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天降萌妻:宫爷揽入怀 第499章 她明明就是墨长辞

时间:2018-06-12作者:三月棠墨

    宫小白紧皱眉头,心里骂了一万句神经病。

    她就是来洗个手,招谁惹谁了!

    她想起来,上次在洗手间外被霍锖拦住的场景。这两人,让她想到了“臭味相投”四个字,不能再贴切了。

    宫小白一只手轻松地推开她。

    霍玫瑰被她推得倒退好几步,手撑在盥洗台边缘才没有摔倒,细高跟崴了下,脚踝处传来疼痛。

    “墨长辞,你敢怎么对我?!你个贱人!”她挽好的发髻散下来一缕,垂在脸侧,说不出的狼狈。

    她恶狠狠地抬头,直视宫小白,眼中的厌恶不加掩饰。

    宫小白把心里念了上万遍的三个字吼了出来,“蛇精病!”

    她整理好被她扯乱的裙子,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你站住!”霍玫瑰扯住她的头发,将她往后拽,“墨长辞,你就不怕我把这些告诉外面那个男人!”

    她现在依附于那个男人,她倒要看看,她没了依仗,还能不能维持高贵的气度。

    头皮发疼,宫小白的脾气一下子上涨到顶峰,没有手下留情,她扣住霍玫瑰的手腕,使劲儿一捏。

    霍玫瑰痛呼一声,下意识松开手。

    宫小白大力地推开她,要不是怕被说恃强凌弱,她就动手打人了!

    都是什么毛病,对于跟自己完全陌生的人,上来就动手动脚。跟霍锖那个人渣学的吧!

    站在距离霍玫瑰几步之远的地方,宫小白冷冷道,“有病就去吃药,少在这里发疯。没钱看病就去找霍锖,你在我面前折腾个什么劲儿,我不喜欢女人!”

    宫小白对着镜子照了照,好不容易整理好的裙子又弄皱了,她皱皱眉,烦不胜烦地扯了扯裙子,再把头发弄好。

    霍玫瑰全程瞪着她,看着她像看着自己的杀父仇人。

    她撑着墙壁,瘸着腿,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宫小白斜着眼睛,瞥她一眼,“还来?!”

    霍玫瑰冷哼,“说起演技,我还真比不上你。你永远都是这副淡然,对外界漠不关心的样子,心里却总是在盘算。”

    疯言疯语!

    宫小白翻了个白眼,“这位小姐,麻烦你说一句我能听懂的话行吗?”她话锋一转,摆摆手,“别,你还是别说话了,我现在没空搭理你。”..

    猝不及防下,霍玫瑰突然逼近她,伸手抓住了她的裙子,往下拉扯。

    宫小白身上穿的抹胸裙子并不暴露,胸前是往上拱起的半圆状,不仅遮住了胸前的肌肤,防止走光,还完美的露出两边的锁骨。

    礼服被霍玫瑰往下扯了一下,露出了胸口的鲜红印记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!”霍玫瑰盯着她玲珑塔的印记,嘴里不停地念叨着,“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”

    宫小白望着霍玫瑰的脸出神,一般人看到这个印记,都以为是个普通的纹身,只有她露出这样意外震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宫小白喃喃地道,终于正视霍玫瑰的双眼。

    一双跟自己极为相似的眼睛,连眼尾的部分都十分相像,不去看她的脸,她竟有种照镜子的错觉。

    这次换霍玫瑰推开她,冷笑,“还在装?”

    “小白。”

    女洗手间外,宫邪低低的声音传进耳朵里。

    他许久见她不来,有些着急,直奔到洗手间。

    一个大男人,站在女洗手间外有点奇怪,他不自在地低了下头。

    如果听不到里面的回应,他就要请保洁阿姨进去看一看了。

    好在,宫小白应了一声,“我在,马上出来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霍玫瑰一眼,没有再问下去,她想知道的东西自然会有人告诉她。

    宫小白离开后,霍玫瑰靠在墙壁上,浑身脱离般往下滑,最后撑住了没倒在地上

    洗手间外,宫小白踩着三厘米的低跟鞋蹬蹬蹬蹦到宫邪跟前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去了这么久?”宫邪上下打量她。

    熨帖平整的礼服有点皱,脑袋后面有一缕头发翘了起来,他抬手帮她整理好,“你不会又跟人打架了吧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摸了摸后脑勺,她照镜子看不见后面,居然露出了马脚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算打架,我跟一个胡言乱语的女人争执了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宫邪牵着她的手往外走,“跟谁争执了?”

    霍玫瑰从洗手间出来,正好看到两人离开的背影。那个男人似乎对墨长辞很好,偏头跟她说话时,笑容温和。

    她握紧了拳头,血红的指甲扣在手心。

    一个身世卑微的贱人,凭什么一次又一次踩在她头上。全天下的好事都让她一个人占尽了,死了一次,居然还能拥有凤皇。

    回到灯火璀璨的宴会厅,宫小白看到了迎面而来的霍锖,应该是来找那个女人的。

    宫小白小声说。“跟我争执的人就是霍锖的女伴,那个女人拦住了我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我懒得搭理,她却不依不饶,逼得我不得不出手。”

    宫邪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别担心,我没受欺负。”宫小白连忙解释,“我把她推开了,而且她的脚好像崴了。要不是我不打女人,她肯定少不了一顿挨打。”

    我不打女人

    这句话只有男生爱说吧。

    宫邪捏捏她的手心,颇有些哭笑不得,对她的担忧都被冲走了,不过他还是要说,“以后离霍锖以及他身边的人都远一点。实在躲不开就像今天这样,出了事我给你担着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咬了咬下唇,两边的唇角翘起来,她还以为他要对她进行说教,没想到啊,他居然鼓励她打架。

    宫爷你这么不讲理你的战友知道吗?

    宫邪突然失笑,“我忘了,现在谁还能欺负你啊。”别人跟她对上了,要担心也是担心别人。

    花了好几秒,宫小白反应过来,她竖起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。宫邪不懂她的意思,轻挑眉梢。宫小白抿了抿唇,“你啊!你就欺负我。昨晚!”

    宫邪抓住她的手,“不叫欺负,叫疼爱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霍锖在洗手间外找到了霍玫瑰。

    与来时那个娇美女人判若两人,她蹲在地上,一边揉自己的脚踝,一边转动手腕,高高挽起的发髻松散了,垂在耳边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她抬起头,脸色苍白,鲜红的唇越发明显。

    霍锖拉她站起来,“你干了什么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。我眼中的美人儿可不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霍玫瑰挥开他的手,自己没站稳踉跄了一下,霍锖皱着眉扶住她,“站不稳就不要逞强。”

    霍玫瑰没有在挣扎他的桎梏,倚靠着他站好,抬手拔掉了脑后的发簪,让海藻般的卷发披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霍先生,没有你可能走不了几步路。”她笑着对他说,语气真诚。

    她以为只是崴了脚,事实的情况可能比她形象中严重,刚才还能走几步,现在似乎挪动不了。

    每走一步,脚踝就特别疼。

    “现在能告诉我原因了吗?”霍锖并不关心她的腿,他只关心自己想知道的。

    霍玫瑰轻笑,红唇凑近他的脸,气息馨香,“如果我说,我故意把自己搞成这样,为了博得霍先生的怜惜,你信吗?”

    霍锖垂眸,冷哼一声,“不信。”

    霍玫瑰往后退了退,不说话,只是笑着看他。

    是霍锖先忍不住,“我刚才看到宫小白从这个方向出去,你这样,跟她有关?”

    霍玫瑰一愣,“谁?”

    “宫邪身边的女人,宫小白。”霍锖说。

    霍玫瑰更诧异了,“你说她叫宫小白?!”

    她明明是墨长辞,她眉心有美人痣,从出生起就有。她胸口有七重玲珑塔的印记,谁都仿造不了。

    她就是墨长辞,不是什么宫小白!

    “你果然认识她。”霍锖勾起唇角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