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28章 如此拍戏(上)

时间:2017-12-28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程不高导演虽然名为不高,比不上卜万沧导演两米高的身子,但一米八左右的杆子立在那里,也是不矮了。

    这身材往导演椅上一坐,到也很有几分气势。

    “都准备好了没有?”程导端起大瓷杯子喝了一口茶,问了问正在忙活来忙活去的副导演一句。

    副导演可没那么悠闲,正忙得满头大汗呢,闻言瞧了瞧左右前后,这才点点头道:“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句话,程导又从导演椅上站了起来,双手划八字合十地整了个正方形的取景框,往演员站位处比划了两下,这才又点了点头坐下道:“那正式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全场俱是一静,副导演点了点头,对摄像师道:“正式了啊。”

    那边场务这时也大叫一声“不要吵”,然后‘啪’的一声按下了摄影棚门口的红灯和电铃,这便是通知外面闲杂人等现在不要进来了,免得影响拍摄。

    这电铃“叮铃铃——”的一阵响,倒是把杨秋一行人唬得一愣一愣的,心里都紧张了不少。

    只见铃响过后,程导便抬起了右手,看着演员处拖了个高长音“预备——”,见着众人精神都集中了起来,立马把手往下一挥,大叫道:“motor!”

    演员身前举着拍板的场记,这时也立马高声叫道:“《春城花落》第二十三场,time two!”

    “啪!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说,小金枝啊,你要是今天不从了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拍板重重的拍下,演员们也开始了各自的表演。

    看到这,很多新人这时便奇怪了,怎么没见导演喊‘camera(开麦拉)’,这戏就开始拍了?

    其实,那句‘motor’就是程不高导演的‘camera’,这句一喊出口,熟悉磨合了多日的剧组就自动开拍了。

    ‘camera’这个特定语,不是一定非得照词喊的。

    比如后来杨秋在电影圈里见多了知道的,导演桑胡就只会说一个‘来’,连‘预备’都省了;还有见过的导演李萍歉,也不是喊‘camera’,而是句更短的‘ready!’。

    如此种种影视圈的不同之处,不胜枚举。

    这往后大半个月,醉心于成为大明星的八人,便有事没事地往摄影棚跑,一边偷师一边熟悉摄影棚里的流程规矩。

    不过这戏也总有拍完的一天,而且永华的戏少,中间的空档期也没有这么快接上,所以唯一开拍的摄影棚不久也关门大吉,杨秋八人下午又无所事事起来。

    这人一闲着,就容易乱想,一乱想,就开始思春了。杨秋还好,毕竟那边还有个蔓妹妹呢,时不时还可以回去亲亲我我一番,可李汉祥和胖达人这两个单身狗不是啊。

    于是这两个单身狗,便开始撺掇着大家出去约会——哦,不对,是压马路。

    杨秋一开始也没多想,毕竟香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,他也还没逛完过呢,熟悉熟悉也是好的。再说集体活动多多参加,也可以加深同学间的感情不是。

    可如此过了两三次后,再迟钝也该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本来男一拨女一拨的闲逛队伍,变成了杨秋一拨、李汉祥和周晓叶一拨、胖达人汪蕊莲一拨、陈佳舒一拨还有冷依陈琉霞一拨。

    额,别误会,最后两女不是百合,只是玩的好而已。

    李汉祥和胖达人两人,就像地主老财家的狗腿子一样,围着汪蕊莲和周晓叶打转,赶都赶不走。

    关键是,那俩女孩还挺喜欢!

    这天,众人听顾老师讲完古,吃完午饭,又一溜烟地来到永华门口,几人欲言又止,大眼瞪小眼的,都想不出要去哪压马路。

    杨秋想了想:“要不,咱们去尖沙咀看电影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去!”李汉祥马上拒绝道:“上礼拜才去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去西贡看风景吃海鲜?”

    “不去!”胖达人摸摸他的肚子,好像他真是个胖子似的:“才刚吃完饭,不想吃海鲜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!”杨秋一声冷笑:“那你们说去哪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,一阵冷场。

    “咳咳——”旁边的门卫室里忽然传来一阵轻咳,接着门卫室那敞开的窗户里便露出了一张干瘦的脸:“我说,你们几个学演戏的,为什么不去北帝街和侯王庙逛逛?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永华的警卫头头——郝旅仁,嗯,你没看错,就是叫郝(好)旅(女)仁(人)。想当初杨秋听到这名字也是一愣一愣的,也不知道这个奇葩的爹是怎么想出来的这名字。

    这不是,坑娃嘛,一个警卫头子叫这名……

    不过不要小看了人家,郝警卫也是演过戏的,还是在永华巨作《清宫秘史》里演的亲王。不过这亲王也就几句台词,跟李汉祥那一开始的特约跑龙套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郝警卫的话倒是让杨秋心头一亮,忙道:“不错哦,那咱们去侯王庙看看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是梁达人假咳了两声,见着众人都莫名其妙地看着他,犹疑了两下道:“要不……要不你们去吧,我和蕊莲就不去了,蕊莲想学粤语,我陪她去三联书店买两本粤语书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!那个!”胖达人话音刚落,李汉祥就急不可耐地举起了手:“我和晓叶也不去了,晓叶想吃东北饺子,我和她去找找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两位是拉着众人当桥,然后过了河之后,要拆桥脱离队伍了?杨秋有些哭笑不得,随即摆了摆手让这两对滚蛋。

    看着落荒而逃的四人,杨秋又转头看向剩下的三女。不过显然剩下几人也不想一起逛了,冷依直接拉着陈琉霞逛街去了,言明不用提包的。而陈佳舒更干脆,一个人跑回宿舍看书去了。

    转眼间,杨秋便成了孤家寡人。他不由得对着郝警卫苦笑了一声,抬腿就朝侯王庙走去。

    为什么郝旅仁要他们去侯王庙和北帝街看看?

    因为现在全香江,片场最多和拍戏最多的地方,便在这两个地方。哪里像永华,一个大片场孤零零地立在木屋区里。

    而且这两地方的片场还全部对外出租,供电影公司拍戏,所以这两个地方,一年到头都热热闹闹地,不怕见不到明星,更不怕没有戏拍。

    要说侯王庙的片场,前前后后共有五家,其中最有名的,当属友侨片场了。怎么个有名法?别的不说,只要是喜欢港娱的,一说这老板的名字,你肯定知道。

    正是在八九十年代香江警匪片里,经常演警长的曹探长曹达桦是也!

    不过喜欢看港娱小说的杨秋还知道,后来曹探长染上了赌瘾,结果把大半身家外加友侨片场输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这北帝街的片场规模,也和侯王庙不遑多让。要说这北帝街最好最大的片场,当属前段时间还叫大中华片场的南洋片场。

    其实这南洋片场叫大中华片场之前,还是叫南洋片场。只是后来物业老板把整个片场都租给了大中华影业,便被改了名。

    前几个月大中华影业北上,片场收回来后,便又被物业老板改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南洋片场的老板或许没几个人知道,不过这老板的亲六弟,便人尽皆知了,毕竟大陆后来这么多逸夫楼也不是白修的不是。

    南洋片场的老板,姓邵,叫邵村人,家里排行第二。

    至于邵家排第六的那位,现在还在新马泰那边混,没有过来这边打拼。

    闲话少说言归正传,这永华离侯王庙,也不是很远,杨秋走小路超近道二十分钟左右,便来到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一路沿着车道往上走,南国片场、国家片场,过了世光片场,旁边紧挨着的,便是友桥片场了。

    大门之处平平无奇,和别家门牌也没什么两样,反正不怕别人拦下来,杨秋抬起脚就准备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让开!让开!”

    “呼呼——”

    “崔小二,来碗云吞面!”

    “我也云吞面,加底!”

    呼啦啦地突然从片场摄影棚里冲出来七八个人,跑到门口的云吞面摊子前,大呼小叫起来,那表情,感觉跟个饿死鬼投胎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杨秋以为这些人只是拍了一天片子饿了,就没多想,让过他们后,便自顾自地走到了摄影棚前。

    可哪成想,摄影棚门口,那个挂得高高的,禁止入内的红灯正亮着。

    嘚!里面正在拍戏,咱等等吧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