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127章 跑路

时间:2018-03-24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杨秋跟在后面,便见着安娜一路训着伊万,朝着太子酒店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忽然,安娜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路边的一家药店,咬了咬牙便行了进去,伊万有些不明所以,也跟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没过三分钟,安娜便拿着一个纸药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并没有走多远,就在旁边寻了一个路旁的台阶,安娜便指挥着伊万坐了下来,然后她也蹲在了旁边,拿起药水便开始给伊万涂抹着脸上的鞭伤。

    “呲嘶——”

    兴许是抹药的动作惹到了伤口,伊万倒吸了一口凉气,脑袋还向着后面躲了躲。

    安娜翻了一个白眼,掐着伊万的脸皮就往自己方向扯了一把,也不管伊万嘴里还在‘嘶嘶’作响,一个劲地往他脸上抹着药。

    “嘶嘶——嘿嘿——”

    伊万倒像很是享受这种折磨,不时吸一口凉气,还不时宠溺地看着安娜傻傻一笑。

    “amp;amp;amp;…*%…@¥%!”

    安娜看样子又是按捺不住,狠狠地训了伊万一句,还故作气愤地在手上使了下力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!”

    这下伊万是再也笑不出来了,倒抽了一口冷气就把头仰侧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歇斯特拉%¥#@……amp;amp;amp;%#@!”伊万看着不远处一直盯着他们的杨秋,有些愕然地对安娜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安娜微微一愣,顺着伊万的目光看去,随即眉头也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瞧着自己被发现了,跟踪了良久的杨秋倒是毫不害怕,干脆直接走上去,看着两人笑道:“两位看起来很是恩爱,真让人羡慕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直跟着我们?”安娜却是没有接话,反而一脸堤防地看着杨秋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杨秋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,道:“你们借了我一大笔钱,却只留下一句会还的空话,我当然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安娜咬咬嘴唇,硬气道:“这不是空话,我们会还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中国的老话——口无凭。”杨秋耸了耸肩,畅然道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安娜哑然地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该如何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汶灰还的。”伊万挣扎着从台阶站了起来,将近两米高的大汉此时却气得有些脸色涨红:“安、安德烈家族的仁是、是不会偏、偏仁的。”

    杨秋挑了挑眉,直道:“我不确定?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怎么确定?”安娜仰起头,犟着脸道:“我们可以给你打借条!”

    “借条?这年头的借条就是一张废纸,毕竟谁都不知道你们明天还会不会在香江,兴许今晚就跑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伊万突然一脸惊愕,懵然问道:“你怎嘛直道我汶要抛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傻伊万的这话一出,现场的三人都是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“咳咳——!”

    杨秋顿时抑郁得一串假咳,心下一阵愕然,看着茫然无措的安娜道:“不会吧?安娜姐,你们真要跑路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、不是,……这位……先生。”安娜全然没了刚才傲然的气势,手足无措地解释道:“这位先生,我只是刚刚和伊万着玩而已。”

    不管那边安娜如何解释,这边杨秋都是一脸不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良久,伤透了心的安娜无奈放下双手,气色灰败地道:“好吧,这位……这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姓杨,你可以叫我杨秋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杨先生。”安娜丧气地摊了摊手,道:“你要如何才能相信我们?”

    “现在找人借钱,要么有名声,要么有抵押物……”杨秋想了想,继续道:“既然你们的名声不值一提,那就来个像样的抵押物吧。”

    安娜瞪大了眼睛,愕然道:“我们这么穷,怎么可能还有抵押物?”

    “没有?!”杨秋上下扫了安娜一眼,歪头笑道:“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安娜被杨秋的眼神吓得一惊,赶忙捂住胸口叫了一声。那一副仿佛遇见了色狼般的眼神,让杨秋很是受伤。

    “安娜姐,你想到哪里去了!”杨秋拍了拍额头,一脸懊恼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想什么。”安娜显然也知道自己反应过度了,讪讪地放下双手问道: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杨秋看了看太子酒店方向,无奈道:“带我去你们家里看看吧,有没有抵押物,看了才知道;再不济,你们还不了钱,也该让我知道怎么找上门催债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安娜愁着眉和伊万对视了一眼,苦着一张脸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杨秋这下是真蛋疼了,郁闷道:“不是吧,这点要求都做不到,那你们还借什么钱?”

    “杨、杨先生,我们家的环境太差了,你还是不要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香江再差的环境我也经历过,我不怕。”杨秋一马当先地走了出去,回头瞧着两人还站在原处,不由得摆头道:“怎么了?走啊,还要你们带路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太子酒店并不远,不到十分钟三人便走到了。

    当然就这些白俄难民穷得叮当响的口袋,是肯定住不了酒店的。三人绕过酒店穿过一条道,就来了太子酒店后不远处的一片木屋区。

    杨秋看着眼前的环境,皱了皱鼻子。

    既然是木屋区,自然少不了乱搭乱建、乱挂乱晒,还有地上的各种污水横流,就连这空气中仿佛都弥漫着一股污水的腥臭味。

    只是和别的木屋区不同,这里走来走去的人,大都是白俄难民,让人感觉像是走进了异国他乡的贫民窟。

    这里的众人显然也和安娜两人挺熟,碰到时都会互相打个招呼,当然杨秋是一句也听不懂。

    不少人,还奇奇怪怪地看了跟在他俩身后的杨秋一眼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三人便走到了一座木屋前。

    安娜走到门前,轻轻地敲了敲门,叫了一声:“mama。”

    好吧!这句杨秋倒是听懂了。

    安娜的敲门声刚落,便听见屋内传来了回音,只是显然门里的人可能在干什么事,又或是行动不便,老半天了这门都没有打开。

    杨秋也就抽空,观察了一番这栋木屋。

    具体的倒是和别的木屋没什么区别,除了……杨秋皱了皱眉,除了连一个透气的窗户也没有打开。而且木屋前面还用石头垒了一个简易的炤,炤上面放了一个大锅,正燃着大火煮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貌似煮的是……衣物?杨秋的眉头皱得更深了。

    ‘吱呀——’

    就在杨秋还在愣神间,门前的木屋门总算是打开了一条缝,一个头上扎着白色头巾的老妇人,从门缝里探出了脸来。

    “安娜,%¥……”

    老妇人刚想和安娜什么,就看到了两人身后的杨秋,下意思地互相看了一眼,杨秋立马呆立当场,老妇人有鉴于此,也有些心慌意乱地掩上了门,。

    这是一张怎样的脸啊?

    那张苍老的脸上,到处都是一个个干瘪肿块。那红色的肿块犹如一个个蟑螂一般,密密麻麻地爬满了老妇人的脸庞。

    兴许是有些肿块得的久了,已变成了一块块黑色的痂状物,静静地付在了脸上;又有些肿块显然刚刚才破裂,溃烂的腐肉便直接显示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尤其令杨秋注意的,妇人那拉开门的右手上,也长满了一个个肿块。兴许是肿块引发了炎症,那妇人的指关节肿得如同胡萝卜一般。

    有点轻微密集恐惧症的杨秋,顿时感觉尾椎骨一寒。

    门里的老妇人显然预见到了此时门外的情况,什么也不再开门了,便隔着门板和安娜聊了几句。

    最后显然被得有些无奈的安娜,无可奈何地结束了谈话,看者杨秋翻了一个白眼,便把他带到了隔壁的一栋木屋里。

    这里面,就正常很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喝水吗?”安娜皱着眉,朝着坐在矮凳上的杨秋问道。

    瞧着面前隔成两房的木屋,杨秋摇了摇头,问道:“伯母……是得了什么病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安娜顿了顿,故作随便地回道:“传染病,很厉害的传染病。”

    “要帮忙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谢谢,我们还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,不了,你看看这房子吧,看能有什么当你的抵押物的,随便拿。”安娜呲笑一声,指着周遭继续道:“你要是这里看不满意,还可以去我妈妈那里看看,不过我怕你敢看不敢拿。”

    “额,你们没和你妈住一起?”

    杨秋这话一出,安娜就给了他一个大白眼,杨秋便知道自己问了个傻话。

    “咳咳——!”

    杨秋尴尬地假咳了一声,便仔细看了看四周的环境。

    能住木屋区的基本都是穷人,安娜两人自然也不列外,这套两居室的木头房子便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除了内外房间里各有两床铺盖外,便只在内间有着一个破了半扇门的衣柜,外间杨秋坐着的凳子旁边,还放着的两个水桶。

    生火做饭的家伙,倒是都放在了屋外,不过也不值什么钱。

    那叫穷得一个叮当响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