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62章 又是训练班

时间:2018-01-18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“侬就是杨秋?害我赶戏的那位?”

    片场里,曹达桦抱着个萝莉,一边逗弄一边围着杨秋转了一圈,评道:“看着,不像个副导演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着也不像个副导演啊。”

    杨秋看着来者不善,也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。他看着面前年轻得过分的曹达桦,倒是生不出一点尊敬之感。

    “嘿,我哪里不像了?”

    “那我又哪里不像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咱曹探长被噎了一句,不由得瞎辩解道:“我是看你白白嫩嫩的,像大明星甚过副导演,夸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——”杨秋一声冷笑,道:“那谢谢哈,不过我可没夸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曹探长被堵了个七上八下,知道在杨秋着讨不了好,便转头对女儿道:“文文,这叔叔不好,我们走,爸爸带你去看摄像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边曹达桦抱着娃前脚刚走,那边刚刚找过女学生的刘靓华就从他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瞧着这丫头整天一副‘我要天下大乱’的样子,杨秋一把拉住了她,忙着问道:“你刚刚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意思?”刘靓华看着心情巨好,一时没把杨秋的话弄明白。

    这丫的!杨秋心下暗骂,道:“找人做演员啊?”

    “呀,死杨秋,你还你对那女孩没意思!”刘靓华忽然气呼呼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神经病啊!”杨秋只感觉这一刻赵又廷附体,头都快炸了,呲着牙道:“我是问你什么找人做演员?为什么要找新人做演员。”

    “哈?你不知道吗?”刘靓华发现自己貌似搞错了,呆萌得像一只萨摩耶。

    “……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看着杨秋的语气像是要生吞了她似的,刘靓华赶紧解释道:“卜叔叔想自己开个演员训练班呢,还跟我,到时候也让我进训练班学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刘靓华这话一出,杨秋只感觉脑袋里一股热血直往上涌,在永华训练班的一幕幕便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特么的,公司体量这么,开什么演员训练班?钱多吗!

    到时候万一搞得跟永华一样,那不坑人嘛。

    这下,杨秋也不管什么剧务不剧务了、导演不导演了,丢下刘靓华,便急匆匆地跑到了卜万沧身边,问道:“卜导,你要开演员训练班?”

    正在和王德亮景的卜万沧楞了一下,随即答道:“是有这么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杨秋顿了顿,纠结道:“可是钱够吗?是不是等拍了个一两部戏再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杨秋,钱的事你不用担心。”卜万沧听了杨秋的话,倒是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公司想要发展,做大做好,训练班是少不了的。”卜万沧站直了身子,豪气万丈地道:“就是钱少,我才要开训练班。钱多了,我开什么训练班,直接学学李祖咏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是不是有点太快了?”

    杨秋总感觉卜万沧步子跨得太大,就怕哪一天会扯到蛋。

    “不快,培养一个新人,起码都要半年时间,现在也该准备准备了。”卜万沧一脸的理所当然,又道:“这部戏完了以后,训练班的事就该开始了,刚好磨砺个一部两部的,接下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的好有道理,杨秋竟然感觉无法反驳。关键是他寻了一圈后,竟然没有一个人同意他的看法。

    卜万沧这么个有名气的大导演,能把事情办岔了吗?!

    好吧,这事杨秋也只得捏下鼻子,不管了。

    《女人与老虎》拍摄得极为顺利,进度很快。

    已自觉升级为训练班大师姐的刘靓华,没几日就把那天天跑过来看拍戏的、卜万沧都很看好的女学生拿下了。

    结果两个女孩一对年龄,发现刘靓华比那个叫杨萌的女孩子还了半岁。

    这下两人可为到底谁大谁争得不可开交了,整天在片场叽叽咋咋的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不过杨秋这时可顾不上这些了。

    拍戏时统筹外加演戏忙前忙后,杀青后还得解散剧组保存胶片,然后把胶片送到冲印工作室去冲印样片,这都是要集中精力一丝不苟的工作,容不得半点马虎。

    其中只要出一丁点差错,整个剧组大半个月的努力可都白费了。

    所以直到把冲洗好的样片送进剪辑室,杨秋才算松了半口气。

    然后,他也一头扎进了剪辑室。

    不过杨秋可不会剪辑,他是去偷师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剪辑室,可不像后世有台电脑,放在那里让你用鼠标剪,都是一剪刀一剪刀的在样片上实剪出来的。

    而且剪错了以后,也不能一键撤销,还得用接片机重新接上去,麻烦至极。

    所以剪辑师,也成了一项极富技术性的工作。

    《女人与老虎》的剪辑,卜万沧偷偷去永华请了剪辑师王国曦帮忙。这位四十来岁的剪辑师此时已是中国有名的剪辑师了,《国魂》和《清宫秘史》都是他剪的。

    一进黑乎乎的剪辑室,杨秋便瞧见王国曦带着四五个徒弟,正在聚精会神地坐在剪辑台前,借着台子上的灯光看样片。

    当然,这时候没有电脑,甚至没有样片放映机。他们手上那的样片格子上,除了看得清演员的动作外,其他是什么也看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剪的东西,是现场看不到剪得怎么样的。

    那怎么剪呢?

    还好格子上的场记板子是看得到的,手里头又有分镜头剧本,那便好剪多了。

    有剧情有对话的胶片,嗯,直接按照导演拍的,挑最好的一次,从头剪到尾;

    咦,这里是个远景,无对话无剧情,怎么办?留多长?拿着手一比划,嗯,差不多八呎,够了,剪!

    这里一个特写,不能太长,五呎ok啦,咔嚓!

    一个镜头是远景还是近景,留多久留多长,都已经形成这一种固有的经验了。

    这些可都是不容易学到的东西!

    杨秋便见着王国曦拿着胶片只看了两眼,便咔擦一刀剪了下去,再随手交给旁边的徒弟用铁笔在胶片旁备注,等剪完后再按顺序接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快速的剪辑之下,还没等杨秋感觉学到多少东西,影片已经完成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更是连做了五六份拷贝。

    现在,泰山影业便一边筹备着演员训练班,一边四处寻思着公司的第一部电影的发行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