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84章 无题

时间:2018-02-06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李汉祥居住的界限街107号,那间旧式花园洋楼里,住着与音乐方面有关系的,就只有编曲家姚闵和音乐家李厚祥他们两个人。

    但是,李汉祥为什么会她们楼里住着三位音乐家呢?

    却是原来那位逃难而来郭姓处长大人,有一个大女儿名叫郭大妹,虽然才十六岁,但天生嗓子好还喜欢唱歌,经常在楼里开‘个人演唱会’。

    这楼下的音乐家李厚祥,看着丫头有趣,便有事没事的指导两下,于是这姑娘便唱得更欢了,成了107号的第三位音乐家。

    就连不怎么唱曲的李汉祥,都被这丫头被动教了两句,整天挂在嘴边哼来哼去。

    要李厚祥这搞音乐的,赚钱比不过他们这些拍电影的,倒也是真话。但比起只挨了电影一点边的李汉祥,却又是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起码,李厚祥不用六个人挤一个套间。

    李厚祥的主要工作,便是给电影做音乐设计和写插曲。由于他名气还不——周旋的御用作曲家呢,所以每年总有那么十来部影片来找他合作。

    不过虽然李厚祥赚得也还算可以,但他开销也大啊。

    光租这花园洋楼的套间,就花了不少呢。

    所以当杨秋找上门,想付学费随便学习一下乐理知识时,李厚祥犹豫了不到半秒便直接答应了。

    就当是,随手赚外快了。

    当然,按课时收费。

    这天当杨秋送完李蔓去到学校后,便夹着两本李厚祥给他看的乐理书,晃晃悠悠地来到了界限街107号。

    “花开花谢月圆月缺,清风明月伴我,我伴清风明月不言别……”

    刚一进花园大门,杨秋便听见一楼水房处,又传出阵阵歌声。杨秋听着有意思,便一路慢慢地走到了水房门口。

    但见水房的一个水龙头旁,有些瘦弱的郭大妹正蹲在木盆前,一边认真浆洗着衣物,一边清唱着歌曲。

    “哟,大妹,又在开演唱会呢?”杨秋倚在窗台上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郭大妹想是被李汉祥他们那群单身狗调戏多了,早已见怪不怪,所以听见杨秋问话是头也不回,继续洗着手里的衣物道:“是吖,你要买票吗?”

    “不买,穷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郭大妹啐了一口,恨道:“我才穷呢,你少上一节课就有钱买票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块呢,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气!”

    郭大妹她穷,还真是穷。

    她老爸郭处长虽然以前是处长,可现在是屁也不是,连个正经工作也没找到。而且郭老爸的处长位置虽然早没了,但处长的享受却没落下来。

    一家人刚到香江就搬进了这栋花园洋楼,喝咖啡吃早茶看报纸,资的生活是一样都没落下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可都是要花大钱的,靠着郭父以前当处长时攒下的那点油水,如何能长久?

    于是没多久,他们手里的钱便见了底,只得咖啡也不喝了,报纸也退了,早餐也换成了白粥加稀饭。

    只是这房子,郭父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再省了,一家人便咬牙坚持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现在,郭父便每天出去找业务,做帮办,赚‘大钱’;而作为家庭主妇的郭妈,则收集周围人家的脏衣物,带着郭大妹,干起了浆洗的力气生意,帮着贴补家用。

    杨秋来上课时,十次有七次看见郭大妹,不是在洗衣物就是在晾衣物。

    要这郭父其实挺不负责的,要是换个差一点的房子,可能全家的生活会更好。

    可惜这是他们的家事,而且显然这一家子也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,郭大妹也从没有叫过苦,杨秋他们这些外人也就实在不好多了。

    这情况,便一直延续了下来。

    瞧着郭大妹一脸的不屑,杨秋笑了笑,想起刚刚的调子,问道:“对了,大妹,你刚刚唱的是什么歌?挺好听的。”

    “歌?”郭大妹抬起了头,回道:“邢绣娘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娘?”

    “邢——绣——娘,你这都不懂!”郭大妹给了一个大大的白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年头,咱不懂的歌海了去了,杨秋心里一阵吐槽,问道:“这歌讲啥的?”

    “讲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妹!大妹!”

    郭大妹刚打算答话,楼顶上忽然传来了郭妈妈的声音,这下丫头也不理杨秋了,扯着她那很是不错的嗓子嚎道:“妈,我在!”

    “大妹,衣服洗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拿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完话,郭大妹看也不看杨秋,便把扭干了水的衣服堆在木盆里,然后端起木盆,人盆大地跑上了楼去。

    杨秋瞧着好笑,轻摇了一声下头,就准备去找李厚祥上课……

    “请问,李厚祥李先生在家吗?”门外的院子里,忽然传来一个杨秋异常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李厚祥先生在吗?”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”

    “谭导,我们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声音越来越近,杨秋的脸色也古怪起来,透过窗户依稀看见两个人影,慢慢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外面的两个人刚一进门,由于是明处走到暗处,视线一下子变得较为迷糊,瞧着大厅右边貌似站着一个人,两人间靠右边的那个人便又开始问话了。

    “请问,李厚祥李……姓杨……杨……杨秋!你怎么在这里?!”

    刚问了半句话的罗四维,视线终于恢复了正常,接着便被眼前的人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这个天杀的!怎么在这里?

    “咳——,四维兄,你能在这里,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。”杨秋假咳了一声,掩饰了少许尴尬,理直气壮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”

    罗四维指着杨秋,一阵气结,忽然他脸色一变,很是蛋疼地指着杨秋道:“难道你也是来给电影求歌的?”

    “电影?什么电影?”杨秋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不是?”罗四维上下打量了杨秋好几眼,才尤不相信的问道:“你没拍新电影?”

    “嘁,我为什么要拍新电影?”杨秋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四维,这位是?”

    一开始罗四维左边的人并没有把杨秋放在心上,直到听到罗四维杨秋可能也是拍电影求歌的,终于开始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罗四维自是不想介绍杨秋的,可既然大boss问了,只得对着杨秋咬牙解释了一句:“谭导,这是我以前永华的同事杨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这一句简简单单的解释自是不能令人满意,而罗四维瞧着谭导还想再听,不由得又咬了一口牙,继续解释道:“他是《暗恋桃花源》的编剧和导演。”

    “啊!久仰久仰!”

    罗四维刚一完,旁边的谭导便一阵恍然,他可没想到眼前这么个年轻伙子还是个导演,忙上前伸出手道:“鄙人谭有六,南国的一个导演。杨导的《暗恋桃花运》听极为卖座,可惜当时我身在泰国,无缘一见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哈,谭导客气了客气了。”杨秋看着眼前的圆脸男子,自谦道:“拙作而已,大家抬爱了。”

    面前的谭有六,大约和卜万沧差不多年纪,不过个子显然比不过卜万沧。

    令杨秋颇为注意的,是这位谭导的外貌。

    这位谭导眼睛是弯的,眉毛是弯的,嘴也是弯的,再加上一副大耳朵和一张圆脸,活脱脱就是一个瘦版的弥勒佛。

    一笑起来,整个人就充满了喜感。

    不过杨秋摸不准这位谭导和罗四维的关系远近,倒是话都提溜着三分,和他打起了哈哈。

    一番打探下来,倒是模糊知道了原来是谭有六准备拍一部电影,他们是来找李厚祥求歌的。

    至于罗四维,那还用问,这么殷勤,肯定是男主角啊!

    什么?罗四维不是还有合约在永华吗?!怎么能……

    看前文去!

    谭有六和杨秋聊了一会,便看着眼前空空荡荡的房子问道:“怎么,今天李厚祥先生不在家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在,我前天和他约好了。”杨秋耸了耸肩,一脸无奈地道:“不过谭导你知道的,音乐家嘛,灵感来了熬个通宵都是常事,估计李老师现在还在呼呼大睡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咔嚓——!

    一声轻响,几人心头一动,转头看去,便见一楼某个套间的门从里面被人拉开了。

    身上穿着睡衣、手上拿着漱口杯、肩上搭着毛巾、头上顶着狗窝、眯瞪着双眼的李厚祥,终于出现在了几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

    兴许是刚睡醒,神智有些不清醒,李厚祥看着大厅中站着三个人都望着他,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我是谁?

    我在干什么?

    他们是谁?

    他们在干什么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,李先生!我们终于等到你了。”半响之后,还是谭有六打破了沉寂,哈哈一笑地朝李厚祥走去。

    李厚祥似醒非醒,但还是点头回礼道:“啊,你好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李先生,鄙人谭有……”

    前面谭有六和李厚祥两人谈的正欢,后面的罗四维忽然看了看杨秋,压低声音道:“姓杨的,你真是来学写歌的?”

    “如假包换!”杨秋举了举手里的两本书。

    “你神经病啊。”

    罗四维看着杨秋的眼神犹如在看一个傻子,这家伙导演做得好好的,半路跑来学写歌,不是傻子是什么!

    杨秋直接无视了罗四维的嘲讽,扫了他一眼,嗤笑道:“我神不神经就不劳四维兄费心了,倒是我不知道现在四维兄交友这么广阔,竟然随随便便就能捞个男主角当当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捞个?”罗四维一声冷笑,也不解释,讽道:“要我要拍的这部电影,还多亏老弟的亲切提点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找老弟求而不得,回去后忏悔了一番,这才恍然大悟。还是老弟人才啊,想你既然能拍话剧,其他人能拍粤剧,我为什么不能拍舞台剧呢。所以啊,这不还得多谢老弟的提点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新电影是舞台剧?”杨秋有些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们谭导还是要脸的,改编过了。”罗四维侧着头,道:“到时候电影出来了,我给老弟送张票,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电影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诶!不用谢了,老弟。”罗四维摆手打断了杨秋的话,指了指前面,一脸得意道:“谭导叫我了,你啊,还是好好学写歌,等以后我拍了电影,再找你配乐哈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罗四维扬长而去,杨秋的肩膀一下垮了下来,忍不住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个傻逼,不知道南国是左派电影公司么?现在还往上扑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