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05章 大舅子

时间:2017-12-12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“阿秋啊,不要怪婆婆说你哦,你看你哈,年纪轻轻的,可不能老这么混下去了,婆婆我呢,也知道你从大少爷一下到穷小子,是有点接受不了,但人啊,活在这个世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额,阿婆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稍稍举了举右手,喏喏地打断了老阿嬷的话,犹犹豫豫着说道:“阿婆,那个,我以前真不是大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大少爷?!”老阿嬷愣了一下,又仔细打量了杨秋一番,随即恍然大悟:“那是小少爷?怪不得咯,但小少爷也该上劲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咱啥少爷也不是好不好?杨秋真想做个无语问苍天的表情,但这样做显然不尊重老人家,只得闭嘴然后继续看着老阿嬷在那喋喋不休地训他。

    “婆婆我知道你们年轻人啊,都不喜欢带孩子,我们也不用你带,只要啊,你能教孩子们认识几个字就行。”

    老阿嬷苦口婆心地,还是慢慢扯到了正事上面,继续说道:“现在这世道,认识几个字总是好的,不说别人,我们这周围,还不就是你的日子最好过么。认识了字,说不定那些孩子以后的生活都改变了,最起码不用卖力气活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阿婆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倒是真有些纠结了,他可不是怕教书,随便写两个字算什么。他是最怕熊孩子了,想当年他那个小侄子,不知给他带来了多少噩梦。

    “是啊,杨大哥。”坐在一旁洗衣的李蔓甩了甩右手上的水,又擦了一下微汗的额头:“反正你上午闲着也是闲着,就帮帮那些小孩子吧,他们要是识字了,起码也不用…不用…像我一样闲在家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姐!你就别添乱了行不,杨秋心里一阵吐槽,你那不是闲在家好不好,是你哥看现在世道不安全,不让你个小女孩独自出去找工作好不?!

    嗯?!

    对了,工作!杨秋突然扫了两眼李蔓。

    这乡下出来的小丫头,又生在这么个重男轻女的年代,文化程度确实不高。到现在除了自己的名字,也认识不了多少个字,还没她当了几年兵的大哥认得多。

    而兄妹俩到了香江后,他哥嫌世道乱也不肯让她出去工作。所以这丫头闲得没事时,就喜欢在天台上瞎折腾。

    先是把天台打扫得干干净净,然后又看几人盖的棚子不好看,到处漏风进雨,又费心费力费时地一顿折腾,差点没整成个违章小别墅。

    最后闲得没事了,又拿着杨秋的衣服帮洗。

    这家伙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,和李蔓抢来抢去的,可是折腾了两三次后,倒是马上放开了。

    嘚,就当是请了个小保姆吧。

    不过听了老阿嬷刚刚一番话,杨秋这时候想想,觉得年轻人还真是不应该闲着,得乘着年轻,好好闯荡闯荡。

    这就叫广阔天地!年轻人大有可为嘛……

    所以这丫的不等老阿嬷再说话,直接右手一指李蔓,说道:“阿婆,这书我肯定是教不了的,不过你看小蔓怎么样?她肯定行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杨秋这话直接让阿嬷和李蔓两人愣住了,瞬间现场的气氛便冬风刮过了一般,安静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啊,不行,我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半响过后李蔓总算反应了过来,满脸通红地摆动着双手说道:“我怎么行,我又不识字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老阿嬷尴尬地看了李蔓一眼,欲言又止:“小蔓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?什么不会?”杨秋憋了憋嘴角,大手一挥就道:“不会我教你,这下你不就会了,哼,我不仅教你汉字,还要教你洋文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?”

    杨秋这话一出,阿嬷和李蔓两人又是一愣。稍稍李蔓突然站了起来,有些扭捏地说道:“杨大哥,不行的,我怕我学不好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你怀疑我的教学能力?”

    杨秋直接把李蔓的话堵了回去,这不是笑话嘛,十六岁的年纪,正是学习的好时候,又不是真傻,有什么学不会的。

    李蔓倒是直接被呛到了,又摆着手慌道:“不是的,杨大哥,我相信你,只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,只要你相信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杨秋直接打断了李蔓的话,又看着老阿嬷说道:“阿婆,你看就这么办怎么样?以后我每天教她识字,然后她再教给孩子,每天就认那么几个字,糊弄……额,教小孩子绰绰有余了。而且小蔓是女孩子,肯定比我有耐心照顾小孩子。再说她要是全职的话,你们也轻松点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老阿嬷显然没想到是这个结果,一时看看满脸奸计得逞的杨秋,一时又看看纠结与向往齐飞的李蔓,都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了。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李轩拍了拍手,又建议道:“要不这样吧阿婆,你先让小蔓试一个礼拜再说,看看结果怎么样?”

    阿婆这次总算被杨秋说服了,点点头回道:“那行,咱们先试试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李蔓成为了杨秋的学生,更成为了一位光荣的幼儿园园丁。

    而后,李蔓的教师生涯也进行的很顺利,一个礼拜的实习期很快就通过了。毕竟,对这些三四岁的孩子来说,实在是太好忽悠了。

    只是杨秋和李蔓这对师徒,教着教着就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氛围。

    “……lydia was a…a stout, well-grown girl of fi—fteen, with a fine pl?……”

    “plexion!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……plexion and good-hu……moured ce; a favourite with her mother……”

    “ok!小蔓,你学的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杨…杨大哥,真的么?”

    李蔓磕磕绊绊地读完了一小段洋文,自己感觉犯了不少错误,正低下头不好意思地等着杨秋的批评。没成想最后却等来杨秋的一句夸赞,顿时抬起满是喜气的脸蛋,而又后突然稍带娇羞地看着坐在她身边的杨秋。

    温暖的阳光下,安静的阳台上,看着对方那清澈欢喜的眼神,微风轻轻吹动着女孩的留海,闻着对方身上那默默飘来的处子幽香,杨秋脑子里却不自觉闪过一个词。

    清纯!

    这种奇妙而又奇特感觉,杨秋实在无法用语言表达,脑子里模糊一片后,忽然闪过以前看过的一句电视剧台词:

    ‘这种感觉,就像老漫画里的情节一样,一个水手看见了甲板上的姑娘,然后转身跟他的同伴说:嘿!你瞧见那个姑娘没有,总有一天,我要把她……’

    “杨…杨大哥?你…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杨秋这厮还在盯着女孩神游天外,思绪却突然被对方打断了,看着女孩羞红了脸蛋,头都快挨到地上去了,顿时感觉自己脸上也是一顿燥热。

    丢人丢大发了!难道自己跟个小女孩相处久了,心也变年轻了?

    “嗯……唔……,没事,我没事。”杨秋故作正经地咳嗽了两声,稍稍缓和了一下气氛,然后从脸色正红的女孩手里拿过了书,说道:“小蔓,你的…你的读音都很标准,不错,嗯……只是有些不熟练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杨秋的教育完全是胡乱填鸭似地乱教,他又没真做过老师,所以随便找到几本语文英语之类的书籍后,他就开始了授课。

    而这丫的课,基本就是一篇接着一篇文章的读背写,反正他这别的不多就书多。

    当然,他那本自学的《金瓶木□》是万万不敢拿出来的。

    所幸李蔓还是个靠谱的女孩,虽然觉得有时学的有点吃力,但也会挑挑简单的东西,循序渐进地去教幼儿园的小孩学习。

    不然,满园子小孩非都懵逼了不可。

    杨秋淘回来的二手书教材,不可能每本都能一下蹦出两本来,比如现在学的这一本,所以这时两人倒是跟后世学堂里的同桌似的,排排坐地互相靠近着学习。

    上过学的大家都知道,这种男女同桌,还是一方崇拜一方的关系,搞不好最容易出现早恋问题。

    李蔓现在就有这种甜蜜蜜的感觉,尤其是刚刚杨秋还直愣愣地看了她半天,让她心里跟灌了蜜似的。一边懵懵懂懂听着杨秋慢慢地讲解,一边还时不时抬起眼角偷看一下杨秋。

    ‘杨大哥刚刚看了我半天,是不是对我也……’

    想到莫名害羞处,李蔓感觉心如小鹿乱撞,脸更红了。

    “小蔓,小蔓?”杨秋看着还在低着头李蔓,轻唤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啊!啊?杨大哥。”李蔓抬起满是红晕的脸庞,眼睛遮遮闪闪地不敢直视杨秋,就像是个偷糖果被抓住的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一股暧昧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流转!

    吱呀——

    阳台的板门忽然被人推开了,令人感觉牙酸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遐想,一个穿着葛布衫的青年从门后钻了出来,身材高高壮壮的,往那一站就有一股威慑力迎面而来,不愧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。

    李蔓顿时吓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哥…哥,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李蔓紧张得两只手不停地捏来捏去。

    “哦,今天码头活不多,干完我就……”李毅刚上来还没仔细看阳台上的情况,习惯性地回了半句后就看到坐在宝贝妹妹身边的杨秋,他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啊,哈哈,毅哥回来了哈。”杨秋对着这个未来可能的‘大舅子’,也天然地有些怂,赶紧打哈哈地站起来,边往自己的小木屋走边道:“毅哥,你先忙,哈哈,我出去摆摊了哈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杨秋也不等李毅反应过来,踢开门抓起自己的包袱转身就走,连自家门也不关了。

    反正李毅在家,也不会进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妹,你和那家伙坐一起干嘛?”

    “啊!嗯……杨大哥在教我…教我识字。”

    “识字?那你脸怎么这么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下楼梯的杨秋远远地听到阳台上的对话,感觉自己的心脏也如小鹿般乱撞了起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