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17章 杨半仙

时间:2017-12-20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两张条凳一面长幡,一席明黄色的锦布铺在半人高的小方桌上,外加桌上龟壳一副铜钱少许,还有几本残破不堪的《梅花易数》《神相全篇》之类的破书,就构成了竹竿吴的全部家当。

    哦,还有一副影视剧里算命先生必备的圆框小墨镜。

    竹竿吴恶人自有恶人磨,此时跑去后巷五谷轮回之所抢位置去了,也不知拉到裤子上了没有?

    杨秋今天也懒得摆摊了,竹竿吴要他帮着看摊,他也就在条凳上坐了下来,随手翻弄着桌面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咱也当一回算命大师!

    杨秋摇头晃脑地,拿起圆框小墨镜翻来覆去的看了几回,随手架在了鼻梁上,松松垮垮地吊在鼻尖,活脱脱一副浪荡子形象。

    “三字为三才,以一字为上,二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雷无妄,风天小筑,火雷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谓乾上坤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翻着那本残破不堪的《梅花易数》,越看越迷糊,这特么可比文言文难多了,看了半响,终于在心里暗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算命的活计,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做的。

    “喂!算命的!喂!喂!我们算命!”

    就在杨秋还在心里感叹自己学识少时,面前忽然多出来两个人,毫不客气的敲了敲他的桌子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,一看就是个所谓精英高层,假洋鬼子,身上西装笔挺,脖子上还打着领结,头顶发蜡抹得油光发亮。

    此时这人正不知从哪掏出一个白色手绢,一脸嫌弃的擦着刚刚敲桌子的手。

    至于另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杨秋藏在墨镜后面的眼睛微微一亮,却原来是个美女。

    只见此女也就二十左右,皮肤白皙五官精致,尤其是那眼睫毛又黑又长,竟然烫着一头这时候难见的微卷长发,身上穿着一套米白色的小百褶裙,手里拿着一个白色小皮包,一股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,那胸鼓鼓囊囊的,怕不是有e了吧……

    还好杨秋现在带着墨镜,不然就他这乱往人胸瞄的眼神,估计得结结实实地挨顿揍才行。

    “哎哟,朱蒂,你不会打听错了吧,你看看你看看……”那男人手里攥着手绢,略带些娘气的看了看桌椅条凳,嫌弃道:“这多脏啊,这算命的能算准?再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看了杨秋一眼,鄙视道:“这算命的也太年轻了吧,怎么看也不像大师啊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,杨秋都气笑了,有这么当着面损人的么。

    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啊!想他杨秋在竹竿吴旁边混了这么久,也不是白混的!

    “这位‘先生’,所谓有志不在年高,山不在高,有……”

    啪——!

    杨秋的话才刚说了半句,那凤凰男还在嘀咕呢,就见那叫‘朱蒂’的美女忽然伸出一只手来,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手底下,压着一张十块的纸币!

    只见美女嘴角微微一撇,颇有些不赖烦地道:“你们两个废什么话啊,算命的,听我姨婆说你算得挺准的,今天你来给我们算算命!”

    嘚,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,这俩狗男女的脾气还真特么像。

    杨秋对这美女的好印象,一下也丢到爪洼国去了。

    “朱蒂,你还真信他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姓罗的,你不算命就安安静静地站着,你不信我信。要不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不不……朱蒂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凤凰男被朱蒂一顿呵斥,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。

    杨秋顿时对这女的敬佩起来,在这年代,一个女的牛气到这程度,得有多厉害!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朱蒂昂着头得意地骄哼一声,像只骄傲的小孔雀一样,在杨秋面前坐了下来,傲气道:“算命的,你到底算不算?”

    “算!”杨秋无所谓地应了一声,又摇摇头道:“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

    点了点那张纸币,杨秋道:“不过钱少了,盛惠,二十起卦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……”

    朱蒂美女像只准备战斗的小母鸡一样,睁大着眼狠狠地瞪了杨秋一眼。

    还别说,挺萌的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,你穷疯了吧,算个破相二十块。”凤凰男又开始叽叽咋咋了,站在旁边指手画脚地道:“我就知道你们中国人靠不住,骗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“哎呀,朱蒂,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“哎呀朱蒂,我不是说你。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“朱蒂,我错了我错了,别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刚被这香蕉凤凰男的话惊呆了,刚想问他是来自霓虹呢还是宇宙第一国,准备问候他母亲呢,就看见朱蒂跳了起来,拿着手里的包一个劲地拍着这家伙。

    “姓罗的!你滚!”

    朱蒂兴许是打累了,满脸通红地停了下来,抬起手指着远方叫凤凰男滚蛋。

    “朱蒂,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朱蒂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朱蒂!我不能走。”凤凰男眼珠转了转,忽然开窍道:“我还得送你回家呢,伯父不是还在家等着我们吃晚饭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兴许是这话触了什么关键点,朱蒂一下子没了话语,只得瞪着凤凰男暗自生闷气。

    “朱蒂,刚刚是我说错话了,我跟你说声对不起好不好。”凤凰男弯着腰,一脸讨好道:“你就原谅我吧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看着朱蒂不为所动,凤凰男忽然灵光一闪,指着杨秋道:“来来来,我们先算命,算命,算完了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这还不算,凤凰男又马上从钱包里掏出十块钱放在桌上,忙对着杨秋说道:“算命的,快帮朱蒂算算命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——”

    看了一场好戏的杨秋假正经的咳嗽了一声,拿起桌上的二十块钱,畅声道:“不知道这位女居士,是想用金钱卦占呢?还是相面测字呢?还是摸手…骨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片安静,凤凰男尴尬地看了杨秋一眼,又忙对着朱蒂小声叫道:“朱蒂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测字!”等了半响,终于见朱蒂从嘴里冷冷地蹦出来两个字,凤凰男深深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想测姻缘呢?还是前程呢?还是人间吉凶呢?”

    朱蒂还没说话,凤凰男马上说道:“测姻缘测姻缘,我们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测前程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凤凰男目瞪狗呆。

    杨秋也有点蛋蛋的忧伤,你个千金大小姐测个什么前程,不过客人要测,你不可能拦着不是,也只得把纸笔推过去说道:“好,那你想着你心里想测的事,随便写个字,咱们来测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写!”朱蒂没拿笔,直接又把纸笔推了回来,道:“你写,你来测!”

    我去年前年大前年买了个表!特么这小妞怎么回事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朱蒂歪着头,有些鄙视地说道:“你不行?”

    特么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!

    杨秋气急,随手在纸上写下两个字,说道:“行,怎么不行,所谓相者,万物可测也,咱随手写两字,就可测天下。”

    唰唰唰写完,杨秋就把纸递给了朱蒂,说道:“这两字,你任选其一,我就可看出你的前程!”

    “哼——”

    朱蒂冷哼一声,接过纸瞧了瞧,只见纸面上写着大大的“性命”二字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朱蒂不明其意,凤凰男就更不知道了,只得双双疑惑地看了杨秋一眼,又低头看向手上的纸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待两人沉默了会,杨秋故作高深地问道:“怎么样?朱蒂小姐,你选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沉默,半响之后朱蒂才犹犹豫豫地指着纸上的‘性’字说道:“我选这个。”

    杨秋一看,马上站了起来,握起双拳对着朱蒂半拜道:“恭喜朱大小姐前程似锦,步步高升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朱蒂和凤凰男像两个无知的小企鹅一样,一脸懵懂地看着杨秋,实在看不懂这字是怎么测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,有什么解释?”凤凰男问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——”杨秋又假咳一声,摇头晃脑地解释道:“所谓前程者,钱也!俗话说得好,这没钱的,认命,有钱的,任性,朱大小姐认了性字,岂不是有钱之人,自然是前程似锦不在话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这解释,凤凰男两人又是一阵懵逼,半响这家伙才压着嗓子疑惑着问道:“你骗我们?”

    “nonono!”杨秋赶忙反对,又摇头晃脑地解释道:“这怎么是骗呢,中华文化博大精深,测字能流传千年,自有它的道理,不信你等个三四五六七八年,你看我算的可对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呀!”杨秋摆了摆手,又道:“说这么多,你个霓虹国人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我不是霓虹人。”凤凰男微微一愣,立马昂着头解释道:“我是英国人!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既然你说你测的准。”凤凰男看了朱蒂一眼,又从钱包里掏出二十港币放在桌上,道:“那你帮我测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杨秋心里一喜,这有钱不赚白不赚啊,忙收起钱道:“可以可以,你说你要怎么测,是金钱占呢,还是相面呢,要不你也干脆测字吧?”

    “不!”凤凰男微微抬头,说道:“我相面。”

    “额,相…相面,好吧。”杨秋顿了顿,又问道:“你想测什么?”

    “姻缘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