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29章 如此拍戏(中)

时间:2017-12-30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杨秋站在摄影棚门口傻乎乎地等,那边几个人就蹲在片场门口呼啦啦地吃。看他们狼吞虎咽的样子,刚刚才吃完午饭的杨秋,感觉自己都有些饿了。

    看看最左边云吞面加底,也就是多加一份面的那位,一筷子下去,咕噜着挑起一大‘坨’面,跐溜一口,整‘坨’面就被……

    哎呀!不对呀。

    杨秋忽然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红灯,要说这灯亮得可真够久的了。从那伙人出来吃面开始亮,到现在他们面都快吃完,起码五六分钟多去了,可这灯竟然还没熄过一次。

    要知道一个镜头完毕,导演喊‘咔’后,这灯可就会熄的,等着下一个镜头开拍时,才会重新亮起来。

    再者说了,现在拍电影可没有大容量硬盘或数字储存卡给你用,一律都是用的菲林,也就是胶片。而且胶片是论盒的,一盒胶片,最多给你拍摄九分钟的内容,然后你就得换下一个片盒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,一拍就是个六七分钟,是个什么情况?

    或者是什么导演这么牛,杨秋皱了皱眉,感觉一脑子浆糊,难道现在就有导演用‘一镜到底’炫技了?

    不应该啊。

    这越想杨秋就越感觉心里跟猫爪子挠似的,真想一把推门进去瞧瞧是哪位牛逼导演在拍戏。可手刚抬起来,又感觉不妥,这红灯都亮了,再推门进去,万一打扰了大师的拍摄,那估计他就得成全片场的杀父仇人了。

    杨秋可是知道的,想拍好一个跨度极长的长镜头,有多么难!

    在这边抓耳挠腮的杨秋,浑没注意到那边几个吃面的人,已经各自放下了碗筷,一边憋嘴剔牙一边往摄影棚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为首的人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,一边剔着牙一边往地上吐了口唾沫,走到摄影棚门口,还好奇地看了一眼杨秋,不过也没在意,以为是哪里跑过来看西洋景的闲人,便随手就推开了摄影棚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喂!里面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刚反应过来身边有人,眼角的余光就看见一只手已经按在了大门上,正想把剩下阻止的话说出来,忽然想起来他们就是从这出去的,不知怎的,话就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,推门的老大还是停住了,看着杨秋一脸的疑惑:“咩事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呵,痴线——”

    杨秋自己痴线不痴线不知道,但是满脸的黑线是肯定了。看着面前的几人鱼贯而入,又看了看头顶上的红灯,一咬牙,也跨步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咱,就是挨骂,也要认识一下现在敢玩长镜头的导演!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导演人呢?

    杨秋放眼望去,只见小小的摄影棚里,除了摄影机旁站了个摄影师外,也就拍摄布景那,有两个杨秋不知道是生旦还是净末的人,穿着跟京剧戏服一样服装在上面摆动作对口型。

    对,就是对口型,人家旁边胶片播放器里的声音叫得正欢呢!

    “月到中秋分外明,柳……丝……”

    好嘛,这还是片场二次收声,吓得杨秋一进门就不敢往前走了。刚刚进门的那几位,估计也是怕影响收声,也早就停住不敢前了。

    不过,导演呢?副导演呢?剧务呢?场记呢?收音师呢?道具师呢?七大姑八大姨呢?耍人呢?

    杨秋一脸懵逼!

    不过还没等杨秋彻底懵逼过来,让他更毁三观的事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咔——”

    不是不知道去哪的导演出来了,因为这咔根本不是导演喊的,而是看着一盒胶片快录完了的摄像师喊的。

    这‘咔’就像魔咒一样,摄影棚里的气氛瞬间松了下来。喊了话的摄影师检查了一下机器,回头看向刚进来的几人:“导演,这盒拍完了。”

    卧槽!导演?杨秋二脸懵逼。

    只见刚刚骂杨秋痴线的男人点了点头,走上前一屁股坐到了导演椅上,满不在意地道:“拍完就换下一盒,咱们继续继续。”

    乘这会功夫,布景前的两个演员赶紧给自己补了一下妆。刚进来几人也麻利地分开了,检查布景的检查布景,给胶片播放器换唱片的换唱片,连播放器旁边的收音话筒,都有人检查了一番。

    嗯,这倒是有点拍电影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摄影师刚把新片盒换上,便一拍手大叫道:“阿杰,过来帮我看着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会。”检查布景的人结巴道。

    “扑嘎惨的!”摄影师嘴一歪,骂道:“开关机会不会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,会。”

    “扑嘎惨!那你还想会什么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摄影师一边骂骂咧咧着,一边往门口走,走到杨秋旁边也照例好奇看了他一眼,不过兴许是真饿了,扫了一眼后便一路小跑着出了摄影棚。

    杨秋看了看摄影棚里奇怪的配置,忽然想起了某些传闻,然后猛地一拍额头,乘着下一个镜头还没开拍,也一溜烟地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怕是,遇到拍‘七日鲜’影片的人了。不过,这群人果然还真是玩的‘一镜到底’。

    所谓的‘七日鲜’电影,就是从筹备开拍到上映,只用了七日的电影。

    七天!这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就是除去剪辑除去拷贝除去联系影院除去演员筹备,留给你拍电影的时间,最多最多也就三天时间。就这点时间,还有人能极限压缩,一天都有拍完的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,给正规的剧组,演员背完台词的时间估计都不够。

    这些人是怎么办到的?

    简单!

    这年头,喜欢看京剧粤剧的人不少,尤其是香江地区,由于语言关系,粤剧尤其受欢迎。而粤剧经过几百年的发展,很多戏剧已经成本成幕,在舞台表演了很多年了。

    以前受于技术的限制,粤剧最多也就录个黑胶唱片卖卖;但有声电影一出来,就有人把粤剧从戏剧舞台,搬上了电影舞台。

    你说搬就搬吧,你把粤剧内容电影化一下也好,多几个远景近景全景特写啥的转换一下,也精彩一些不是。

    可不要忘了,前文里说过,这年头一部粤语电影想大卖是极难的,所以导致大部分粤语电影的投资也就少的可怜。

    像国语电影,投资基本是十万起步;可粤语电影呢,三万四万的,不能再多了。

    钱一少,资金一紧张,胶片和人员也就少了,你想玩镜头,除了没胶片,还没人跟你玩呢。所以这些粤语片拍的,经常就一个镜头摆到底,反正只是唱个大戏,对着舞台拍就好,玩那么多花样做什么。现在,即省钱又省力,多好!

    这,便是所谓的‘一镜到底’是也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这么一搞,忽然发现——嘿!还挺赚钱!

    怎么说?

    因为现在二战刚过,全世界都百废待兴。人们被战争压抑了几十年的娱乐热情,突然间便释放了出来,结果搞得世界的电影院都一家接着一家修。这电影院一多,你片库里的片子起码得有一些存货轮着放吧。

    结果电影院老板去片库一看,不行啊,好多片子都是战前默片时代拍的,怎么拿出去吸引观众。

    买买买!

    所以,他们拍出来的这些所谓的‘七日鲜’,只要不是真的不忍下目,或者和别人重复,还有点看头,能勉强保本的,一旦拿到电影院去,大老板最喜欢了,大笔一挥,就可以拿到五万的买断费。

    五万减四万!哈,纯赚一万!

    谁不干?

    所以这年头,经常有人灵机一动,有了个好点子,就找老板拉投资组建‘一片’电影公司拍电影,拍完把电影一卖,便解散公司,继续想下一个点子,如此重复循环。

    这样拍出来的片子能好?

    因此这年头不少拍出来的粤语片,便被人叫做了粤语残片,这片都残了还能怎么样。

    这和‘七日鲜’电影一起出名的,便是‘云吞面’导演了,如前文所见所述,见字明义,便不再多说了。

    却说杨秋看了一回西洋景,倒是有些又好气又好笑,莫名想起了后世香江电影,那所谓‘黄金十年’之后极速的衰落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他人微言轻,啥也不是,也说不了什么。再说资本逐利而行,谁也不可能拦得住,他可不会去螳臂挡车。

    你看那些港娱书里,可有主角去挽救‘十年’之后的香江电影么?

    不过想想可能也有,只是大部分港娱书还没写到那,就或太监、或河蟹了。

    如此零零总总,一路胡思乱想着,杨秋便到了侯王庙隔壁的北帝街。

    如果说友侨是篱笆小院,那南洋片场便是高门大户了,光片场的围墙便有个将近三米,将外面各种探寻的目光给挡了个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还是邵氏有钱啊!

    这么想着,随便和门卫聊了两句,唠了两下家常,杨秋抬脚就走向了南洋的摄影棚。

    这次红灯没亮,一推门,没成想,杨秋又瞧了一次西洋景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