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天降萌妻:宫爷揽入怀 第503章 宫小白,我不同意

时间:2018-06-14作者:三月棠墨

    喜剧看到一半,宫小白想大半天没摸到自己的手机了,扭头打算问身边的男人,却见他面无表情,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仔细回想,刚才好像一直没听到他笑过,他的笑点比她想象中高出许多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有没有看见我的手机?我找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扑到他怀里,试图撒娇,却被宫邪一把推开,幽幽地说,“没擦嘴别碰我。”

    她嘴巴上糊的全是巧克力酱,而他今天穿的衣服颜色恰好比较浅,米白色的圆领毛衣。他要是没及时阻止,他胸前肯定会多一块黑印子。

    宫小白倾身,从茶几上拿了张面巾纸,老老实实把嘴巴擦干净,“好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没记错,手机应该在你昨晚参加宴会拿的那个手袋里。”他昨晚没见她玩手机,今天上午也没见,只能说明她昨晚没把手机拿出来。

    宫小白仰着头想了想,“啊,好像是在手袋里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把遥控器丢到他怀里,“记得帮我按暂定,等我回来继续看!”

    她也不穿拖鞋,光着脚就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好在二楼的地板都铺上了毛绒绒的地毯,不会让她着凉。

    宫小白跑回了卧室。

    站在宽敞明亮的衣帽间里,她双手叉腰,眼睛从上到下搜寻,“我的手袋昨天扔哪里了呢,我的手袋,手袋啊,你快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边念念有词,一边翻箱倒柜的寻找。

    早知道她的记性这么不好,刚才就该顺便问问宫邪她昨晚的手袋放哪里了。

    “小白,侬找啥啊?”阿姨站在门外,朝里面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阿姨正在二楼走廊里打扫卫生。

    新请来的阿姨一口家乡话,听起来温软可爱,宫小白的乐趣之一就是学习阿姨的家乡话。

    “我的手袋不晓得搞哪里去啦,就是那个黑色的带流苏拉链的那个你晓得不啦。”

    “在床头柜的第一个抽屉里。”阿姨笑着说,“我今早整理的时候看见了,就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阿姨!”

    宫小白冲到床头柜前,跪在地毯上,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。

    黑色的手袋就躺在里面。

    她朝门外的阿姨扬了扬手袋,告诉她自己找到了。

    阿姨笑了笑,低头继续忙活手头的工作。

    宫小白急于找手机,是因为突然想起上次在医院照顾爷爷的时候,碰见了方玫。方玫去医院看牙,两人在楼下碰见,由于双方的时间有限,没聊两句就分开了。方玫让小白回去后联系她。

    最近事情太多宫小白就给忙忘了。

    掏出手机,一张小纸片从里面飞出来,掉在她脚边。

    宫小白捡起来翻到正面,是孙越的名片,他昨晚给她之后,被她顺手放进了手袋里,要不是找手机,她估计连这件重要的事都忘了。

    宫小白跌坐在地上,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她最近都在想什么啊,一直在忘事,昨晚才发生的事她都能转头就忘。

    把名片塞进手袋里,宫小白从地上爬起来,拿着手机跑回影音室。

    她决定先不给方玫打电话了,先完成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宫邪好听话,居然真的帮她暂停了电影,他慵懒地靠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,盯着画面静止不动的大屏幕。

    宫小白蹦过去,直接坐在他腿上。

    “手机找到了吗?”宫邪问了句,拿起沙发上的遥控器,摁了播放。

    耳边立刻响起夸张的说话语调,听起来滑稽搞笑。

    宫小白夺过他手里的遥控器,摁了暂停,房间再次恢复安静,“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宫邪看着她的脸,“说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换了个姿势,双腿分开坐在他大腿上,与他面对面。她揉了揉他的脸,“你能先答应我吗?”

    这个梗她以前经常玩,根据以往的经验,她接下来要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宫邪双手交叠放在脑后,他仰靠在沙发上,在她万分期待的目光下,缓缓地说,“不能。”眉毛挑了挑,“先说事,我酌情考虑要不要答应。”

    太失败了,居然没能让他走进套路。

    宫小白换了个招数,扬起笑脸,“你上次跟我说,你去公司了担心我一个人在家无聊,让我找点事情做。是不是我想做什么都可以?”

    她没把握他会答应让她进娱乐圈,只能先采取迂回政策,探探他的口风。

    如果让她自己选择,她也不想进那个圈子。

    她爱看戏,享受当观众的感觉,却并不希望自己成为其中一角。

    之前去学校或者军营,是她接触之后真正喜欢并且十分享受的生活状态。不像这一次,她从心底排斥,却要强迫自己去接受。

    她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,怎么去说服宫邪答应。

    对待与她有关的事,宫邪从不马虎,将严肃进行到底,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宫小白扭头看了眼画面静止的大屏幕,决定不打太极了,“你觉得,我去娱乐圈演戏怎么样?”

    宫邪以为自己听错了,“你说什么?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他的反应这么大,宫小白哪里还敢再多说一个字,立刻低头做忏悔状,她恨不得敲打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不该嘴巴快,在没有了解他具体态度的情况下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宫小白揪扯着毛衣下摆的小球球,鸵鸟一样弱弱地说,“你听错了,我什么都没说。”

    宫邪抬起她的下巴,把鸵鸟藏在翅膀下的脑袋拔出来,“看着我的眼睛,好好说话。你刚才跟我说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干嘛搞得跟审问犯人一样啊。

    宫小白指了指背后的屏幕,“我说,演戏啊。”

    声音仍然是弱弱地,底气不足,心虚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昨天在宴会上碰见了星辉传媒的一个经纪人,他想跟我签约,我说了会考虑,然后就……”

    在他的目光下,后面的话自动被她省略了。

    以他的性子,想也知道对娱乐圈没好感。

    她要做的事是在他的底线边缘游走,一不小心就会踩到雷区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长达五分钟的沉默。

    别问宫小白为什么知道得这么清楚,因为她一直在心里默数。

    “宫小白,我不同意。”宫邪语气肯定,不

    给她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宫小白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她竟然还敢问为什么,他这个从不关注娱乐圈的人都听说过一些不好的事情。他拿起遥控器摁下播放。

    影片中男女主角互相吼完一句话后,抱在一起拥吻,男人的大掌在女人的后背游走,顺着她的玲珑曲线,自上而下。

    宫小白看得面红耳赤,听到宫邪在她耳边说,“你确定要这样演戏?或者比这更暧昧的举动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拼命摇头,她不愿意!

    她不可能跟除了他以外的男人亲密接触!

    她不假思索的摇头拒绝取悦了宫邪,“这就对了。娱乐圈没你想的那么好玩,其中有很多事情你都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他以为她想进娱乐圈,单纯因为平时爱看电视剧,觉得演戏是件很好玩的事。

    小女孩总是会对新鲜的完觉感到好奇,他想她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宫小白疯狂点头,赞同他的说法。

    她也觉得娱乐圈里的事情复杂,就拿那个见过几次面的白砾来说,每次见他都是不同的面孔,天生会演戏的人,把演技带到了生活中就成了人皮面具,这个戴腻了就换另一个。

    不知道哪个才是他的真实面孔。

    而且,她从网上看到的每一条娱乐新闻底下都有负面的评论,说什么的都有,像一锅蚱蜢,掐来掐去。

    诶诶诶,不对,她是来说服宫邪同意的,怎么被他洗脑了。

    “宫邪,我想试一下,如果我不行,我再离开行不行?”宫小白正襟危坐,打算以端正的态度说服他,“你想想,当初我去明德一高上学的时候,是一个连英语单词都不会拼写的笨蛋,可我后来考了第一名啊,全国第一,帝京大学的校长到现在还时常提起我的名字呢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继续补充,“我去军营的时候不也是什么都不会,还被陆姝雅嘲笑。你别忘了,我可是连你都打败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邪竖起食指,阻止她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“小白你弄错了一点,我不同意并不是我相信你做不好,而是我不想你受到别人的议论,不想你受到无辜的伤害。”他语重心长地说。

    一旦暴露在公共视线,就不可能做到让所有人都喜欢,总会有人因为各种各样无理的原因对别人表达恶意,甚至肆意辱骂。

    这些话听起来很可笑,但就是事实。

    他能力再大,也不可能堵住别人的嘴巴。

    他不希望看到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受到一丁点的委屈。

    宫邪心里想的,宫小白都明白,她平时爱看娱乐新闻,比他更了解现实。可是她没有办法啊。

    宫邪明确表达了无论她说什么,他都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宫小白就真的不晓得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电影还在继续播放,男主角从楼上摔下来,被一根杆子挂住了,在空中荡来荡去,把别人晾晒的衣服都弄掉了,女人的胸衣掉进了正在炸油条的油锅里,被老板一本正经地用筷子夹起来……

    有点想笑,又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过了十多分钟,影片接近尾声,宫邪终于无奈地叹息了一声,代表了妥协。

    无论过去多久,他恐怕都不能冷着脸拒绝她的要求。

    她的存在,就是为了将他的底线无限度扩大,变成对她的无限制妥协。

    “你想试试就去试试吧,不过我们要约法三章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愣住了,眼睛瞪得圆溜溜的,还以为是自己想幻想中的声音。

    面对他无比认真的眼神,她终于回过神,确定了自己没幻听,“你答应了?”

    “不答应行吗?”他莫可奈何地弹她的脑门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的约法三章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宫邪说,“第一,助理我给你挑选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小鸡啄米般点头。

    “第二,亲密戏之类的比如吻戏、床戏、衣着暴露的戏,想都别想。一经发现,我就捉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乖乖点头,以上这些,就算他不说,她也会避开。

    “第三,出门后任何行程都要主动跟我汇报。如果你嫌麻烦,我不介意让猴子在你身上装一个gps定位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张了张嘴巴,惊讶了一瞬。

    宫邪:“不答应?”

    宫小白摇摇头,又点点头,“答应答应。”

    宫邪看着她呆呆傻傻的样子,“暂时就以上三个条件,日后我要是想到别的,随时补充,你必须无条件遵从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瘪了瘪嘴,委屈兮兮地说,“你这根本就是割地赔款的不平等条约,剥削压榨我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来就变成了他以后无论说什么,她就得乖乖答应,不能反驳。

    宫邪双臂环胸,语气轻松地说,“你可以考虑要不要签下这个不平等的条约。不着急,慢慢考虑,我有的是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,我签!我签还不行吗!”

    宫小白捧起他的脸,对准他的嘴巴就是一个凶凶的么么哒,为了表达她内心的愤怒,她用了啃猪蹄的力气,“我签完了!”

    宫邪的嘴巴都被她亲红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嘴巴,宫小白扑哧一声笑了,后知后觉地涌起感动,他对她的无限度包容她心里其实很清楚。

    宫邪伸出手指擦了擦嘴唇,上面全是她的口水。

    “宫小白,你要想好怎么跟爷爷和妈说,我这一关勉强算你过了。”宫邪一句话,浇灭了她内心的喜悦。

    对啊,她怎么忘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不仅仅是他的妻子,还是宫家的人。

    这样重大的决定,当然要告知家里人。不说征求每个人的同意,至少要有大部分人赞同才行。

    爷爷做完手术不久,身体还在恢复中,他要是不同意,她铁定一句话都不能反驳。

    她怎么把这一点给忘了。

    宫小白咬着唇,颤巍巍地拨通了老宅的电话。

    接电话的是唐雅竹。

    宫小白硬着头皮陪她聊天,始终不敢把话题引到正事上。

    宫邪好整以暇地盯着她抓耳挠腮、左右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聊了有十几分钟,宫小白终于忍不住说出了憋在心里的话,没想到妈妈比她想象中开明,欣然同意了,并且表示老爷子那里由她做功课。

    宫小白意外地看着手机屏幕,不相信这么容易就解决了。

    宫邪点了点眉心,他怎么忘了唐女士的性格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