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25章 录取

时间:2017-12-26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就这么思思虑虑、患得患失地过了七日,杨秋和李汉祥忽然都接到了一封信,却是未来演员训练班的班主任——顾仲颐先生寄来的。

    原来他们两人都被永华录取了,天见可怜的,这对他俩来说,可真是泼天的大好事。

    杨秋心里的一块石头也总算落了地,虽然他一开始做的是陪考的梁朝伟,可也不想做落榜的周星驰不是。细细想来,他前面的表演一般,估计最后的那个段子给他加了不少分。

    未来班主任在来信里先是恭喜了他们一番,然后便交代他们这两天抽空去永华一趟,好落实训练班的细节云云。

    这个倒也不急于一时,杨秋、李汉祥和李毅兄妹俩,自是先好好庆祝了一番。

    杨秋这时才发现了李蔓的情绪有些不对,细细一想也明白了几分,少不得等晚上李毅不在时,握住妹子的手,搂住妹子的腰,宽慰几句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叫——恋奸情热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兴奋过头睡不着的李汉祥和同样兴奋的杨秋,便起身出发过海去了永华公司。

    再次到达永华片场,看着眼前的几座白皮平顶的高大建筑,两人不知不觉,竟然有了一份归属感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问询着,终于在编剧科的办公室里,找到了顾仲颐老师。

    只见这顾仲颐老师四十来岁,衣着笔挺干净,浓眉小眼,额宽耳正,高挺地鼻梁上还挂着一副金丝眼镜。刚一见面,就给人一种多才多艺温文尔雅的感觉,让人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后来杨秋和顾老师熟悉了才知道,原来顾仲颐以前还做过暨南大学和复旦大学的教授,乃是真正大才之人。

    至于顾仲颐老师出现在永华……

    却原来是顾仲颐老师现在的本职工作,就是永华的编剧。而训练班的班主任,只是公司里的高管见他原来教过书,让他兼职的。

    顾老师倒是很和气,开口和几人相互介绍了一番,便开始问杨秋李汉祥家里面有没有什么困难啊、能不能坚持啊之类的话。这算是让杨秋李汉祥给他个安心丸,别到时候上了一半课他两位跑了,那永华就丢脸丢大发了。

    李汉祥这条单身狗和杨秋这半条单身狗,自然是拍着胸口保证,家里没困难,一定按时上课,绝不辜负老师的期望云云。

    按后世的新闻报道就是——在某年某月某日某地,经过‘长时间’有效的磋商,在互惠互利的原则下,双方达成了合作共赢的良好理念,共同开发共同发展,然后宾主尽欢……

    义务谈好了,顾老师也跟他们谈了谈福利。

    要说这永华还是不错的,背靠大老板——有钱啊。

    就连员工宿舍,这边都准备好了。老板李祖咏在庙街有两栋物业,都拿出来做了员工宿舍。只要是永华的签约员工,免费住宿!

    当然,还加了一句,你要是有钱,外面有房,也可以不住。

    但对于杨秋李汉祥这两个穷光蛋来说,后加的一句自动省略……

    不过最惊喜的——莫过于训练班的学员,竟然还有工资可拿!

    每人每月,港币一百块!

    其实这一百块里面,每个月都得给公司交六十块钱的饭钱——公司包住不包吃;幸亏杨秋不抽烟,不然剩下的四十块,估计都不够用,现在的香烟每包都要七八毫(毛)呢。

    虽然这四十块钱还比不上杨秋以前一星期的收入,但想想这工作倒是比摆地摊有前途多了,杨秋倒也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不过说起训练班学员发工资这事,杨秋倒是想起以前看的一本港娱书里,某个让人啼笑皆非的情节。

    记得那本港娱里,主角考上了无线艺员训练班,不仅要交高额的学费,就连下课后还得拼命打工去赚钱,才能养活自己。

    这情节,简直让熟悉八十年代港娱的杨秋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要知道当年穷得要死的赌神周,考上演员训练班不仅没花钱,后来还拿训练班发的钱补贴家里呢。

    闲话扯远了,总之,顾老师跟他两人扯了几句,便告诉他们这两天,便可抽空搬去宿舍,那的房间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至于训练班啥时候开课,得等北平和魔都的同学都到了香江再说,不急。

    细节交代完毕,顾老师也不留客了,又勉励了两句,便把他俩人打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杨秋两人也不多加停留,一溜烟的便跑回了石塘咀;李汉祥倒没什么行李,可他杨秋除了要和房东好好交代一番,还有一屋子的杂物要处理呢。

    摆摊的书,不用留了,找了个卖旧书的同行,两块钱一斤的卖了出去;睡的木板床洗脸架之类,卖了不合适扔了划不来,干脆扔到了李毅那屋;被子衣服生活用品啥的,得带着去宿舍。

    至于眼前这自己一砖一瓦搭起来的房子,留着吧,下一个住到这里的人,就不用那么辛辛苦苦地搭棚子了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杨秋心里忽然有了点依依不舍,毕竟——自己在这里住了小半年啊。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忽然,杨秋眉头轻皱了一下,一股极低的抽泣声,从他的房子里隐隐地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汉祥不在房里,他帮着同行拿书下楼去了;李毅也去上工去了,他对杨秋的搬走是举双手支持的,更别说伤心了。

    而房子里,就只有帮着杨秋收拾行李的李蔓妹妹了。

    唉——

    杨秋也长叹了一口气,他心里也不太好受,毕竟才刚和李蔓确定关系,两人正恋奸情热的,可就要分开了,谁心里会好过呢。

    轻轻推开门,杨秋发现——果然,正背对着他收拾行李的李蔓低垂着脑袋,那肩头正随着抽泣声抖动着。

    “小蔓,别哭别哭,我又不是去美国,哭啥……”杨秋一把从后面抱住了李蔓,双手握住那正在帮他叠衣服的小手,闭着眼闻着女孩的发香道:“就在对面呢,我们每个礼拜都有假,你放心,只要放假了,我都回来看你。要不,我每天都回来看你?”

    小丫头正甜蜜着,被杨秋一逗,便马上在杨秋怀里转过身,一脸认真地看着他道:“别,天天回来,得花不少钱呢。”

    看着小丫头可爱的表情,杨秋忍不住拿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,笑道:“看来啊,小蔓还是天天想我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杨大哥——!”

    李蔓被杨秋调戏得羞愧难当,红着脸一头扎进了杨秋的怀里;而杨秋也紧紧地抱住了李蔓,享受着难得的暧昧与心动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!哥——!收拾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正安静时,一阵鬼哭狼嚎从外面传了过来,还没等杨秋反应过来,李汉祥‘嘭’的一声便撞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哎呀!”李汉祥倒也机灵,一进来便看见屋里搂搂抱抱的两人,知道打扰了杨秋的好事,便遮住眼睛一边往外面跑一边道:“你们继续,继续,就当我没进来过,哥,咱不急哈。”

    杨秋气急——这是不急的事么?脸皮薄的小蔓妹妹,肯定不会和咱再抱下去了。

    果然,见被人撞破了好事,红着脸的李蔓立马从杨秋怀里挣脱了出来,又背对着他开始低头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,不哭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杨秋的行李就被收拾好了,留恋地看了一眼面前的房子,杨秋便带着李汉祥还有李蔓,大包小包地走了开去。

    杨秋本不想李蔓去送他的,可‘不’字才刚出口,蔓妹妹就一副垂泪欲泣的样子,堵得他剩下的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大不了,等下再送她回来。

    几人根据顾仲颐老师给的地址,一路东寻西问的,来到了庙街九十五号——这便是永华的员工宿舍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隔壁的九十七号也是。

    照例是栋四层的骑楼,不过比一般骑楼好一些的,是九十五号和九十七号楼的前檐外围,都修了一层两米来高的院墙,将房子和大马路隔了开来,而且一楼也没有租出去开什么铺面之类的。

    这在庙街这个人多口杂的地方,倒是显得闹中取静了。

    一到大门口,几人便碰见了这栋楼的宿管阿姨……额……宿管女工——阿好。

    阿好年纪很轻,看上去只有二十三四左右;不过长得一般,在电影公司,长得稍稍好点的,都可以去直接跑龙套了,谁还会在这做女工。

    兴许是全世界的宿管们都是同一个性格,这阿好虽然不是阿姨,却给杨秋的感觉就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大妈。

    等杨秋几人说明来意,阿好一面把杨秋两人引进一楼的宿舍,便一面喋喋不休告诉他们要注意些什么。

    什么垃圾要按时拿到门房外不然过期不收啊,什么宿舍里不准开火啊,什么洗手间要多多清理啊,什么……布拉布拉的一大堆……

    不过杨秋几人听进去多少,就只有天知道了。

    虽然有点不喜阿好的啰里吧嗦,但是对于房间,杨秋还是很满意的。二十来方的房子里,就放着四张双层架子床,空空荡荡的;后面还带着独立卫生间,这条件,比原来他那破棚子要好上不少了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将来有多少男同学,要是只有他和李汉祥两个,那可就赚大发了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不太可能,杨秋撇了撇嘴,上午去永华的时候,忘记问顾老师还有多少同学了。

    杨秋心里刚念叨完顾老师,就看见阿好抬手指了指房顶,说道:“你们的班主任顾仲颐顾先生,就住在二楼,以后你们还有什么其他解决不了的,可以等他下班了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哟,杨秋哑然一笑,那咱等下就去问问,顺便联络一下感情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