去警务处,把咱们社团的名字注册下来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