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131章 钱多活少还不累

时间:2018-03-28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什么嘛……味道根本没有变化啊!

    奚重简轻吸了一口汽水,冷冽甘甜的味道在舌尖爆开,带来一股股舒爽的凉意。[随_梦]suingla

    还是那熟悉的配方,还是那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好喝,但也不至于如此吧。

    瞧着少女那回味无穷的样子,奚重简满脑子的不可理解。瞄了一眼头顶上的大太阳,奚重简想了想,还是坐到了太阳伞下的另一侧。

    少女听着旁边有人坐下,微微睁眼看了一下。奚重简礼貌地笑了笑,便将足球轻轻地放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‘呼——’

    仿佛无视了奚重简一般,少女轻轻啜了一口汽水,又一脸陶醉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空气中,弥漫着一股炎热,却又透露出一丝寂静。

    奚重简仿佛也被这种气氛所感,不敢做出大的声响,瞧着手里的汽水,也学着少女轻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随即,一股凉意顺着舌尖直泄而下,弥漫全身。

    爽!

    奚重简也舒适地闭上了眼睛,感觉脑袋里面一片空灵。

    难怪那少女喝个汽水都要闭上了眼睛,原来外婆的‘细吞慢咽才能品出真味’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汽水里的泡沫在舌尖爆裂,将甘甜的汁液涂满了味蕾,里面夹着的凉意又将这份甜意加强了三分,仿佛嘴里含着的,便是整个冬天。

    这汽水,真的很好……

    “这歌,真的很好听是吧?”

    这汽水,真的很好听啊!

    呸!

    什么啊……

    旁边忽然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,打断了奚重简的胡思乱想,他满是纠结地睁开了眼睛,一脸莫名地看向了旁边的那个女孩。

    那女孩,也一脸希冀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什么歌?

    不是汽水么?

    奚重简一脑袋地浆糊,这时才注意到耳边,传来了一阵若有若无的歌声。

    不远的街角处,有一家正在营业的黑胶唱片店子,奚重简以前路过的时候,倒是瞄过几眼。不过男孩子嘛,正是玩闹的时候,听歌哪有踢球好玩,便直接无视了。

    此时听得面前的少女问起,奚重简才知道少女一直陶醉的是耳边的音乐,根本不是什么先施汽水。

    为了不显尴尬,奚重简便也支起耳朵听了听。

    “树上的鸟儿成双对,

    绿水青山绽笑颜;

    随手摘下花一朵,

    我与娘子戴发间,

    ……”

    咦——!

    感觉还真的很好听啊,曲调顺畅,歌词也通俗易懂,只在耳边过了一遍,仿佛就好像听过好多次似的。

    关键是这歌,它很好唱!

    不用那么庄严、那么肃穆,也不用那么委婉、那么讲究技巧,就是一个五音不全的平常人,也能随口唱上那么两句。

    奚重简跟着曲调哼了一遍,便兴奋地点了点头,应道:“嗯,真的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。”女孩得意地笑了一下,眼睛眯得跟个狐狸似的:“好听,那就多听几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奚重简有些无语,不过还是轻轻点了点头,忽而又皱眉疑惑道:“可这歌这么好听,我以前怎么没有听过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听过。”女孩喝着汽水,理所当然地解释道:“这是杨……杨秋大导演新片《天仙配》的配曲,电影还没上映呢,你以前当然没听过。”

    “杨秋?!”奚重简眼前一亮,忙问道:“是导演《滑稽时代》的那位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“哎呀,那这片我一定要去看。”奚重简高兴地拍了拍头,忽然眉头一皱疑道:“不对啊,片子还没上映呢,你怎么知道这歌是配曲的?”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!因为这歌是我……”女孩一时兴奋差点漏嘴,讲了半截终于反应过来,顿了一下立马指着远处的唱片店道:“因为这歌是我……是我在唱片店里看到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

    奚重简也不疑有他,便全然相信了下来,拿起桌上的汽水瓶,又轻轻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哎呀,差点忘了去送衣服!”

    女孩那边也本打算继续听歌,忽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,猛地拍了一下额头,便站了起来跑了开去,连剩下的半瓶汽水也不要了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奚重简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瞧着女孩风风火火远去的背影,抬起右手就想问个什么,可惜女孩早已经跑远了。

    他只得默默低声自语了一句“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……”

    感觉好像错过了好几个亿的奚重简,自是无法再安安稳稳地喝汽水了,随口咕隆咕隆地把剩下的几口汽水灌下。

    ‘嗝——’

    深深地打了一个重嗝,奚重简又看了一眼女孩留下的汽水,便用脚勾起足球,慢悠悠地往家行去。

    加拿分道下去不远,便是赫德道,奚重简的家便在这里。

    赫德道号此时还是一栋三层的花园洋楼,奚重简心翼翼地掏出钥匙,轻手轻脚地推开洋楼的大门,佝偻着身子慢慢前行,尽量让自己不发出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“一见娇儿泪满腮,点点珠泪洒下来,沙滩会一场败,只杀得杨家……”

    客厅的收音机里,正放着经典京剧《四郎探母》的选段。

    这唱京剧的人应该也是个名家,把这一段硬是唱得悲中有苦,苦中有泪,泪中更有一股子壮气,一副虎虎生风佘太君的画面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自在戏园子里长大的奚重简,自然一下就听了出来这个曲目,不过随即他的脑袋缩得便更深了。

    哥哥姐姐此时是不在家的,弟弟妹妹又不怎么听京剧,但收音机声音却又放得这么大。

    显然……

    外婆在客厅里。

    自己这幅脏七乱八,而且臭烘烘的样子落在她老人家眼里,免不了又要被唠叨上好半天,奚重简最怕的就是老人的唠叨了。

    乘着外婆在听京剧,悄悄地摸回房去!

    轻手轻脚地,奚重简慢慢地摸到了客厅,等看清了客厅里的情形,他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却是原来外婆虽然在客厅,但显然有些夏困,正垂着头倚在沙发上睡觉呢。

    既然在睡觉,那就好办多了!

    奚重简弯下身子脱下鞋,穿着袜子轻手轻脚地朝楼梯口处走去。

    一步、两步、三步……

    “阿简,在外面疯的舍得回来了?”

    离着楼梯口还不到两米之远时,奚重简的背后忽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,他顿时感觉脸上一苦,尴尬地转过了身来。

    沙发上,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妇人正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外婆,你醒了啊。”奚重简打着哈哈,顾左右而言他。

    “能不醒吗,你这鞋一脱,满屋子都是味道。”老妇人正了正身子,坐直道:“人老了虽然鼻子弱,但你这味道也太重了,又去踢球了?”

    “味道?有味道吗——嘛——阿嚏!”

    奚重简有些怀疑,拿起鞋子使劲嗅了一口,差点被自己的脚臭味给熏晕了过去,赶忙夹着鼻子将鞋子扔到了门外。

    然后,他又一脸尴尬地走了进来,撒娇道:“外婆,这不是没事去锻炼锻炼身体嘛。”

    “这大热天的锻炼身体,心点别中暑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外婆,我身子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好着呢。”外婆眯着眼打量了他一眼,继续道:“既然身体好着呢,过两天就去顾伯伯家的印刷厂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外婆,我不想去印刷厂。”奚重简嘴一瘪,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,不知道。”奚重简想了想,道:“不过最好是钱多活少还不累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活哪有?我这把年纪了,也想去试试。”外婆看着自己外孙,一半无奈一半嘲讽道:“你外公在你这年纪,摆地摊拉黄包车,哪样苦活没干过。”

    “外婆,难道你想让我去拉黄包车?!”奚重简故作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妇人顿时一阵白眼,却拿这孙子一点办法也没有。只得假装生气地背过身去,不理会这个不争气的孙子。

    知道老人顽童病犯了,早有经验地奚重简忙走到老人身后,一边给外婆的肩膀按着摩一边道:“外婆,你放心啦,我会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的,到时候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树上的鸟儿成双对,

    绿水青山绽笑颜;

    随手摘下花一朵,

    我与娘子戴发间,

    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!”

    旁边的收音机里忽然传出一阵熟悉的歌声,奚重简微微一愣,不知怎地就想起了刚才遇到的那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心思电转之间,他忽然对着外婆开口道:“外婆,不如我带你去看电影吧。”

    “电影?”老人被奚重简跳跃的思维弄得有些理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奚重简指了指收音机,轻声道:“就是现在收音机里放的这首歌的电影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这歌倒是不错。”外婆皱了皱眉听了一段,忽然侧头问道:“你看了电影就去找工作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