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146章 好久不见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“对于香江影坛,如果950年是属于百花齐放的一年,长城、永华、华南等佳作频出;那么95年,必定是属于黄梅戏的一年。

    隔着半个世纪的今天追忆往昔,历史已经显得遥不可现。我们所能知道的,也就是那些老旧报纸上的所闻所写。

    然后经由着这些,去一窥当时的黄梅戏盛景。

    黄梅戏起于鄂兴于皖,最终却在隔了半个中国的香江,被世界所知。这其中的零零总总,想来是的导演加编剧杨秋老先生,那时所不曾预料到的。

    上个月末本人有幸在三亚举办的金鸡百花奖上,遇到了从香江出发前来颁奖的杨老先生,多方探寻引荐之下,精神还算矍铄的杨老先生,终与本人畅谈起了过去的那些时光。

    由此,我也仿佛依稀见到了当年的情形。

    立项之前的香江影坛,国粤语观众分流严重,国不看粤、粤不看国那是常景。无数的导演和编剧们,都在摸索探寻着一种能把两种观众同时拉入影院的方法,但纷纷以失败而告终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身处话剧团的杨秋导演,却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实:那便是无论戏台上唱的是京剧还是粤曲时,台子下面总有那么一拨人,是同一批观众。

    细问之下,才知这些人虽不懂词却喜调。

    故看之。

    杨秋导演深受启发,于是将目光转向了中国传统戏剧,一番探寻之下便发现了通俗易懂的黄梅调。

    选定了传统剧目后,经由十余遍的辛苦修稿改曲,使之更加通俗易懂之后,才拍成电影上映。

    最后,终成一代经典,引发了香江十多年的黄梅戏热潮。

    据杨导亲口赘述,当年上映之初,众人其实一开始并不看好,因为那时的古装片,并不赚钱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戏院反馈过来的情况却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仅仅只有两天的时间,戏院便卖光了全部场次的戏票,导致全香江一票难求,院线不得不又加急延映了一星期,才缓解观众的购票之忧。

    杨老先生戏言,当年他们公司有一个扫地阿姐,后来有一回告诉他自己去看了八遍,还顺口跟他唱了一段‘卤水轻扇腚消炎’,乐得他当月便给阿姐多发了一百块奖金。

    由此可侧见的影响之盛。

    及至下映之时,观影人数达到了惊人的二十一万,票房更是高达四十三万港币,打破香港历年来的票房记录。

    这个记录直至两年后,才由杨秋导演自己给破掉。

    而那时香江的街头巷尾,到处可以听见‘树上的鸟儿成双对’的哼唱声。别人要是唱了上句你接不下来,就是过时就是老土。

    街上处处黄梅调。

    黄梅戏之年,由此而始。

    ——张伟”

    年少的杨秋自然不知道半个世纪之后的自己,还是那么的满口胡话随便忽悠,更重要的是还把人家文艺怀旧青年忽悠得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如果他前部的还只是惹得众人跟风的话,那等的成绩出来后,整个香江便忽然冒出了不知多少个黄梅戏剧组。

    黄梅戏那熟悉的曲调,更不时地就在侯王庙北帝街的某个片场响起。

    就连一直忙着新戏和话剧团的程纲也跑来跟他述苦,是荔园的老板不知怎么地从皖省请了一个黄梅戏剧团来,抢了他们话剧团不少场次。

    这下他们话剧团就更难混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这些杨秋只当听不到,他脑子里头又没多少话剧可以救他们。再了,话剧团倒了更好,他的片场建好后还缺人才呢。

    话剧团这个人才储备培养基地,他杨秋可是盯了好久了。

    随着在金国院线的尘埃落定,在成绩亮瞎人眼的同时,杨秋也于七月初在侯王庙的状元酒楼,大办了一场庆功宴。

    只见这天状元楼前彩旗飘飘,红灯高挂,一条大大的横幅拉在‘状元楼’的牌匾之上,上面大书‘热烈庆祝大卖四十万,破香江电影票房新记录’十来个大字。

    横幅下面的大门口,人来人往十分热闹,几乎和嘉禾有过交情的,都在邀请之列。话剧团、光艺庄、李瑛、张善昆等等,甚至于连泰山那边,也派了查良涧过来。

    程纲作为今天的知客迎宾,一直在酒楼门口忙碌着,嘴巴都快笑僵了。

    只要一有客人来,程纲就得笑脸相迎,然后旁边或请来或自来的六七个记者,拿着相机就是一顿‘咔嚓咔嚓’。

    这一上午下来,嘴能不僵么……

    直到上午九点半左右,状元楼门口都热闹了好一会儿了,杨秋才开着他那辆摩利士,载着杨萌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两人刚下车,迎面就是一阵‘咔嚓咔嚓’的闪光灯,差点闪瞎了两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杨萌显然没经历过这阵势,吓得不自觉地往杨秋身边靠了靠,瞧着女孩有些惊慌的脸,杨秋笑着牵起她的手,一起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这下的‘咔嚓’声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杨老板,请问你和杨萌姐是什么关系?”其中一个举着相机的记者忽然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杨秋笑了笑,抬起握着的手道:“如你所见,就是这个关系。”

    咔嚓咔嚓咔嚓——!

    “杨老板,这次您的电影票房破纪录,有什么的吗?”

    “嘉禾出品,必属精品。”

    “那杨导,已经下映了,您现在有什么新片计划吗?”

    “有了,不过不方便透露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各位各位!告罪告罪。”程纲突然挤了上来,挡在记者面前拱手道:“各位,今天是的庆功宴,不是记者会,采访就到这哈,谢谢大家。”

    完,程纲转身就簇着杨秋两人,跨步进入了酒楼里面。

    一边朝着已经全包下来的二楼走去,程纲一边埋怨道:“你理他们做什么?都是些越问越多话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无冕之王嘛,自然不好得罪。”杨秋随口回了一句,想了想道:“对了,等下我包几个红包,你给他们送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程纲一阵无语,半响后无奈道:“你是金主,你怎么办就怎么办。对了,你想让汉祥拍黄梅戏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杨秋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程纲撇了撇嘴,道:“那子剧本搞不定,找我帮忙来了。”

    差点忘记这丫的是剧本杂货铺了,杨秋挑眉问道:“你帮了?”

    “随手帮了一点点,又给他引荐了另外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了你也不认识,进去你就知道了。”程纲把头往楼里一摆,忽然怨道:“我你就不能少拍点黄梅戏吗?我这话剧团到时候要怎么活哦。”

    “活不了就死了呗,大不了到时候我养你……嗯,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程纲突然浑身一阵恶寒,神情古怪地看了杨秋一眼,转身又跑去大门口迎宾去了。

    杨秋好笑着摇了摇头走上了二楼,可还没等他看清上面的情形,一个微胖的年轻人就朝他拥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杨秋,这么长时间了,没想到你还记得哥哥我!”

    “滚!胖达人,我比你大!”

    “但是很显然……”已经横向长了两个尺码的梁达人走到杨秋面前,左右比划了一下道:“我无论体重还是身形来,都比你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——”杨秋笑着和胖达人抱了一下,问道:“最近你面包房的生意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一般般。”

    永华曾经的八学员走走散散,现在全然还留在电影圈的,也就只有杨秋和李汉祥两人了。就连一直情深意切的梁达人与汪蕊莲两人,也在同居了四个月之后和平分手。

    汪蕊莲跟着冷依一样回了魔都,梁达人倒是留了下来,依着以前杨秋调侃他的那样,在港岛中环那边开了一家面包房。

    生意,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兴许是面包做多了,梁达人这身体也跟着烤面包一样,由瘦变胖了起来。

    所以杨秋自是不信这家伙的‘谦虚’之词,鄙视道:“一般般,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,反正啊,没达到当年你的,人们排着队买的程度。”梁达人随口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杨秋顿时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梁达人对将了杨秋一军很是高兴,摸着下巴道:“诶?你,我要怎么样才能再把面包房的生意往上提一提?”

    “简单。”杨秋挑了挑眉,道:“打广告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广告单也发了很多啊,沙田那边的渔村都能看得到呢。”

    “广告单效用有限,你得换换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比如,植入广告。”

    lt; cssadhtl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