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50章 九龙城寨

时间:2018-01-11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“杨大哥,这簪子真好看。”李蔓手里拿着一只银质的蝴蝶簪子,翻来覆去地赞道。

    “嘿,小姐真是好眼光。”穿着旧式长袍的老板夸了一句,指着面前的首饰盒子,颇为自豪地介绍道:“这整套的银钉头面,可都是老佛爷过寿那会,扬州的老师傅拿着锥子,一个个手工敲出来的,能不好看嘛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,老板。”

    杨秋也是对面前这副首饰喜欢不已,毕竟在这年头都算古物的东西,再放个三四十年肯定更值钱啊。

    不过他今天毕竟是来给《秋海棠》淘道具的,身上就程纲给的那些钱,也只能用囊中羞涩来形容,还必须好好精打细算一番。

    就这整套的银钉头面买下来,花费起码不下五百块,实在享用不起。

    “老板……”杨秋犹豫着摸了摸鼻子,不好意思道:“你这,有没有假的?”

    “假的?!”老板跟了一句,顿时火冒三丈,吹胡子瞪眼地道:“我梁氏从我太爷爷开始,就从不作假,怎么可能有假货!”

    看着老爷子貌似误会了,杨秋赶忙摆手解释道:“不不不,老板你误会了,我是问你这里有没有什么铁做的,或者塑料做的银钉头饰,毕竟这副真的,我们剧团子新开,买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哟!新开的剧团?”老板毕竟是老板,听了解释倒是立马就就冷静下来,反而还上下打量了杨秋他们三人一眼,皱眉嘀咕道:“看着身上不像带着功夫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杨秋有些尴尬,回道:“话剧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板被杨秋的答案咽得够呛,又瞪了杨秋一眼,这才继续道:“银钉头面银钉头面,既然带个银字,你用那黑不溜秋的铁,怎么给我做?再说塑料那玩意,那可都是洋人玩的,会拿来给你做个戏台簪子?呵!——”

    就这句最后一个字,可把杨秋鄙视得够呛。

    这老板也不等杨秋回话,又从柜台下翻找出一个小木头盒子,拂了拂上面的灰尘,摆在台面上问道:“铁的塑料的没有,铜镀银的要不要?”

    “要要要!”

    《秋海棠》的主角秋海棠,在戏班里一直唱的是青衣。书里面他唱得最好的,便是京剧名段《苏三起解》里的苏三。

    嗯,就是那个后世人们都很熟悉的‘苏三离了hd县’的苏三。

    幸好他们是话剧团不是京剧团,只用买话剧里要用的那一幕京剧的行头,省了不少钱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要演的那一幕,正是最有名的‘苏三离了hd县’的那一幕,人数也少,只有苏三和押解的公差两人,就更省钱了。

    公差是个丑角,买身戏服画个花脸就够了。

    但苏三这个主角,服装可不能省,什么罪衣罪裙、腰带彩鞋还有绸条腰包之类的,一样不能少。

    这其中,最重要的便是那套银钉头面首饰了。

    寻了好几家店铺终于找到个便宜的,虽然首饰中间也有几支已被磨得稍稍有点褪了色,漏出了几丝铜绿,但毕竟能凑合着用不是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杨秋倒是十分怀念后世那啥都能造的时代,十分想念925银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便是几人又接着在九龙城寨转来转去,寻找其他道具。

    要说九龙城寨,其实并没有后世渲染得那么恐怖,什么无法之地草菅人命之类的。

    虽然这里因为历史原因,是中英的两不管地带,律法不达之地,但人类毕竟是社会性动物,早就在这里进化出了它的一套运行规则。

    只要遵守规则,其实这里和外面也没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当然,要是李蔓想一个人进来,杨秋是绝对不许的……

    拥挤不堪的房间、污水横流的通道、衣着褴褛的难民、乱七八糟的涂鸦还有站在楼道口涂脂抹粉的旗袍女,构成了九龙城寨最底层的生活画面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还好的一点,便是此时的楼层都还不算高,偶有一缕阳光洒下,给人一丝温暖。

    闻着空气当中,弥漫着的那股子芙蓉膏的香甜味,杨秋紧紧握着李蔓的手走在城中,李汉祥则带着大包小包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标准的少爷小姐,带着家仆出行的情形。

    不过倒让杨秋颇为感慨的事,是通道两边那些衣着褴褛的难民和瘦弱不堪的孩童,虽然一路渴望地盯着他们,却并没有伸出双手向他乞讨。

    但是这无关自尊,而是规矩。

    那些不守规矩的,不是已经死了,就是早被赶出九龙城寨。

    因为这块无主之地,除了遍地真假难辨的医馆外,主要的收入,却是服务业。一堆乞丐拦路乞讨,顾客的体验都不好,你这服务业怎么干的下去?

    虽然这服务业——黄赌毒,没一个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大吉大利,保佑我们客似云来、川流不息。”

    几人刚从个卖旧家具的店铺出来,拐到一个楼道口,便见一位阿婆正蹲在地上,对着楼根墙壁上贴着的一张红纸埋头打揖,一边念叨着一边往红纸前的陶土盆子里烧纸钱。

    只见那红纸上,写着‘门口土地财神’六个大字。

    这便是后世的香江恐怖片里常能见到的,香江最古老最传统的鬼神文化了。

    杨秋等人也见怪不怪,不过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原则,就打算绕道而行。

    可哪知这时候这楼道上面忽然一阵喧哗,‘呼啦啦’地滚下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‘哐嘡——!’

    这一声脆响,便见那滚下来的、五短三粗的肥秃头,一下就把陶土盆给压碎了。

    现场顿时火星四散,吓得带着不少衣物的杨秋等人后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是怎么了这是?”拜神的老太太倒是机警,没被压着,这时也跳起来看着秃头开始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缺德啊!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老娘不做你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x你x”

    “人渣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等众人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楼道上又‘呼啦啦’下来一大群人,有男有女,对着还没爬起来的秃头就是一顿拳打脚踢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,这是干什么啊这是?”老太太有些莫名奇怪,跑到骂得最欢的一个女人旁问道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!”女人披头散发衣衫半解,有些义愤填膺地答道:“这个缺德鬼是吃了药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——?!”

    老太太一听,倒是立马同仇敌忾了,追上去扒开人群对着秃头就是几巴掌:“你的缺德鬼,吃了药来,想白玩啊!老娘今天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付了钱的!”已经鼻青脸肿的秃头挣扎着站起来嚎道。

    “哟,还敢还嘴,给我继续打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下秃头终于认清了形式,怕再挨下去命都没了,赶忙弯着腰护住脑袋,硬生生地抗了几拳,从人群里挤了出去,没命似地跑掉了。

    “特么的!今天真是晦气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又白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这种人见一次打一次!”

    “哎呦,神佛保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群人还在这里怨声载道,指着刚刚那个秃头逃走的方向呼来喝去。但杨秋却很尴尬地站在那里,看着人群里某个颇为壮实的人,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。

    很显然的,他们三人就这么碍眼地站在旁边,现在那群人安静下来了,也一下就注意到了他们。

    然后,人群里的那个人也尴尬了。

    罗四维脸色微囧地走了过来,看着杨秋和李汉祥两人,不自在地耸了耸肩:“咳咳——,你们两个怎么也来这了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杨秋也有些蛋疼,答道:“额,过来买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罗四维看着李汉祥身上的包裹,还有杨秋身边的女眷,倒是知道他们没说假话,接着道:“咳…,我过来玩两把,赌点小钱。”

    哎哟喂!

    咱这还没问呢,你自己怎么先答上了?

    再说了,杨秋挑了挑眉,眼角瞥了楼道一眼,这赌钱用得着吃药么。

    “咳…嗯…,那你们额,继续忙,我先走了,回见。”

    兴许是瞧见了杨秋那古古怪怪的眼神,罗四维脸面上有些挂不住了,交代了一句便转身就走,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