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42章 爱情这件小事

时间:2018-01-07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李汉祥这人,性子倔起来还真是倔。

    杨秋半路上劝了无数回,都没能让他回心转意,反而还叫他回了一句‘如果今天是他杨秋和李蔓,会怎么办’的诛心之问。

    这问题倒是让杨秋放弃了继续劝的打算,因为杨秋知道自己也是个‘爱江山更爱美人’的人。

    再说了,这演员训练班的工资,还没他卖二手书赚得多呢,而且摆地摊头顶上还没人管着,多自在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路回到了宿舍,李汉祥卷起包裹就打算走人,杨秋好说歹说才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外面房子都还没找好呢,你现在卷着铺盖出去满大街晃悠,那多累得慌。

    两人又只得把铺盖放在一边,杨秋陪着李汉祥出去租房子。

    幸好现在永华训练班趋于被人遗忘,《大凉山恩仇记》也马上就要杀青,杨秋这个散人没多少事,才有得闲工夫陪着失意的李汉祥到处跑。

    这租房子的事,自然是选不了好的。

    杨秋和李汉祥虽然已经进了永华小半年了,但每月一百块的工资减去六十的伙食费,再加上‘抽烟喝酒烫头’还有乱七八糟的花费,每月能存下个十块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现在李汉祥手里拽着两人加起来不到一百的港币,还得留着一大半等着生活用度呢,能租到什么好房子。

    不过幸好永华周边都是木屋区,房租便宜,十来块便能租到一间房。

    只是这治安和环境,就肯定不如意了,房屋透风污水遍地不说,就是周围吵吵闹闹的环境,都能让你一晚上睡不好觉。

    两人寻了一上午,都没寻到一个满意的地方,没办法,只得先回宿舍休息休息,下午再想着法去别的地方看看。

    没成想,刚回到宿舍,又得了一个不算好消息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永华的陆厂长,看着李汉祥坚贞不屈摔门而出,心里大叫了一声‘好汉!’——后来才知道叫的是‘棒槌’;觉得这样让一个人杰离开有点不好,便大笔一挥——留……不对,是多发了一个月工资的遣散费。

    就这样,李汉祥的手头一下子便稍稍宽裕了些。

    看着这不到两百块的零散票子,李汉祥的心气忽然冒了起来。

    想想那木屋区有什么好的,周围就只有永华一家片场,现在自己被永华开除了,难道还住在木屋区等着回永华揽活么?

    还不如,去别的地方闯闯。

    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,李汉祥下午便拉着杨秋直奔侯王庙。

    侯王庙这地方,前文就说过是影视重地,从早到晚都热热闹闹人来人往的,所以这房租也就贵得离谱了。

    一个带窗户的小套间月租都要六十多,够别人在木屋区住上半年了。刚刚觉得自己宽裕了点的李汉祥,转眼间又囊中羞涩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在侯王庙累死累活地转了半天,才终于在世光片场旁边,找到了一个小单间。

    李汉祥所租的房子在一栋二层的‘石屎楼’里,楼上楼下都是两间套房,不过这四间房没有一间是李汉祥的。

    他的房间,在一楼与二楼的楼梯口转角之间,专门隔出来的一个小房间那里。

    而就是这个没窗没阳光的小隔间,月租都要三十五块……

    寻好了住处,给房东太太交好了押金房租,杨秋两人又火急火燎地跑回永华宿舍,帮着搬弄李汉祥的行李物品。

    东西倒不是很多,两个大男人连夹带提,一趟就全拿走了。

    一路捯饬着来到石屎楼楼下,两人刚迈了两个台阶,就听见‘咚咚咚’地有人从楼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秒不到,一个年轻男子便出现在了拐角处。

    楼道狭窄,拖着不少东西的杨秋两人赶忙侧着身子,让出一稍稍空隙,好让对方下楼。

    男子倒也不见外,也侧着身子从旁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男子擦身而过,杨秋两人打算继续往上搬行李时,那男子忽然停下身子回头问道:“你们是刚搬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嗯。”走在后面的杨秋微微一愣,随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大家以后就都是邻居了。”

    “额,你好……”

    看得出杨秋他们现在不方便谈话,男子摆了摆手,一边继续往下走一边说道:“你好你好,哦,你们先忙,我们以后有时间再聊,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额,好的。”

    望着这陌生的男子匆匆离去,杨秋看着眼前空无一物的楼道,稍稍皱了皱眉头,他总感觉像是忘记了什么,现在却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哥,你在干嘛?”已经打开了房门,放下行李的李汉祥站在门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杨秋转过身来,一边往上走一边说道:“总感觉以前在哪见过刚刚那个人,现在却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?”

    李汉祥听着杨秋这么说,也皱着脑瓜子想了想,不过也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没一会就把这事丢在脑后,忙着整理起李汉祥的新家来,这一顿忙活着又到了傍晚,收拾完新家两人又出去搓了一顿。

    瞧着微醉的李汉祥貌似再喝下去要发酒疯了,杨秋赶紧拦着这娃把他带回了家。

    一顿乱七八糟的折腾后,松了一口气的杨秋,这才带着有些郁结的心情,回到了宿舍。

    可没成想宿舍这边,还有一个麻烦等着他,红着眼眶的周晓叶,正站在门口等着他杨秋呢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刚刚喝了点小酒的杨秋,感觉自己的脑子更热了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周晓叶眼眶红得厉害,鼻子还一抽一抽的:“汉祥呢?”

    杨秋有点脑仁疼,揉着额头回道:“你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晓叶捂着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问。”

    “哇——”周晓叶忽然‘哇’地一声嚎了出来,蹲在地上边哭边道:“我想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这下可把杨秋吓得够呛,身上的酒立马就醒了,看着周围左右还有楼上都有人探出好奇的目光,受不了的杨秋赶紧弯腰拉着周晓叶劝道:“别哭别哭,你不是想见阿祥么,我带你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呜…呜…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

    就这样,刚刚屁股都没挨到椅子的杨秋,才从侯王庙回来,便又带着梨花带雨的周晓叶,一起回到了侯王庙。

    ‘啪啪啪——’

    瞧着面前紧闭的房门,杨秋使劲敲了两下,听着半天没有动静,又转头向身后凄凄惨惨的周晓叶解释道:“可能阿祥刚刚酒喝多了,睡熟了,我再叫叫。”

    “李汉祥!”

    ‘啪啪啪——’

    “阿祥,睡着了没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连喊了半分多钟,才听见里面传来轻轻的动静,又过了好半响,才见着眼前的房门‘吱呀’一声被拉开了。

    “哥?这么快就天亮……”顶着鸡窝头的李汉祥,一拉开房门,刚说了半句,就看见杨秋身后站着的周晓叶,然后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——”周晓叶也是嘴一扁,忽然挤开挡住了门的杨秋,抱住李汉祥哭道:“汉祥,呜呜呜——”

    这下就连李汉祥的酒也醒了,马上抱住周晓叶安慰道:“晓叶别哭,别哭。”

    “汉祥,我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我这不是很好嘛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房里面的小两口终于冰释前嫌,开始互诉衷肠起来,杨秋心里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瞧着两人像是有着说不完的话似的,杨秋便默默地帮着他们掩上了门,独自走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想着这两天这对小情人的分分合合,杨秋忽然有些想小李蔓起来。

    要不,明天回去看看她?

    “嘿,兄弟,这么晚了还出去啊?”

    正当杨秋神游天外时,一个声音忽然打断了他的遐想,转头望去,下午上楼时碰到的那个年轻男子,正一脸笑意地和他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,不,我回家。”杨秋也笑了笑,指着楼梯道:“我不住在这里,我朋友住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陌生男子倒是被杨秋的答案弄得一愣,不过还是马上回道:“哦,邻居的朋友也是咱的朋友,你好,下午忘了介绍了,我姓程,单名一个纲。”

    程纲?

    杨秋心头一点灵光闪过,想起以前见过的一幕,立马有些恍然,忙回道:“程纲?导演程纲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程纲微微一愣,随即有些谦虚而又骄傲地回道:“不、不,导演算不上,我还只是个编剧而已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