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35章 我的老师叫斯坦!

时间:2018-01-02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凉山,位于川滇交界之处,地势复杂,是一个多民族杂居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更为杨秋所熟悉的,是后世有段时间,网上有些公知拿这地方疯狂黑兔子,结果惹得凉山人自己都出来骂公知,顿时在网上成了一股笑谈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话扯得有些远了。

    多民族杂居,地势复杂,再加上解放前生活穷苦,联想一下后来热播过的《湘西剿匪记》,对比一番,就知道这时候的凉山是个什么情况了。

    而《大凉山恩仇记》,发生的时间更早,剧本上明明白白写着呢——民国七年。

    杨秋拿到手的剧本并不全,只有他和李汉祥的几幕戏,不过故事梗概却也是在前页写出来了。

    故事的大概内容,就是民国七年的时候,凉山不平,黑夷占山为王,时常劫掠地方。我‘党国’为了百姓,派了一位姓陈的营长,来到凉山解决夷患的事。

    当然,陈营长不是主角,主角是黑夷的家主苏古达、家主儿子亚猛以及手下白夷乌沙克。

    这乌沙克本来从小就是汉人,结果小时候被苏古达杀了全家,掳了他和母亲上山做了白夷奴隶。而由于他母亲做了苏古达女儿珊拉娜的乳母,所以他从小就跟这个珊拉娜一起长大。

    正所谓青梅竹马备胎佬,不敌总裁一顿撩……

    错了错了,正所谓‘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同居长干里,两小无嫌猜’,这两年轻男女,不自觉地便谈起了恋爱。不过由于黑白夷不能通婚,所以这两人就跟罗密欧与朱丽叶一样,地下恋爱谈得很辛苦。

    及至陈营长带兵来到了山下,苏古达决定先下手为强,派出儿子亚猛带着乌沙克想去给陈营长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没成想乌沙克奉母之命为父报仇,半路打伤了亚猛,导致亚猛被俘。而乌沙克也转身离去只身回到黑夷山寨,想了结这延续了十八年宿命。却没想到他打伤亚猛之事被另一黑夷看到,刚回到山寨就被苏古达抓了起来。

    山寨众人纷纷以为亚猛已被打死,苏古达要处死乌沙克母子报仇;但在另一边,受伤的亚猛为陈营长所救,而后又被感化,决心回家劝说父亲汉夷修好。

    整个故事,就在乌沙克快死、亚猛回山之时,到达了高潮与结局……

    怎么说呢?这个故事在杨秋看来,有些老套,毕竟从小看了这么多伟光正的电影电视剧,这种故事很多;但在这时来看,却是中规中矩,立意倒也很不错,估计很合‘党国’的胃口。

    只是感觉有些怪怪,毕竟……这党国的不是应该跟黑夷一起同流合污,干坏事么……

    至于杨秋的角色,在上面的故事里都没出现,既不是陈营长,更不是苏古达、亚猛或者乌沙克了。他的角色,就是亚猛受伤被俘时,给他治疗的一个医官,有着那么五六句台词几幕戏。

    按以前李汉祥的说法,这叫特约演员,又名高级跑龙套的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!”旁边一起看剧本的李汉祥,忽然高叫道:“为什么他是医官,我却是个土匪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众人均是一愣,先是看看杨秋再看看李汉祥,然后露出了一副为什么这样子你还没点b数的样子。就连杨秋,也一副看傻子的样子看着他。

    黑不溜秋的李汉祥,心里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。

    “剧本给你们送到了啊,你们慢慢琢磨琢磨,我先走了,还得给别人送剧本去呢。”查良涧见众人都一直围在周边,有些不自在起来,转身告辞。

    “好,谢谢啊。”杨秋点了点头,忽然像想到了什么,把剧本塞给李汉祥,赶上查良涧,一边走一边小声问道:“阿涧,能不能给我在剧组随便安排个职务,就是打杂也行。”

    查良涧一脸好奇的看着他:“你这是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想着学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么。”杨秋想着刚刚那几个武行说的话,继续道:“再说了,这个训练班,现在还能学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查良涧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,随即也赞同地点头道:“行,只是到时候位置万一不和你意,可不能怨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哪能!”杨秋拍了拍胸脯,道:“我现在就是个小学生,啥都想学啥都能学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查良涧笑着摆了摆手,一副不在意的样子,直接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还站在原地的杨秋长出了一口,忽然感觉天上的太阳都明媚了起来,一扫顾仲颐离去以及刚刚被武行那顿奚落的阴弥。

    既然别人教不了你,那就自己去学!

    转身回到食堂,一堆人还围在他们饭桌周围看热闹。杨秋也心情大好,走在位置前,坐下就开始吃饭。虽然饭菜有些凉了,但吃到心里却还是热乎的。

    胖达人此时倒有些羡慕嫉妒恨了,看着杨秋两人道:“好啊,杨秋李汉祥,你们什么时候和卜导搭上线了,也不和我们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杨秋吞下一口饭菜,笑道:“就是啊,某人抱着妹子在宿舍后巷一顿狂啃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呸——”

    汪蕊莲正挤在周晓叶旁边看剧本呢,没想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,顿时听不下去了,轻啐了杨秋一口,红着脸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胖达人也一脸的尴尬,诺诺道:“你说些什么呢…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去,我不仅知道。我还听见看见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下就连脸皮有些厚的胖达人也听不下去了,刚站起来准备学着汪蕊莲一样闪人,却被杨秋一把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杨秋指了指楼顶,理所当然地道:“你别走,先吃完饭,等下陪我去天台上对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胖达人一阵无语,忽然指着李汉祥道:“这不是还有他吗?”

    “他自己不用对戏啊?”杨秋看着和周晓叶正亲亲我我的李汉祥,道:“再说了,他经验丰富着呢,等下得帮我在旁边看看,我到底演得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永华写字楼的天台上,并没有那么干净,毕竟周围都是居民区,所以显得灰蒙蒙的。唯一的好处便是这里空旷平淡,几乎没什么人来,所以成了他们这些训练班学员上课排戏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杨秋站直着身子,右手撑着腰,深皱着眉头,看着面前空无一物的空地道:“你的右背中了枪,血流得不少,我们是来替你包扎伤口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空气安静了两三秒,杨秋眉毛一动,回头对着‘左右士兵’挥了挥左手,又道:“把纱布药品放下,过来先抓住他的手脚,按住他,不让他动。”

    忽然,杨秋后退了两小步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神色颇为纠结了两番后,无果地杨秋只得转头将目光看向旁边的‘营长’。

    “卡——!ok!”

    杨秋心里暗舒了一口气,高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不错!还可以。”胖达人颇为无聊地在旁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去,没问你。”杨秋转头看向一旁已进入严师状态的李汉祥,问道:“祥仔,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李汉祥想了想,犹疑着问道:“要我实话实说吗?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杨秋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有点过火。”

    “过火?”

    “嗯,怎么说呢?”李汉祥点了点头,直说道:“这个角色,就是个龙套,没那么多内涵;当然,你要是个演技大师,可以赋予他内涵,他叫什么多少岁干过什么事,结过婚没有,甚至于他和这个黑夷有没有仇,你都可以设置。但是,你是个新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新手一演过火,就感觉…感觉很荒唐…很假。”李汉祥组织了一下语言,继续说道:“我以前的老师就说过,对于新手来说,就算照着本子死演也比激情表演好。”

    李汉祥的确不愧是‘老戏骨’,说的都在了点上,想想后世很多小鲜肉,不是正毁在激情表演上的么?底子都不打好,去学什么释放感情。

    杨秋想了想,也赞同地点了点头,长出了一口气,高声叫道:“那好,再来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————”胖达人发出了一声无聊的长嚎。

    “对了!”杨秋忽然想起了什么,朝李汉祥问道:“你那老师真不错,叫什么名字啊?”

    “斯坦尼斯拉夫斯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杨秋双眼微瞪。

    “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杨秋一脸的古怪,上下看了李汉祥一眼,道:“斯坦老先生去世的时候,你才十岁左右吧?”

    “精神上的导师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呸——!”

    等众人排练完回到宿舍后,不知李汉祥这娃从那里找了一本《演员自我修养》,送给了杨秋。

    这下,杨秋也可以正大光明的对别人说了——我老师叫斯坦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