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23章 题目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想象中的艺考常见套路,某某富二代看不起一身穷酸的猪脚,结果一顿狂踩的事并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毕竟能来这里考试的人,都是读过几年书的,这年头,知识分子表面上还是讲点矜持的。

    杨秋两人跑去工作人员那里签了到拿了考试号牌,便也围在人群外围,支着耳朵探听着考试的消息。

    不过显然大家的消息也少的可怜,除了知道《国魂》的导演卜万沧也是此次的主考之一外,剩下的都是些不知真假的小道消息了。

    就连考试内容和考试流程,现在都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看着这架势,本来就只有半桶水的杨秋,倒是有点惴惴不安了。

    时间紧走慢走的,还是来到了八点半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还在伸着脖子,看着片场大门,等着猜着究竟是哪几位考官时,试片间里忽然走出一个带着眼镜的年轻男人,手里还拿着一打a4大小的纸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男子假咳了一声,见吸引了大家的注意,便看着大家继续说道:“大家早上好,嗯,想必大家都知道了,今天的考试,对我们永华来说,很重要,对大家来说呢,更重要,所以我就长话短说了。”

    刚刚还有些杂乱的众人,一听到考试俱安静了下来,只听见男子继续说道:“咱们这次的考试呢,按着签到顺序一个个的来,先发三张考卷,等下开考一个人,就发另一个人的考卷,所以呢大家也不用担心不用急,中间起码有二十分钟的时间,够你们准备考试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师……!”人群中忽然有个美女举起了胳膊,问道:“要是二十分钟还准备不好呢?”

    无论啥年头,美女总是有优待的,被抢了话的年轻人也不气,笑道:“题目很简单的,要是二十分钟还准备不好,那就证明你啊,不适合干这行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倒是没人再问了,年轻人看大家不做声了,便叫道:“我现在先发三个人的考卷,这三人先准备准备,等下九点就考试。嗯……陆晓佳!在不在?”

    “在!在!老师。”年轻人名字一念,便从人群里走出一个穿着镶边旗袍的小美女,一步三摇地走到年轻人面前,接过考卷后低眉笑道:“谢谢老师。”

    美女身上的香水味有些重,年轻人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,道:“嗯,不用谢,下一位,张君予!”

    “哼——”

    小美人见自己的美人计无用,轻哼了一声,暗啐年轻人假道学,便吊着脸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不过她马上便高兴起来,却是一大群男男女女围了上来,俱是一顿恭维,想来都是想看这考卷究竟是怎样的人。

    杨秋也站在外围,不过他可没挤进去看试卷。这开卷考试,试题还有类型什么的,不出五分钟绝对传的满场都是,现在人挤人的,不累么。

    果然没多大会,随着众人的议论,考题什么的大家都已知晓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要说这年轻人说的试题简单,二十分钟准备就足够,倒是真没假话,因为考卷上面就三道题。

    一道是话剧表演,就是给你一段话剧中的某个人物的台词,让你揣摩然后表演出来。

    第二道是电影表演,与上雷同,这倒不用细说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道则是给你个题目——《给____的电话》,中间的空格处等临发卷时会有考官随意填上对象,什么爸爸妈妈阿姨弟弟老板下属之类的。然后随你自由发挥,即兴表演,而且题材不限。

    第三道题自由发挥不用多说,就一二道题的台词加起来,也不过两三百字,这要是二十分钟还背不下来,倒真不用吃演员这碗饭了。

    不过三人的考卷虽然题型一样,题目却不一样。而且考官还考虑到了男女有别,男演男女演女,题目差别就更大了,倒是省得剩下的人投机取巧。

    九点一到,也不见有考官过来,刚才那年轻人却跑到门口宣布考试开始,想来那些考官怕是早就已经走后门进去了。

    刚第一个拿题的小妞,把头一昂,便一脸盛气地走进了试片室。

    杨秋估计这考试起码得有个十来分钟吧,哪知道还没五分钟,就见那小妞哭哭啼啼地又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这小妞,一边拿着手帕掩着泪眼,一边嘴里还嘟嘟嚷嚷地叫骂着:“什么小城什么小桥什么小巷,什么狗屁电影,这么长的台词怎么记得住,你们欺负人,老娘不伺候了,嘤嘤嘤嘤……,你们欺负人家……嘤嘤嘤嘤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还目瞪口呆之时,这小妞已经裹着一阵香风,直接跑出了永华片场。

    嘚,淘汰一位!

    杨秋和李汉祥两人面面相觑,而发考卷的年轻人却像见怪不怪似的瞄了众人一眼,直接高声叫到:“下一位!”

    就这样,只见一个个人轮流而入,出来时,有沮丧的、有高兴的、有面无表情的,还有一脸无所谓的,众生百态,莫过如此。

    时间接近十点半的时候,杨秋也拿到了他的试卷,便和还没拿到考卷的李汉祥走到一旁,开始研究起来。

    第一题照例是话剧表演,不过不给任何剧目提示,就孤零零地给了段台词,题目如下:

    周冲:有时我就忘了现在,忘了家,忘了你,忘了母亲,并且忘了我自己。我想,我像是在一个冬天的早晨,非常明亮的天空,……在无边的海上……哦,有一条轻得像海燕似的小帆船,在海风吹得紧,海上的空气闻得出有点腥,有点咸的时候,白色的帆张得满满地,像一只鹰的翅膀斜贴在海面上飞,飞,向着天边飞。那时天边上只淡淡地浮着两三片白云,我们坐在船头,望着前面,前面就是我们的世界。

    ‘卧槽!这是个深度的中二青年啊。’

    这是杨秋看完题后的第一感觉,主要这台词也太琼瑶郭小四了,等下表演的时候,咱要不要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空表演?

    等下咱是用周大鼻孔表演大法呢?还是用小时代表演大法?

    不过,周冲这名字好耳熟啊。

    杨秋还在这里犯迷糊,旁边的李汉祥却是门儿清,马上指着第一段台词说道:“这是曹禺的话剧——《雷雨》。”

    《雷雨》!

    李汉祥话一出口,杨秋倒是想起来为啥周冲这名字有些耳熟了,他小时候语文可是学过《雷雨》节选的。

    这周冲,不就是个悲剧的中二病天真小哥嘛。

    看完第一题,杨秋又看向了下面的电影表演,照例是一段无头无尾的台词。

    张忠良: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;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要不是为了抗战,我怎么舍得离开你们呢?素芬……,以后照顾妈和孩子的责任,就交到你身上了。……今天晚上,又是这样好的月亮,可是我们就要分别了……,现在是九点钟了……,以后,每当月圆的晚上,在这个时候,我一定在想念着你们,记得吗?

    杨秋看完台词,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然后一脸纠结地问道:“小李子,哥是不是长的就是一副进步文艺青年的样子?所以老给我这种题。”

    李汉祥挑了挑眉:“哥,你没看过这电影?”

    “没!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是个陈世美,抛妻弃子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卧了个槽!

    第三道考题就简单多了,孤零零的一行字印在白纸上——《给周公馆的电话》,既不交代前因也不说后果,随你即兴发挥,只要不脱离主题即可。

    既然拿到了题,杨秋便一边背着台词,一边还和李汉祥对起戏来,事到临头还是得抱一抱佛脚的。

    没多久李汉祥的考题也下来了,前两道题不用多说,最后一道却是《给房东的电话》,完完全全和别人不同了。

    这时杨秋也没敢耽误李汉祥,独自走到一旁继续研究着题目,想着等会怎样表演才好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便轮到了他进场考试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