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30章 如此拍戏(下)

时间:2017-12-30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南洋片场的摄影棚里头,倒是比刚刚的友侨多了不少人。放眼看去,导演、摄像、场务还有七大姑八大姨之类的,是一个也不少。

    但也不多一个。

    不过听着满片场的粤语,杨秋知道这又是在拍粤语片。

    还好,不是粤剧了。

    看样子还是部民国片,导演看着还挺年轻,此时正站在穿着一身深色旗袍的女演员旁讲戏。

    女演员明显演的是位母亲,胳膊弯里还抱着一个婴儿包袱,不过包袱里肯定没有婴儿。因为杨秋进来五六分钟了,除了没见着包袱有动静,也没见女演员往胳膊弯里瞧上一眼。

    至于布景,则明显是女人的闺房外景了。

    不过整个摄影棚里,最吸引杨秋注意的,不是导演也不是演员,而是站在布景后面的三个人。

    这三人:一人拿一筛,筛子里放了不少黄豆;另一人,拿一半人高的三夹木板子;还一人,则拿着一把小提琴,呆立在旁。

    很神奇的组合,有木有?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导演给演员讲完了戏,又跑到这三人旁边,手舞足蹈地比划了半天,这才走回了导演椅前,站着准备开始拍戏。

    “唔要吵!”

    “正式了!”

    “叮铃————!”

    “预备——!”

    这‘预备’一出,摄影棚上面的道具师便开始放水,水落下来流到布景里的屋檐子上,便跟着下雨一样滴溜溜地往下落。布景后面端着黄豆筛子的那位,便开始摇晃起筛子来。

    “唰——唰——唰——”

    嗨!

    还别说,这土法特效模拟下雨,还真的挺像!

    “开麦啦!”

    导演一声令下,站在窗户边的女演员,便抱着手里的婴儿包袱,看着窗户的大雨涟涟,开始了表演。

    “我可怜的诗儿……”女演员看着臂弯里的‘婴儿’,一脸的悲苦:“出生便没有了父亲,这世道,我们孤儿寡母的,还有什么活头?呜——”

    女演员一哭,导演便马上抬起了他的左手。

    “咔嚓——!”

    一声雷鸣,那是后面拿木板子的那位,使劲地晃动了一下他手里的工具。

    一道闪电,那是摄影棚上面的灯光师,闪了一下强光灯。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

    女演员一声悲鸣,看着‘外面’的黑夜骂道:“贼老天,为何要如此折磨我们!”

    “咔嚓!”又是闪电加雷鸣。

    老天的回应决绝而又冷漠,平静下来的女人,抱紧手里的‘孩子’,喃喃道:“诗魂,我想你……想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导演右手一挥,拿小提琴的那位总算动了,一阵凄苦的声乐,若有若无地被收到了收声筒里。

    如此过了六七秒,满意的导演才喊了一声‘咔!’。

    这特么的!杨秋是真服了。

    现场收声不奇怪,现场搞这么多人一起配背景声加背景乐的,这还是第一次见。效果不用多说,好得了才怪,能安安稳稳地一路安排过来,也算这导演有几分本事了。

    又安安静静地看了这导演拍了三四场,杨秋便准备打道回府,今天他的三观有点被颠覆,得回去冷静冷静,稳定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后来啊,杨秋意外认识这位年轻导演之后,还知道了更奇葩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比如拍这部戏时,这导演根本就不是导演,而是——编剧。

    对!没错,就是编剧!

    那这部戏的导演呢?人家一下接了好几部粤语片,忙不过来呢。反正出钱大老板只看成片,片子也不求多好,咱就挂个名,再随便分点钱,找个懂行的人拍拍不就行了。

    如此这番电影行里的奇情怪状,便不再多加叙述了。

    侯王庙和北帝街的‘云吞面’导演多,所以云吞面摊也多。出了南洋的大门,杨秋也随便找了一个云吞面摊,来了个云吞面加底,学着别人蹲路边开始胡吃海喝。

    一边吃一边看着人来人往世事百态,倒也另有一分趣味。

    吃完后付了钱,又在路边买了一份小时常吃的炒栗子,打算平时做做零嘴,用厚牛皮纸包了包,便拿着往巴士站走去。

    杨秋一下午的时间全耗在了片场,等回到庙街时天都已经擦黑了。借着路边昏黄的灯光,他深一脚浅一脚地朝宿舍行去。

    “啵——”

    “啧——啧——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——”

    “啪叽——”

    路过永华宿舍后面的那条昏暗小巷时,杨秋忽然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,有些耳熟,又有些让人莫名的亢奋。

    杨秋稍稍有些好奇,便轻手轻脚地走到巷子口,朝里望去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只见昏暗的巷子里头,有两个黑影正你抱着我的头我搂着你的腰,跟老树盘根似的双双叠在一起,两个脑袋还靠在一起挤来挤去,跟连体婴儿一样。

    这是在亲嘴啊!——太刺激了!尤其是碰到熟人在亲热的时候。

    胖达人这家伙说话还真算话,中午才说要教汪蕊莲学粤语,这才过去半天呢,晚上就拿嘴直接教了。

    真是一位好老师啊!

    杨秋低声笑了笑,也不打扰这对小情人继续‘学习’,起身就往宿舍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刚一进宿舍大门,就见李汉祥正撅着个屁股弯腰站在工人房门口,耳朵贴在房门上,脑门子上还挂着一股淫笑。

    掏出一块栗子塞在嘴里,杨秋一边嚼着一边走到他旁边好奇地问道:“祥仔,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嘘——!”

    李汉祥也不站起来,直接伸手比划了个噤声的手势,又拿手轻轻点了点房门。

    杨秋也有些好奇,便也侧着耳挨到了房门上。

    “啵——”

    “啧——啧——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——”

    “啪叽——”

    卧槽!这声音怎么又好熟?!

    杨秋不由得挑了挑眉,怎么墙里墙外一个样,都有人在‘教粤语’。墙外是胖达人和汪蕊莲,那这墙里的是?杨秋又看了看工人房一眼,这里面,也只有老曹跟阿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,听个亲嘴也值得一脸淫笑?

    杨秋这种阅览无数rb电影的青年,稍稍鄙视了李汉祥一下,便站直身子敲了敲李汉祥说道:“好了,走了,回去了,这有什么好听的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——”李汉祥一脸奸笑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总感觉李汉祥笑得有点不对劲,杨秋疑惑地皱了皱眉,不过下一秒,他就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——!”

    只见李汉祥狠狠地在房门上拍了几巴掌,然后大声叫道:“快开门!快开门!差佬查房!快开门!差佬查房啦!”

    然后,呼——,一溜烟地,这家伙跑进了他们的集体宿舍!

    跑了……

    现场,只留下了目瞪口呆的杨秋。

    门里自然是一番鸡飞狗跳,不过三秒之后里面的人便反应过来了,哪有差佬是这么查房的?还不声不响跑到别人公司宿舍查房?

    “哪个杀千刀的,我要杀了你!干你八辈xx!”门里一声老曹粗犷的咆哮传来,刚想跑的杨秋,便看着眼前的门被一股大力拉开了,裤带都没系好的老曹,正一脸怒容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卧槽!这锅咱可不背。

    杨秋赶忙举起双手,嘴里含着栗子呼噜着解释道:“不是我,是李汉祥,我才没这么蛋疼。”

    兴许是杨秋一贯的良好形象起了作用,又或许是这家伙嘴里含着栗子明显喊不出刚才的话,总之老曹立马便相信了他八分,又高声叫道:“李汉祥——,我要找你拼命!”

    说着,这位裤带都还没系好的勇士,便呼啦啦地杀向了他们的宿舍。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

    听着宿舍里传来的一阵鸡飞狗跳,杨秋站在院子里一阵挠头,也不急着进去了,总得等他们闹完了再说吧。

    “干爹!干爹!我回来啦!”

    宿舍大门口,又传来一个非常陌生而又粗犷的声音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