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08章 专门砸场子

时间:2017-12-13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到了傍晚临近收摊,李汉祥把兜里的钱掏出来这么一合记,才发现短短半天竟然挣了一百四十多块。

    这下连‘开张吃三月’的竹竿吴也羡慕嫉妒恨起来,嚷嚷着让李汉祥请客。

    李汉祥这家伙也是开张讨到了好彩,得意洋洋地应承了下来。三人这下连摊了不摆了,赶忙收摊了就往修顿球场走去。

    会宾楼这等大饭店是不敢去的,这点钱只够在那吃个一两顿的,真真切切的划不来。

    至于老在港娱里打酱油的半岛酒店,那还是算了,这点钱现在连进门款都不够。

    还是去休顿球场周围找个大排档,吃吃海鲜大餐显得划算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正是饭点,整个休顿球场周边热热闹闹的,到处都是来整饭吃的底层民众。

    杨秋三人停停走走了半天,终于在家靠北的海鲜大排档里找到了位置。

    “老板,来三只大龙虾、两打生蚝,再来一盘花甲,对了,有海蟹没有?”

    一落座竹竿吴就开始叫叫嚷嚷地点起餐来,什么螃蟹龙虾花甲之类的点了一大通,加起来起码不下三十快了,到也不怕刚挣了大钱的李汉祥心疼。

    什么吃白食之类的,竹竿吴最喜欢了。

    等点的菜一上桌,几人又叫了两瓶双蒸,就着满桌子的食物开始狂吃海吹起来。这其中,就数岁数最年长的竹竿吴最能吹和最有的吹了。

    “想民国十六年还是十七年那会,大军阀孙殿英想挖老佛爷的墓,可千把人在东陵那块地上挖了半个月,除了刨出几千斤的黄土,愣是连入口都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竹竿吴一边拿着筷子挖蟹黄,一边满嘴酒意地胡吹道:“这下可把孙殿英给急坏了,你想啊,大军停一天就要多耗一天的口粮,他本来是来挖坟赚钱的,现在不是亏钱了嘛。结果这一急,你猜他怎么着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竹竿吴本想吊下杨秋两人的胃口,哪知现场却是一顿冷场。这下竹竿吴看着一门心思啃花甲和吃龙虾的杨秋两人急了,放下筷子拍拍桌子说道:“嘿!你两咋不猜猜孙殿英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杨秋眼皮也不抬一下,边挖花甲边对李汉祥说道:“祥仔,你给老吴解释下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李汉祥愣了一下,才摸了摸满嘴的油回道:“这还用猜,报纸上都写了,孙殿英炸了东陵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竹竿吴被噎了一下,老脸顿时挂不住了,老羞成怒地吼道:“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啊,报纸上说的你们就信,那些家伙写的就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?”

    杨秋这下来兴趣了,毕竟后世都快一个世纪了都在说是孙殿英炸了东陵,现在竹竿吴说不对,难道还有一段隐密被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了不是?

    “当然不对。”竹竿吴理所当然地挺了挺胸,回道:“孙殿英上千人挖了半个月都挖不开,你几个炸药就能一下炸开了?”

    李汉祥这娃也上钩了,忙问道:“那他是怎么进去的?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竹竿吴摸了摸他的八字胡,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,高深莫测地回道:“就在孙殿英急得上火的时候,巧了,竟然被他找到一个盖过东陵的工匠,直接把入口给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他们是直接进去了?”李汉祥好奇宝宝似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哪能啊,墓门后面还卡着一大根的断龙石呢,上千斤,门根本打不开。断龙石知道吧,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他们还是用炸药炸了是吧。”杨秋忽然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下是真正的冷场了,刚刚一次冷场还有杨秋两人在海吃海喝,咀嚼声阵阵,现在则是杨秋望着竹竿吴,竹竿吴望着杨秋,李汉祥一下看看杨秋,一下看看竹竿吴,三人都有点懵逼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!咳!嗯,对……”

    竹竿吴尴尬地咳嗽了好几下,咬了一下牙,决定揭过这一页,继续道:“这东陵一打开,孙殿英都惊呆了,整个地宫金碧辉煌的,光八人粗的楠木柱子就有十六根,就更别说什么黄金珍珠翡翠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其中就有一个翡翠做的西瓜,那青皮翠绿翠绿的,比真西瓜还好看,可惜后来落到了sh宋家的手里,就没人再见过了。不过呀,我说这东陵中最大的好处,还是孙殿英自己得了,嘿嘿嘿。”

    李汉祥看着竹竿吴一脸古怪的笑意,顿时感觉心里就跟猫爪子挠一样,马上追问道:“什么好处啊?吴哥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!”竹竿吴一脸猥琐,压低着笑声回道:“还能有什么好处,东陵里面住着谁啊,咋们的西宫太后,迷倒咸丰爷的大美人啊,孙殿英得了这么好机会,还不过过咸丰爷的瘾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李汉祥一副想吐又吐不出来的样子,杨秋觉得自己又得干冷场的事了,免得这老流氓教坏小年轻,这社会未来的栋梁总不能歪了啊。

    “假的。”

    杨秋开始冷着脸装逼,顿时解救了好青年李汉祥,这家伙忙问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假的,太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,老佛爷太丑,孙殿英估摸着下不了口。”

    “嘿,我说你这杨秀才,今天专门跟我作对是不是!”竹竿吴顿时不服气了,吹个牛被打了好几次脸,是人都不爽了,忙指着杨秋问道:“你说老佛爷丑就丑了?你见过?”

    “嗯,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竹竿吴和李汉祥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己,杨秋心里都快笑翻了,后世互联网上隔三差五就有‘清朝嫔妃真实相貌’的帖子,慈禧的样子都快看厌了,哪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就是来自信息大爆炸时代的优势啊,不然哪能迷的咱李蔓妹妹一脸的崇拜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你诓我。”竹竿吴总是反应过来了,高声质疑道:“老佛爷死的时候估计你都还没投胎呢,难不成你上辈子见的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呸,你才没投胎。”

    杨秋啐了一口,也大声回道:“老吴,你跟不上时代了,你不知道慈禧照过相片么,谁说死了我就看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——!我说杨秀才你今天故意找我麻烦是不是!”竹竿吴红着一张老脸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一边挽着袖子一边盯着杨秋吼道:“要不要跟我去球场比划两下,看看到底谁厉害!”

    “得了,你这老胳膊老腿的,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老胳膊老腿,你说谁!”竹竿吴感觉自己的火气蹭蹭地往上冒,恶狠狠地迈动着步子吼道:“你出来,跟我去比划比划,让你知道什么叫尊老,我不把你打……嘿……李汉祥,你抱着我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诶,老爷子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老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抱着竹竿吴不让他动的李汉祥被噎得一愣,赶忙改口道:“吴哥,吴哥,别生气,别生气,都是兄弟,坏了情意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先坏的?是谁?你问问他。”竹竿吴居高临下指着杨秋说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看着酒气四溢的竹竿吴,抓起一只螃蟹就啃,干脆也不说话了,和喝醉了的人可讲不清道理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你看看,这是什么态度!”

    “吴哥吴哥,消消气,消消气,咱们好好说好好说,行不?”

    “我不说了。”竹竿吴忽然‘啪’的一声又坐了下来,盯着杨秋说道:“我也和他没话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汉祥看着气呼呼不做声的竹竿吴,又看看一个劲啃螃蟹的杨秋,愁眉苦脸地说道:“那我说,我说行了吧,说什么好?呃……,吴哥,你看过相…呃…滑稽戏没有?”

    “滑稽戏?没有。”竹竿吴想了想,轻摇着头冷脸回道:“跟京戏有什么差别?”

    “啊,差别挺大的。”李汉祥被问的一愣,回了一句后又看向杨秋:“杨大哥,你呢?”

    杨秋也想了想,才回道:“滑稽戏?卓别林的《摩登时代》算不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李汉祥赶忙摇了摇手,解释道:“那是剧,是电影,我说的这个滑稽戏啊,是咱们的传统艺术,魔都叫滑稽戏,在北平啊,叫相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真想一口盐汽水喷死这小子,相声就相声嘛,扯什么滑稽戏,还魔都叫法,叫你个头行不行!

    相声未来谁没听过?当然,粤语区的确很少有人听。

    这边箱杨秋还在暗地里吐槽,那边李汉祥已经口水横飞地说开了。

    “这相声啊,经常是两个人说的,不过啊,也有一个人说的‘单口’,还有三五个人合说的‘群口’。这两个人在台上一说一逗,就能惹得台下的人笑得肚子痛,你们说厉不厉害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阴风阵阵的冷场,竹竿吴和杨秋显然都不想搭话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哼……”李汉祥暗哼了两声,化解了一下尴尬,继续道:“要不我给两位来一段吧,就来一段经典的。”

    这相声说来就来,那边还没等竹竿吴和杨秋回话,李汉祥就说上了。

    “闲来无事下南乡,

    树木榔林长成了行。

    松柏枝叶多么好看,

    树上站着一只羊!”

    “你若问那只羊它怎么上的树啊。”李汉祥看看竹竿吴又看看杨秋,明显想挑起话头,又说道:“怎么上的树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冷风呼呼地刮过,杨秋忽然说话了:“是你把它抱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——”

    李汉祥瞪着眼站了起来,看着杨秋一脸古怪地问道:“杨大哥,你今天是故意来砸场子的吗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