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12章 逗逼?

时间:2017-12-16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此时的香江电影,和三十年后的香江电影,有一个不是共同点的共同点。

    那就是,无论在哪个年代,香江电影里的粤语片数量,绝对是大于国语片数量的。

    不过在七八十年代以后,无论是好电影还是烂电影,香江拍的大部分都是粤语电影了,大不了往外卖的时候找人加上国语的配音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香江电影发展近百年的一个大背景,

    而在四五十年代的香江电影界,还有一个更奇葩现象,那就是此时的粤语片往往粗制滥造,而国语片基本上都是精品!

    不能说这个现象,和不少香江电影人都是从sh南来的影人没关系。

    毕竟大家一抱团,还是拍自己最熟悉的国语电影才最方便,至于粤语电影嘛,只有本来就是粤语区的人,或者暂时没有国语电影拍的闲散人员,才会去拍粤语片。

    当然,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,还是现在香江拍的国语片,是能在大陆上映的!

    这可不像后世,还有个****拦着。

    大陆这是个多大的市场?看看二十一世纪香江影人纷纷北上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至于粤语片,呵呵呵,别说卖到北平了,就连粤语的老家南都,你粤语片也别想卖进去!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咱们把时间再稍稍往前推十二年,在一九三六年,金陵国民政府里面有一个专门的电影审查机构——中央电影检查会。

    这个机构,就等于后来的****了。

    结果这个检查会啊,就在1936年提出一个‘建议’,为统一国语所以要禁止方言电影拍摄。这还不算,到了下一年也就是1937年,更是白纸黑字的直接下了命令,从1937年7月1日起,禁止拍摄粤语片。而且凡在香江拍摄的粤语片,禁止进入内地发行。

    这下粤语片就倒霉咯,要人才没人才,市场又丢了一大半,更不可能有多少投资人,不粗制滥造才怪!

    所以此时香江大部分上规模、财大气粗的电影公司,基本上都是拍摄国语片的,比如大中华和永华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那么一两家拍摄粤语片的正规公司,可由于刚经过战乱,又加上没有大金主投资,还趴在地上慢慢养伤呢。

    不过我们在这说了这么多,除了想交代一下时代背景外,更想说的事,就是这《满城风雨》是能在北平上映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北平,可还是蓝军的天下呢。

    总之,李汉祥这家伙接到妹妹的信,想明白了前因后果,就知道要坏事了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又过了两天,就更热闹了,给李汉祥的信就如雪花一样的飞来。什么干爹、干妈的,二姑、三姨的,同学、老师的,都是一律的满纸祝贺外加满怀期待。

    最后,连李汉祥不识字的祖父母,也托隔壁二大爷写了封信,千叮咛万嘱咐地,说什么魔都小姐也好,香江小姐也好,要成亲还是东北小姐最好。

    东北少爷,当然要娶东北小姐嘛。

    这都什么跟什么啊!不过俗话说的好,这债多了不愁,虱子多了不痒。东北老家那边热热闹闹了一通,连翻打击下的李汉祥却早已看开了。

    反正这片子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拍完;就算拍完了,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上映;就算上映了,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在北平播放。

    说不定到时候,老家的人全给忘了呢。

    大部分做过学生的人都很清楚,这星期五是最难熬的,最后一节课四十五分钟感觉用了半个月;而星期天是时间过得最快的,这眼睛一闭一睁,嘚,已经到星期一了。

    李汉祥也就感觉自己的眼皮一闭一睁,还没干什么活做什么事,一个半月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然后,《满城风雨》竟然就在北平上映了……上映了……上映了……

    接着,李汉祥就感觉自己要悲剧了。

    果然如他所料,第一个给他写信的还是他三叔。

    这三叔就说啊,北平西单楼牌前面的长安戏院,广告牌上已经刊出了《满城风雨》的大海报,不过只画着严桦、谢家骅和李兰的大头,双生双旦只剩一生双旦了,李汉祥这一生是不是滚了蛋,就不得而知了啦。

    不过这戏院大堂挂着的八张剧照里,倒是有一张看见了李汉祥,可惜是个远景,还被别人挡住了一半,三叔就问啊,你这是不是“千呼万唤始出来,犹抱琵琶半遮面”啊?

    这三叔补了两刀还不算,又来问了一刀,这二十多个演职员名单里,除了一个香江小姐李兰姓李外,其他一个姓李的也没有,我们的东北少爷哪去了?

    信的最后,三叔倒是告诉了李汉祥一个惊人的大消息——颐和园十七孔桥头的铜牛,已经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也不知这牛是被风吹走的,还是人吹走的。

    李汉祥这三叔也就比他大三岁,两人是从小一起光屁股长大的。按照李汉祥的说法,是他自己身上有几根肋骨,他三叔都知道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现在他这个做侄儿的牛皮吹爆了,这三叔应该帮忙兜着点嘛。

    这倒好,最亲近的倒最先挖苦起来了。

    叛徒!赤裸裸地大叛徒!

    正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李汉祥这边还在咬牙切齿地骂他三叔呢,他妹妹的信又来了,说他的祖父母,拖男带女,拉着这一房的一家老小七十二口,由山海关外的锦西,做八个钟头的火车到了北平,专程就为了看他领衔主演的《满城风雨》……

    听着李汉祥说到这,即便隔着时间和空间,杨秋都为李汉祥感觉臊的慌。

    这得丢多大面子啊!

    “然后呢?然后呢?”杨秋一脸好奇的问道,这奇葩故事太让人抓心了。

    “然后……”李汉祥满脸郁闷,愁眉苦脸地道:“过了两天吧,我就接到了二姑丈的信,信里别的没写,就说他们一伙人到了北平,一块逛了逛颐和园,说让我不用担心,十七孔桥桥头的铜牛还在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杨秋笑得肚子都痛了,看见李汉祥满脸蛋疼的脸色,忙止住笑追问道:“然后呢?这就没了?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李汉祥被笑的火气都冒上来了,继续道:“你以为我们家都跟我三叔一样,打起人来专打脸啊。”

    杨秋忙摆了摆手,一脸笑意地道:“完了好完了好,我说你怎么死也不说你是演员呢,原来还有这茬,是我我也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讨个生活,我容易吗我!”

    看着满脸怨气的李汉祥,杨秋渐渐收起了笑意,问道:“我说祥仔,那你好好的演员不当,干嘛跑来当画家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想啊。”李汉祥撇了撇嘴,有点小生气地回道:“这不是,不是大中华倒闭了嘛。”

    这答案,倒是惹得刚刚被李汉祥普及了一番电影圈现状的杨秋一愣,忙问道:“大中华倒闭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,也不能算是倒闭了。”李汉祥摸了摸头,组织了一下话回道:“大中华的片场租约到期了,续不下来,干脆就搬回魔都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答案,杨秋倒是心里一阵嘀咕,这大中华搬回魔都,额,那的确离倒闭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既然大中华关门了,那你怎么不去别的电影公司试试?”

    李汉祥抬了下眼皮,道:“你以为这电影圈好进啊,没人领着,你连门都进不去,我这还是有王壕领着呢,都混到吃不下去饭了,你知道我在大中华挣了多少钱么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四十!”李汉祥抬起右手伸出四根手指,想了想又说道:“嗯,还加上刚到香江那会,王壕还给了我三十。”

    “嚯,三个月就挣七十,你是怎么活下……”杨秋刚想调侃李汉祥两句,忽然感觉到不对劲,想了下皱眉问道:“不对啊,你刚刚不是说你跑了次龙套二十,拿了双份,不就已经四十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在大中华就跑了这么一次龙套啊。”李汉祥理所当然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如你在这画画呢。”杨秋弹了弹手上的报纸,回道。

    “哥,这你就不懂了吧。”李汉祥扬起头,高深莫测地说道:“你只知道底层的人赚的少,上面的人,你知道拍一部戏多少钱吗?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我举个例子,白洋,名角,大花旦,哥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汉祥被杨秋搞得一脸纠结,想了想又说道:“那我再换一个,嗯,周旋,周旋总该知道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啊,知道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哼嗯……”李汉祥清了清嗓子,右手伸出三根手指头比划道:“周旋,现在拍一部戏,酬劳是三万!港币!”

    李汉祥很想看到杨秋被震惊到的样子,哪知杨秋想了想,却一脸淡然地点了点头,回道:“嗯,不错,不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,哥,你不羡慕啊?”

    “羡慕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三万啊!”

    “嘁,瞧你那小家子气,三万羡慕个什么劲。”

    杨秋其实非常想说我见过更大的,未来何止三万,三千万,还是美元的片酬,在好莱坞都是毛毛雨啦,他要一天到晚羡慕来羡慕去,还不得把自己愁死。

    看着被自己的‘豪气’打击住了的李汉祥,杨秋扬了扬手里的报纸,说道:“所以,你还是想去电影圈闯一闯,难道不怕又吃了上顿没下顿吗?”

    李汉祥抛掉脑子里的负面情绪,答道:“哥,你不懂,我以前半路杀进大中华,说的好听叫跑龙套,不好听就叫要饭的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指了指杨秋手里的报纸,李汉祥继续道:“但是从公司自家演艺班出来的人,可都是亲儿子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