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21章 赤柱没那么可怕

时间:2017-12-23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“住几日?”

    “七天。”

    “七天?x你老x,浪费我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几句话问下来,监狱里的剃头师傅也不墨迹,嘴里不干不净地嘟哝了两句后,拿起剪刀便‘咔嚓咔嚓’地剪了下来,直接给杨秋好好的满头乌发给剪了个狗啃屎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!”

    师傅剪完后看也不看他的杰作,直接拍了杨秋后背一巴掌,让他滚蛋!

    按入狱流程,剪完发,按例就是洗澡了。

    杨秋在澡房门口一看,倒是一乐,原来这里却是个澡堂子,二十来方的池子里装满了热水,正冒着袅袅热气。

    先前杨秋还担心呢,按着香江监狱电影里的情节,洗澡不得个满脸横肉的狱警,拿着个高压水枪,呼啦啦地往人身上喷冷水啊。

    哪像现在,妥妥地老北平的待遇!

    于是杨秋便在澡房门口脱个精光,衣服杂物全放在个袋子里,交给了监狱保管员。袋子里的这些东西,得七天以后出狱时才能拿回来。

    然后,他便赤条条地跳进热水池里洗个战斗澡。

    洗完澡从出口出来,便每人发了一套号衣穿在了身上,然后便是其他生活用品了——一条毛巾、一把牙刷、一盒牙粉外加一块肥皂……

    嗯?一块肥皂?

    跟在狱警后面的杨秋感觉菊花一紧,一股莫名的紧张感弥漫上心头,这几天要是肥皂掉了,可千万不能捡!

    不过杨秋显然想多了,他们这伙人刚进监房门,几个同样穿着号衣的人便脸色不善地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而旁边的几个狱警,却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,看着这情况没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这帮黑心的差佬!

    就在杨秋这帮人惴惴不安,是想着到底干一架还是跪下唱‘征服’时,对面里一个貌似大哥的人终于喊话了。

    “住几日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七天。”

    “七天?x你老x,住七天也要洗澡?”说完话,几个大佬呼呼地走上来,便把几人手里的肥皂、牙刷和牙粉全收了过去,只堪堪留下了一条毛巾。

    嘚!这下杨秋也不用害怕捡肥皂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在监牢里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危情发生,结果却显得平平静静顺风顺水。

    住进去头两天是单人单间,一个人住在里面,无聊却又安全。等换了间三人房,却都是当时被抓的小贩,俱是眼熟之人,显然也无危险之处,倒是房间里热闹了一些。

    而每天放风吃饭时,那些‘大佬’们显然也知道杨秋这些是‘七日游’的小贩,既没有油水也不能收下来当小弟,直接便忽视他们了。

    反而那些牢坐的久一点的新犯人,容易被那些狱霸欺负一点。

    等过了七天从赤柱出来,杨秋看着外面的太阳,如果不是在袋子里捂了七天的衣服散发着一股酸臭,他懵懵懂懂地倒真感觉是去‘七日游’了似的。

    要说这七天,最难熬的应属竹竿吴了。这家伙进去第一天烟瘾就犯了,一个人待在牢房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,痒得他直把头往墙上装。最后还是差佬看着不对劲了,给了他两棒子后,直接把他给绑在了床上。所以这七天,他脸上那是青一块紫一块的,身上还不知有多少伤留下来。

    出来后这家伙更是连招呼都没跟杨秋打一声,直接快步溜走了,想来是去买芙蓉膏解馋去了。

    李汉祥这娃倒是好一点,除了时不时忧心永华的考试到底怎么样了,其他时间倒也安安静静,没有惹什么麻烦挨什么棒子。

    等出了赤柱的大门,这家伙倒是扭扭捏捏地跑到杨秋这打了个招呼,然后借了五块钱做路费,一溜烟的跑回九龙去打听考试的消息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大门外来接他的小李蔓,杨秋倒是想来个爱的抱抱,可大舅哥李毅就在旁边盯着,杨秋也只好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几人一阵寒暄,便又赶回了家里。

    瞅着身上感觉发了霉,杨秋脱掉上身的衣服,打算好好洗刷一番。而李蔓则忙着帮杨秋烧热水,李毅也被她打发了出去买菜,准备做一顿好菜给杨秋洗尘。

    天气微凉,幸而炉子旁边不冷,杨秋光着个膀子,一边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,一边看着面前正在烧火的李蔓,眼瞧着小丫头的脸色在炉火的映衬下越来越红。

    ‘啪啦——’

    炉火里不知是烧到了杂质,还是燃到了水汽,响起了轻微的爆鸣声,让一动不动的杨秋稍稍回了回神。

    小丫头那娇羞的神色映入眼帘,杨秋心里便微微一动,悄悄转了转头,眼看着大舅哥不在,杨秋的胆子就更大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小蔓——”

    杨秋轻轻唤了一声,右手却毫不犹豫地抓住了李蔓的左手,感觉小丫头的手悄悄抖了一下,杨秋握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小丫头眼色迷离地看了杨秋一眼,又赶忙转头看向了炉火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害你为我担心这么久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……没有辛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害羞的李蔓,杨秋忽然起了逗一逗的心思,笑道:“你说没有,到底是没有担心我呢?还是没有担心我?还是没有担心我?”

    三个一样的句子显然让没有经历过三遍梗的李蔓楞了一下,等反应过来后,赶忙抓着杨秋的手腕,说道:“不……不是这个意思,杨大哥,我很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杨秋忽然用手抬起李蔓的下巴,看着面前犹如小奶猫一样懵懵懂懂一脸茫然的李蔓,毫不犹豫的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

    李蔓感觉到嘴唇上的温热,眼睛忽然睁得老大,刚准备挣扎一下,杨秋的手就按到了她的后脑勺上,她浑身的劲气就好像忽然间泄了出去似的,整个人都软了下来,只得被动地接受着眼前喜爱着的男人的吻。

    又香又软又凉!

    杨秋看着李蔓又慢慢的闭上了眼睛,便开始专心享受着嘴唇上的福利,吻了良久以后感觉还有些不过瘾,便开始悄悄伸出舌头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砰——砰——”

    一阵规律的有节奏的上楼声忽然传来,这边杨秋还在精虫上脑呢,那边刚刚好像没了力气的李蔓忽然睁大了眼睛,顿了一秒后死命地推开了杨秋。

    “咳咳——杨大哥——咳咳——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杨秋这才听到了楼梯间的声音,这下也不敢耍流氓了,赶忙跟李蔓一样整了整身上,乖乖仔似的坐好。

    “妹子,烧肉卖完了没买到,不过我买了点卤猪头肉,刚巧回来的时候碰到路边有个阿婆卖柚子叶,我也买了点回来,煮个鸡蛋可……”

    提着大包小包的李毅刚进门就开始大呼小叫起来,不过话才说了半截,他就感觉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怎么……这么安静?

    “你们?……”

    李毅站在天台门口,眼睛在杨秋和李蔓身上扫来扫去,总感觉有些不对劲,妹妹的脸为什么有些红?眼睛还……

    “杨大哥,水好了,你先去洗个澡吧,刚好也可以用柚子叶泡泡。”

    李蔓最先受不住了,站了起来就开始忙活起来,交代完杨秋,又接过李毅手里的东西,继续说道:“哥,你休息休息,我来做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毅皱着眉瞧了开始忙活起来的李蔓一眼,又转头看向杨秋,张了张嘴打算说什么,可最后到底也没说出来,轻叹了口气后给妹妹打起了下手。

    杨秋挠了挠脑袋壳子,便也提着水桶去洗澡了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!哥——!”

    不过还没等杨秋洗完,一个鬼哭狼嚎的声音就在楼下响了起来,正在擦身子的杨秋开始也没在意,可听了两声后感觉有些耳熟,忙套了条裤子走到天台边,隔着围栏往下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刚分开没多久的李汉祥,正拖着一个包裹,站在楼下死命的叫唤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!哥——!”

    兴许是看到了杨秋探出去的大脑袋,李汉祥叫的更大声了,还举起了右手拼命挥了起来,引得路人纷纷侧目。

    这娃,怎么摸到这来了?

    来者便是客,放着李汉祥站在楼下也不是回事,杨秋便招了招手,唤李汉祥上楼来。

    没一会,便听见‘吱吖’一声,李汉祥进了天台,他倒是灵泛,先前在赤柱门前见过李毅两兄妹,进门就先给两人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毅哥好、妹子好!”

    见两人不咸不淡地点了头应了声,便又提着包裹走到了杨秋旁边,道:“哥,我去问了,咱们考试还早得很呢。”

    “还早?”

    杨秋闻到了李汉祥身上的那股酸臭味,挑了挑眉,也没多想,便随口回了一句,倒是没注意旁边一直关注他的李蔓小妹子脸色开始变得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还早,起码都得年后再考了。”李汉祥放下包裹,道:“永华这次心气大着呢,不止我们这招人,北平和魔都,也招人呢。”

    看了看天台的情况,李汉祥接着说道:“由远到近,他们呐,起码得等北平和魔都那边都考完了,才会在香江开考,这时间,一来二去,不得等到年后去嘛。”

    “年后就年后吧,反正也就只是个考试。”杨秋混不在意地回了话,又踢了踢李汉祥放在地上的包裹,问道:“你这是啥东西?”

    这话一问出口,旁边的李汉祥忽然变得扭扭捏捏起来,犹犹豫豫地说出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哥,我能…能在你这借住几天不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