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72章 吊颈岭

时间:2018-01-26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《暗恋桃花源》的拍摄,三天就完结了,毕竟直摄一部话剧,不要多少演技也不要多少技巧。

    然后便是一系列的剪辑、冲洗、拷贝等等……

    一边是电影收尾,一边是训练班的继续教学,杨秋也是忙来忙去不得空闲。

    这天刚给学生上完表演课,杨秋便打算去北帝街的洗印工作室,看看底片冲洗得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“杨秋!杨秋!”

    哪知他还没出门,便听见楼下一阵大呼小叫,杨秋赶忙从二楼窗户探头看去。

    就见着鼻青脸肿的李毅正站在楼下,抬着头大声叫唤着,而李毅的右手拖着两个硕大的行李箱,左手却拉着一脸不情愿的李蔓。

    大舅哥来了!

    “毅哥,你们怎么来了?”杨秋顾不得那些看热闹的学生,咚咚咚地便下了楼。

    听见这话,李毅却有些不高兴了,瞪着一双乌青的眼睛,叫骂道:“怎么?不欢迎啊,不欢迎我们可走了!”

    说完,李毅转身欲走,还是李蔓舍不得杨秋,轻轻拉了他哥一把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欢迎欢迎。”杨秋也是一头黄毛汗,拦住李毅道:“毅哥,我们进去坐、进去坐。”

    “坐什么坐。”李毅倒也不是真生气,顺势站停了,直直地盯着杨秋道:“杨秀才,我今天可是有事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?”杨秋看着两个硕大的行李箱,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哥!”李蔓倒是先在一旁急了,抓着她哥的袖子一阵哀求:“哥,我要跟你一起走,你一个人去那里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不方便?!”李毅眼睛一瞪,看着李蔓说道:“说什么胡话,我带你去才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哪里不方便?

    看着鼻青脸肿的李毅,杨秋心下有些担心,莫不是李毅惹了个大麻烦,要跑路了?

    这年头闹到要跑路的麻烦,怕是有生命之危啊。

    瞧着李蔓一副垂泪欲泣的样子,杨秋有些心疼,忙追问道:“毅哥,你是有什么麻烦?说出来,看我能不能找人帮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帮忙?呲。”李毅一脸鄙视地看着杨秋,道:“说的好听,你能找人干掉葛洪亮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杨秋一脑门子黑线,葛洪亮可是现在的港督,干掉他?那他杨秋明天就可以直接回赤柱了,包吃包住永远出不来的那种。

    不过杨秋的心却放下了一大半,李毅得罪的是官面人物的话,起码不怕哪天横死街头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看你也没那本事。”李毅把行李箱立在身前,双眼严肃地看着杨秋,深吸了两口气,才道:“杨秀才,我就问你,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妹妹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还有假?

    再说了,他杨秋也不是那种骗了妹子的心,转身就跑的人啊。

    瞧着李蔓抓着李毅的胳膊,紧张兮兮地看着他,杨秋点了点头果断道:“嗯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李毅看了看李蔓,忽然脸色一狞,一把把他妹推到了杨秋身边,然后还把两个大行李箱给塞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杨秀才,我妹妹就交给你了!”

    “哥,我要跟你一起去。”李蔓这下真哭了出来,眼眶一下就红透了。

    “听话!!!”

    李毅一声大吼,唬住了又欲往他身边走的李蔓,瞧着这个他最疼的妹子,硬气道:“那边荒山野岭的,房子都没有,你跟着我去能干什么,添乱吗!”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一把搂住李蔓的肩膀,瞧着李毅忧道:“毅哥,你到底要跑路去哪?”

    “跑路?”李毅有些莫名其妙,道:“我跑什么路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,那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吊颈岭。”

    “哈?!”

    吊颈岭就是后来的调景岭,因为吊颈不好听,所以后来改成了调景。

    这里在八十年代也是居民众多,出了几个明星的,比如小龙女陈钰莲,又比如一直貌美如花的温璧霞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吊颈岭还是一片荒郊野地,无人居住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叫吊颈岭,相传是因为四十年前,有个鬼佬在上面开了家面粉厂。

    结果面粉厂开了没到三年就倒闭了,鬼佬破产后受不了打击,于是心一横在面粉厂内上了吊。

    本是一片荒山野岭,鬼佬吊颈地说的多了,便成了了吊颈岭。

    要说这鬼佬也是作,选厂址选哪不好,选了吊颈岭那块荒山野岭。别说四十年前了,就现在,吊颈岭也还没通路呢,全是荒山野岭,什么车都进不去。

    那想去吊颈岭怎么办?

    还得去港岛那边的筲箕湾,坐渡轮才过得去,而且渡轮还是一个礼拜才有一次。

    交通这么不便,开厂子不是找死么。

    至于李毅为什么要‘跑路’,杨秋也弄清楚了。

    应该也不叫跑路,而叫遣送,并且是官面上的遣送。

    原因嘛,也很简单。

    上个月,香江发生了一件挺轰动的大事。

    几百名学生跑到石塘咀旁边不远的、摩星岭的蓝军难民聚集地,跳起了集体大秧歌,结果引发了肢体冲突。

    要说蓝军这边虽然是残兵败将,但那也是兵啊。

    还能得了,那一顿揍的啊,打的是那些学生丢盔弃甲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结果蓝军这边屁事没有,倒是有一百三十名学生被打得住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这下可就闹大了。

    想想后世,别说一百三十个了,就是三个学生被人打得住进了医院,也得上头版头条,当天打人的就得抓进去。

    这下港府可难做了,最后干脆一狠心,说你们这些残军败将的也别在摩星岭待了,送你们去吊颈岭吧,去了那里我们管饭。

    一边是饭一边是枪,这有的选?

    就连李毅这个不住摩星岭的,军籍都没了的,因为打架的时候上去出了两拳,都被划在了重点遣送范围。

    他倒是不想去,可不去就得因为打人而坐牢,没得选啊。

    虽然港府说的好,去了管饭!可这个管饭,也不是那么好吃到的。

    因为港府口里的遣送,可是押着蓝军一家老小全部家眷都去了吊颈岭的,但饭却是按照军籍来分的,一个军籍对一个成年人的饭量。

    这家里有男有女,有老有小的,如何够?

    李毅去了吊颈岭都得饿肚子,更何论带上一个李蔓。尤其到时候荒山野岭人流混杂,他可都不一定能保证李蔓的安全。

    于是只得,把李蔓送到了杨秋这里来。

    “杨秀才,我可跟你说好,以后你要是欺负了我妹妹,我可饶不了你。”瞧着哭成了泪人的李蔓,李毅心如刀绞地对着杨秋放狠话。

    记得上次妹妹哭得这么凶,还是八年前自己被抓壮丁那次。

    那时候,弱弱小小的妹妹哭着求保长不要抓哥哥走,却被保长一脚踢倒在了地上,半天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记忆中,李毅仍清清楚楚地记得妹妹当时倒在地上,一边大叫着‘哥哥’一边号眺大哭时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

    李蔓还在哭泣,李毅却有点忍不下去了,瞧了两人一眼,心一狠,道:“那就这样,杨秀才,妹妹,我走了。等我那边安顿好了,我再回来看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哥——!”

    瞧着李毅转身就走,李蔓又欲跟随,杨秋忙一把抱住了李蔓,拍着她的肩头,安慰道:“别哭,别哭,没事的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呜,杨大哥,我哥、我哥会不会有危险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杨秋扶住李蔓的双肩,看着她红肿的眼睛,道:“你想啊,那边可没有子弹,比战场安全多了。再说了,你哥还有那么多兄弟,谁能欺负他?!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怕,又不是不能见了,等你哥安顿好了,我们就经常过去看他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就好好过活,到时候你哥……哎呀。”杨秋刚想拉着李蔓进屋,忽然想起了什么,对李蔓说道:“小蔓,你在这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杨秋便对着李毅刚刚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好李毅离开的不算太久,没过三分钟,杨秋就看到了前面一边走一边抹鼻子的李毅,忙高声叫道:“毅哥,毅哥。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李毅倒是立马听到了杨秋的叫声,一脸疑惑地回过身来。

    假装瞧不见李毅那也微红的眼眶,杨秋匆匆跑到李毅面前,从兜里掏出两张纸币递了过去:“毅哥,这是两百,我怕你去了那边多有不便,先拿去应应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毅哥,这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拿着这些钱给我妹买几身新衣服,也比给我好。”李毅不为所动,看着杨秋道:“再说了,我欠你的钱都还没还清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这个关系了,你还?”杨秋有些气结。

    “就是关系深了,才要算清楚了。行了,不说了,你回去吧,好好照顾我妹妹,我还要回去收拾行李。”

    李毅摆了摆手,转身就走,只留下一脸纠结的杨秋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