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16章 找个沙包

时间:2017-12-20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当男人和女朋友正在约会时,突然看到老丈人出现在自己面前,还带着一脸怒容的时候,男人的心情一般是很复杂的。

    李毅虽然不是老丈人,却是比老丈人还恐怖的妹控大舅哥!

    烦恼、勇敢、坚决、真诚、郁闷、悲壮……等等,都不足以表达杨秋此刻内心的真实感受。

    而当李毅身后又跟着出现六七个不怀好意的身影时,杨秋心里就只剩下一句话了。

    卧槽,未来大舅子要组团打人了,怎么办?在线等,急!

    还好没等杨秋想到解决办法,李蔓就站出来给了杨秋一条路。

    只见小丫头慌忙跑到李毅面前,伸手拦着哥哥问道:“哥,你怎么来了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干什么?!”李毅直接把他妹扒到一边,恨声道:“我要打人!”

    “哥,不要!”

    李蔓吓了一跳,马上拉住了她哥的衣袖,可她一个小女孩怎么拽得住一个壮汉,眼见李毅就要暴走而去,李蔓忙叫道:“杨大哥,你快走,快走!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杨秋有点傻眼,这是个什么情况。看着越来越拉不住的李毅,还有被李毅李蔓两兄妹挡在过道那边的几个壮汉,杨秋咬了咬牙,转身跑进了厨房,还远远地抛下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大舅哥!等你冷静了,我再和你解释!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李毅听到‘大舅哥’三字终于抓狂了,看着杨秋已经消失不见的后门大叫道:“姓杨的,有本事你永远别回来,不然我揍死你!”

    第一次约会就如此失败,杨秋挺是蛋疼,最重要的是有家不能归,搞得他不得不在个破旅店窝了一晚。

    只是这破旅店隔音效果奇差,他被隔壁那流莺还有床铺‘咯吱咯吱’的摇晃声折腾得一晚没睡好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第二天还必须得早起……

    一大早天稍稍亮堂一点,杨秋就跑到旅店旁边吃了点早饭,然后小心翼翼地摸到自家楼下附近,寻了个能看到大门的隐秘点,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没办法,杨秋除了身上还有十来块港币,其他的全部身家都在家里,就算有李毅威胁,他也不可能不回去。

    重新从无到有的打拼一次,他可受不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只求李毅快点出门上工,他才好回去看看李蔓怎么样了,然后带上钱还有货物出去躲两天,等李毅气消停了点再说。

    不过按照昨晚李毅的那个脾气,今天他出门上工的希望很渺茫。

    杨秋那个愁啊!

    果然,天下事多半都是好的不灵坏的灵,杨秋在那蹲了一上午,腿都蹲麻了五六次,也没见李毅出来,显然在家里等着守株待兔了。

    杨秋没辙,只得陪在那里干耗着,就这样一直等到下午两点多,等到杨秋快要放弃时,终于看到昨晚貌似跟在李毅身后的一个矮个子,急匆匆地跑进了他那栋楼。

    摸了摸下巴,杨秋感觉可能有戏。

    果然,没多久杨秋就看到李毅和矮个子跑下了楼,又急匆匆地往东边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杨秋怕是个陷阱,不敢马上上楼,又在那隐秘点蹲了七八分钟,看着李毅到底没回来,又见周围没啥可疑的人,这才放心大胆地往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可到杨秋刚走到楼下,就见黑乎乎的楼道里突然冲出个矮矮胖胖的黑影,直接对着他而来。

    卧槽,这李毅啥时候这么有计策了!

    杨秋心下一愣,也来不及细看了,转身就准备开跑,还好李毅这马大哈,没在他背后埋伏人,不然两面夹击他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“杨大哥!?”

    哪知杨秋才刚迈了半步,那黑影突然发出一声惊呼,叫出了杨秋的名字,话语间还带着点欣喜。

    杨秋也是愣了下,又回过头来,看向楼道里跑出来的黑影叫道:“小蔓!”

    没错……

    楼道里跑出来的正是李蔓这小丫头,刚才杨秋感觉黑影胖胖的,正是李蔓手里提着了一个大大的包裹——全是杨秋摆地摊的东西。

    杨秋赶忙接过李蔓手里的东西,又问道:“小蔓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…没事…杨大哥你昨晚没事吧?”

    李蔓提着这么大个包裹下楼,本来脸就累的有点红,这时看到杨秋站在面前,却连眼圈也开始慢慢泛红了。

    杨秋赶忙放下包裹,一边拿手抹着小丫头微微湿润的眼角,一边微笑道:“我一个大男人,能有什么事,别哭别哭,别担心我,我厉害着呢。”

    看着面前一直担心着他的小丫头,杨秋只感觉一阵阵幸福感从脚底冲到头顶,要不是地点不合适,他真想对着眼前的这个可人儿狠狠的亲上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丫头倒是被杨秋的眼神弄得心里小鹿乱撞,抽泣了两下忙低下头小声掩饰道:“谁……谁担心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心里一笑,暗自嘀咕着,这丫头到底还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,还傲娇起来了,不担心他,还会想着帮他送包裹么。

    不过还没等杨秋心里的高兴劲过去,却又见小丫头轻皱着眉头抬起了头,看着他道:“杨大哥,我哥说……我哥说,他早上说我们要搬家,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卧擦!

    杨秋一阵咧牙,这李毅李楞头,妹控控到这份上了,怎么防杨秋跟防贼似的。

    有必要搬家么……

    这下杨秋的眉头也皱起来了,陷入热恋中的男女,怕是也不想分隔太远的,这大舅子的事不解决,将来的小日子可怎么过啊。

    算了,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杨秋咬咬牙,心里一定,扶着小丫头的双肩,看着她说道:“放心,没事的,这事情总还是要解决的,这样,等晚上你哥收工回来了,我好好和他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小丫头愣了下,马上着急着说道:“不行的杨大哥,我哥会打人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!”

    杨秋一脸轻松地拿起地上的包裹,往肩上一扛,摆着手说道:“你哥就是再能打,难道还能打死人不成,只要我不死,他这个大舅哥是当定了!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“晚上好好在家,等我回来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杨秋也不管小丫头那忐忑不安的表情,把她往楼道里一推,直到看着她一步三回头的上楼去了,这才拍拍屁股就走了开去,摆摊去了。

    别看杨秋说的轻松,离开了李蔓的视线,他的眉头也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规规矩矩的谈恋爱,怎么想也不该白挨一回揍是不是?

    杨秋觉得,等下晚上回来得带着个拉架的才行,李汉祥就不错,这小子是个乐天派,估计挨两下揍也不会疼。

    嗯,这主意不错!

    想到了解决的办法,杨秋的心情也不错,高高兴兴地上了巴士,二十分钟不到,就赶到了东方戏院门口。

    远远的,就看见李汉祥和竹竿吴两人,正坐在算命摊子旁剔牙。

    这边杨秋还没打招呼,那边竹竿吴就看着他嚷嚷起来:“哟哟哟,杨秀才,今天大半天没见你,我还以为你有了好差事,就不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杨秋感觉有些莫名其妙,把包裹往摊位上一丢,纳闷道:“老吴,你说些什么呢?谁有好差事了?”

    “装!你就继续装!”

    竹竿吴翻了个白眼,一边剔牙一边看着旁边不做声的李汉祥,鄙视着道:“你装个什么糊涂,你们昨天鬼鬼祟祟的,我就感觉不对劲,今天小李子可都给我说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的事?

    杨秋挠了挠额头,忽然反应过来,看着坐在那里不尴不尬的李汉祥,怒目而视!

    这小子,肯定是管不住嘴,把他俩报名演员训练班的事说出去了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“哥……,你看……”李汉祥见躲不过,只得讪笑着看了看杨秋,尴尬着解释道:“这不不小心说漏嘴了么,哪想……”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杨秋恨恨地拍了李汉祥一巴掌,娘希匹的,这事能随便说么,没看见他连小丫头都没说,就是怕到时候被刷下来了,丢大脸么。

    尤其是竹竿吴,杨秋敢保证,要是到时候没考上,那膈应人的话,绝对能从年头说到年尾。

    “嘿!嘿!嘿!”

    看着杨秋一个劲的欺负李汉祥,竹竿吴瞧不过去了,拿着牙签指指点点道:“你没事打他干嘛,你们两个想当影帝,这是好事啊,到时候真成了事,还不是财源广进!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怕是你们都记不起我这个算命瞎子咯。”竹竿吴嘴里说个不停:“就凭这,你们不得请请客摆摆酒啥的?”

    “没影的事,摆什么酒?”杨秋反正是不会上着挤兑帐的。

    “哟哟哟——”

    竹竿吴可没那么好对付,继续鄙视道:“你看你还没人家小李子豪气,知不知道人家小李子今天可大发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竹竿吴把大拇指往旁边一指,虎气生生地道:“刚中午,隔壁英京酒楼,八大菜,那是满满的一大桌啊,一道不多一道不少。就说那酒,也是正宗的绍兴老黄酒,那个醇那个香啊!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杨秋气的有点脑壳子疼,又瞪了旁边诺诺不敢做声的李汉祥一眼,这娃是发财了吧,怎么这么舍得,就竹竿吴刚说的那桌,没个五六十块,根本拿不下来。

    这特么,有钱没地方花啊!

    “你看看,你看看,人家小李子做事多实在!”竹竿吴把个牙签往桌上一戳,抹这下巴上几根山羊胡道:“要不等下晚上你请,咱们继续英京酒楼?”

    “啊呸——”

    听完竹竿吴的话,杨秋刚啐了一口,忽然想起晚上找人拉架的事,眼珠子转了转,忽然改口道:“英京酒楼,咱没有,修顿球场,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修顿球场?你好意思!”竹竿吴鼓起了眼,一脸的不岔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好意思!”杨秋踢了踢自己还没打开的包裹,道:“你爱去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竹竿吴的话才刚脱口,街道不远处某个酒楼门口,忽然围上去一大群人,噼里啪啦乒哩哐当的打砸声就传了出来,这下围上去的人就更多了,里三次外三层的黑压压一片。

    “打人啦!有人打人啦!”

    “叫你们老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点叫差佬!”

    “我打死你个黑心佬!”

    “别砸啦,别砸啦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!爱去不去!”杨秋也懒得摆摊了,看看那边挺热闹的,又瞧着竹竿吴和李汉祥有点小不爽,一溜烟的也跑去看热闹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!你看这是什么人啊,小李子,你看看你看看!”竹竿吴对着杨秋的背影指点了两下,对着李汉祥吐槽道:“要说还是你小李子够义气,将来肯定能演电影当明星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做明星要得先会做人,看看杨秀才,这是做事的人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啊,他肯定考不上,你说是不是,额……,小李子,你那是什么表情,难道我说的不对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!喂!喂!”李汉祥还没说话,刚走开还没两分钟的杨秋又风风火火地跑了回来,看了脸色不正常的李汉祥一眼,忙对着竹竿吴问道:“你们中午在哪吃的饭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竹竿吴愣了下,回道:“奇怪啊,你小子回心转意了,修顿我可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废个什么话!”杨秋把大拇指往扎堆的人群那一指,问道:“英京酒楼,是不是?”

    竹竿吴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被打砸的店,正是他们中午吃饭的英京酒楼,于是一脸懵逼的看着酒楼方向问道:“这怎么了这是?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来是了,话说你没事?”杨秋挑了挑眉,看着竹竿吴道:“中午一堆人在英京吃坏了肚子,现在正一边拉稀一边砸……”

    “哐当!”

    杨秋话还没说完,就见李汉祥一脸憋红地站了起来,往着东方戏院的后巷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奇了怪了,怎么小李子有事你没事,你们不是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哟……哟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的话还没说完,就见竹竿吴小腹一收,也是一脸肝疼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…哟…哟…,杨秀才,你帮我…看下摊,哎…哟…哟…,我肚子也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一个屁还没放完,就见竹竿吴迈着两条竹竿似的腿,飞奔而去!

    卧槽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