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46章 分崩离析

时间:2018-01-09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剧团一番考察后,陈友新如愿得到了《秋海棠》的男主角。

    《秋海棠》这部剧,其实讲的是男主——在北平唱京剧青衣的秋海棠,机缘巧合下与军阀骗来的姨太太罗湘绮相恋,珠胎暗结。

    他俩本打算一起逃去魔都,开启新的生活,可惜两人之间的爱情被军阀的副官察觉,副官敲诈未遂,便向军阀告发了两人的奸情。

    结果姨太太罗湘绮被军阀监禁,花旦秋海棠也被副官划脸毁容,不得已带着襁褓中的女儿梅宝,隐居到了乡下。

    十多年后,军阀早已兵败身死,罗湘绮迁居魔都妹妹家;而乡下的秋海棠父女,也因躲避水患,逃难到了魔都。

    一番机缘巧合之后,罗湘绮偶遇梅宝,由此母女相认。然而身染重病的秋海棠,此时却也走到了人生的终点……

    这部《秋海棠》的剧情,虽谈不上什么大悲大喜,但骨子里透出来的那股人生之苦,倒是让人感同身受,怪不得电影和话剧都会大卖了。

    不过男主角选定,可在两个女主角罗湘绮和梅宝的人选上,剧团的人却犯了难。

    唯一年轻的女演员黎韵,国语实在说的不利索,只得让她演了罗湘绮的哑巴丫鬟;而其他年纪大的,长得实在一般般,装嫩都装不了,演个婆婆妈妈的倒还行。

    这事,倒是把程纲又给难住了……

    看着程纲转来转去的都快把头皮挠破了,杨秋倒是心里一动,认真道:“程大哥,要不我去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哦?!”

    正苦无门路的程纲眼前一亮,停住脚步忙问道:“你有合适的对象?”

    “我们学员班倒还是有几位女学员,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那就好!阿秋,这事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瞧着自己话都没说完,就被程纲给硬按了下来,杨秋苦笑道:“可是,就怕她们不一定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!”程纲摆了摆手,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,道:“你办事我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放心个蛋蛋!

    杨秋有些头疼了,早知道就不开这个口了,这不是把麻烦事往自己身上揽么?等下回去,也不知道能不能说服那些大小姐们,这可都是些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。

    这边杨秋愁眉苦脸,那边程纲的麻烦一扔,选角速度马上就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军阀——程纲;

    军阀侄子——高立;

    罗湘绮侄子——杨秋;

    副官——李汉祥;

    赵四——

    嗯?

    等等!!等等!!!!

    “不对呀,我怎么老演坏蛋?!”李汉祥一脸不茬的站了起来,看着程纲屈叫道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现场俱是一静,全部人都瞪眼看着一脸黑乎乎的李汉祥,程纲也奇道:“你以前也演过坏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李汉祥的脸更黑了,吞吞吐吐地回道:“演过土匪。”

    啪——!

    程纲突然猛地一拍手,高兴道:“那就更好了,你演这个副官再合适不过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结果自然是李汉祥无可奈何地接受了这个角色,众人的任务也一一分配了下来。

    杨秋所饰演的罗湘绮侄子的角色,属于小配角,戏份不多。程纲知道杨秋还做过剧务之后,便把剧务和道具的工作也交给了他。

    这倒也是一份锻炼,杨秋也乐意地接受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,还是先把两个女主角的事情搞定。所以等碰头会开完,确定未来的发展方向后,杨秋便带着一部分程纲给他的道具置办费,马不停蹄地赶回了永华宿舍。

    学员班的五女之中,首先排除的便是周晓叶,毕竟她现在是《公子落难》的女主角,实在没这闲工夫去演话剧。

    没看见人家正牌男友李汉祥,都没提过这茬么。

    再排除的便是陈琉霞和陈佳舒两女了,毕竟两个人都太矮了,电影里还可以蒙太奇一下,放在话剧舞台上,就撑不起台面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选,便只有冷依和汪蕊莲了,刚好也是两人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冷依穿着一件簇新的青衣旗袍,烫着时下极为时髦的波浪卷,一边往着脸上涂脂抹粉,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:“义务演话剧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没钱的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!”杨秋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冷依倒是回答得极为干脆,又拿起梳妆台上的口红,开始涂抹起来。

    这态度倒是让杨秋有些狗咬刺猬无从下口的感觉,想着冷依确为他心目中的第一人选,不由得又劝道:“咱们学员班你是知道的,想学点东西,还得……”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冷依猛地合上口红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闪过一丝嘲讽之色,决绝道:“我算是看明白了,这学的再多,没钱也没什么用,再说了,在香江演话剧能有什么出路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杨秋感觉半肚子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别说了,我反正是不会去的。”冷依最后整了整头发,又拿起梳妆台上的一个手包,一边往门口处走一边道:“对了,我表哥找我去跳舞,不和你说了,我先走了,你走的时候帮我关上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特么算什么事!

    一股子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念头涌上心头,杨秋一肚子的无可奈何和茫然。

    短短大半年时间,学员班便从一开始的意气风发,到了现在的分崩离析,只叹得一句造化弄人。

    “喂,阿莲去哪了?怎么没见她。”瞧着冷依都快走到大门口了,杨秋忽然高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阿莲?”冷依回过身,一边退一边笑道:“你还是别想着找阿莲了,人家现在一心想着做面包店老板娘呢,哪还想着演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心目中唯二的两个人选,都放弃了她们一开始的道路,杨秋心里有一丝苦涩。

    回到男生宿舍,冷冷清清。

    自从李汉祥离开后,胖达人也回来得少了。这家伙听着杨秋以前跟他提过一两句的面包店,也萌生了一番其他想法。

    演戏,变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空空荡荡的房子,杨秋突然也没有干活的欲望,一头扎进了被窝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兴许是前晚睡得早,第二天一大早杨秋便精神抖擞地起了床,端着一大桶凉水冲了个澡。

    重新焕发了活力的杨秋,抛去昨日的种种不快,起身便往公司行去。

    ‘等到下午,还得去一趟话剧团,把女演员的事情说一说,不能耽误了程纲重新找人。’杨秋心里一路念叨着,便来到了公司大门口。

    卧草!怎么回事?

    刚进大门口的杨秋,一脸懵逼地看着永华操场、《公子落难》的外景前面,乌压压地站着的三四十号人。

    人虽多,但此时整个操场却鸦雀无声,寂静非常,一股子的萧杀之气。

    再仔细一瞧,却发现这些人基本都是永华道具组的人。

    而我们的李祖咏李大老板,正站在这些人前面,一大口一大口地吸着烟。

    清灰色的烟气缭绕,李祖咏的脸色也在清与灰交错中,暗灭不明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李祖咏忽然长出了一口气,扔下烟头,用脚使劲碾了两下,而后看着面前这不知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的布景,使劲挥了一下右手。

    “拆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