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130章 无所事事的少年

时间:2018-03-27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(还没写完,建议明早再看)

    “那边,我打算建的两个大型摄影棚,还可以放大一点,具体的设计规模和样式,可以多多参考一下永华的棚子,要能合二为一的。◢随*梦*◢suing1a”

    一片开始平整的荒地上,近三四十号号带着草藤安全帽的工人走来走去,还有各种新机器马达发出的轰鸣声,简直是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杨秋、李毅还有聘请的设计师站在一旁,对着面前的空地商讨着片场的规建事宜。

    六月的香江天气酷热,更合论还是站在大太阳底下,杨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,指着面前的地图纸道:“这边的七层写字楼,质量一定要保证,样式新式一点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在图纸上敲了敲,想了想继续道:“而且你们盖楼时,一定要帮我把以后的电梯口给预留出来。虽然我暂时不打算装,但以后肯定还是会用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杨先生,但是……”设计师显然做了一番功课,指着图纸上的一个模块问道:“你确定要将冲印间单独放在写字楼后面吗?太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杨秋点了点头,解释道:“嗯,冲印可是电影成片的关键,还是放一边安全,免得有人误闯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就按照杨老板的意思来。”设计师见已经商讨完毕,便一边慢慢卷起图纸一边道:“我争取三天内将图纸修改好,到时候再找杨老板过目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劳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杨老板,那没什么事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还有事,就不送了,慢走。”

    “告辞。”

    瞧着设计师夹着图纸急腾腾地离去,杨秋又抹了一把汗,看着热热闹闹地人群对李毅道:“毅大哥,这些机器你们才刚刚入手,让弟兄们心点别伤着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我让阿平时刻盯着他们呢,都是家里的顶梁柱,伤着哪个也不好。”李毅大大咧咧地回了一句,忽又道:“这买机器的钱,等以后我赚了钱再还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都是一家人,毅大哥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杨秋也是随口回了一句,却没看到旁边的李毅嘴角抽了一下,满脸的心疼懊悔之色。

    看看,自家的白菜肯定被猪拱了。

    调景岭的这群穷大兵,在那边搭木屋盖棚子,拿着锯子凿子锤子之类的工具,倒也是勉强够用了。

    但盖水泥房子,显然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最起码的你盖楼房,吊具得有一副吧。可他们穷得叮当响,上哪找吊具去。按照李毅最初的想法,还想着所有的材料让人一步步地抗上去。

    这哪行!危险不还费时。

    于是杨秋便大笔一挥,又外借了八万块,给他们买了型发电机、吊机、夯地机、碎石机等等的一系列建筑工具。

    虽然还不上五脏俱全,但也算是跨越了一大步了。

    土地审批下来后,杨秋的片场建设,也终于开始了第一步。

    只是这天气,实在是有些太热!

    杨秋这边还没怎么动作呢,就满头大汗了;那边正在踢足球的奚重简,却感觉人都快晕脱了。

    这年头的尖沙咀地区不少地方也才刚刚开始建设,以后寸土寸金的加拿分道便是如此,一大片土地经由人平整后空在那里,等待着后续的一系列建设。

    因此这中间的间隔期,这块空地便成了周围孩子们的足球场。

    烈日的暴晒下,平整过的土地早就皲裂成了一块块,再经过无数人的脚踏足踢,散碎的黄土便四散开来。

    孩子们一阵风地跑过时,便带起了一地的灰尘。

    奚重简双手扶膝地站在球场正中间,剧烈地喘着大气,虽然身上的衣物已然全湿,但汗水还是一个劲的划着脸庞流下,终滴入了地上的尘土中,遂又干涸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感觉着满口的尘土味,奚重简浑不在意,喘了两口气后便叉起腰高叫道:“呸!港督,无今天要告告路子!”

    “我还呸呢,猪头三!人话!”对面的伙伴也是喘个不停,闻言抬手伸了一个中指,顺带着鄙视道。

    “呸呸呸!”奚重简连啐了几口,横道:“衰仔,唔今天要教育教育雷!听懂了冇有?!”

    “啊呸,你这乱七八糟的还不如不。”伙伴又啐了一口,摆了摆手道:“我不用你教育,累死了,不踢了我要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?”

    奚重简惊讶地瞪大了眼睛,忙改了语气道:“别呀,这踢得正好的,回什么家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什么好,再踢下去我命都没了。”伙伴抹了一下额头,在衣摆上擦了一把,又道:“再了,你不用教育,我明天还得上学呢。”

    “上学哪有踢球好玩……”奚重简声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——”伙伴一声奸笑,看着他嘲讽道:“你这话敢对你外婆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瞧着奚重简默默不敢言语,伙伴呲笑一声,然后一个轻踢便把球踢到了奚重简脚下,然后转身摆摆手潇洒道:“不玩了,走啦,古德拜!”

    看着伙伴真要走,孤独的奚重简急了,忙道:“喂,我请你喝汽水,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不去,不过汽水给我留着,下次再喝。”伙伴远远回道。

    “呸,下次就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你不喝我自己去喝。”

    ‘砰——!’

    瞧着伙伴真的走了,奚重简心下很是不爽,看着脚旁的足球,便狠狠一脚踢了出去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他又满头大汗,屁颠屁颠地跑去捡了回来。

    家里现在条件不比以前了,想央求外婆再给他买个足球,可不太容易。

    “还好,没事。”

    奚重简拿着球检查了一番,便也夹着球离开了这个简易球场,顺着家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顺便,去喝瓶汽水解解闷。

    奚重简是魔都人,从在魔都长大。

    他四岁时,刚好碰上霓虹人攻打魔都,结果父亲不心挨了发炮弹,给炸死了。奚家也不是什么大家族,人丁不旺,母亲便带着他和哥哥妹妹们回了娘家。

    幸而母亲在外祖父家也是独苗,他们兄妹几人自也是受到了外祖父母的百般宠爱。再加上外祖父手里也有些钱,兄妹几人自是过了一番好日子。

    直到1949年,几人跟着外祖母来到了香江。

    日子,便没那么好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