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82章 文以载道

时间:2018-02-04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你在写些什么?!狗屁不通,跟风下作!”

    卜万沧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骂了两句,然后又啪的一声把剧本扔在了办公桌上,他明显被这个剧本气晕了头,来回踱步间仍不忘骂杨秋两句。

    他能不生气么?

    这个杨秋,好端端的一个编剧天才,才出一部作品呢,竟然开始走起了歪路。

    必须给他纠正过来!

    而办公桌另一边的杨秋,也被突然而来的一顿骂给搞蒙了,诺诺着一时忘了回话。

    等他回过神来时,除了心里一股子的忐忑不安外,便觉得有些莫名奇妙了。

    不就是一个《滑稽时代》的剧本吗?

    他杨秋承认,这部电影是有跟风之嫌,毕竟也是山寨卓别林,但怎么就和下作扯上关系了。

    还残片?这片子好歹也是八十年代香江片经典好不……

    杨秋可没有想到自己随意拿出的一个剧本,就能引得卜万沧发这么大的火。

    真是——莫名其妙!

    “你!”卜万沧停下脚步,右手食指不停地点着桌面,看着杨秋道:“什么是电影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!”卜万沧双眼一瞪。

    “额,电影……”杨秋顿了顿,神情很是挣扎道:“电影就是……就是利用技术设备,创造一种连续的影像画面,从而传达思想的一种表现艺术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电影是艺术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艺术!艺术是什么?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艺术主要作用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瞧着杨秋那一脸不知怎么答的表情,卜万沧的脸色又黑了几分,恨声道:“艺术最大的作用,便是教育!教育世人,寓教于乐,导人向上!而我们电影的作用,则更应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对坏的以批评,对弱的以鼓励,对好的以宣扬。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我们电影人需要做到的底线。”

    “文以载道,歌以颂德!”

    “你懂不懂?!”

    卜万沧一系列震耳发聩的话语,震得杨秋呐呐不知何言,经过后世洗礼的他,竟不知该如何向卜万沧解释。

    在那个娱乐至死的年代,绝大多数电影人的底线早就没了。

    一切,都是向钱看。

    而且不止是后世,就比如现在,香江每年出那么多‘七日鲜’的残片,这些电影工作人员的底线,何来之有?

    有的话,如何会有那么一场声势浩大的‘粤语电影清洁行动’……

    不过,按照卜万沧这种老电影人的高标准来看,《滑稽时代》还真是一部实实在在的残片。

    剧本——跟风;

    角色——模仿;

    批评——里面的恶人军阀搞笑更多;

    鼓励——弱者从头到尾都是弱者;

    宣扬——额,宣扬什么?全都是擦了下边就不了。

    《滑稽时代》从头到尾,都是一部貌似《惊声尖笑》一样的模仿者,虽然底线高了那么一点点,但它的内核却是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以纯粹的搞笑取悦观众,从而赚钱。

    这点在卜万沧这种老电影人眼里,是最不可取的,也是最厌恶的。但是以杨秋这种后世人来看,却又是极度正常的。

    后世真正坚持底线的,基本都已经饿死了。

    一个理想主义者,一个现实主义者,两人认知的矛盾由此而生。

    而现在——娱乐至死的时代即将到来,杨秋却不知该如何向卜万沧明。

    杨秋那副想却又不知如何,纠结万分的面孔,落在卜万沧眼中,却又是一副貌似在做激烈思想斗争的样子。

    卜万沧发了一通火,神情稍稍平静了些,便觉得也不能对杨秋逼迫过甚,免得他又走入另一个极端。

    于是,他又拿起桌面上的那个剧本,对着杨秋道:“好了,你现在回去好好想想,等你哪天想通了,再回来找我要这个剧本。”

    “我希望,你永远、永远也别来找我要这个剧本。”

    完卜万沧便拉开抽屉,‘啪’的一声把剧本锁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杨秋怅然无言,半响才涩声道:“好的,谢谢卜导。”

    再次看了颇为疲惫的卜万沧一眼,杨秋长吸了一口气,转身朝着办公室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吱——

    哪知杨秋刚拉开大门,便见着一脸担心的杨萌,正抱着那本‘人性本恶’的剧本,站在门口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杨萌压低嗓子细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

    杨秋轻声比划了一声,又指了指他的房间,杨萌点头会意,悄悄转身便先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啪——!

    顺手关上房门,还没等杨秋松口气,走在前面的杨萌便回过身问道:“怎么了?刚刚你们在里面吵架了?难道你那个剧本卜导不满意?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不满意啊。”杨秋苦笑道。

    杨萌皱了一下眉,疑道:“剧本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那个剧本……”杨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揉着额头叹道:“是个残片剧本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杨萌睁大了眼睛,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。”杨秋瞧着女孩表情可爱,心情难得好了一丝,笑道:“你不会以为我不会写残片剧本吧。”

    杨萌表情十分纠结,想了半天,忽然拿起怀里的剧本道:“那我们把这个剧本给卜导看看怎么样,你写的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额,这本……你看了?”杨秋的表情忽然奇怪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杨萌被人当场抓住偷看,还是自己揭发的自己,立马尴尬得低下头,懦懦着解释道:“刚刚、刚刚放回来的时候,不心看了一眼。”

    这话假的,看了一眼就能知道写得好?

    杨秋也不揭穿,拿过杨萌手里的剧本,看着封面上《驴得水》三字,随手翻了两页,问道:“那你看了,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感觉?”杨萌抿了抿嘴唇,抬头看着杨秋道:“故事挺好看的,就是堵得慌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人性本恶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拿起剧本,又前后翻了翻,闭眼想了两秒后,忽然一个深呼吸,两手拿着本子就是一阵撕扯。

    嘶啦——!嘶啦——!

    “哎呀!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杨萌看着杨秋手里的剧本一下被撕成了几截,顿时一阵惊呼,刚想伸手去抢,却被杨秋抓着手腕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!”杨萌感觉都快哭了,看着地上的一堆纸屑,带着哭腔道:“写得好好的剧本,撕了做什么!”

    杨秋站起来一把抱住杨萌,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:“好了好,别哭啊,故事都在我脑子里呢,等有时间我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“呜,谁要听你了,你你好好地,撕了它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人性本恶嘛。”杨秋抱着女孩,怅然道:“这个剧本啊,可不能给别人看到,更加不能拍成电影,不然我怕我活不过今年。”

    怀里的女孩身子一抖,看过剧本的她显然知道杨秋话里的意思,抽泣声终于慢慢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半响之后,房里终于恢复了安静。

    杨秋也抱着女孩,静静地坐在椅子上,双眼放空地望着窗外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可惜,看的时候还想着拍成电影了一定要去看呢。”杨萌依然红着眼眶,静静地看着地上的纸屑。

    “可惜?”杨秋回过神,把头放在女孩右肩上,闻着那股子体香,畅然道:“不用可惜,等三十年,三十年后拍成电影,我再带你去看。”

    “三十年?……好漫长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长啊,等孩子们长大了,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、你再乱话,我可走了!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,我不乱了,不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这个故事的结局你还没写呢,是怎么样的?”

    “结局啊,人性本恶嘛,当然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!别了,我……我还是等三十年再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,好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