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天降萌妻:宫爷揽入怀 第488章 你一定是小仙女

时间:2018-06-08作者:三月棠墨

    后背是灼热的水泥地,地面的温度透过衣料传递到皮肤,身上是满怀的温香软玉,宫邪甚至不着急起身,眯眯眼,重复一遍,“你赢了,开心吗?”

    宫小白扎好的头发有一绺松散下来,垂在脸侧,发梢轻轻扫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妩媚明艳的脸蛋与他的脸近在咫尺,呼吸相缠。

    她皱着眉,趴在他身上一动不动,“先别动,我缓缓。”

    她心脏处的印记一阵一阵的疼,比毒辣的太阳烤在皮肤上还要灼痛,痛得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,汗水打湿了后背。

    她的神色不对,宫邪手掌抚摸她的脸,不免担忧地问,“我打伤你了?”说着,就要坐起来帮她查看。

    刚才的比试,他打得酣畅淋漓,有几个瞬间完全忘我了,不确定到底有没有误伤她。

    她的表情,的确很痛苦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灼痛的感觉一点点消失,宫小白没那么难受了,脸上的痛苦表情缓和了许多,“我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见他还仰躺在地上,宫小白连忙从他身上拍起来,对他伸出手。

    宫邪没有将手放到她手里。

    他一个大男人,从地上爬起来,哪里需要女孩子拉他。

    手撑在地面,他一跃而起,动作潇洒利落。

    “宫邪,我真的打赢你了?”宫小白傻傻地问,对十几分钟前发生的事好像没有一点印象,她还沉浸在幻想的世界里,以为刚刚的一切不过是两人之间的打情骂俏。

    她努力了那么久,在毫无预料的情况下,突然实现了?

    宫小白看着他,等他解答。

    “是,你打赢了,我发誓,绝对没有保留实力,或者让着你。”宫邪轻笑,刮了一下她的鼻头,将上面细小的晶莹的汗珠刮下来。

    宫小白撞了下他的胳膊,“我”

    逗趣的话刚说了一个字,那个被他撞了的男人退开了好几步远,连他自己都懵了,僵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双目直直地看着她,宫邪的脸上写满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他被推开了一米多远?!

    他垂眸,看着自己脚下站立的位置与她之间的距离,确实有一米多。要不是他的反应足够快,及时站稳了,大概会被她推倒在地。

    宫小白低头看着自己白净的双手,睁大眼,也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她急切地问,“凤皇凤皇!你出来!怎么回事啊?!”

    她就是轻轻碰了一下,就把宫邪推出了几步远,不带这样的

    凤皇给她解惑了,“感觉到玲珑塔传来的刺痛了吗?你的第三重塔已经开了,拥有了无人能及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:“谢谢,我不需要”

    她仍然望着双手,一边默念一定要好好控制,一边想着该怎么跟宫邪解释,她不是故意推开他的。

    她就是不小心碰了他一下下,真的就一下下。

    “宫小白。”宫邪定了定神,走到她身侧,一只手放在她肩膀上,低沉的嗓音叩在她耳膜上,“解释一下,刚刚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宫小白扭头,二话不说先给一个大大的笑容,她咧着嘴说,“我说,我不是故意的,你相信吗?”

    她本来就不是故意的!

    “宫小白,态度放端正,好好解释。”宫邪显然不相信她会莫名其妙推开他,而且,把他推开了一米远。

    瞒着他是不可能的,以他的敏锐程度和深沉的心思,根本瞒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”宫小白心一横,打算如实相告。

    “爷,小白,你们原来在这里啊!”教训完特战员的郑成勇正好路过这里,看见两人,出声打招呼。

    宫小白松了一口气,突然的打断,至少给了她喘气的机会。

    宫邪点头嗯了声,拉着宫小白离开。

    “诶,我还想问爷一个问题呢”郑成勇的声音在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宫邪像是没听到他的话,脚步都没停下,不停地往前走。

    走出了有树荫的地方,暴晒在太阳底下,顿时犹如钻进一个大烤箱,每走一步路都被烤得冒油。

    宫邪走得不快,迁就着宫小白的步频。

    宫小白一声不吭,小步子地跟着他的步伐,想要走慢一点,好让她有时间打好腹稿。

    等走到他的住处,两人均是热出了一身汗,身上还沾着对打时弄上的灰土,有点儿狼狈。

    宫邪开了门锁,带她进去。

    房间里长时间没住人,阴凉凉的,仿佛置身于空调间,舒服得想倒在床上大睡一觉,缓解疲惫。

    刚才跟他打一场,虽然只用了十几分钟,却好像训练了一下午那么累。

    也让宫小白对他的真正实力有个大致了解,如果没有依靠速度和凤皇的暗中指导,她一定打不过他。

    宫邪从柜子里找出水壶,洗干净了,灌满了一壶水放在座上,插上插座,准备烧一壶热水。

    洗了个手,他转身,靠在桌子前,目光定定地看着宫小白,等她自觉解释。

    宫小白想装傻充愣都不可能,喘口气,卸下了背负了一路的包袱,“好吧,我告诉你,你先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拍拍身边的沙发,示意他过来做。

    天知道,她到底废了多大的意念控制力道,她怕一不小心,身下坐着的沙发被她一掌拍塌碎成渣。

    宫邪顶了下身后的桌子,走到她身边,坐下,目光仍是盯着她。

    宫小白低头解开了腰间束紧的皮带,军装外套的扣子一颗一颗揭开,露出里面单薄的衬衫短袖。

    她脱下了外套。

    军绿色的衬衫衬得她裸露的两条胳膊似雪一般白,仿佛天然湖泊里的一块羊脂白玉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”宫邪差点就要脱口而出,宫小白,牺牲色相是没有用,最好老实坦白,你还瞒着我什么。

    宫小白解开了衬衫领口下面的三颗纽扣,往下扯了扯,将心脏上方的塔形印记给他看。

    鲜红的颜色,如融进的朱砂。..

    他在与她裸裎相见时看过很多次。

    “我的力量变大了,就是因为它。”宫小白抿抿唇,“具体情况我也搞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比如她身上为什么会有这个,她就一直不懂,凤皇也没跟她解释过。

    宫邪叹口气,他想过会是这个原因,没想到她这么坦诚。

    “力量变大了,是有多大?”宫邪替她整理好扯乱的衣服,再把扣子扣好,声音全没了刚才的沉重,满满是温柔。

    “唔,不清楚。”宫小白偏头看他,眼中的光亮一闪一闪,“你想看吗?你想看的话,我可以试试,我还没试过。就刚刚,我就是轻轻碰你一下,然后就我还没尝试过真正用力会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宫邪直接回答,“我不想看。”

    根据她拥有的速度来看,力量必然不是轻轻一推就将人推开几米远的程度,搞不好会把房子都拆了。

    还是不要了。

    宫邪看着她,突然地生出了危机感,怎么办,老婆越来越厉害,他都开始担心,哪天一不留神,她就回了天庭。

    宫小白低着头,扣小手,“其实我一点都不想这样,如果能选择的话,我宁愿什么都不要,可是我控制不了。”想要恢复记忆,只能按照凤皇说的,开启一层层塔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此刻的凤皇有没有听到她的话,或者窥探到她的内心想法。如果他知道了,一定又难过了吧。

    “别多想了,一切有我。”

    漂亮的话宫邪不会说,跟她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比承诺重。

    宫小白靠在他怀里,像只温顺的小鹿,“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他的确很好,好到她无论如何都不舍得松开他的手,就想一直粘在他身边,当一块甩不掉的牛皮糖。

    宫小白把手放在他手心,“宫邪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想过我的身世来历?哪怕是猜测的。”

    宫邪说,“想过。你一定是小仙女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