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77章 有钱任性

时间:2018-01-30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众人进入会客室一一落座,前台姐奉上了茶水又依依不舍地开门离去。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赵经理赵瑞华端起茶杯环敬一番,便先喝了一口,静待片刻,才看着三人道:“杨导,其实我很好奇,为什么你们会先找上我们光艺?毕竟……”

    侧头想了两下,赵瑞华放下杯子,接着道:“毕竟,邵氏不谈,就国泰来,都比我们的实力更雄厚。”

    杨秋听了这话,不由得和周松对视了一眼,苦笑一声解释道:“赵经理,也不怕你笑话,我们泰山曾经可是被国泰坑惨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赵瑞华眉头一皱,忽然坐直了身子,探头道:“不知杨导可否介意一下,鄙人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,可以。”

    犹豫一番后,杨秋便细细本本地把《女人与老虎》这部片子,如何与国泰接洽,如何与国泰签约,以及国泰如何坑人的始末,从头到尾给赵瑞华一遍。

    赵瑞华时而皱眉、时而点头,倒是听得十分认真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等杨秋慢慢完,赵瑞华摇头细想了一番,这才抬头看着他们叹道:“国泰的陆老板,从锦衣玉食,是搞艺术出身,御下不严倒是也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赵经理的意思是,这事是底下的人背着国泰大老板做的?”

    “然也,陆云涛这人,还是很有一股子书生气的。”赵瑞华往沙发倚背上一靠,爽快道:“不过书生气多了,压不住下面的人,也是恶事一件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这么做,就不怕这事传到陆云涛耳朵里?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整个国泰,自从陆老爷子走后,不是陆云涛的表哥就是堂弟,不是妹夫就是妻姐,他们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杨导不要用这幅眼神看着我。”赵瑞华瞧见杨秋拿着一副奇怪的眼神看着他,倒是忽然想起了光艺也是家族式企业,不由得解释道:“我们光艺,虽也有不少太子爷,但大老板还健在,可还是一言九鼎的。”

    赵瑞华昂起头,右手轻点着扶手,继续侃侃而谈:“我们何老板常,做生意,讲究是细水长流,讲的是诚信。诚信一丢,可就是再也捡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为这,怕我们下面的人欺瞒他,还每年都从新加坡跑过来查账呢。”赵瑞华到这里,忽然瘪了瘪问嘴:“你知道上次陆老板来香江,是什么时候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还是两年前,国泰的香江发行公司成立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经过赵瑞华的一番介绍,杨秋倒是慢慢加深了对国泰大老板陆云涛的映像。

    国泰集团,原是在新马地区经营银行、酒店、地产、矿业以及果园的大型家族企业。

    然后,陆云涛出生了。

    一个从锦衣玉食,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长大,后又出国去剑桥留学,培养的一身艺术细胞的青年男士默默成型。

    四十年代初,陆老爷子去世,陆云涛回到新马,接掌了国泰。

    因为热爱艺术,所以爱上了电影,陆云涛便毅然决然地踏入了电影行业。

    1946年前,国泰在新马地区还只有两家戏院,然后陆云涛一路买买买、建建建,到了两年之后的48年,戏院数量竟然狂飙到了四十多家。

    这四十多家戏院里面,一大半都是新型戏院,引进的是美式宽银幕、新式放映机、新式音响、新式空调、新式……

    就连打出的口号都是‘每一地区有一家戏院,每一个东南亚人士都能享受高尚的娱乐’。

    这下,国泰院线不仅一下跃居新马地区仅次于邵氏的院线,还把老二光艺给一把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到这里,杨秋真想仰天长叹,来一句——真特么的有钱任性!

    而这种强势扩张的后果,首先带来的便是管理层的大量空缺,然后自然是大范围的任人唯亲,毕竟亲人比陌生人更可靠不是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陆云涛书生做派,完全压服不了这群钻了钱眼的亲戚。

    最后导致的结果,便是有人在里面上下其手,乘机赚取好处了。

    泰山,便是这只黑手的受害者之一。

    杨秋觉得陆云涛这种人,以后有机会的话还是见一见,毕竟他以后还要来香江建立电懋影业公司,和邵氏兄弟打擂台呢。

    只是千万不能和陆云涛一起坐飞机!

    毕竟当年邵一夫去世那会,那些邵一夫的生平纪录片里,可是清清楚楚地了,六十年代邵一夫最大的竞争对手陆云涛,带着公司高层坐飞机不幸坠机了。

    整架飞机无一人幸免!

    那是杨秋记忆中感觉最悲哀最滑稽的时刻……

    就像某个家伙有一个绝世高手的仇人,结果这家伙苦练绝学、修为大进,终于可以和仇人一决高下时,仇人却因为喝水呛死了。

    这便是苦学者的悲哀,仇人的悲哀,却是后来者的滑稽……

    而陆云涛坠机后,电懋也烟消云散,最后的一点遗产便宜了嘉禾,开启了更加波澜壮阔的八十年代。

    当然,我们现在还是回五十年代,光艺庄的会客室内。

    “杨导的《暗恋桃花源》,写的是真好。”赵瑞华赞了杨秋一句,他倒是没厚着脸皮一句拍的真好,俯下身继续问道:“这片子能给我们发行,是我们的荣幸,就是不知你们是想电影怎么个发行法?”

    这就是电影我们看上眼了,问你是要代理发行还是直接买断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泰山这边三人无言,都是一脸纠结,还是周松看着其他两人不话,犹疑着道:“我们想请你们光艺代为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杨秋忽然打断了周松的话,闭上眼长出了一口气,瞧着几人都好奇地看着他,道:“要是能直接买断的话,我看还是直接买断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松和查良涧迷瞪着眼,一脑子浆糊,这可不是昨天商量的结果啊?毕竟这片子这么好卖,直接买断可就有点太亏了。

    他们昨天还是想着赌一赌光艺的人品的。

    杨秋脑子里卖的什么药?

    除非……光艺也和国泰一个德行!

    难道是杨秋看出了这个光艺也不对劲?出于对杨秋的信任,两人都没有做声,只是把疑问深深地埋进了心里。

    倒是赵瑞华看了看他们三人一眼,笑道:“买断的话,价钱可能就有点不合你们的预期了,毕竟我们还是要承担不少风险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这点我们知道。”杨秋静静回道。

    “嗯,好吧……”赵瑞华倒是对杨秋有点意外,皱眉沉思了半分钟,缓缓答道:“买断价的话,以我的权利,杨导,我最高可以给你七万。”

    “七万!”

    “杨秋,这价……”

    周松和查良涧一阵窃窃私语,喜出望外,倒是杨秋还是静静地看着赵瑞华,一脸平静:“赵经理,我的买断,不只是新马地区买断;而是包含新马、印尼、泰国、欧美……甚至于内地等等的全部外埠买断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这下不止赵瑞华目瞪口呆了,就连查良涧和周松都张大了嘴巴,一脸惊讶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,今天不是来卖新马版权的吗?怎么变成全部外埠了!

    “等下出去给你们细。”杨秋侧头低声叮嘱了一句,又转头看向满脸愕然的赵瑞华,道:“赵经理,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是认真的?”赵瑞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。

    杨秋点了点头,认真地答道:“百分之两百的认真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你等等,这事我做不了主,我去给总公司打个电话。”赵瑞华站起来,脚步踉跄地走出了会客室。

    “赵经理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看着赵瑞华走出了会客室,又瞧着查良涧和周松两人投过来的疑惑目光,杨秋叹了一口气,从怀里掏出一份皱巴巴的报纸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早上刚买的吗?”

    “登陆演习?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半岛那边打仗,关我们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那是韩国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——”杨秋冷笑了一声,两眼无神看着窗外道:“以后国语片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咯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