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103章 赌

时间:2018-02-28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“约克先生,你觉得这片子怎么样?”影片刚一结束,杨秋便看着一脸意犹未尽的约克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,不错。”

    约克活动了一下肩膀,夸道:“杨,你拍的这个这片子很有意思,真的很有意思,银幕上已经快十五年没有新的夏尔洛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约克砸吧了两下嘴,有些兴奋地道:“尤其是一位东方的夏尔洛。”

    杨秋才懒得管他东方的还是西方的,直问道:“那您的意思,西乃地是打算发行这部电影了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这么优秀的一部电影,我们有必要将他介绍给世界,为了自由的艺术!”约克回答得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“好吧,约克先生,既然你有意这部电影,那我们现在可以谈一些细节了。”杨秋摊了摊手,认真地道:“比如,你们打算花多少钱买这部电影?”

    “钱?哦,杨,我们一定会让你满意的。”约克笑了笑,自信道:“一千英镑怎么样,这可是一个非常合适的价格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特么的,这价格坑鬼呢!

    法国二战前后的经济控制计划总是实施不好,造成的后果便是法郎一直在贬值。所以法国人在外做生意时,更喜欢用隔壁英国的钱。

    就更别提现在在英府控制下的香江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英镑和港币的汇率,是一比十六。

    这一千英镑,便是一万六千块港币……,这价格,比湾湾还低,对于一个世界第二市场的买家来,结果与杨秋的心里预期差太多了。

    杨秋心下不爽,脸色为难地道:“约克先生,这个价格有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太低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低?”约克瞪大了眼睛,一脸讶然地道:“我问过了,你们最好的片子,《渔光曲》,卖到全欧洲时,价格也没超过三千港币。”

    “约克先生,那同样是十五年前的事了。”杨秋有些无语,指着大银幕道:“您不会觉得我们十五年了,还不能打破这个记录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约克有些呐呐无语,皱着眉纠结道:“那杨,你的心里价位是多少呢?”

    “一万英镑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被吓了一跳的约克赶紧摆手道:“我们是不可能花一万英镑买这部电影的,杨,你这是狮子张大了嘴巴。”

    “约克先生,我觉得我这部片子值这个价,你看看,东方的夏尔洛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一万英镑,我们是不可能出的,我们也不敢赌。”

    “赌?”

    “对!”约克点了点头,郑重道:“即使是夏尔洛本人,我们现在也不敢肯定现在还能不能卖座,一万英镑,赌性太重了。”

    杨秋按了按额头,想了一下,忽然道:“约克先生,如果这样你不敢赌,那我们换一种赌法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约克有些发愣。

    “我们,可以来一个这样的赌约。”杨秋伸出左手,比划道:“影片可以给你们先拿走,这一千英镑我也可以先一分不收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一边用右手按下了左手的大拇指,一边道:“但是如果观影人数过了三万,你们要付给我一千英镑;如果观影人数过了七万,我要三千;过了十万,我要五千;十五万,我要一万……以此类推,十五万后人数每多五万,你们要多付我五千英镑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约克先生。”杨秋收拢双手,翘起腿放在膝盖上道:“我知道你们那边的票房都是直接统计的人数,十五万便是一个片子热卖的分水岭,要是真到了十五万的规模,你又何至于吝啬那一万英镑呢。”

    杨秋靠在椅背上,悠闲道:“又或者你想想,要是观影人数没到三万,你不是白赚了一部电影嘛,虽然……我认为这不太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提议老实对约克很是有吸引力,不过他还是考虑了半天,才缓缓答道:“杨,这个赌约,我自己一个人做不了主,得跟公司商量过后,才能答复你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约克先生,我现在时间很充裕,可以慢慢等。”

    在远东公司楼下,送走了约克和王翻译两人,杨秋才终于在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老实,杨秋也不知道《滑稽时代》究竟在法国能卖得怎么样,想想后世一堆国产片卖到欧美去的后果,还不是大部分都直接扑街了。

    杨秋也不想赌!

    但是一千英镑的价格,实在是太低了。

    要是约克给个五千英镑的价钱,不定杨秋还就真卖了,起码电影的本钱一下就全回来了,那个一万英镑也就是个讨价还价的借口罢了。

    但显然,约克五千都不想给。

    所以与其拿一千,还不如直接赌一把!

    万一赌赢了呢……

    现在杨秋所期望的,也就是卓别林在法国的待遇,真有所传的那么高了。

    “张老板,你什么朋友竟然在法国还那么有影响力,能不能介绍一下,我想当面感谢他。”杨秋站在路旁看着远方,静静地对着旁边的张善昆道。

    “感谢?”张善昆笑了笑,道:“你确定约克先生会要你的片子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西乃地的老板,我应该不会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还是年轻人敢闯敢拼。”张善昆大笑一声,摆摆手道:“不过感谢的话就省了吧,你真要感谢,那我这个朋友可有得你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川喜多长正,听过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一个真正忙碌着的电影人啊。”张善昆很是羡慕地道:“不仅现在正带队准备参加法国的戛纳电影节,上次通话时,还听因受意大利电影局主席之邀,戛纳完后又准备参加威尼斯电影节。”

    瞧着杨秋笑了笑,张善昆继续道:“你,他现在如何有时间接受你的感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这时间就能在两大国际电影节上晃荡的亚洲人,还真是牛人……

    “放心吧,你们以后总会遇到的,那时候再感谢吧。”张善昆看了看杨秋,倒是有些见猎心喜,道:“不过还别,现在的电影还真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时代了,我们这代人,心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老板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用那副眼神看着我,我心老了人还没老,既然霓虹能带着正式电影参加这次威尼斯电影节,我希望过了那么两三年,我们也能去!”

    杨秋挑了挑眉,没有答话,老实七十年代之前的香江电影,他看的各种邵一夫追忆录里,除了胡金泉的几个国际电影节外,能吹的也就只有亚洲影展了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过两三年就能去威尼斯电影节的理想,杨秋是持深深的怀疑态度的……

    不过这话,就不便了。

    “张老板,既然霓虹要参加威尼斯电影节,你知道他们的参展片子吗?”杨秋没话找话地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张善昆想了想,道:“好像……好像是叫《罗生门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杨秋愕然。

    张善昆奇怪地看了杨秋一眼,问道:“《罗生门》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杨秋反应过来,摇了摇头:“没事没事,听差了。”

    《罗生门》么?!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