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20章 吃上了皇家饭

时间:2017-12-22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等没多久街面上安静下来时,杨秋也被个警察从地上拉了起来,顺便带上了一副银镯子。

    杨秋这才有时间转转脖子,往四周看了看。

    嚯!

    果然是个大行动,只见整条街满满当当地站了五六十个警察,怕是半个警署的人都出动了。被抓住的阻街人士也不少,二十来人垂头丧气的站在路边,人人手腕上跟杨秋一样带着银镯子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你!”

    李汉祥这时都还没反应过来,懵懵懂懂地看了手上的镯子一眼,下意思地往杨秋这边靠。不过这小动作立马被旁边一个差佬看见了,竖着眉爆喝了一句,还走到李汉祥面前踢了这娃一脚。

    这下,就是傻子也知道站着别动了。

    乌拉乌拉的,打街道东边开过来两辆警用卡车,其中一辆吱呦一声就在英京酒楼前停下了,然后杨秋身边的警员们就押着他们往卡车走去,这是要装车了。

    当然,杨秋的书包、李汉祥的画板,还有竹竿吴的乌龟壳,都是要拿着的,这是他们阻街的证据,不能丢。

    等到了车上,那就更热闹了。

    卖板栗的炒锅、炸臭豆腐的推车、煲糖水的担子、烤红薯的炉子,还有剃头的挑子,连物带人的,塞了满满一车。

    最有意思的是有个正在刮面的人,胡子都剃了一半了,也被当做阻街的证据给拉上了车,这家伙倒是知道等下不关他的事,尤在混不怕的嘟哝着:“x你老x,飞发都唔得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一大帮人浩浩荡荡地回到了湾仔警署。

    到了警署之后倒也简单了,登记了姓名年龄地址还有卖什么阻街后,便每人罚款二十港币,这有钱交的,交了就可以回去了,当然了,阻街的证据肯定是没有了。

    这没钱的呢?

    对不住,连押带扣兼坐牢,您老准备着去赤柱呆上个把星期吧。

    杨秋心里是不做它想了,他现在书丢了个光,兜里也就剩个十三块钱,哪来的钱交罚款,还不如安安静静等个七天,到时候省下个十三块做做本钱也好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今晚回不去,小丫头会不会担心的睡不着。

    这七想八想的,杨秋便和那些交不出钱的十来号人,通通进了拘留室,等着明日押负赤柱。

    李汉祥和竹竿吴这两个日光族,自然也陪着杨秋一起蹲起了大牢。

    总共也就七八个方的拘留室,一下挤进来十多号人,一股子乱七八糟的味道实在不好受。还好现在天凉了,不然关一晚上的估计得被味道冲死。

    杨秋凭着自己年轻壮实,抢先占了个靠铁栏的墙角坐了下来,准备熬过这漫漫长夜。

    这李汉祥和竹竿吴,自然也挤在了他旁边,一个个靠着墙壁整个垂头丧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几人默默无言半响之后,李汉祥欲言又止了一番后,忽然小声对杨秋问道:“哥,哥,你有钱没有?”

    正迷瞪着眼的杨秋楞了下,转过靠在栏杆上的头,看着李汉祥说道:“怎么?你想出去?”

    这时候问钱,也只能是这事了。

    李汉祥顿了顿,道:“这牢得坐足七天呢,我们俩刚在永华报了名,万一这两天就……就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李汉祥忽然说不下去了,默默低下了头,脸上带着一股子羞愧的神色。

    杨秋倒是一下就明白了李汉祥这时的心理,要知道他俩可是一起报的名呢。这时候杨秋选择坐牢,肯定也是缺钱的。到时候他李汉祥一个人出去考试了,留下个杨秋蹲大牢,这算是个什么兄弟。

    不过李汉祥显然是多想了,影视这条路,杨秋根本就没抱过多大的希望,毕竟感觉离他太远了。他老杨家,从上三代到下三代,甭管是五服之内还是之外,从来没出过个混影视圈的。

    所以在杨秋心里来说,他也就认为他是个陪考的。

    这考试,不参加也罢。

    现在看着李汉祥有些不好意思了,杨秋便主动问道:“你身上有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“问你呢,你身上还有多少钱?”

    李汉祥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,翻出裤口袋道:“四块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这时也有些头疼了,翻了翻自己的口袋,道:“我这只剩十三块了,咱俩的加起来,都还差两块八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杨秋忽然推了已经开始打瞌睡的竹竿吴一下,喊道:“喂!喂!老吴,醒醒,醒醒,江湖救急!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?”竹竿吴懵懵懂懂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江湖救急!”杨秋直接问道:“你身上有两块八没有?”

    一听到是钱的事,竹竿吴又躺下了,咧着嘴嘟嚷道:“你看我,你看我,像是个带钱的么?今天还没开张呢,就被抓进来了,哪来的钱。”

    嘚!

    杨秋一想也是这个理,这家伙是个打秋风占便宜的惯犯,身上有了钱就换成了芙蓉膏,哪里像是个带钱的人。

    李汉祥和杨秋的眉头,这下都皱成了八字。

    其他被抓进来的人,要么是真穷的,要么是不相熟的,不好借钱啊。

    就在杨秋颇有些纠结时,李汉祥忽然站了起来,扒在铁栏杆上叫唤了起来:“差大哥!差大哥!……”

    这几声叫唤,顿时惹得牢内众人侧目,没多大会,便见一个差佬从外面走了进来,一边走一边回道:“叫什么叫什么!给劳资安静点,怎么着?想清楚准备交钱了?”

    李汉祥点了点头,掏出自己的那四块二毛钱问道:“差大哥,我身上只有四块钱,你看刑期能不能给我减两天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整个拘留室里顿时一片安静,杨秋也是一拍额头,赶紧往旁边挪了挪,离这傻子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差大哥也被气笑了,看了李汉祥手上的钱一眼,冷着脸回道:“格劳资的,你以为买青菜萝卜啊,还讨价还价?你有没有什么亲戚朋友的,你给钱我帮你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还有这一撮,李汉祥顿时高兴了,把钱递给了差大哥,兴冲冲地道:“那太好了,大哥,请您到九龙北帝街,找……找……”挠了挠头想了下,李汉祥继续道:“找以前大中华宿舍的王元龙先生,就说我是李汉祥。”

    “王元龙?”差大哥顿时有些吃惊,瞪着眼睛尤不相信地问了一句:“拍电影的王元龙?银坛霸王?”

    “对,银坛霸王。”

    差大哥显然开始不以为个摆地摊的还能有这关系,不过看了看手里的四块钱,到也信了大半,嘴里嘟嚷着,还是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一看事情解决了一半,李汉祥彻底松了口气,杨秋也继续懒洋洋地倚在了墙上,他这十三块算是也省下了。

    差大哥这一走,就整整走了三个小时,铁窗外看去天都黑了。李汉祥这娃等着等着又开始心急火燎起来,嘴里一个劲地嘀咕着‘莫不是黑心的差佬拿着钱直接跑路了’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还好没等李汉祥变成唐僧,那边铁门一响,杨秋就见那个拿钱办事的差大哥怒匆匆地走了进来,还没等扒拉在铁栏杆子上的李汉祥搭话,那边倒先骂开了。

    “格劳资的!王元龙,别说你认识,我还认识呢,银坛霸王,谁不认识?可人家不认识你有个屁用!你个龟孙,耍我么?又坐船又坐车的,花了我六块多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李汉祥简直傻了,就是再迷糊,也知道差大哥这趟不仅没办成事,还把他变成了自己的债主,他李汉祥现在还倒欠差大哥两块钱呢。

    李汉祥这脸色顿时苦了,看着面色不善的差大哥,犹犹豫豫地说道:“要……要不大哥,你再帮我跑一趟……”看着差大哥脸色越来越黑,李汉祥赶紧摆手道:“这次不找王元龙,找王壕!找王壕!”

    “王壕?华南影帝?”

    “嗯嗯嗯,对对对!”看着差大哥认识王壕,李汉祥赶紧高兴地点头道:“就是华南影帝王壕!他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呸!”

    还没等李汉祥说完,差大哥一嘴的唾沫星子喷了他一脸,形象跟包公有得一拼的差大哥冷笑了一下,恨道:“我x你老x,你个龟孙,一下银坛霸王一下华南影帝,一下王元龙一下王壕,我看你这个龟孙,还是到牢里去嚎吧!”

    说完竟也不找李汉祥讹诈那亏损的两块钱了,转身便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这下李汉祥傻眼了,又转头跟感觉有些蛋疼的杨秋大眼瞪小眼一会,便垂头丧气地一屁胡地直接坐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了无生气……

    整夜相安无事,待到第二天一早杨秋等着准备转移去赤柱时,李毅李蔓两兄妹却是收到消息,跑来警署探监了。

    “杨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隔着栏杆,看着一脸倦容眼眶微红的李蔓,杨秋有些心疼,刚准备拿手伸出栏杆去摸摸李蔓的小脸安慰一下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!——”

    瞧着李毅在旁边一个劲地假咳,杨秋李蔓伤心之时不免有些小尴尬。

    杨秋这伸出去的手也不由得停了下来,若无其事地握在了铁栏杆上,继续安慰道:“小蔓,别担心我,不就七天牢饭嘛,一眨眼就出来了,到时候我还等着你给我接风洗尘呢。”

    “杨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杨秀才!”李毅虎着一张脸,有些纠结地在旁边插话了:“这事怨我,对不住你,我欠你一个人情!”

    李毅这话倒是实话,一大早刚把人家的钱借个精光去牢里捞兄弟,下午被借钱的人却蹲了大牢,反而没钱捞人了,你说这蛋疼不蛋疼。

    不过大舅哥欠的人情,能叫人情么?

    所以杨秋赶忙说道:“没事没事,毅哥,不就七天么,我马上就能出来了,再说了,我这还省了二十块钱呢。”

    这笑话够冷,不仅杨秋没笑,李毅李蔓两兄妹也没感觉,俱还是满脸愁容地看着杨秋。

    还好这尴尬的气氛也没持续多久,过不了一会,探监就被强制结束了,李毅便拉着一步三回头的李蔓离了开去。

    在警署里胡乱地喝了一碗白粥后,一辆警用卡车便把这十来号人,一溜烟地拉到了——赤柱监狱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