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香江七十载 第003章 邻居

时间:2017-12-12作者:一壶大麦茶

    “杨大哥,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吃饭了没有,我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吃了……嗯……叉烧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今天又停水了,我给你留了一桶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小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黑灯瞎火的天台上,只有一层淡淡的白毛月光让人看得清一丝模糊的印象。杨秋静静地看着对面清秀的女孩,女孩微微低着头不敢看他,一阵迷之尴尬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,搅得杨秋浑身难受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冷场了一下,还是杨秋打破了沉默,问道:“嗯…,小蔓,你哥还没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娇小玲珑的小蔓抬头看了杨秋一下,随即马上低下了头,顿了一下又小声抱怨道:“也不知道他最近在干嘛,早出晚归的,老见不到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额,也许你哥最近很忙吧。”杨秋给了个不是答案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杨大哥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那个……”对面的女孩扭捏了两下,最后貌似鼓起了极大的勇气,抬头看着杨秋说道:“你明天能继续教我练字吗?上次你教我的我全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杨秋愣了一下,随即马上点头道:“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谢谢你了,杨大哥,明天见!”

    女孩听到杨秋的回答貌似很兴奋,转身就小跑进了她的小木屋,然后‘嘭’的一声关上了门,声音大得让杨秋都愣了一下,不过随即那屋内立马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,还不好意思了……

    这天台上显然不止住了杨秋一人,他一个人的棚子也占不了这么一大块地,所以有那么两三个邻居也有很常见了。

    比如说跟杨秋住同一个天台的李毅李蔓两兄妹。

    他们两兄妹是鄂南人,哥哥李毅快三十了,高高大大的汉子一枚,听说本来还当过兵。不过可惜他当的是蓝军的兵,这年头,蓝军被赤军打得节节败退,丢盔弃甲,李毅所在的师团直接被打散了。

    李毅也是个有心思的,想他反正当初是蓝军抓壮丁抓来的,总不能吊死在这棵烂树上。赤军那边打生打死了老半天,李毅也打出了脾气,投效是不用想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家伙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回到老家乡下找到还仅剩的一弟一妹,逃难来了香江。

    只是可怜了那个二弟,身子骨本来就不好,蓝军更是抓壮丁都懒得抓,所以直接病死在了路上。

    最后到达香江的,就只剩了李毅李蔓两兄妹。

    李蔓倒是只有二八芳龄,正是嫩得像花一样的年纪,感觉抓一把都能挤出水来。虽说长的不是倾国倾城,但胜在轻轻秀秀的,一股子小家碧玉的味道。

    一起生活得久了,杨秋才发现李蔓貌似拿来当贤妻良母还不错。

    而且,李蔓貌似也对杨秋有点别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

    天气虽然转凉了,但温度尚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,所以杨秋进了他自己的木屋,随意地把包裹一丢,然后找毛巾找水胡乱地擦洗了两下,就直接躺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睡觉!

    没电没网络没手机的夜晚,无聊是可以预见的。

    杨秋穿越那会,已经从那稀烂大学毕业两三年了,也在他那学霸哥哥公司里工作了一年多。

    他哥在国外读完书后,直接回国开了家外贸公司,勤勤恳恳十来年打拼下来,直接成了个富一代。

    那可真是活生生的当上ceo迎娶白富美的好榜样。

    杨秋虽然在读书时代一直活在他老哥的阴影下,但一毕业立马发现了有个学霸哥哥的好处。

    虽然做不成富二代,但做做富一代他弟也是很不错滴!

    工作?不用愁了!来哥这里。

    房子?不用愁了!哥送你套。

    媳妇?不急,咱还没玩够。

    孩子?爸妈,你看你们把大侄子照顾的多好,这白白胖胖的。

    上下左右都无压力,所以直到二十四五了,杨秋还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地过着,左一榔头西一锤子。至于上进心之类的东西,呵呵,你要是二十来年一直被个学霸亲哥压着,估计早磨没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那个炎热的夏天,杨秋直接请假回了趟湘北乡下老家,名义上是去祭奠一下爷爷奶奶,实则是太热了受不了去避暑。

    杨秋还记着他那天就穿了条宽大的运动裤衩,赤着胳膊然后什么都没带地跑去祖屋前的小池塘里游泳。

    等他在水里一个深扎然后再浮起来时,就发现小池塘变成了大河湾,淡水变成了咸水,水面上还有小游轮和渔船跑来跑去。

    按照后来的话说,杨秋当时就直接懵逼了。

    然后惊呆了差点沉海的杨秋就被艘渔船捞了起来,船主看杨秋白白嫩嫩的,还以为又是哪个南下逃难的富家少爷败光了家产,想不开投海了,苦口婆心滴劝了半天。

    虽然杨秋没听懂几句粤语……

    后来模模糊糊杨秋就知道他穿越了,从湘北穿越到了香江,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到了1948年的初夏。

    这时间跨度有点大,还他妈是蛋疼的身穿……

    看看人家那些香江穿越流,有几个是身穿的?大部分都是魂穿,直接继承别人的身份财产,起码最开始的吃住不用愁,现在他带个大裤衩的身穿算什么!

    还穿越到1948年……

    夭寿啊,杨秋一开始都快疯了,哪个穿香江的不是穿到1980年左右。就凭他这在香江电影陶冶下成长起来的人,随便学两下怎么编剧,还不能攒出两三个垃圾剧本卖钱?

    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中,是香江电影最繁华的年代,也是垃圾片辈出的年代!

    至于1948年的香江电影——那是什么鬼?

    杨秋可不认为搞两个八零年的垃圾片剧本能在五零年卖出去。

    至于写小说,嗯,现在金墉还没动笔呢,咱可以……

    啊呸!

    你还真以为自己是钛合金超级大脑啊,啥都记得下。金庸的小说杨秋倒是都读过,可谁会去背诵全文啊,又不是小学语文课本。

    再说了,小学课本里的东西,他现在也几乎忘光了啊。

    老实说看了这么多的《神雕侠侣》《倚天屠龙记》《英雄本色》之类的电视电影,很多里面的情节杨秋已经横流倒背了,比如说杨秋现在还记得《天龙八部》里段誉是怎么出场的、乔峰是怎么挂掉的。

    但讲故事和写故事可不是一回事,尤其是对杨秋这种语文刚刚及格的人来说。

    你要是吧啦吧啦连笔带画的跟别人讲故事,只要自己和对方不是脑残,绝对能跟对方说清楚。可你要是把你吧啦的话写在纸上给别人看,估计没几个人会忍着看完三行。

    写小说是要文笔的……

    香江穿越流最常用的两条路,写小说拍电影直接被堵死了,杨秋想想都觉得亏。

    至于炒股票期货之类的,杨秋倒是知道不少,什么82年股灾、85年广场协议、87年股灾还有97年的金融危机,这些东西那些香江穿越类的小说都写到厌了,喜欢港娱的没几个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可特么的现在是48年,离着82年都还差三十多年呢……

    这边杨秋还没找到点头绪,那边麻烦事又来了。

    这年头大部分渔民都是穷人,救杨秋的船家也不是个大富之家,但看着杨秋可怜,还是好心地赠送了一件带着鱼腥味的葛布马褂,老光着身子可不好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就把杨秋踢上了岸。

    上岸后的杨秋顾不上想未来怎么走了,一开始就惴惴不安了半天,深怕来个警察问个户口然后把他遣送出境。

    这年头大陆那边可不安全,还是香江安静。就算想弄清楚为啥穿越想跑到湘北老家去,这时候也得再等等,挂在半路了可划不来。

    结果躲躲藏藏了两天,杨秋才愕然发现,香江现在就是个大眼的筛子,进来出去港府根本不管……

    其实杨秋不知道,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,港府才开始颁布《移民管理条例》,实施人口登记政策,取消了华人自由出入香江的权利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香江那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。

    所以这几年间本来只有六十万人口的香江,一下子就涌入了一百二十万的难民。

    突然加了这么多难民,港府管也管不了,还说不定管了个半天,结果赤军打过来了,白费力气。

    于是结果就是……港府不管了

    这身份的问题解决了,生活的问题也迫在眉睫。刚上岸时,杨秋跟个没头苍蝇似的,着实饿了两天。

    后来还是看别人捡烟头卖钱,才混了个半饱。

    杨秋后来不是没去过什么贸易公司或洋行之类的地方应聘,好歹他后世也是大学毕业的,虽然学校不怎么样,但在他哥贸易公司工作的时候,他还是好好地锻炼了一下他的英语口语的。

    在杨秋想来,他这素质当个洋帮办应该绰绰有余了。

    然后,杨秋就被打击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发现他这个堂堂的大学毕业生,来到了1948年的香江,竟然妥妥地成为了一个半文盲!

    这年头全世界流行的汉字,还都是繁体的,杨秋那一溜烟的简体,简直就是个不学无术的榜样。

    至于他的英语口语,和后世也隔着两个地中海,杨秋不时蹦出两个后世的新词,杀得面试的洋鬼子一愣一愣的,然后几个洋高管就给了个学艺不精好高骛远的评价直接给淘汰了。

    也不是没有洋行愿意要他的,毕竟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呗,可这年头洋人都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派头,难伺候的很。成长在新红旗下的杨秋哪里受得了,干了两天干脆直接撂了担子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杨秋的泪都下来了……

    之后杨秋除了捡过烟头,还跑过堂卖过报纸,还好后来杨秋发现摆摊卖二手书挺挣钱的,才慢慢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他那些书都是四块钱一斤收回来的,中文的外语的都有,一斤能有十本左右,然后分门别类又四块钱一本的卖出去。卖得最好的是漏胸漏腚的外国挂历,一本好品相的就能卖十二块,比如今天他就卖了两套挂历。

    当然摆摊的时候他也没闲着,趁着手头资源足,也在作死地学习繁体字、英语和粤语,学了小半年,倒也马马虎虎了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摆一辈子地摊。

    夜已深沉,就在杨秋睡得懵懵懂懂的时候,他迷迷糊糊好像听到门外有一点动静。

    “哥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“你吃饭了没?”

    “在外面和兄弟们吃了,……对了,对面那姓杨的没骚扰你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,你说什么呢,杨大哥不是这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不是这种人是哪种人,我告诉你,妹子,你离这种人远点,成天三妻四妾的,也不知道有没有这命。”

    “哥——”

    杨秋的汗都下来了,咱啥时候老把三妻四妾挂嘴边了,就只说过一次好不好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