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06章 隔壁来了位画家

时间:2017-12-12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等杨秋晃晃悠悠地到了楼下后,才发现今天出来的有点早,这时候才九点多呢,好多早餐档正是热闹的时候,不过回楼上去是肯定不行了。

    嘚,还是慢悠悠地晃去摆摊吧。

    “哟,杨秀才,今天来这么早?我这都还没收摊呢。”

    等杨秋花了一个半小时走到东方戏院门口时,这里的很多早餐小贩也才开始慢慢收摊。竹竿吴也还没来,而属于他们两人的摊位上,正摆着一个大大的早餐摊档,桌椅条凳样样俱全,正在收拾的摊主两口子也很惊讶他今天来这么早。

    “收什么摊啊,今天有事出门早了,我不急你俩也先别急。”杨秋大大咧咧回了摊主一句,自己往条凳上一坐,包裹往旁边一扔,继续道:“那个婶子,给我来两根烤玉米,一碗云吞面,我要吃午饭!”

    “嘿,来得早不如来的巧,大妹子,原样再来一份,再多一份虾饺。”

    杨秋的话刚落音,旁边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,可还没等他回头,一个廋廋的黑影就‘啪’的一声在他旁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斜着眼睛看了来者一眼,杨秋从鼻孔里闷出两个单词:“aa?”

    “a什么a!别拿你那套糊弄我。”那知跟着杨秋混熟了的竹竿吴一点也不接招,直接也斜着眼鄙视道:“中国人吃饭,讲究个客气,哪有什么aa的,那是洋人们的东西,在咱们这行不通。”

    杨秋真想把这老占小便宜的王八蛋一脚踹到天上去,于是没好气地回道:“照您这意思,您今天良心发现了想请客?”

    “我请客?”竹竿吴装做听不懂的样子,故作惊诧地说道:“我请什么客?不都是你请么?”

    “呸!你昨天不是还宰了个冤大头吗?!”

    “笑话,好像你昨天没宰冤大头似的,两张挂历就卖二十,你抢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!嘿!嘿!行了行了,我请我请,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两句话杠下来,杨秋直接被这老流氓打败了。老家伙说起事来毫无顾忌不要脸面,嚷嚷闹闹的让人瞩目。杨秋深怕他还会说出什么丢脸面的话,赶紧举起双手投降。

    “哼,这还差不多,尊老爱幼懂吧。”竹竿吴打败了杨秋,志得意满地鄙视了他一句,随即又抬起手呼道:“大妹子,再加一份炒牛河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顿时气急,这老家伙得寸进尺还不够,还专挑好的来!老流氓啊这是。

    “嘿,大伙都在呢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这边杨秋的怒气值攒满,又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,这下不用他回头,一个高高壮壮的粗眉大汉就走到了他的前面。

    嗯,大汉后面还跟着个肩膀里夹着块三合板的高个平头黑脸瘦子。

    只见这黑脸瘦子估摸着也就二十出头,里面虽然穿着件皱七褶八的白色衬衫,外面却套了件干净直挺的灰色西服。西服裤子倒是和上衣一个颜色,可惜估计也是穿多了,东一条褶西一块皱的。

    就连脚上的皮鞋都是干巴巴的,一瞧就没上过油。

    这形象,倒是和杨秋记忆中,那些七八十年代老照片里的大学生有些像。

    瘦子看着杨秋瞧他,也稍稍微笑着点了点头,算是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这人,瞧着倒是蛮和善的。

    不过照这时的标准来看,除了比杨秋黑了不少,这家伙就是比杨秋还洋鬼子,比杨秀才还秀才了。

    这装扮和周围一圈人穿着的葛布粗衣比起来,太亮眼了。

    “哟,鱼哥来了,快请坐快请坐。”杨秋和竹竿吴还没跟来人打个照面,摊主倒是热情招呼人起来,还热心肠地搬了个条凳放到鱼哥旁边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不用了。”鱼哥倒是客气,摆了摆手就说道:“你这客人多,忙…额,客人……”鱼哥这才发现客人满打满算就杨秋和竹竿吴两人,赶忙打哈哈道:“…额,你们忙你们的吧,老薛啊,我也不多说了,老规矩……”

    老薛就是摊主,这家伙刚还满脸讨好,一说到老规矩,连忙拍了一下额头,招呼自家婆娘道:“管家的,快点拿五毫钱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老板娘也不敢耽误,忙丢下手里正要下的面,又从兜里掏出五毫钱来,直接给鱼哥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,便是传说中的保护费了。

    当然保护费这时候还不叫保护费,它有着另一个名字——规费,也不知这个‘规’的意思是老规矩的意思呢,还是守规矩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像热闹的食肆和舞厅,这些地方的规费是一个礼拜甚至一月一交,而且量大。由于摆地摊流动性大,且大多是小本生意,所以杨秋他们的规费基本是一天一交,而且量小。

    就像杨秋他这种下午才出来摆地摊的,当地管这条街的‘大佬’基本每天下午五点过来收规费,摊最大的五毫,最小的只要一毫。

    杨秋这种不大不小的摊位,每天是三毫的规费。

    当然,别以为规费是白交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香江,虽然没有后世闻名海内外的城管,但却是有警察的。

    就像后世城管可以用‘占道经营’的理由没收小贩的物品一样,这个时代香江警察也有一个特殊的打击小贩的罪名——阻街。

    这罪名在杨秋看来,基本上是包含了占道经营的,顾名思义,就是阻碍街道通行嘛。

    而且更厉害的是阻街的惩罚更狠,不止可以收缴物品,还能直接抓人坐牢。

    后世《英雄本色》里,小马哥在路边摊吃凉粉,结果警察来了摊主推着小推车撒丫子就跑,连钱也不收了。

    香江警察的厉害,由此可见一二。

    所以在杨秋看来,这时候的香江警察可比后世的城管狠多了!

    而由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,等你交了规费以后,到上面有什么风吹草动时,收了规费的大佬就会来提前通知一声。那时候你就可以来一句‘风紧扯呼’,潇洒地远遁而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除了社团不好惹之外,为了躲警察,你还是干干脆脆地交规费吧。

    鱼哥本姓余,也就是收这块地规费的‘大佬’,说是大佬其实也就是个小弟,真要是大佬,直接轻轻松松地去收歌舞厅的规费了,哪能辛辛苦苦地来欺负这些摆地摊的苦哈哈。

    至于鱼哥到底是属于和胜桃或者和胜和,两者反正都是和合图的堂口,杨秋也就懒得关心了,他又不想混社团。

    而后世闻名的香江三大社团里剩下的两个,一个才刚刚冒头,一个听都没听过,估计老大还不知在哪猫着呢。

    这边鱼哥收了规费,倒也没急着离开,拉着旁边的瘦子指着老薛还没收拾的一块地说道:“年轻仔,看好了,你以后就在这摆摊,记住了没?”

    杨秋顺着鱼哥的手一看,嘚,这是在他隔壁,和竹竿吴隔着,看样子来了位新邻居啊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杨秋又看了看这瘦子,这既没包袱也没车的,就带了块板子,能摆什么摊?卖身?py交易?

    “嘚了,鱼大哥,你放百八十个心,这个点啊,我就是忘记了自己姓啥,也绝对不会忘了它。”瘦子一开口就侃了一句,一下子就打破了杨秋对他的初次印象。

    这家伙,有点贫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鱼哥也估计早就见识了这家伙的另一面,只是轻轻地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瘦子倒是一脸的毫不在意,又看着躇在一旁的老薛道:“老板,不对,薛大哥,咱们以后就是邻居啦,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,以后就拜托薛大哥多多照顾那呐。哟,大姐这是在下面啊,真香,这云吞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这下鱼哥都看不下去了,连忙咳了两声打断了瘦子的咋唬劲,然后指着杨秋和竹竿吴说道:“别乱攀关系了,老薛都收摊了,和你屁的邻居,你的邻居,是这两位。行了行了,你们聊,熟悉熟悉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鱼哥真是做好事不留名,挥一挥衣袖就闪人了,把老薛摘了出来把杨秋两人又丢了进去。

    瘦子明显愣了一下,他刚刚显然把杨秋两人当成了食客,这下听说都是摊友,眼前一亮连忙在杨秋这一桌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两位大哥,实在对不住,对不住,失礼了。”瘦子拱了拱手看了眼桌面,又继续道:“在下李汉祥,辽省人,不知两位大哥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哦,老夫吴占魁,川东人。”竹竿吴看着有意思,也跟着说起了腔调。

    杨秋看着这瘦…嗯…这李汉祥放下他胳膊下的板子,回道:“杨秋,湘北人。”

    “哟,原来大家都是来自大陆,真是缘分啊!”李汉祥故作惊讶了一声,顺手从筷子筒里抽出了一双筷子,还爱干净地在桌边磕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缘分个屁!香江现在三个人里面就有两个大陆来的,现在三个大陆的坐一桌,这叫什么缘分?杨秋算是看出来了,这家伙就是个打蛇随棍上的贲货。

    “那杨大哥是卖啥的?”李汉祥貌似没看到杨秋不冷不热的表情,扒拉了一下刚上的虾饺。

    杨秋看着对方夹起一块虾饺就放进了嘴里,嘴角有些抽抽地道:“不干嘛,卖些二手书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杨秋也不等旁边的竹竿吴还在发愣,也直接抄起一块虾饺扔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兴许感觉都是读过书的缘故,李汉祥明显感兴趣了点,又吃了一块虾饺,说道:“卖书?那也不错啊,不知道杨大哥卖些什么书?”

    “《金瓶木□》”杨秋头也不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下李汉祥绝对感到了杨秋的深深恶意,顿了一下后这才把目标转向了还在发呆的竹竿吴。

    “吴大哥,你呢?”

    竹竿吴明显脑筋转不上了,被李汉祥的自来熟攻略打了个措手不及。这下李汉祥一发问,立马回过神来了,拿起筷子一边吃一边回道:“算卦的。”

    “呀,算卦,这在北平可都是上九路的活计,吴大哥真是深藏……哟……面好了,来来来,大姐,小心烫,我帮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立马一阵假咳打断了李汉祥想站起来的动作,等看到竹竿吴也反应过来飞快地从女摊主手里接过云吞面,这才慢悠悠问道:“问了这么多,那个李…李汉祥,你是卖啥的?”

    李汉祥惋惜的看了竹竿吴手里的云吞面一眼,又叉起一块虾饺,边吃边含糊着道:“我?我画画的。”

    “画画?”杨秋一愣。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李汉祥放下筷子,顺手又拿起了他那块木板。杨秋这才发现原来他以为是一块的木板,其实是两块合在了一起画板。

    等画板一打开,夹在里面的一叠白纸马上漏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家伙,还真是个画家。

    不对,杨秋突然反应过来,这家伙也是个吃白食的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

    这里突然想说句题外话,当年四大探长的吕乐,在《雷洛》上映后很不满意,说现实里差佬怎么可能拿个帽子,跟乞丐一样收保护费。

    然后记者问他,那差佬们是怎么收保护费的?

    吕乐闭口不言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