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45章 话剧团

时间:2018-01-09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程纲这家伙,还真为这个话剧团下了血本!

    杨秋站在黄大仙山腰处的一栋百来平木屋前,看着眼前的建筑暗暗叹气。

    这丫的不仅花着大价钱租了这么一块地方,更带着全部行李搬到了话剧团。

    这下一点底线都不留,摆明着要跟着话剧团共存亡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范丹,刚来香江没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叫张广嘉,以前是二十二军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叫高立,以前是金陵粮食处的一个小书记员。”

    “黎韵,别看她小,演过不少粤剧呢。”

    “陈友新,快过来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,元秋枫,大导演马徐惟邦的高徒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刚走进大木屋,杨秋还以为自己来到了的难民营。

    屋子里一大半的地方,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铺盖,红黄绿紫地晃花了眼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这木屋是没有地板的,所以铺盖便直接铺在了硬土地上。虽然有的垫了一些稻草,但泥土还是在所难免地沾染到了铺盖上,看上去灰糊糊的。

    而在屋子的后围,还横七竖八地拉着不少晾衣绳,长褂短袜的乱挂一通,看上去就更乱了。

    屋子的后墙角,还用泥土砌了两个炤台,兴许是刚刚吃完早饭,出火孔那里还冒着寥寥青烟,也不怕蹦个火星出来把这屋子引着了。

    总之,要让杨秋形容眼前的情形,便只有一个脏乱差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铺盖多,人就更多了,毕竟像杨秋李汉祥这样不住在这里的也不少。近三十号人程纲一溜烟地介绍下来,杨秋名字倒没记住多少,人都有点晕了。

    等粗略着理了理,杨秋便觉得这剧团,有点不靠谱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近三十号人里,除了杨秋程纲等六七个和影视圈沾边的人外,其他二十来个,竟然全都是刚刚逃难过来的难民,什么书记员、教师、当兵的、大学生等等,以前根本就没接触过话剧和电影。

    而剧团女成员里唯一年轻些的黎韵,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粤都人,粤语倒是正宗,普通话却是让人听得直想挠头。

    就这模样,还怎么演话剧……

    要说剧团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就一个原因,因为程纲穷!

    前文就说过了,这是一个义务话剧团,义务是什么?义务就是没钱拿,白干活的。像杨秋这种无所事事的人,都考虑了两天才答应下来,其他人就更很难考虑了。

    所以穷得要死的程纲,招了好久都没招到人,最后没办法来了,想出了一个大通铺大锅饭的主意,这才吸引到了一批刚到香江的逃难文化人士。

    他还能找到六七个影视界的,也算人缘不错了。

    这里面最靠谱的,在杨秋看来,也就只有一个马徐惟邦的高徒元秋枫了。毕竟树的影人的名,马徐惟邦这块金字招牌还是很管用的。

    就跟杨秋刚跟程纲说他老师是顾仲颐,程纲就忙拉着他入伙一样。

    等等,马徐惟邦是谁?

    张国荣的《夜半歌声》,相必不少人都看过吧,这部剧就是翻拍自马徐惟邦1937年拍摄的同名电影。

    而《夜半歌声》这部剧,更是中国恐怖片的开山之作。现在影视圈更相传当年《夜半歌声》在魔都上映时,可是吓死过人的。

    马徐惟邦,可谓中国第一代的恐怖片大师。

    不过马徐惟邦最为杨秋印象深刻的,却是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卜万沧的等云事件在香江影视圈传的沸沸扬扬,引为一时笑谈。

    但你可知中国影史上第一位等云的导演是谁?

    就是马徐惟邦。

    1941年马徐惟邦在魔都拍摄电影《现代青年》时,为了等一块云可是整整耗了十八天,把整个剧组还有公司老板折腾得欲仙欲死,可比卜万沧导演厉害多了。

    马徐惟邦本名徐惟邦,后来入赘马家,便改名叫了马徐惟邦。

    不过他最厉害的还是除了马大夫人外,还有一位徐二夫人,最重要的这二位夫人还相处的很好。

    这对于一个赘婿来说,很厉害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马徐二位夫人都不在香江,杨秋倒是隐约听说,咱们这位大导演在香江还有一位女朋友。

    这也是,真名士真风流了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长城成立,张善昆拿着帖子狂撒网,找了马徐惟邦去给他拍电影,也不知道会不会给他来上几次等云啥的。

    “各位,香江还是一块话剧贫瘠的土地。我们,要做那开拓者,滋润这块土地,肥沃这块土地。让话剧这件无与伦比的艺术隗宝,在这块土地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黄大仙的大木屋里,杨秋等三十来号人在铺盖上排排坐,看着站在他们正前方的程纲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“……而我也实话告诉大家,剧团里面的资金,也不多了。所以我们作为一个新剧团,打响第一炮就非常重要。这关系到剧团的未来,大家的未来,香江话剧的未来。所以这个第一炮,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程纲的话刚说完,众人便面面相觑,除了一些根本不懂什么话剧的人感觉有些莫名其妙,其他的人均是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大家有什么想说的,尽管说出来。”程纲环视了一圈,心里也为自己的一时兴起暗暗担忧,随即抬起双手道:“我们是一个团体,没有什么不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,对于咱们的第一部话剧,有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《雷雨》怎么样?”人群里终于有一个接了话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程纲皱着眉,来回踱了两部,想了想摇头道:“不行,《雷雨》太早太出名,演得太多了,大家不一定想看。”

    “《赛金花》?”

    这下程纲眉都不皱了,笑道:“咱们这谁能演赛金花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人群中顿时一阵哄笑,气氛瞬间好了起来,刚刚的压力一扫而空,接二连三的都有人提出了各自的见解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杨秋感觉这话剧团里还真是卧虎藏龙,毕竟他们说的好多话剧,杨秋听都没有听过。

    而最让杨秋佩服的是,每个人说出的话剧,程纲都能做出准确的评价。这家伙的肚子里,也不知道塞了多少剧本。

    “《雾zq》呢?”

    “太悲,有点……不‘好演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家再想想,一定会有更好的。我的意见是,不用大悲大喜,但一定透着苦,而且‘好演’的。”

    “额——”

    坐在角落里,新来的逃难者,高高瘦瘦的陈友新沉思了一番,举起手道:“《秋海棠》怎么样?”

    《秋海棠》!

    杨秋眼前一亮,这可是“鸳鸯蝴蝶派”的代表小说,又被称作旧魔都的第一悲剧。更重要的是,顾仲颐老师还曾经把这部小说改成话剧,在1942年于sh疯狂上演一百五十多场,十分火爆。

    最紧要地是作为顾仲颐学生,杨秋是看过这部《秋海棠》的话剧本的。

    这边杨秋眼前一亮,那边的元秋枫,也下意思地点了点头,没办法,谁叫他老师马徐惟邦在1943年拍了一部大热的片子,也叫《秋海棠》呢。

    《秋海棠》这部话剧,不老也不新,最重要的是没在香江公演过,而且也符合程纲不要大喜大悲却要苦的要求。

    简直完美!

    陈友新的提议说完后,程纲也是心动万分,在地上踱来行去的走了好几圈,这才一拍脑袋大叫道:“好,友新的提议很好,我们就演《秋海棠》,大家有没有异议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自是没有什么异议,程纲点了点头,高兴道:“既然剧目确定了,我们接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,我们有人会唱京剧么?”人群里突然有个声音插话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想着《秋海棠》的男主是个京剧青衣,程纲的脸色一下愣住了。

    京剧这玩意,这时代的人都会哼几句,就连杨秋这种从不听京剧的,都跟李汉祥学了两曲。

    可要真上台唱,那就没几个人会了。

    就面前这些个半知根半知底的人,程纲还真摸不透有没有人会京剧的。

    这下,众人又面面相觑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陈友新又慢慢举起了手,迎着众人不解的目光,轻轻说道:“我是票友,我会些京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