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天降萌妻:宫爷揽入怀 第495章 你想生宝宝?

时间:2018-06-10作者:三月棠墨

    ,!

    老爷子彻底摘下氧气罩,能够自由说话,是在半个月之后。

    向来盼望宫邪回帝京的他,在经历生死之后,想通了一些事。

    在宫邪低着头削苹果的时候,老爷子偏头看他,眼神慈爱,语气隐隐有责备,“回来干什么,一时半会儿又死不了。知道你忙,我的身体已经没事了,赶紧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宫邪把削下来的一圈完整的苹果皮扔进垃圾桶里,懒懒地掀起眼皮,“是您说手术之前想见我们一面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低下头,把苹果分成两半。

    一半递给宫小白,一半自己拿着,张嘴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老爷子眼巴巴地看着他,张张嘴,以为他是给自己削的。

    宫邪又咬了一口,苹果清脆,咬出来的声音也是脆脆的,咀嚼出来的声音听起来汁水丰沛。

    老爷子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别看了,您不能吃苹果。”宫邪说。

    一旁的宫小白瞅了老公一眼,无语了。

    知道爷爷目前不能吃苹果,还故意在他面前削苹果,完了还在他面前吃,吃也就算了,还故意发出生怕别人听不见的声音。

    还有啊,他说话的语气,挺欠扁的。

    偏离了他平日里走的高冷风格。

    老爷子扭过头,看向另一边白花花的墙壁,赌气一般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帝京的冬天很少下雨,昨晚下了一场。一耻大的雨,到现在还在下,外面清冷萧瑟。相比之下,病房里温暖得像春末。

    宫邪脱下了大衣,单穿着里面的羊毛衫,袖子挽到手肘下方一点的位置,露出结实有力的小臂。

    脱下军装的他,一如既往的英俊帅气,气质矜贵。

    偶尔抬起手臂啃苹果的动作,也是帅的。

    宫小白花痴地看着他,啃完了半个苹果。

    宫邪扔下苹果核,从果篮里挑了个大大的黄澄澄的橙子,往上抛了抛,落在手心,“想吃橙子吗?我给你剥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再这么玩下去,爷爷估计会从病床上蹦起来打他。

    宫邪解释,“我是看水果太多了,不吃会坏掉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精神状态好了一些,这两天来探望的人就多了,各种补品和昂贵的进口水果不要钱似的送来,堆得病房都快放不下了。

    宫小白没说话,宫邪便低头自顾自剥起来。

    橙子很香,剥下第一块皮就能闻到清晰的橙香。

    宫小白原本不想吃,却被香味勾起了馋虫。

    宫邪低头专心剥皮,半晌,宫老爷子扭过头,看着他,“你们什么时候离开帝京?”

    他又绕回了第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他现在看得很开,什么家族荣辱,企业兴衰,都不如小辈儿们的开心来的重要。

    他心里清楚,自己没有多少日子了。不想等自己去世后,他们念着他的时候总是想起他逼他们做不喜欢的事。

    宫邪剥好了一个完整的橙子,把外面的白皮和白丝都撕干净了,递给宫小白,然后抬头去看老爷子。

    “我没跟爷爷说过吗?暂时不打算回军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

    “你别激动。”宫邪连忙道,他现在最怕就是老爷子的情绪起伏,“忙了两年半,帮特训营训练出了两批特战员,大大小小的任务也执行了不少,该给自己放个长假了。”

    宫邪补充道,“您别多想,我留在帝京可不是为了您。我已经打过报告了,目前还在任职,那边有需要我还是会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掰下一瓣橙子塞嘴里,味道清甜。

    她盯着他的侧脸,他一本正经说话时别人从来不会怀疑真实性,以为他说的就是真的。

    他就是靠着这样淡然的表情骗到爷爷的吧。

    总之,爷爷没有再催他们回军营。

    老爷子偷着乐了许久,尔后,语气正经说,“这可是你自个儿说的话,可不是我强迫你留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看着他们爷孙俩,嗯,某些地方挺像的——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自从宫邪说了会留在帝京,老爷子是实实在在的高兴。

    虽然他之前嘴上催促他们赶紧离开,心里还是期盼他们能够留下来,想享受一家人住在一起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老爷子委婉地要求他们回老宅住,宫邪回归了本性,冷呵呵地说,“别想了,等你出院了,我带小白回天龙居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先给一甜枣,再打一巴掌?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老爷子转转眼珠子,看着宫小白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眼角四周的皱纹堆在了一起,“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举办婚礼?什么时候……生孝?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!”

    一瓣橙子呛进了嗓子眼,宫小白弯着腰剧烈咳嗽起来,一股甜腻腻的糖水涌出喉咙。

    老爷子:“慢点吃,别呛到了。你看,结婚证已经领了,举办婚礼是迟早的事儿,趁着我身子骨还硬朗,早点办也好。”

    宫邪拍拍宫小白的背,转头对老爷子说,“您这身子骨还叫硬朗?”

    老爷子被噎得没说话,摆摆手,让他们赶紧离开,省得在这里总打击他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晚上轮到宫申夫妇守夜。

    老爷子的身体日益恢复,大家的心情都好了许多,唐雅竹灰头土脸多日,终于化了美美的妆。

    “我临走时让阿姨炖了汤,回去别忘了喝。”她对着两人的背影喊道。

    宫申在喂老爷子喝水,听到妻子在一边感叹,“这才像个家啊。我这一天天的简直跟做梦一样,两年不见我们小宫变化太大了,我都不敢相信这是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听了只想呵呵呵,刚才他怼人的时候她可没看见。

    宫邪还是那个宫邪,不乐意了对谁都冷冰冰的。

    以上都是心里话,老爷子嘴上却说,“看来我是因祸得福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两人图方便,还是回了老宅那边。

    宫小白回家的路上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宫邪一直没理她,等吃完晚饭洗完澡躺在床上,他才捏着她红扑扑的脸蛋,佯装严刑逼供,“回来的路上在想什么?我叫你几声都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宫小白看着他,“你叫我了?不好意思我可能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问你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有点儿羞涩,目光闪躲,不好意思直视他的目光,微微偏转视线看着床头柜上的台灯。

    不知是巧合,还是妈妈的故意暗示,台灯的底座刚好是两个胖乎乎的娃娃,一个男孩一个女孩,两个娃娃抱在一起,共同撑一把橘黄色的伞。

    伞面就是台灯的灯罩。

    撒下来的灯光也是暖黄色,像他下午给她剥的大橙子。

    鼻息间都是他身上沐浴露的味道,与自己身上一模一样,宫小白的脸更热了。

    循着她的视线,宫邪看到了那个台灯,一瞬间明白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眸中有戏谑,“原来小白你在想爷爷的话……生宝宝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宫小白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然而否认的态度太激烈,反而显得欲盖弥彰。

    宫小白欺身而上,压在他身上捂住了他的嘴巴,“你不许说话了。”她脸红红的,呼出一口气,“我是在想爷爷的话。”

    她虽然很害羞,却努力做到平静地把心里的想法传达给他,“我就是……不想让爷爷有遗憾,他喜欢孝子,而且他也没有逼迫的意思,反正我们结婚了嘛,生孩子也不是不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宫邪拿开她的手,眼神不似刚才的戏谑玩笑,转变为认真严肃。

    他捧起她的脸,说,“宫小白,生宝宝这件事我希望是你真心愿意,并且想好了的,不需要为了任何人委屈自己。爷爷也包括在内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担心她脑子太笨,他继续解释,“我从一开始就表示过,我并不排斥生宝宝,或许我现在不喜欢孩子,但只要你生了,我肯定会爱他。之前你的年龄太小,不适合生孩子。现在呢,你,21岁,对于普通女孩来说这个年龄正上大学。我希望你享受属于自己的青春,等真正考虑好之后,再决定要不要生宝宝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说过,爷爷妈妈他们并没有逼迫的意思,那你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来,不必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他平时话少,每每长篇大论都令人惊讶。

    宫小白眼眶发热,心里软软的,暖暖的,她从来不知道,原来他考虑了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呜呜,老公,你太好了!”

    宫小白搂紧他的脖子,最近金豆豆掉得有点多,好像成了一种习惯,眼泪说来就来。

    宫邪抚着她的发丝,“那么你告诉我,现在想要宝宝吗?”

    她想要,那就生。

    就是少用几个安全套的事。

    宫小白想了想,抽抽噎噎地说,“其实吧……生个跟你一样的小宝宝也挺好的,我在网上看到好多萌萌的小宝宝。”

    宫邪刚要说话,她就皱着眉说,“就是,我害怕我照顾不好,又担心自己没有时间。”她还要争分夺秒地计划着怎么尽快开启到第五重塔。

    宫邪:“这就说明,你根本没准备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她安心地趴在他怀里,听他怦怦怦的心跳。

    窗外又下起了雨,拍打在玻璃上,噼里啪啦中透着股安宁美好。

    外面寒冷,屋内,橘黄色的灯光圈出来一方小天地,令人心生摇曳。

    宫邪捏着她柔软的耳朵,她刚洗过澡,浑身都是香香的,像一只冬眠的毛绒动物,蜷在他怀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多日来精神紧张,为老爷子的身体担心,现在老爷子正在恢复,精神一天比一天好,压在他心中的大石头总算落了地。

    “宫小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宫小白?”他又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啊?”她迟钝地仰起头,眼神迷糊,刚刚差点趴在他怀里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她也一直紧张担忧,好不容易放松下来,身体就特别疲惫,分分钟能睡成死猪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她蹙着眉问他,是他先叫她名字的,喊完了又不说话。

    知不知道打扰别人睡觉是很没礼貌的行为。

    宫邪的墨眸中晕染开浅浅的笑意,“我对生孩子的前期准备动作比较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宫小白歪着头,眼神迷茫又疑惑。

    生孩子的前期准备动作……

    她还在思考这句话的含义,肩膀上的睡裙已经被他扯了下来,露出了奶白的香肩。

    她秒懂了!

    宫小白瞪着双眼,“你能不能好好说话!这种事也能被你说得这么深奥,佩服你!”

    宫邪利落地脱掉了她身上碍事的衣服,翻身把她压在身下,“好的,我以后不用说的,直接改为……”

    宫小白立刻堵住他的嘴巴,“别等以后了,现在就别说话!”

    “遵命,老婆……”

    他果真不再说话,只专注于生孩子的前期准备动作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宫爷:我从一开始就表示过,我并不排斥生宝宝,或许我现在不喜欢孩子,但只要你生了,我肯定会爱他。

    等某个小霸王出生……

    宫爷摆手:对不起,我收回这句话。

    小小白: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