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天降萌妻:宫爷揽入怀 第496章 想不想再回去上学

时间:2018-06-10作者:三月棠墨

    ,!

    在医院里躺了两个多月的宫老爷子终于回了老宅。

    唐雅竹提前吩咐佣人将屋内收拾得干干净净,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宫老爷子躺在自家卧室的床上,摸了摸身上的被子,又拍了拍床,笑呵呵地说,“还是家里住着舒服。医院里空气不流通,到处都是消毒水味,没病都住出病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精神状态好,话也跟着多了。

    一切都安顿好,宫邪才开口说,“爷爷注意身体,我先带小白回天龙居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唐雅竹看着他们俩,有些意外,“现在就回去?”

    老爷子出院就回天龙居,这话宫邪只在老爷子面前提过,唐雅竹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宫邪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再有一个多月就过年了,直接住在老宅多方便,免得到时候跑来跑去。”唐雅竹试图劝说宫邪留下来。

    她又看向宫小白,“小白,你先前还说要跟妈妈一起睡的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:“……”妈妈,这话不是我说的,是你自己说的,你忘了?

    她露出腼腆的笑,“我听宫邪的。”

    她乖巧听话的模样逗笑了在场的几个人,连生闷气的老爷子都忍不住哈哈大笑,脸上的褶子一道又一道。

    宫小白挠了挠红红的耳根,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宫邪。

    她没说什么搞笑的话吧?

    怎么他们都笑了?

    宫邪揉了下她的发顶,对唐雅竹说,“等过年的时候再过来,跑一趟不麻烦。”

    这是坚决要回天龙居去住的意思了。唐雅竹笑容渐失,有些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宫申倒表现得非常开明,揽着妻子的肩膀说,“他们小年轻乐意过二人世界就随他们去,谁愿意跟一大家子吵吵闹闹住一起。”

    本以为会安慰到唐雅竹,谁知她翻起了白眼,“哦,吵吵闹闹,你是在说你自己吗?”

    宫申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宫邪没听他们争辩,牵着宫小白的手出了老爷子的卧房。

    唐雅竹心里纵然有十万分不乐意,还是走出房间送他们。

    家里的管家刚好从外面进来,手里捏着烫金的请帖,“夫人,宋家派人送过来的请帖,宋老先生的寿宴在三天后,邀请您和先生出席。”

    唐雅竹眼睛一亮,立刻从管家手中抽走请帖,塞到宫邪手里,“你和小白代替我们去吧,我和你爸最近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宋家?”宫邪眉毛蹙起来,“盛世集团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就是盛世集团宋总他老爸的寿辰。”唐雅竹说,“你这两年不在帝京所以不清楚,宋家的实力早就够格成为第六大豪门了,不过人家也不急着上位,各种大大小小的宴会、慈善晚会举办了不少,不仅积攒了人脉,还获得一致好评。”

    “宋家一直以来都跟我们宫家的关系不错,这次老先生寿宴是肯定要去的。”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宫申说。

    宫邪揉了揉眉心,明知道他不爱参加这些诚还把请帖塞给他。

    上次也是,宋家的慈善晚会,他与霍锖暗中较量惹出一堆事,参加完姥姥的寿宴又发生了那样的事。他真心对这些诚无感。

    他把请帖递还给唐雅竹,“你们去吧,我和小白没空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和你爸累了,去不了。”唐雅竹还是那句话,并且把手背在身后,坚决不接过请帖,“你们哪有事情要忙?别骗妈妈了,我告诉你哦,宋家的寿宴不能不去。”

    唐雅竹使劲儿朝宫小白眨眼睛。

    刚才就拒绝过妈妈一次,宫小白不好再拒绝第二次,晃了晃宫邪的手臂,“要不我们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宫邪看了她一眼,“好。”

    唐雅竹:“……?”

    你老娘我说破了嘴皮子你都不肯答应,你媳妇儿一句话就……

    宫邪收下了请帖,对目瞪口呆的母上大人说,“我们到时候直接从天龙居过去。”

    唐雅竹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费尽心思让他答应出席寿宴就是为了留他们在老宅多住几天,结果,他还是要走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曹亮提前得了消息,吩咐佣人将天龙居上下都打扫干净了。

    走进自家铁栅门的一瞬,宫小白张开双臂,脸上是大大的笑容,“好久没回来了,感觉真舒服!这里还是这么漂亮,跟离开时一模一样,一点没变!”

    宫邪笑着,看着她一蹦一跳,像只花蝴蝶一样从回廊外面窜到里面,又从里面窜到外面,抱着红漆柱子对他傻笑。

    还想生孩子呢,她自己都是个没长大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当初怎么找出这么一个好地方买下来的?太漂亮了,我太喜欢了!”宫小白觉得她老公对建筑的审美观非常棒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就好。”宫邪笑着,答非所问。

    “可是,不觉得大么?一个人住的话,空荡荡的啊。”东西南北一共四栋别墅,他们平时一直住在南边,其余三栋别墅都没住过。

    宫邪拉住她的手,阻止她继续上蹿下跳,“不觉得大,我喜欢比较开阔的格局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抿唇笑了笑,不假思索地说,“等将来生了宝宝,可以让他们住剩余的几栋别墅,这样既不会离我们太远,他们又有自己的独立空间,我的想法太棒了!”

    宫邪长眉一挑,唇畔已经浮出笑意,“你想生三个?”

    什么生三个啊?

    宫小白刚露出茫然的表情,立刻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剩余的别墅一栋有三栋,一个孩子住一栋的话,要生三个才刚刚好。

    宫小白飞了个斜眼给他,“呵呵,我还要生四个呢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宫邪噎住了,须臾,笑着反击回去,“那我只好让曹亮趁早联系建筑工人,再修建一栋,嗯,应该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“宫邪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宫小白撇嘴角,“你比我还皮。”

    两人路过一个灯柱,宫小白突然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天龙居虽大,却承载了她最初的记忆,她对这里有很浓厚的感情,任何地方都比不过它在她心里的位置。

    就拿这根灯柱来说,是她心伤难过时着急开车撞歪的。

    宫邪一直没有找人来修,像个标志性的物件儿,记载着一小段不太愉快的回忆。

    回想起来尽管心酸,却也有一种独特的感情在里边。

    宫小白有些煽情地问身边的男人,“你怎么还没找人修啊。别的灯柱都是直直的,就这一根歪歪的,太突兀了,影响美观。”

    她以为他会笑着不提,或者用一句轻描淡写的话揭过,谁知,他笑得很温暖,“留着提醒我以后少惹你哭,否则下场就像这根灯柱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嘴快,下意识接话,“像这根灯柱?被掰弯了?”

    宫邪:“……”

    曹亮许久等不来两人,跛着脚从正厅出来等待。

    一出来就见到两人站在回廊前的小道上说话。

    宫小白一脸笑嘻嘻,宫爷一脸黑线,极度无语的样子。

    小白这又是干了什么事把爷刺激成这样?

    他没有上前,默默地在一旁等待。看见宫邪屈指弹了下宫小白的脑门,她皱着鼻子捂住自己的额头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晚上吃了一顿丰富的晚餐,宫小白早早跑进她的小书房,跟一堆毛绒玩具以及电脑、手机玩耍去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大书房,宫邪和曹亮在谈事情。

    “爷之前让我查的事我暗中派人查了。”曹亮把一沓资料放在桌上,“都在这里了。神枪手l确实跟霍锖联系过,不过他后来又销声匿迹了。我以为他会潜伏在帝京,查了两年也没查出来,估计是离开了。他应该猜到爷知道事情是他干的。”

    宫邪将手上的资料翻来覆去地看,“霍家现在跟上官家的关系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冷不热。”曹亮说,“有来往,但关系并不密切。上官家死了个女儿,他们没杀了霍锖陪葬就不错了,还指望密切来往?”

    曹亮先前跟他通过一次电话,关于寿宴当晚的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霍锖的妻子上官婧在那晚葬身山崖,连同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没了,上官家因此发了好一通火,最后因为没找到证据,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上官家的人没跟传说中的l打过交道,自然不会怀疑是他做的,更加不会怀疑,上官婧的死,与霍锖脱不了关系。

    宫邪想到,家里的丫头跟上官婧的关系不错,还戏称是她肚子里孩子的干妈。他没跟她说过,上官婧已经死了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只要他还在这个世上,我总有一天要亲手杀了他!”曹亮气愤道,声音有些大,拉回了宫邪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接着查吧。”宫邪背靠在椅子上,眉心蹙着,“不杀了他我也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的中枪之仇他是一定要报的,连同当年曹亮那一份,他都会加倍奉还给他。当年就该处理掉的人,留到现在已经让他多活了几年。

    宫邪收起资料,锁进抽屉里,“资料先留着,没准以后能送霍锖一份大礼。当年他从上官家得到的,总有一天会还回去,加倍的还!”

    “叩叩叩!”

    外面响起急促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我能进来吗?”是宫小白的声音,故意捏着嗓子,嗲嗲的。

    宫邪脸上哭笑不得,要是她什么时候突然变沉稳他可能会不适应,像现在这样顽皮才是她的本性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已经谈完了事情,曹亮脸上的阴郁在宫小白进来的瞬间消失了,变为和善的笑。

    他还是不留下来打扰他们俩了,离开书房,顺便关上门。

    宫小白捧着一个玻璃碗进来,里面装着一颗颗炸的金黄的丸子,闻起来很香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宫邪问。

    宫小白用叉子扎起来一颗喂到他嘴边,“红薯丸子啊,我特意来给你送这个的,刚炸出锅最好吃了。”后知后觉地问,“我没有打扰到你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已经谈完了。”宫邪张嘴吃下,粘粘的,甜甜的,他老婆已经不是第一次让他吃奇奇怪怪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好不好吃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大晚上吃这个,还是在快要睡觉的时候?”宫邪感觉牙齿都被黏住了。

    宫小白扎起一个喂给自己,“因为我想吃。”

    有点酥脆的外壳,里面是软乎乎的,很烫,宫小白张着嘴哈出热气,被宫邪一把捞进怀里,坐在他腿上。

    宫小白:“其实吧,我就是有点无聊,最近播的电视剧都不好看,玩具也不好玩,我闲着没事做就只能吃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她再扎起一个喂给他,宫邪这次没张嘴,“我不吃,你自己吃吧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看他刚刚的表情就猜到,他肯定不喜欢吃,她把丸子喂进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宫邪看着怀里的人,“其实我想说,小白你有没有想过再回学校上学?你的年龄不大,就算从大一开始读起也没什么。帝京大学的老校长很欣赏你,我从妈那里听到的消息,那个老校长每次大型典礼都会提一遍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宫邪:“只要你一句话,他应该很乐意你进帝京大学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