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74章 红玫瑰与白玫瑰

时间:2018-01-27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喜欢民国军事的朋友,很多都知道蒋百里先生,这位军事理论家、蓝军将领第一人。

    而蒋百里先生,正是蒋咣超的叔祖公。

    胡金泉这边呢,有一位六伯父叫胡海门,和蒋百里是非常要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经由这两位的关系呢,蒋咣超倒是和胡金泉在北平时就认识了。但是一个公一个父,轮着辈排下来到他们这,应该都差着辈了。

    貌似,胡金泉还高着蒋咣超一辈呢。

    但因为表得太远了,再加上蒋咣超也比胡金泉大,两人便平辈论交,结果反而蒋咣超对着胡金泉一口一个‘表弟’地叫着。

    所以这两人的表兄弟关系,就这么确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表兄弟之间隔着三千里呢,也就算是个朋友关系。

    这次自然是胡金泉和蒋咣超无意中相遇,聊到了他最近的事。

    一听这表弟还在泰山打地铺呢,表哥自是不放心了,拍着胸脯他那还有床位,让胡金泉两人赶紧搬过去。

    杨秋过去看了一眼,嘚,还真是床位……

    却是原来蒋咣超的那个套间,是和朋友一起合租的,而且朋友还不少。

    杨秋进去的时候,便瞧见套间里有四张单人床,外加两张上下铺的架子床,一起八个床位。

    其中四个床位都有人了,这几位对于又来两个分摊房租的人,自然是热烈欢迎。

    所以胡金泉和李汉祥,便在那边住了下来,帮着表哥分摊起房租来。

    时间静静流走,赶紧赶慢地,还是到了八月份,《暗恋桃花源》的后期外加拷贝,也终于完成了。

    也到了,考验《暗恋桃花源》成果的真实时刻。

    这部电影的上映,自然没有卜万沧的电影上映这么隆重,泰山的几人找了找关系,最后在九龙找了一家名为国际的戏院,在港岛找了一家叫双喜的戏院,两家一起联映。

    至于广告宣传画板的任务,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地找了李汉祥。

    其中几副主要的宣传画板,自然是怎么凸出王元龙怎么来;不过也有一两副,画的是杨秋杨萌这对俊男美女的组合,倒是让杨秋得意了两天。

    但是随着上映日期的临近,杨秋也变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程纲李汉祥他们都喜欢这部话剧,觉得很不错,但是真的,一部电影票房扑不扑街,还真不是按他们喜不喜欢来的。

    《肖申克的救赎》那么受欢迎,票房还不是扑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有时候票房这种事,你都没地方理去。

    当然,就香江现在这国语片的票房,真不用看。

    但是,你也不好亏本不是。

    交了两家戏院八千港币的包底费,自然上映的日期也就确定了,就定在月底的八月二十五号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只交了七千包底费,却是因为这两家戏院,虽一为国际,一为双喜,但都是香江的二等戏院。

    那一等的戏院,票价最高都到三块半了,这里才两块四,包底费自然也涨不出什么高价。

    除了包底费便宜了不少,杨秋倒是又得到了一个好消息,那便是《暗恋桃花源》上映期间,香江并没有新的国语片上映。

    这倒是不错,片子少了不少竞争者,杨秋如此想着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呀,新片子上映了。”

    “《暗恋桃花源》?这是什么电影?”

    “没听过。”

    “演员也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看?”

    “北河戏院那边在放《人海万花筒》呢。”

    “粤语片听不懂啊。”

    “听什么听,咱们去看明星啊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那好。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《暗恋桃花源》上映这天,杨秋几人便蹲守在国际戏院门口,看着到底有多少人会来看电影。

    本来他们满怀期待,却那知道刚蹲了没多久,便见着几位青春少女随意在戏院门口讨论一番后,便呼呼地全跑向了另一家戏院。

    杨秋的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他千算万算,可没算到粤语片会跟他抢观众。

    《人海万花筒》是什么片?

    一切又得从那次‘粤语电影清洁行动’起,在这次清洁行动中,一大批粤语电影工作者被组织了起来,成立了一个叫‘华南电影工作者联谊会’的组织。

    结果这个组织成立后,才发现——咦,咱们还没有会址啊?!

    没会址怎么办?建啊;没钱建房子怎么办?咱玩电影的肯定是拍戏赚钱啊。

    就跟后来‘香江导演协会’没钱建房子,就拍了一部《双龙会》一样;这个联谊会就号召了一大批电影明星义务参演,共同拍出了这部《人海万花筒》,还早了杨秋的电影两天上映。

    这电影里面有名有姓的明星,加起来便有八十多人。

    随便一个龙套,都是个或大或的角。

    就跟后世那些什么《xx大业》一样,票房竟然还不错,但那些观众是去看电影的吗?

    那是去数明星的。

    但是杨秋真没预料到,这堆粤语片的明星,竟然还把国语片的观众给抢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几个女孩一路跑开,杨秋是一阵蛋疼,你你们几个粤语都听不懂的,跑去凑什么热闹!

    于是可预料的结果便是,杨秋等人进入戏院坐下后,发现直到这场电影开始,影片的上座率还不到百分之三十。

    整个能容纳千人的超大戏院里面,稀稀拉拉地坐着两百来号人。

    随着电影的开始,杨秋的脸色也有些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“咦,这怎么是话剧?”

    “这歌挺好听的。”

    “嘘,别吵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话剧。”

    “女主角好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电影一开始,台下的观众便引起了一阵骚动,不过显然能来看国语片的,大都是读过几本书的,涵养还不错,讨论一番后,便渐渐沉寂了下来。

    影片继续放映,忽然——!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个袁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下流!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很有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怜的老陶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那床被子,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搞笑处,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大笑,杨秋尤其看到,前座竟然有一位西装革履的油头男士,竟然笑得一屁股从座椅上跌了下来。

    人声鼎沸!

    这下,倒是让杨秋心里好受了不少。至少证明,看过这部剧的人,还是很喜欢它的。

    而更让他欣喜的是,从影片开始到结束,竟然没有一个人中途离开过。

    影片结束后,杨秋和一干主创人员,找到酒楼要一桌酒菜,大醉了一场。

    不过观看过影片的观众,宣传力有限,对电影的喜爱并不能改变什么,第二天戏院的上座率也只堪堪过了百分之三十。

    但是杨秋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,他开始担心影片的外埠发行。

    影片上映第三天一大早,杨秋就和查良涧开始头疼影片在星马地区的发行。

    “国泰是不用想了,我反对。”杨秋咬牙切齿地,在办公室里来回走了两步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我们不分成。”查良涧在旁边道:“直接买断,谅他们也搞不出什么花样。”

    杨秋停了下来,一声冷笑:“呵呵,就我们这群字辈,买断费能有多少?为了这点钱,我还不至于去求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是的。”杨秋想了想,摆手道:“我们要不……,干脆去找光艺。”

    “光艺?他们的买断费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杨秋!杨秋!在不在?在不在?”

    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兴奋的叫喊,打断了查良涧的话,杨秋听得耳熟,便推开门探头望去。

    便见程纲正兴奋地拿着一张报纸,满公司地敲门寻人。

    “程大哥,我在这。”杨秋赶紧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程纲瞧见杨秋,眼前一亮,脸色涨红地奔过来喜道:“杨秋,好事!大好事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什么好事?”杨秋纳闷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!”

    啪——!

    程纲囫囵一下便把报纸拍在了杨秋手上,瞧着程纲真像有什么好事,杨秋便低下头看向手里那份,已经被程纲捏得有些褶皱的《文汇报》副刊。

    忽然,杨秋的眼睛也瞪圆了。

    “《我想,我看到了我的红玫瑰与白玫瑰。》”

    “人闲适的日子过得久了,便总想出去走走。前日间恰巧路过九龙城,思绪着很久没有看过戏了,我便走进电影院,看了一出奇特的话剧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