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34章 信来

时间:2018-01-01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七日后的一大早,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顾仲颐登上了回魔都的邮轮。送行者除了杨秋一伙训练班的学员外,还有顾的一些同事好友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显得平静而伤感。

    看着邮轮缓缓离去,杨秋心里也有些难言的感觉,算算这日子再算算老师的年纪,这一别,怕就是永别了吧。

    不过人既然已经走了,生活还是得继续。

    众人打道回公司,兴致不高也懒得坐车了,便一路走一路聊。

    周晓叶刚刚送别时红了眼睛,此时也还在伤心中。李汉祥这厮便一路献着殷勤,终于成功地抓起了美女的小手,乐得眉开眼笑的,也不怕哭鼻子的美女打他一顿。

    训练班几人当中,最没存在感最无感情表达的,怕就属陈佳舒了。杨秋就没在这位当代‘林妹妹’身上,看到过什么大惊大喜,仿佛无欲无求一般。

    只怕,陈佳舒在训练班呆不长了。

    一路胡思乱想的,几人走到了侯王庙。这里无论啥时候,都是人来人往的,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,在国家片场的外面,却是围了一大群人,闹哄哄的,感觉比原来还喧嚣了几分。

    这让杨秋一行人也好奇了起来,下意思地便朝着人群走了过去。这才发现在人群中间,搭了一个半人高的演讲台。台子上拉了一个横幅,上书‘香江粤语电影清洁行动’。

    而台子上,正站着一个四十左右用粤语激情演讲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别人一提到粤语电影,就想到残片?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就粤语片,拍一些神神鬼鬼不知所谓的电影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们要毒害下一代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们要让观众感到失望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要烂片垃圾片,我们——要拍文艺片!”

    “要拍有理想有教育意义的片子!”

    “原光荣与粤语片同在,耻辱与粤语片绝缘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香江粤语电影清洁行动——顾名思义,就是清理香江粤语电影里的烂片渣片,留下好片,重整香江粤语电影的口碑与声誉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看前文就知道,每年香江粤语烂片出得太多了,严重影响了粤语片的整体质量,使得那些专心拍粤语片、想拍好粤语片的从业者们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所以从四月份开始,一大批粤语电影从业者中的有识之士,便开始呼吁开展一场粤语电影清洁运动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运动影响力越来越大,已有近两百名粤语电影从业者签名响应清洁运动,大有事成之势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这也杨秋他们没什么关系,永华可是国语片公司。

    台上的男子还在激情四射地做着他的演讲,满怀理想。台下的杨秋却不由得叹了口气,电影市场从来都是资本市场,向来不以人的理想为转移。

    想着后世九十年代后期香江电影,也陷入了如今一般的境地,烂片满地。后来又是港府扶持又是资金注入,不是也没有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主要是,资本从来不在他们这边啊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看着台子旁一个巨大的写满了姓名的签名板,杨秋忽然笑道:“我们也去签个名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胖达人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玩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杨秋跨步而出,在周围一众人的目光下,施施然地走到了签名板前,看着工作人员用粤语道:“唔该,请给我一只笔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,好!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看着眼前的陌生人愣了一下,不过马上还是递过了一支笔,又上下打量了一番后,确定还是不认识,只得犹犹豫豫地小声问道:“请问你是?”

    “永华杨秋!”

    龙飞凤舞地在墙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,杨秋把笔还给了工作人员,便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,只留下风中凌乱的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尼玛!你个永华的,还用来签名?

    “我也来我也来!”

    还不等工作人员反应过来,李汉祥抄着一口国语窜了过来,拿起工作人员手里的笔,也刷刷刷地在墙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好永华其他几人没这两家伙这么厚脸皮,见着台上台下一群人拿着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他们,纷纷掩面而走。

    杨秋签这个的确也是好玩,虽然他以后顺利的话,肯定也会拍粤语片。就像那近两百个签名的人,其中肯定也有不少人,这边刚签完名,那边就又去‘吃云吞’了

    好玩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路上经过这么个小插曲,时间已然临近中午,几人肚子都有些饿了,赶着回公司吃饭,走路都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走到永华门口,杨秋就看到导演李萍歉和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。不过,两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,尤其是那个中年人,脸色黑得跟锅底一样。

    “李导好!”众人都有些惴惴,不过还是跟李萍歉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萍歉点了点头,刚想和男子走人,不知想到了啥,忽然站住了,指着旁边的男子介绍道:“这是咱公司的顾问——张善昆。”

    “&…¥#*@%¥@&”

    杨秋内心一阵翻滚,咱今天,是见到公司二大王了?

    张善昆也有些莫名其妙,不知李萍歉给面前的陌生男女介绍他干嘛,不过下一秒他便听到了李萍歉的介绍。

    “善昆,这是咱永华训练班的学员。”

    这下,即使心情不好,张善昆也挤出一份笑容,招呼道:“你们好。”

    “张顾问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刚刚是送你们老师去了?”李萍歉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李萍歉点了点头,道:“顾老师虽然走了,但你们也要继续好好学,不过辜负顾老师对你们期望。”

    噗——!

    学什么?有什么学?顾老师有什么期望?杨秋心里一口凉血喷出来。不过表面上,他还是顺从地点了点头,因为和李萍歉说这些没什么用,他可是二大王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李萍歉勉励了两句,便摆了摆手放众人进去了。

    几人也如临大赦,忙一溜烟地钻进了永华大门。走到食堂门口,杨秋忽然回头望去,便见张善昆还站在永华门口,看着门上的牌子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怎么感觉,有些怪怪的?!

    摇了摇头驱散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,杨秋跟着大部队一起打起了饭。端起自己的饭菜,走到老位置坐下,准备和大伙一起吃饭,却发现,几女的眼圈又有些红了。

    以前吃饭时,最喜欢听顾老师讲史,现在他却不在这了。

    “哈,孩子没妈了,以后吃不了奶要吃屎咯。”

    “瞎说,屎还能饱肚子,我就怕他们没用,以后屎都没得吃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几人伤感的情绪一扫而空,听着旁边临桌那几个明显冷嘲热讽的话,均是怒目而视,李汉祥干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,朝着那三人叫道:“你们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呵,说什么?”领头的高个男子明显不怕他们几人,高叫道:“谁没用说谁,兄弟们,你说我说谁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这么生气,难道你没用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李汉祥脸都气得更黑了,胖达人不大的胸都大了一号,几女的眼睛里干脆已经挤出了眼泪,杨秋手里的筷子,也被他捏的变了形。

    没想到,排挤来得这么快。

    其实从训练班开班的那一天起,便有一堆人在暗地里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毕竟,基本不怎么上课,不用干活,每个月便白拿一百块钱,在这年代,绝对是一年美差。

    人不患寡而患不均,看着一无事事的众人,别人眼热有怨气也正常。

    公司里都知道大老板不怎么在乎训练班,以前还有个顾仲颐可以帮他们压压阵,现在他们的老师就一个普通职员周雷,根本压服不了别人,所以什么牛鬼蛇神都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,这跳得也太快了。

    “呵,有没有用,不是说出来的,是做出来的。”杨秋忽然在旁边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笑得正欢的领头高个闻言一愣,随即嗤笑道:“做?怎么做?天天去天台晒太阳?”

    “y piece of shit.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领头男子被杨秋彪的一句英语弄得一愣,下意思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看——”杨秋放下手里的筷子,看着男子认认真真地道:“这下有没有用不就看出来了,我现在月薪一百,你呢?也是一百吧。那十年后呢?嗯,我算算,你估计能拿一千,我呢?一万?十万?还是百万?你说呢。”

    “说尼玛!”男子瞪大了眼睛,犹如看着一个神经病:“还百万,你想钱想疯了吧。”

    杨秋犹如人生导师一般,继续云淡风轻地道:“梦想有多大,舞台就有多大,人,还是要有梦想的,万一实现了呢。再说了,人要是没有梦想,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?你说是吧,咸鱼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男子气得站了起来,看着杨秋道:“你才是咸鱼,你全家都是咸鱼!”

    “you this pig b,silly b, idiot, tch, fuck you.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男子又愣了。

    杨秋摊了摊手,无奈道:“看,你又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尼玛!!!”男子估计被杨秋折腾得要疯了,挽着袖子就说道:“我今天不打——”

    “杨秋杨秋!”

    男子的话还没说完,食堂门口忽然有人大声叫起了他的名字,众人转头看去,这才发现查良涧正站在门口四处张望。不过显然他们这人多,容易吸引注意力。还没等杨秋打招呼,就见查良涧眼前一亮,一路小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杨秋杨秋,好事!”隔着几张桌子,查良涧又开始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杨秋一脸的好奇:“啥好事?”

    甩了甩手上拿的一叠纸,查良涧高兴地道:“我可是给你送剧本来了。”

    剧本——!

    这话一出,周围俱是一静,就连刚刚叫嚷着要打他的男子,也唯唯诺诺地收起了拳头,开始慢慢悄悄地往人群外围挪。

    剧本?查良涧?杨秋眼前一亮,忙问道:“卜导的片子开始筹备了?”

    “那是!”查良涧把薄薄的剧本往他这一扔,看着已经快摸到门口的几个人努了努嘴,问道:“怎么,武行的人找你们麻烦?”

    武行?

    杨秋顾不上看剧本,就稍稍愣了一下,怪不得这些人最先找麻烦,原来这几家伙是电影行里最苦最累的武行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比起其他公司的武行,永华的武行尤其苦,这里不是说身体苦,怕身体苦就不做武行了,这里的苦是——没钱没前途!

    要说大明星大导演,永华都是签的部头约,你只要干完永华的活,随便你出去赚外快。可对于这些公司下层职员来说,李大老板可是看得极严,签的可都是包身约,你是不可能出去接活的。

    现在在外面,一个好武行,报价是二十块一天。虽然不是天天有戏,但一个月跑下来,最高的时候也是能拿到四五百左右的。

    当然,你要是人脉不好学艺不精,也可能颗粒无收,甚至倒贴钱。

    而永华则是你不用出去跑了,包你了,一百五一个月,管吃住,胜在稳定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就是永华适合武行养老,不适合拼搏;比如杨秋的武术师傅周雷,就在永华过得挺舒服的。

    至于没前途就不用说了,永华这种国语片场基本都喜欢拍文艺片,武行能有什么前途?基本都沦为了打杂。

    他们本来从小练武文化水平就不高,现在赚的比别的同行低,本就没什么面子,结果又看见杨秋他们不干活还能白拿一百,心里不舒服,早早跳出来也就正常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永华这条路,不是他们当初自己选的么?真是何苦来哉。

    杨秋摇头一笑,把这事放到了一边,看向了手中的剧本——《大凉山恩仇记》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