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1117章 推倒

时间:2018-03-14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“听说你要在斧山道那边盖房子?”李毅也不客套,直接便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……”杨秋刚说了半截,忽然眉头一挑,转口说道:“房子的事,现在还在申请,八字还没一撇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是有这个意愿了?”

    杨秋点了点头:“的确。”

    “杨秀……杨秋,老实跟你说吧。”李毅放下酒瓶,若有其事地道:“我们这次赶着翻山跑过来,就是为了你这房子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杨秋有些蒙查查。

    “我直说了吧,你这房子的事,交给我们帮你盖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杨秋一愣,下意思问道:“你们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刚想说你们不是一伙残兵败将么,忽然想想也不对,就他所知的李毅,便是抗包背货翻墙打洞,反正能赚钱的是无所不做。

    就差个给手机贴膜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要说着盖大楼,杨秋也就不觉得奇怪了。

    揉了揉额头,杨秋思索了一番,疑道:“房子的事,也不是不可以,不过你们那边有懂行的人吗?要知道,我打算盖的,可不是什么两三层的小楼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设计的事,我们不大懂,但你放心。”李毅拍了拍胸脯,大包大揽道:“要说到按图盖房子,我们那边十年以上的工程兵,可是不少。就是当年读过工程兵学校的高材生,我们也能给你找五六个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杨老板,你尽管交给我们。”旁边一个貌似叫‘阿平’的矮个子,也在旁边帮腔道:“要不信的话,你可以去调景岭瞧瞧,现在那上面盖了三十多栋大木屋,一千多套a字棚,全是毅哥带着我们几百号兄弟盖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额,好吧,几百号兄弟……

    “质量的事你也可以放心,毕竟是我们建筑团外接的第一笔生意,信誉我们肯定会保证的。”李毅又在旁边添了一把火。

    不过杨秋反而对另一个词更感兴趣,追问道:“你们的……建筑团?”

    “怎么?我们不能盖房子?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,啥事不能干,就调景岭那地方,打鱼又养不活那么多人,难道跟女人小孩抢糊火柴盒的行当么。”李毅闷了一口酒,愤愤不平地道。

    “杨老板,你想不到,调景岭那边是真的苦。”

    李毅小弟之一的张老三,也在一旁愁眉苦练脸地插了一句嘴,接着道:“就我们盖了这么多房,可还是不够三四万人住的,其他人还不得风餐露宿;不对,风餐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初港府说好的过去了就提供食物,可最后却只提供了八千人的口粮,剩下的两三万人,可一直都在挨饿啊。”

    “槽他x的贼老天!”李毅显然有些喝上了头,恨恨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杨秋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,于是应道:“好吧,如果你们能保质保时,我的房子就给你们建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谢谢杨老板!”阿平和张老三在旁边高兴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杨秀才你够义气!爽快!我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李毅又把称呼给变了回来,还端起酒瓶打算给杨秋敬酒,可惜在桌上找个半天也没找到杨秋的杯子,这才一拍额头恍然大悟,回头扯着嗓子对李蔓叫道:“妹妹,快点拿个新杯子过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自然是宾主尽欢,只是显然在杨秋回来之前,这三家伙已然喝了不少了,还没过半个小时,李毅便已经趴在桌子上开始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至于他的另外两个小弟,也早就开始神志不清昏昏欲睡起来。

    反而一开始又困又累的杨秋,此时经过一番折腾,脑袋清醒了不少。然后他和李蔓,便看着一屋子的醉汉发起了愁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半夜十二点多了,这三个醉得稀烂的酒鬼,肯定是爬不回调景岭了。

    至于出去找酒店,深更半夜不说,貌似这三个家伙已经走不动了,反正杨秋是肯定不想辛辛苦苦的,扛着三个大男人去酒店的。

    只是让他们趴在桌子上过一夜,想想也不是个事。

    但是杨秋这里,却也只有两个卧房。

    五个人,怎么睡?

    “杨大哥,要不、要不……”李蔓瞧着杨秋眉头紧锁,犹犹豫豫地说道:“要不让我哥和张哥去我房间睡,平哥个子矮,给他在长靠椅上摆个铺盖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明天没多少事,干脆看一晚上书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女孩子的闺房可不能随便让陌生男人睡。”杨秋断然拒绝了李蔓的主意,摆手道:“这样,让你哥和张老三去我房间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杨大哥,你明天还要拍戏呢?”

    “我打地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皮糙肉厚的,这天气,睡得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蔓见劝说无果,只得应承了下来,和杨秋两人又是一番劳累,终于把那三个男人给安排妥当了。

    两人简简单单的洗漱后,相互道了一声晚安,便各自回房关灯睡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,客厅里……

    “呼噜噜噜——呼噜噜噜——呼噜噜噜——”

    杨秋瞪大了眼睛,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,一点困意也没有。

    耳边传来一阵阵牛鸣似的呼噜声,在安静的黑夜里格外清晰。杨秋可是没想到,这个阿平个子虽矮,可打起呼噜来却震天响!

    这特么一晚上的,别想睡觉了。

    “一只羊、两只羊、三只羊……”

    强迫自己闭上眼睛,杨秋开始数起了羊,希望自己能够睡去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四十六只羊!”

    “呼噜——”

    “四十七只羊!”

    “呼噜——”

    “四十八只呼噜!”

    “呼噜——”

    “四十九……啊!!!!!”

    杨秋猛地睁开了眼睛,气恼地看了旁边睡得正香的阿平一眼,只感觉头疼欲裂,烦躁地在地铺上滚来滚去。

    ‘咔嚓——’

    忽然传来一声轻响,杨秋身子一愣,便感觉眼前多了一丝亮光。抬头寻着光亮望去,便见着李蔓的房间门口,拉开了一丝小缝。

    “杨大哥,太吵了你睡不着吗?”李蔓扒在门口,探着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,没事,我现在不困。”杨秋尴尬地笑了笑,说道:“等下睡意上来的,一下就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杨、杨大哥,你要是实在不习惯的话……”李蔓扒着门的手轻轻地抖了抖,犹豫了一下,便有些坚决地道:“你要是实在不习惯的话,到、到我这来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杨秋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李蔓显然脸皮受不住了,忽然把头缩了回去,远远地留下来一句:“没、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这丫头躲得急,竟然忘记了关门。

    杨秋瞧了瞧那诱惑地大门,又瞧了瞧旁边呼声震天的糙汉子,心里一下有了计较,爬起来就朝李蔓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蔓,我进来了。”走到门口,杨秋小声说了一句,便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卧室里,白炽灯的灯光有些发暗发黄,李蔓刚刚经过一番心里突破,正害羞地盖着一床薄毯,背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人明明醒着,却不敢回一句话。

    瞧着薄毯勾勒出的诱人身姿,杨秋吞了吞口水,随手关上房门,慢慢地走到了床边。

    卧室里的气氛有些静谧,李蔓继续装睡,杨秋也不知该如何搭话,想着便轻轻地在床檐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恍惚间,好像瞧见李蔓的身子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既然都到了这个份上,杨秋咬了咬牙,随手拉上了电灯开关,瞧着房间陷入了一片黑暗,便也摸索着顺势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五月夜间的温度已有些热度,杨秋便感觉自己也热了不少,听着旁边沉沉的呼吸声,他感觉自己的呼吸声也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‘淅淅索索——’

    良久,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,小鹿乱撞的李蔓还没缓过神来,便感觉身上的薄毯忽然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一只胳膊忽然从后面伸了过来,搂住了她的细腰,吓得李蔓哆哆嗦嗦地道:“杨、杨大哥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就抱抱。”杨秋从李蔓背后靠了过来,在她耳边轻道:“我不亲,真的不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黑暗里的李蔓脸色一阵酡红,连眼睛也湿润了起来。只感觉缠在腰上的胳膊像毒蛇一般,勒得她已然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杨大哥,你、你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就亲亲我不摸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杨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就摸摸我不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就蹭蹭不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啊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