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85章 道不同

时间:2018-02-07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“啧啧,没想到你还真做了导演。”

    杨秋那套位于何家园的租房客厅里,久不见的曹达桦又抱着他那个萝莉女儿,围着杨秋转来转去,仿佛在看什么稀奇玩意。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

    恶客上门,杨秋叹了一口气,无奈地扔下手里的笔,看着曹达桦道:“房东少爷,我可真没想到这房子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这房子不是我的。”曹达桦赶忙摇了摇头,解释道:“这房子是我妈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特么和是你的有什么差别!

    “要不是我妈跟我,我家来了一位非常年轻的导演,我还不知道是你呢。”曹达桦逗弄了一下女儿,又道:“怎么样,大导演,有什么新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怎么,你又出新作了?”杨秋讽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曹达桦微微一顿,叹道:“你这孩子,话怎么这么不好听。”

    曹达桦的新作倒真是一部接一部,不包括那些单部的粤语残片,就xx大战xx系列,《七剑十三侠》一、二……五、六,还有《黄飞鸿》系列的一、二、三……等等,接连上映。

    这丫的,基本全年拍片就没停过。

    对于曹达桦这位大少爷来,仿佛‘粤语电影清洁行动’就没存在过一般,充满了浓浓的讽刺感。

    “不好听也就这样了,对了,曹大少……”杨秋忽然站了起来,来回走了两步,想了想停下道:“我想……,想请问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哟!你还有事问我,吧,什么事?我一定知无不言。”曹达桦很是惊奇,仰起头答道。

    杨秋抬起双手,比划了两下,纠结了一下,道:“你,拍了这么多粤语残、残片,就没人你没有社会责任感吗?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这是真问呢?还是在骂我?”曹达桦挑了挑眉,一脸古怪地看着杨秋。

    “真问!!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哒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就勉强信你一回。”曹达桦半信半疑,继续道:“社会责任感,我有啊,我哪部片子不是邪不能压正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故事看起来太夸张有些轻浮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轻浮有什么不好?我们好拍,观众也喜欢看啊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曹达桦放下萝莉,拿起桌上的空笔筒给她玩,又继续道:“你知道去年香江一共上映了多少国产电影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杨秋答不出来,曹达桦又自顾自道:“光去年香江上映的国产片,就有二百多部,其中国语片还不到三十部,粤语片却有一百六十多部,那今年呢?”

    “今年可还有一个多月才完呢,上映的粤语片就有一百九十多部了,国语片……”曹达桦一声冷笑,讽道:“可还是去年那个老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粤语残片名声不好?国语片部部精品?”曹达桦打断了杨秋的话,追问道:“我问你,你的那部《暗恋桃花源》,有几个粉岭种菜的泥腿子去看了?有几个黄包车车夫聚一起讨论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拍国语片的,总想着成仁成圣,想着片子能挂在历史书上,供世人瞻仰。”

    曹达桦着摇了摇头,又继续道:“我们不同,我们是俗人,只是希望片子能卖得越多越好。当然赚钱的同时,能顺便教最底层的人们一点善恶之心便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更高的教育?那是学校和父母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异常熟悉的论调,倒很是让杨秋豁然开朗,顿时让他在纠缠不清的思绪中找到了一丝出路。

    真是……差点被忽悠了。

    对!

    咱就是个俗人!

    一直都是!

    怎么可能当艺术家呢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杨秋长出了一口气,看着曹达桦衷心道:“谢谢!”

    “谢谢?谢什么?”曹达桦被弄得莫名其妙,皱眉疑道:“不对啊,你怎么突然问我什么责任感的事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这时已然想通了的杨秋,笑着解释道:“没什么大事,就是写了个粤语残片类的剧本,被卜万沧导演给骂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!”

    曹达桦顿时眼前一亮,上下扫了杨秋一眼,喜道:“你竟然还写残片剧本?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,我首先是个编剧,写个剧本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额,不错不错。”曹达桦搓了搓手,讨好着道:“杨兄的编剧能力我是不怀疑的,能让你发愁的剧本,肯定很不错。不知道能不能让我看一下这个剧本,卜导演不要的话,我可以要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?”杨秋眼珠一转,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话,我就要。”

    “要的话现在也没有,你等着,我先去做一个了断。”

    曹达桦吓了一跳,一把拉住杨秋道:“了断?什么了断?”

    “恩情。”

    再一次来到熟悉的泰山,看着面前的这栋楼,杨秋虽念头纷杂却心下恍然,等下进去把事一,怕就要离开这里了。

    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

    就算卜万沧不赶他走,他杨秋想来也不好在泰山待下去了。

    一路头疼着、踌躇着,杨秋还是来到了卜万沧的办公室门口,犹豫了三分钟后,他深吸了一口气,终是轻轻敲响了房门。

    叩叩——!

    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听着门里传来的声音,杨秋紧握了一下拳,便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杨秋?”卜万沧正趴在桌上写着什么,看见杨秋进来,楞了一下,又低头一边写字一边问道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杨秋走到卜万沧办公桌前,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道:“卜导,我想拿回我的剧本。”

    呲——!

    卜万沧那正在写字的笔尖顿时一颤,在纸上拉出了一条墨迹,他愕然地抬起头,问道:“你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我想拿回我的剧本。”杨秋又静静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卜万沧刚想什么,看见杨秋那深沉的表情,忽然静了下来,盯着他问道:“你想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“想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……”

    “卜导。”杨秋忽然打断了卜万沧的话,斟酌了一下后道:“您这世上,是阳春白雪多,还是下里巴人多?”

    卜万沧眉头一皱,道:“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阳春白雪听了《阳春白雪》,不一定能受多少启发;但下里巴人唱了《下里巴人》,却总有人能学到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理论!”卜万沧气不过,站起来怒道:“这可不是你写《下里巴人》的理由!”

    “卜导,《阳春白雪》和《下里巴人》,在我看来其实没有高低之分;我曾听人过,喝咖啡不一定高雅,吃大蒜不一定低俗。我们做事情,虽求高雅,但能做到大俗大雅,就已算很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屁话!谁的?你把那人给我叫来看看!”

    这可叫不过来,杨秋苦道:“卜导,俗有错么?”

    “废话,俗……”

    卜万沧刚准备反驳,却突然脸色一变,竟不知如何下口,思来想去,他自己不也是俗人一枚吗。

    “卜导,我认为,只要不是坏的、恶的,尽可由它去,不管它雅俗,看它最后能结出什么果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卜万沧颓然的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,黯然问道:“你决定了?”

    “决定了!”杨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哈——”卜万沧低头一声惨笑,拉开抽屉,看着里面的那个剧本,摇了摇头,然后把它拿出来放在了桌面上,看着杨秋道:“拿去吧,希望你以后不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。”杨秋静静地拿起桌上的剧本,心平气和地回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哼,倒是有几分文人的倔强。”卜万沧躺在椅子上训了一句,又问道:“那你打算拿这个剧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想,应该会有人对这个剧本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你要离开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大可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卜导,你知道的,咱们……心不齐了,道也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卜万沧长叹了一口气,惋惜着看杨秋一眼,闷声道:“祝你好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