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10章 其实,我是一个演员

时间:2017-12-14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李汉祥闻言愣了一下,又想了想,这才拿起笔在画像上添了几笔。

    不过你还别说,杨秋这建议真不错,李汉祥这几笔画下去,画纸上的黑白素描顿时让人感觉生动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啧啧!”

    李汉祥收起画笔,看了看手里的画,又转头看向杨秋,笑问道:“杨大哥,你究竟还有什么不会的?竟然连画画都会。”

    “画画?”杨秋摇了摇头,回道:“我不会啊,又没学过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?”

    看李汉祥又以为自己要扮猪吃老虎,杨秋实话实说地答到:“真不会,我就是感觉你那画要是加几笔调下色会更好看,我才说的。”

    杨秋这说的倒是实话,他小时候倒是做过几天当画家的梦。这小孩子嘛,奇思妙想总是不断的,今天当画家,明天说不定就想当科学家了,所以算不得数。

    他这想当画家的念头出来后,倒是拿着铅笔认认真真地画过几回,可惜每次认真画出来的东西,都成了抽象派的代表作,所以最后也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直接说,就是杨秋没有画画的天赋。

    哪知杨秋的解释李汉祥根本不信,这家伙昨天被杨秋扮猪吃老虎给整怕了,直接递过画板和笔道:“不会没关系,我看杨大哥你还是很有画画的天赋的,来,咱们画幅画试试,说不定你还是个绘画天才呢。”

    李汉祥到底是打的好主意,不管杨秋是真不会还是假不会,这只要一下笔,不管你是不是胡乱画,基本功是肯定能看出来的。

    到时候,就可以看这家伙是不是又在装逼了。

    杨秋倒是一愣,下意思地接过画板,懵着眼道:“画画?画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随便画,画人画狗都可以。”李汉祥鼓励道:“要不你画个鸡蛋也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这命题作文也够宽泛的,杨秋拿着画笔挠头想了想,然后眼前一亮,果真拿着画笔在纸板上画了个圈圈。

    就在李汉祥真以为杨秋要画个鸡蛋时,又见杨秋‘唰唰’地在纸上添了五笔。

    “哈,画好了。”杨秋得意洋洋地把画板交还给了李汉祥。

    看着画板上怪模怪样的一个‘人’,李汉祥颇有些摸不着头脑地问道:“杨大哥,你这个、这个是画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人啊,火柴人!”杨秋一脸的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“火柴……还人?”

    李汉祥都快一口老血喷出来了,学了这么久艺术,今天竟然见到这么一种奇葩画法。这要是被他原来在北平的老师看到了,估计会气的直接杀到香江来。

    这下,他终于相信杨秋不会画画了。

    不过李汉祥却没有这么轻松地放过杨秋,只见他又从墙上扯下一幅画好的速写样张,直接递给杨秋道:“杨大哥,你再给这幅画上上色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杨秋却感觉有些莫名其妙,追问道:“我都说了我不会画画了,你还让我画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不是让你画,是让你上上色,就打些阴影之类的。”李汉祥颇有些深究的意味,继续说道:“大不了你画了,今晚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比真金还真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试试!”

    虽然不是那种竹竿吴逢便宜便占的个性,但这时代能省下一两块钱也是好的,杨秋便不客气的接过样张,开始涂涂画画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涂,杨秋便连涂了两天。

    第二天李汉祥这小子不仅带了画板纸笔,还带了黄红蓝等几种彩色颜料过来给杨秋涂。杨秋也是玩开了,反正免费的,浪费了就浪费了,不涂白不涂,索性就毫不客气的涂画起来。

    等杨秋玩嗨之后,李汉祥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——杨秋的画技虽然烂的一塌糊涂,但这家伙的空间感和色感却也好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空间感杨秋模模糊糊到能猜个七七八八,可这色感是什么?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作为一个画家,李汉祥倒也尽职尽责的解释了,这色感可以让画家对色彩的掌控力更强更丰富,画出来的画更好看更有层次感。总之就是一句话,作为一个优秀的画家,必须得有一副很好的色感才行。

    而作为杨秋这种画的稀烂的人来说,除了当一个半桶水的鉴画师,色感貌似没什么用。

    当然,他还可以去给别的画师打下手,专职上色也行……

    研究了两天就研究出这鬼东西,杨秋心里气个半死,也瞬间失去画画的兴趣,专心致志地摆起摊来。

    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过了两三天,杨秋正扒拉着手指,数着还有多少天过他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新年时,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打破了他的所有计划。

    这天杨秋已经摆了个把小时的摊,和竹竿吴吹了半天牛皮。

    就在他寻思着今天怎么还不见李汉祥过来摆摊时,只见街道那头,一身白衬衫的李汉祥不知拿着啥东西心急火燎地跑了过来,隔着老远就看到了他满头的大汗。

    “秋哥!哥!”

    李汉祥隔着老远就开始大呼小叫,对杨秋的称呼也由以前的‘姓杨的’‘杨大哥’之类的简化成了‘哥’。

    “祥仔,火烧屁股啦?这么急,要不要带你去庙街泄泄火。”这边杨秋还没搭话,竹竿吴就为老不尊地开始调侃人了。

    李汉祥这时跑近了,也不躇这老头,直接回道:“行啊,只要你请客,我就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呸!”

    竹竿吴啐道:“香江这边的规矩,这事可不能请客,会倒霉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吴你的意思是……”杨秋也打趣了一句:“祥仔请客你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竹竿吴顿时双眼一瞪,正气凛然地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又不是香江人。对了,祥仔,你真要请客?”

    “呸!你个老家伙一边去。”杨秋笑骂了竹竿吴一句,转头对李汉祥问道:“祥仔,到底怎么了?急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哥,好消息啊,你快看。”

    这时杨秋才看清李汉祥手里拿着一份《工商日报》,这是一份这时候全国影响力排行前十的报纸。

    注意全国两个字,这时可是包含大陆在内的,所以《工商日报》一般登的消息都挺重大的。

    杨秋一边接过报纸一边寻思,难道蓝军取得了什么重大胜利?这不对啊,现在蓝军不该节节败退么?还有,李汉祥什么时候站队了?

    有这么多胡思乱想不奇怪,杨秋都穿到香江小半年了,可知道这份报纸是偏蓝的。

    不过等杨秋看到李汉祥指给他看的副刊,就知道自己想多了。

    “仙乐常奏鸣永曦,丹青妙影留华年。”

    这是副刊头版里的大标题,就杨秋这丢了好几年的古文知识是看不出什么来了,不过咱还可以看下文,多谢白话文运动,接下来的东西他就看懂了。

    “——值永华大展宏图之时,特邀天下英才,共襄盛举!”

    这是副标题,一看就懂了,哦,原来是永华公司招人了。杨秋接着往下看具体内容,没两下就全懂了。

    原来这永华公司,是拍电影的,现在准备开个演艺培训班,要招学生了!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杨秋只觉得脑子里灵光一闪,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就感觉自己像忘记了什么紧要的东西似得。

    现在他只留下一个深深的疑惑——李汉祥给他看这个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杨秋穿越到香江后,也是看过这时代的一场电影的,还真巧,就是这永华公司的创业作——《国魂》。

    这电影是在夏天上映的,当时还搞了几辆卡车,两边挂上巨型海报,满香江大街小巷地巡逻宣传来着,想不吸引人都难。杨秋也是一半好奇,一半手里刚好有了点闲钱,便走进了电影院。

    但是,看了半小时就差点让他睡着了。

    不是电影拍的不好,而是杨秋看了后世太多的电影了,有对比就有伤害啊。

    看惯了后世超大银幕3dmax的画面,谁还能对小画布4:3的画面感兴趣,尤其是这画面还是黑白的,还没有环绕立体声。就更别提《国魂》里的战争场面了,画面道具就连剪辑方式都差后世一大截,让经历了好莱坞各种大片洗礼的杨秋感觉一阵阵寡淡无味。

    杨秋就纯粹把这片当怀旧黑白剧情片看了,这要在后世,别说怀旧黑白剧情片了,彩色现代的都别想吸引杨秋进戏院。

    所以后来杨秋干脆熄了看电影的心,也不想着滚进电影圈了,安安心心地另谋他路。

    这感觉不对,进去是自找折磨。

    不过虽然不怎么关注电影了,但因为摊子就摆在电影院门口,杨秋也是稍稍了解香江现在电影界的情况的。

    比如这永华电影公司,就是一条突然钻出来的过江龙。

    永华的大老板叫李祖咏,听说是个有钱人,以前在魔都专门给蓝军印钞票的,你说钱多不多。

    多!

    所以宣传《国魂》的时候,直接说的制作费是花了一百多万港币。

    一百多万!

    这可不是九十年代的一百多万,不够拍一部好戏;也不是二十一世纪的一百万,不够买一辆豪车。

    这是一九四八年……

    直接说吧,后来邵氏建影视城的那块荒废地皮,现在作价是三万就能拿下;半岛酒店的豪华套间现在日租是一千一天,这钱你能在里面住上三年;九龙一间三百来呎的房子,你能租上十五年。

    所以永华就跟后世的新艺城似的,一出场就惹得万众瞩目。

    不过永华到现在就拍了两部片子,一直都是找外面的演员拍的,这次不知怎的,想开演员培训班了。

    难道,李祖咏想做大了?

    这边杨秋还在看着招生广告发愣,那边李汉祥已经等不及地追问起来:“哥,哥,你觉得这个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?”

    “哥,你觉得怎么样?要不要去?”

    “祥仔,你不是个画画的嘛。”杨秋只觉脑子里有道灵光闪过,却老是抓不住,于是随口问道:“怎么想着去演员培训班了?”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其实,哥。”李汉祥突然红了脸,有些扭捏地小声说道:“其实,我是一个演员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