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67章 程纲又来

时间:2018-01-20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杨秋自然是不能把李汉祥和胡金泉两人,拉进泰山公司里来的。

    其他的不,就泰山现在这个情况,拉人进来是怕泰山垮得还不够快么。

    不过也不能让这两人露宿街头,幸而泰山三楼还有几处空房间,杨秋便收留他俩先行住下,然后在慢慢细谈以后的事。

    收拾房间闲聊时,他也慢慢知道了胡金泉的一些事。

    要这胡金泉可比李汉祥牛气多了,别看人家年纪轻轻,却已经读完了高中,还跑去华北联合大学上过几天课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胡金泉以前为了去美国上学,还专门学了洋文,得极为顺畅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李汉祥胡金泉是他艺专的师弟,却是原来胡金泉读高中时,去艺专旁听西画课,画过石膏。

    由此被李汉祥占了个便宜。

    不过由前面来看,胡金泉在大陆时前途应该更好啊,为何现在只身跑到了香江,还连个落脚地都没有?

    却是原来胡金泉去华北联大上学,不是他自己想去的,他当时还想着去美国上学呢,而是学联调他过去的。

    只是俗话得好,这强扭的瓜不甜。

    年轻胡金泉越想越受不住,上了两天课后,终究还是跑了。

    由此便来了香江。

    当然胡金泉来香江也不是想着来干活的,毕竟才十七岁呢,他还是想好好读书的,因此便申请了香江理工学院。

    结果自然是不予通过。

    最后资金耗尽的胡金泉无法,只得开始打起工来。一路作过报馆校对,给广告公司画过广告,还因为洋文好,给孩子补过课。

    结果孩子中正好有一个,是长城片场厂长沈天寅之子。

    这沈厂长见着胡金泉能画两手画,便招进长城做了画工,成为了李汉祥的同事,两人也由此结识。

    结果这次长城改组,两位难兄难弟便一起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前几天,我们了想象和幻想的差别。我们演戏,靠的是想象,真实的想象,而不是幻想,你的潜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泰山的排练室里,六个新学员扇形围坐,看着中间站着杨秋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们的练习,都是按照你的潜意思来,比如你今早出门,吃了什么遇见了什么看见了什么,都是顺着你们的潜意思来的,你们真的经历过的。”

    杨秋摇晃了两下手臂,顿了顿,看着众人道:“今天,我们来学习一下某个固定场景,某个你们没有亲身经历过的场景,那怎么样,将你的潜意思带进去呢?”

    “没经历过的?”众位学员面面相觑,脸上带上了一丝紧张。

    “对,你们没有经历过的。”杨秋来回转了两圈,想了想道:“嗯……,那就表演夫妻吵架吧。”

    “夫妻?”

    “吵架!”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见过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啪啪啪——!

    见着排练室里一下闹哄哄起来,杨秋赶紧拍了拍手,道:“大家两两分一组,一位饰演丈夫一位饰演妻子,对一下戏,五分钟后,我们就开始表演。”

    “啊,不要啊——!”

    “老师,要不你先表演一个吧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。”

    “杨秋,你先来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好!!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底下学员一阵起哄,杨秋不禁头疼起来,瞧着闹哄哄地众人,不得已道:“那好,我就先给你们表演一个,那个,有没有想和我一起表演的?”

    “我我我!”人群里,刘靓华率先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视而不见,瞧了几女一眼,直接绕过刘靓华,指着杨萌道:“杨萌,你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?朱蒂她……”杨萌有些意外,尴尬地看了刘靓华一眼。

    “就是,杨秋,我先举手的。”刘靓华气呼呼地站起来,瞪着眼睛道:“为什么不是我?”

    “你演技差。”

    杨秋的回答简洁而有力,直接把刘靓华一肚子气堵在了喉咙口。

    不理还鼓着一双眼睛盯着他的刘靓华,杨秋直接把杨萌叫到一旁,对起戏来。

    “老师,朱蒂她……”杨萌到现在还有些羞涩,脸蛋微红,轻低着头不敢看杨秋。

    “不用管她。”杨秋摆了摆手,看着女孩道:“她就是个没长大的女孩,行了,我们来对一下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五分钟后,训练班的成员们正襟危坐,看着面前的两人开始表演了起来。

    杨萌坐在椅子上,拿着一个手帕默默拭泪,低声抽泣。

    “老婆!我回来了。”杨秋脚步踉跄,歪歪扭扭地走了进来,瞧也没瞧杨萌一眼,直接仰躺在了另一把椅子上:“老婆,我回来了,厄——!”

    “你又出去喝酒了?!”杨萌站起来,低头看着杨秋。

    杨秋咪蒙着眼,低声糊语:“应酬,应酬。”

    “天天哪来那么多应酬,你就是不为自己的身子着想,也得为我们母子想想啊。”

    “啰嗦!”杨秋半睁着双眼,训道:“我就是为了咱家想,才应酬啊,不然全家喝西北风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我啰嗦?”杨萌皱了眉头,苦道:“为咱家想?你知不知道刚刚华华睡觉前又念叨了半天的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不省心的。”杨秋忽然坐直了身子,扯了扯领口,道:“念叨什么?念叨什么!难道我上个月没陪他去游乐场玩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省心的?孩子念叨你也有错吗?”

    “我天天这么忙,哪有时间陪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又有空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我了。”杨秋突然站了起来,看着杨萌道:“那是应酬。”

    “应酬少一点不行吗。”杨萌泪眼婆娑,道:“我不求你能赚多少钱,只求咱们一家能在一起快快乐乐,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我和你不清楚。”杨秋打断了杨萌的话,摆了摆手,理着衣服就往外走:“我出去一下,晚上不回来了,咱们都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瞧着杨秋跨‘门’而出,杨萌一愣,忽而一下子坐到了椅子上,低头轻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啪啪啪——!

    排练室掌声响起,除了刘靓华有些不爽外,都笑意盈盈地看着杨萌。而杨萌也羞涩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对着大家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只是刚刚顺便走出了门的杨秋,却在掌声结束后都没有进来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时,杨秋却从门口冒出一个头,道:“大家先分组排练一下,嗯,半个时后,我们再表演。”

    话一完,杨秋便从门口消失了,惹得众人一股子莫名其妙,不知为啥拖后了时间。

    这时,只见刘靓华忽然一下子跳到了杨萌身前,认真道:“萌萌,咱们两个一组吧,我演丈夫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泰山的会客室里,杨秋也一脸惊讶地看着面前的程纲,问了一句:“程大哥,你你要重启话剧团?”

    “不是重启。”程纲摆了摆手,笑道:“这次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一样?”

    “这次新组话剧团,我打算怎么正规怎么来。”程纲志得意满,颇为正式地道:“不仅公演的时候要找正规的戏院,而且这次话剧团的所有成员,都有工资,就是福利,该有的时候也有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杨秋有些意外,上下扫了程纲一眼:“程大哥,你抢银行了?”

    程纲顿时一阵大笑,道:“哈哈哈,抢银行了还能在这跟你话。老实,这次是找到投资人了,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哪个傻缺投资人,钱多了在香江投资演话剧?

    杨秋心里一阵吐槽,不过面子上还是恭道:“恭喜恭喜,那我先祝程大哥的话剧推广节节高升,越来越火。”

    “哈,先别谈火不火的。”程纲坦然接受了杨秋的恭贺,又问道:“我这次来,主要就想问你,还愿不愿意去继续演话剧?”

    “演话剧?”

    杨秋愣了一下,挠了挠头,现在不是他想不想演的问题了,是他真的没有多少时间啊,泰山这边还一堆事等着他呢。

    “对啊,还有李汉祥、范丹,我都得问问。”程纲又补充道,一脸的希冀。

    这倒是个大问题,杨秋有些发愁,不过转瞬间他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,想到了什么,忙着问道:“程大哥,我想问一下,这次话剧团重组了,你们第一部戏想演什么?”

    “演什么?嘶……”程纲一愣,埋头想了想,道:“演个喜剧吧,起码还有人看,嗯,陈白露的《结婚进行曲》不错,可以试试、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,那个程大哥,你就没……”杨秋斟酌了一番,慢慢道:“就没想着自己写一部新话剧来表演吗?”

    “新话剧?”

    程纲这下是真顿住了,直直地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他倒是写过不少电影剧本,可那都是拿来凑数卖钱的,质量能好到哪去。而能有资格搬上话剧舞台的剧本,可都得是质量上层的。

    那是真的一本也没有啊。

    现在杨秋让他写一出话剧,他根本就没想过。

    这不是,难为他嘛!

    瞧着程纲的神色,杨秋也猜到了几分,想了想,杨秋便站起来道:“程大哥,你在这等下,我去拿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完,杨秋就扑腾扑腾地离开了,留下了一脸懵逼的程纲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什么意思?

    程纲脑子里弯一转,忽然就模糊明白了几分,难道杨秋这娃手里有什么新写的话剧剧本?

    不过他写的,能有多好?

    程纲皱了皱眉,心里暗暗寻思,杨秋这娃编剧还是有几分天赋的,上次那本《金瓶梅》便改的有几分吸引力。

    但这才多久,他就能写出好的话剧剧本了?

    又或者,是他们公司里收的某个编剧写了一出好剧本?

    嗯,这倒是有可能。

    就在程纲还在一顿胡思乱想时,杨秋又扑腾扑腾地跑回来了,推开门话都没,便把手里的一个手写话本递给了程纲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《暗恋桃花源》?”程纲慢慢读出了本子上的名字,问道:“这是你写的话剧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厚颜无耻地某人,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