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24章 考试

时间:2017-12-25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临进考场,叫号的助手小年轻提醒了一句——里面没人问话,走到银幕前直接表演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这话倒让杨秋安心了不少,他最怕等下考试的时候问东问西的,结果把好不容易背下来的台词又给忘了。

    等进了考场,杨秋才发现此时试片室里黑乎乎的一大片,只有礼台上面悬挂着两顶射灯,两束冷冷清清的灯光照射着礼台上的一桌一椅,桌上还放着一部‘老式’电话,这便是等下表演第三题的道具了。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杨秋便走到了礼台上鞠了个躬,准备表演。

    此时他逆着光,就更看不清礼台下面是个什么情况了,只能模模糊糊看见底下第一排坐着十来个身影,估计都是考官,也不知是男是女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杨秋闭上了眼睛,随着耳边一片清明,开始缓缓酝酿情绪。

    周冲这个人,诚如杨秋所说,的确是一个有些中二的进步青年,他年轻、冲动、朝气,当然有时,也有少年特有的懦弱。

    这个年代,演戏讲究情绪外漏,郭小四的旁白表演大法,天然的行不通。杨秋所能研究借鉴的对象,还是只能从琼式表演大法里找。

    咆哮教主的那种极限式的情绪外露,肯定是不行的;思来想去,还是周大鼻孔的表演最好。不信,你看看十几年过去了,除了小燕子这个角色,谁还能被观众记得最深,光靠一个表情包,活不了这么久的。

    周大鼻孔饰演的尔康,有沉稳也有冲动,有懦弱也有梦想,虽然少了几分朝气,但咱可以给他补上不是。

    关键是,动作表情要足!想到这里,杨秋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有时,我就忘了现在。”杨秋右手扶胸,紧走两小步,抬起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,一脸向往。

    “忘了家忘了你忘了母亲、并且忘了我自己。”杨秋一口气说完,双手微抬,梦幻般继续说道:“我想,我像是在一个冬天的早晨,非常明亮的天空,……在无边的海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!”杨秋右手四十五度高举:“……在无边的海上,有一条轻得像海燕似的小帆船,在海风吹得紧……”右手缓缓下落,杨秋的脸也慢慢放低:“海上的空气闻得出有点腥,有点咸的时候,白色的帆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的脸和右手又抬了起来,高声说道:“那白色的帆,张得满满地,像一只鹰的翅膀斜贴在海面上飞,飞,向着天边飞!”

    一直放下的左手也随之抬起,杨秋闭上双眼,缓缓道:“那时天边上只淡淡地浮着两三片白云,我们坐在船头,望着前面,前面,前面就是我们的世界!”

    声音渐渐放低,归于平静,不止杨秋这边平静,就连台下也是安安静静,没有发出一点动静。

    也不知刚才表演的怎么样,看着考官都默不作声,杨秋也只得硬着头皮准备开始下一个表演。

    下一个陈世美就好表演多了,这家伙理性的很,不像中二少年没那么多的情绪外露。

    杨秋站在桌子旁,一边假装收拾行李,一边慢慢道: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;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”杨秋双手忽然放在了桌子上,然后又拿起右手握拳,放在了心口,叹了口气:“要不是为了抗战,我怎么舍得离开你们呢?”

    “素芬……”杨秋转头看向椅子处,继续道:“以后照顾妈和孩子的责任,就交到你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沉默了两秒,杨秋微微转过头,往观众方向走了两步,抬手假装扶窗,仰头轻声说道:“今天晚上,又是这样好的月亮,可是我们就要分别了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轻吸了一口气,又低头看看扶着‘窗户’的手腕,继续道:“现在是九点钟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忽然侧过身子,视线压低,余光看着椅子的脚跟处,轻生说道:“以后,每当月圆的晚上,在这个时候,我一定在想念着你们,记得吗?”

    两段题目表演完毕,杨秋心里松了一口气,虽然台下还是一片安静,但是死是活他也不管了,往台下稍稍鞠了个躬,便走到桌子旁开始下一个表演。

    又细细想了一遍以前看过的一个段子,杨秋便从兜里掏出根刚刚在外面准备的牙签,放在嘴边叼着找了找感觉,随即便脸色一变,开始表演。

    《给周公馆的电话》

    “唰——唰——唰——”

    老式的转盘电话,杨秋胡乱地转了四五下,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左手拿着电话放在耳边,右手拿着牙签开始龇牙咧嘴的开始剔牙。

    等了三四秒,杨秋脸色忽然一正,右手拿着牙签也不剔牙了,语气亲热的叫道:“喂,是小宝贝么?”

    等了两秒,又道:“小宝贝啊,我是爸爸啊,怎么了,连爸爸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哎!小宝贝真乖。”杨秋对着电话夸了一句:“对了小宝贝,妈妈在家吗?”

    顿了两秒,杨秋忽然把头一抬,坐直身子,疑惑道:“妈妈和隔壁王叔叔在楼上的房间里,我们家隔壁哪来的王叔叔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杨秋惊呼一声,气道:“就是我出差以后,经常来找妈妈的王叔叔!”

    杨秋顿时屁股着火似的站了起来,满脸愠色,刚想举起电话把它砸了,突然犹豫了一下,想了想,又握起电话道:“宝贝,爸爸和你玩个游戏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嗯!宝贝真乖,这样,你先去楼上楼道里,大喊一声‘爸爸回来了’,然后再过来听电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一句,杨秋便安安静静地听起了电话,兴许是紧张,还把电话从左耳换到了右边。

    过了十秒不到,杨秋忽然把话筒拿开了一点点,看了一眼听筒,然后又把耳朵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宝贝啊,妈妈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啊?!妈妈从房里冲出来,不小心跌下楼梯不动了?”杨秋嘴里是一片惊讶的语气,脸上却是一副解气的样子,继续问道:“那王叔叔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哦——!”杨秋满意地点了点头,道:“王叔叔从窗户里跳出来,不小心扎到围墙栅栏上,也不动了呀,好……”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杨秋忽然一楞,左手按住话筒,然后眼神飘来飘去地自语道:“不对呀,咱家的围墙,啥时候装栅栏了?”

    说到这,杨秋又看了看手里的电话,犹豫了一下,慢慢靠近话筒问道:“请问……,这里……是……是杨公馆吗?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,是周公馆啊,嗯——哦——哈——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打错了!”

    说完,杨秋‘啪’的一声重重地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表演——完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个试片室一片沉默,站在台上的杨秋心里也忐忑起来,突然——!

    “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,有天赋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没想到啊,老周,你家里还有这一出啊!”

    “哼!早知道,我就写朱公馆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这段子前面还没什么,一副标准的男人复仇记,可杨秋这一句“打错了”出来,绝对是颠覆性的结局,一下把底下的考官们逗的前翻后仰。

    不过这考官们虽然笑得畅快,可还是没一个人搭理杨秋。看着自己已经站了一会了,杨秋便咬了咬牙鞠了个躬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出门,还没来得及跟李汉祥说道说道,那边小年轻就已经叫了他的名字。没法,杨秋也只得耸了耸肩,比划了一下手势,等他考试出来了两人再详谈。

    李汉祥果然是专业的,没过十分钟,他便从里面走了出来。看起来考得还不错,起码没有一丝苦大仇深的样子。

    杨秋迎了上去,问道:“祥仔,考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汉祥眨巴眨巴了两下眼睛,抿住脸,揉着后脑勺道:“应该……还行吧……,哥,你呢?”

    杨秋也眨巴了两下眼睛,犹有些不自信的道:“应该……也还行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两人都感觉到了对方明显信心不足,便大眼瞪小眼地冷了场。

    考试没有当场出结果,还得等来日通知。心事重重的两人也不在这呆了,到片场外面找到了小蔓,便一起回了石塘咀。

    明天,继续为生活拼搏!

    杨秋和李汉祥不知道的是,在他们两个表演完离开后,几乎所有考官都在他俩名字后面画了一个大大的勾,与前面不少人名前那一溜烟的叉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是对手太弱,也是他俩太强。

    李汉祥不用说了,毕竟算半个科班出身,而且早就演过话剧和电影,舞台表演经验已经很纯熟了。

    而杨秋呢?

    这娃本来就被李汉祥突击训练了老久,再加上他从后世来,看的电影电视剧没有一万也有八千,比这里其他人都几乎多了上百倍了。

    俗话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,更何况还有李汉祥这头‘猪’在旁边教他跑呢,那进度可谓一天一个样。

    所以才有李汉祥突击训练他时,感慨杨秋就是吃这碗饭的话语。

    两个已经摸到表演一点边的人,和那群纯粹是新手上路台词都背不好的酱油党相比,孰高孰低可是一下子就显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凑字数,李汉祥的第三题——《给房东的电话》

    李汉祥由上衣口袋里抽出电话本,走到桌子前,坐在椅子上,拿起电话开始拨号。

    “喂,刘太太吗……631136啊……啊!殡仪馆?”李汉祥忽然把听筒拿离耳边。

    “他x的,你没打错过电话?你一辈子不打错电话?”李汉祥骂骂咧咧地自言自语,又看了一眼电话本。

    “他x的,613316。”他嘴里嚷嚷着,重新拨了一遍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刘太太吗?……我找你那打麻将的陈太太……啊!有三位陈太太?……她先生是位船长……对……谢谢!”

    拿着话筒等了几秒,李汉祥又继续道:“对,我姓李!……对……李汉祥!……我今天回家,看见你把我的东西都搬在厅里,把房门反锁了!……啊?知道!怎么不知道,你写明非眷莫问嘛……啊……有!怎么会没有呢!你看我像没有太太的吗?……啊!像……不像……,我不是跟你说过吗,一个月之后她一定来!……两个半月?我知道两个半月啦,我不是跟你说过,我太太刚到魔都,忽然接到家里的电报,说她母亲重病,又折回去了……鬼话连篇,怎么会……我……当然!……我知道陈先生航海,半年都不回来一趟,孤男寡女不方便……不过……啊?我!我看你洗澡?……我……我敢发誓,我不知道你在那里边……喂……喂……喂……”

    显然对方挂了线,李汉祥看了看听筒,忽然骂道:“呸!臭娘们,肚皮都松下来了,有什么好看的!他x的!”

    说完,李汉祥把手里的话筒用力放下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