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天降萌妻:宫爷揽入怀 第485章 听说市长千金看上你了

时间:2018-06-07作者:三月棠墨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彻底解决完金安市的事,全体特战员返回了基地。

    尽管不舍得,但宫小白和宫邪不得不分开,她留在基地,宫邪和秦沣两人乘直升机回到特训营。

    走下直升机,迎面碰见闫左和肖琼,两人正准备去训练场。

    昨天刚下了一场雨,丝毫不见晴朗,天阴沉沉的,天气闷热,一点风都没有,树叶纹丝不动。就是站着什么都不干,都能闷出一身汗。

    肖琼停下来,看着先后从直升机下来的俩人,问,“任务还顺利吧?”

    宫邪还未出声,秦沣就抢先回答,“顺利顺利,看我们回来这么早就知道了。”他没话找话,“跟特训营一比,金安市都算凉爽的了,这儿的天气真热啊。”

    突然想起了什么,闫左笑着打趣,“怎么样?听说市长千金看上你了,还以为你不会回来,直接留在金安市当压寨女婿呢。”

    军营日复一日的枯燥无聊,平时连水花都见不到,一点话题都能引起特别关注。

    秦沣握拳挥了一下,一副要跟他干架的样子,“你听谁说的?!”

    他刚从金安市回来,消息居然都传到特训营了,这帮人当什么教官,都去当八卦小报记者好了。

    瞪了闫左一眼,秦沣下意识看旁边的肖琼。

    后者面无表情,一如既往的冷漠,对一切玩笑话都漠不关心,满不在乎的样子让他一颗心都冷了。

    秦沣很希望看到她能有一丝异样的表情浮现在脸上,哪怕一点点也好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!真有这回事儿!赶紧说说。”闫左只听说了这件事,还不清楚其中的细节。

    秦沣红着脸,梗着脖子一吼,“说什么说,赶紧去训练场吧你!”

    宫邪对这些事不感兴趣,听了两句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不过,刘市长的千金对秦沣有意倒是真的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他们一起吃的晚饭,秦沣外出办事回来晚了,饭桌上就只有刘水涵旁边的位置空着,他顺其自然地坐到了那里。

    刘水涵的手掌、手背都有不同程度的擦伤,手肘处的伤比较严重,使筷子总有几分不方便。秦沣这人,是个大老粗没错,对待女生还算绅士。

    每当刘水涵不方便夹菜,他就用公筷帮人家夹起来放进她的碗碟。

    完全是举手之劳,秦沣没放在心上,可人家姑娘不这么想。没有谈过恋爱、很少与男孩子交往的刘水涵被他的绅士之举打动了。

    临走时,她含蓄地表明了心意。

    秦沣心里有人,哪里还会注意其他的女生,直白地说了句“我们不合适”,然后躲进了直升机,无视了刘水涵送别时不舍的眼神。

    刘水涵送别他们的样子被所有参与任务的特战员看到了,特战员之间相互传播,然后被教官知道了,闫左从其他教官那里听到这个八卦消息一点都不意外。

    肖琼看向别处,“你们聊,我先去训练场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没看任何人,转身朝训练场走去。

    闫左八卦兮兮的声音从背后传进她的耳朵里,“那姑娘长什么样?市长千金,应该不差吧。老秦,你太不懂得把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军中兄弟们的感情事,向来是大家最关心也是最爱讨论的话题。

    宫邪的感情事被他们调侃惯了,换了个人,新鲜感立马上来了。他敢保证,一会儿食堂里肯定百分百都在谈论秦沣的桃花经历。

    每个人口中的版本加起来,能凑出一本爱情小说。

    白富美千金和军官,这个设定听起来很带感。

    秦沣望着肖琼的背影,烦躁地皱了皱眉,“艹,别说了。我什么身份,怎么可能跟人家市长千金有发展。”

    一句“我有喜欢的人了”就能堵住他们的嘴,可他担心给当事人带来困扰,捂住了自己的嘴,不让那些藏在心底的事像开了闸的水一样,从嘴里跑出来。

    闫左不是没有眼力见的人。

    循着他的视线,肖琼纤瘦高挑的身影渐渐模糊远去。

    一拍脑门,他怎么忘了,在特训营里,秦沣和肖琼才是固定的搭档,他们总喜欢把两人绑在一起开玩笑,如今换了个女主角,两个人都不适应吧。

    闫左摇摇头,不由叹息,“我说你也够怂的,喜欢人家都不敢说,是不是爷们儿。”

    秦沣横他一眼,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“你以为老子没说?”

    “你跟她说过了?但是……哈哈哈哈,是被肖女王拒绝了吗?猝不及防又听到了一个八卦消息。老秦,我收回我刚才的话,你不是怂,你是魅力不够!”

    秦沣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漏嘴了。

    他手臂勾住闫左的脖子,锁喉,“你特么要是敢传出去,老子弄死你!”他不要面子可以,不能让肖琼的面子受损。

    闫左手指从嘴巴上划过,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,“放心,老子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。不跟你闹了,我去训练场看他们训练。这批特战队员的实力比不上上一批,要费的心思多着呢。”

    秦沣重重拍下他的肩膀,“你别去了,我去。”

    闫左刚露出疑惑的表情,面前的男人已经潇洒地走开。

    稍微一动脑子,闫左就想明白了,他不是看特战队员的训练过程,而是去看训练他们的教官。

    秦沣双手扣在腰间的皮带上,不疾不徐地走到训练场。

    肖琼正在督促他们训练,冷着一张脸,面目似乎被霜雪覆盖了一层,利落的短发,发尾微勾,堪堪触碰到耳垂。

    底下的特战队员都感觉到肖女王今天格外的严厉,心里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秦沣走到肖琼身边,看着他们训练。

    嘴唇动了动,低声说,“你别听老闫的玩笑话,他瞎说的,我对市长千金没意思,更不会跟她发生什么。”

    肖琼偏头,递给他一个“你有毛病”的眼神,“干嘛跟我说这个?我没有兴趣听。没事的话赶紧走开,别打扰我训练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跟你解释,没兴趣听就当刮了一阵穿堂风好了。”秦沣不想让别人瞧出异样,一眼都没看肖琼,始终盯着特战队员们。

    肖琼:“风刮完了,你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秦沣诧异于她的冷漠态度,虽然平时她待人不热情,至少对他们这些战友还算亲和,怎么今天吃了枪药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来事儿了?”秦沣鬼使神差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话一出口立马后悔了,恨不得时光倒退两秒钟,他打死也不说这句话。

    秦沣别过脸,一个劲儿的用咳嗽掩饰表情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!”肖琼的脸更冷了,黑发下的耳朵有点红,谁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秦沣心知再待下去就是自取其辱,默默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心情郁闷。

    从来没这么郁闷过,上次她直白地拒绝他时都没有这么郁闷过!

    秦沣走出训练场,漫无目的地游荡,想找个人陪聊陪喝酒,可是特训营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种事说出去也只会成为他们开玩笑的素材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走到了宫邪的住处。

    两扇门紧闭,梧桐树影映在上面,仿佛一幅黑白水墨画,秦沣迟疑了片刻,还是敲响了他的门。

    不多时,宫邪打开门,挑眉看着他,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有事!”秦沣肯定道。

    听完他三分钟无间断陈述,宫邪的表情诡异,“你确定,这种事情跑来问我?”

    秦沣愣了愣,“爷好歹是过来人。”

    宫邪嗤笑一声,诚恳建议,“做媒牵红线的事,你问宫小白比较靠谱。她撮合了猴子和姚琪。”

    秦沣乍然一惊,“猴子他……靠,他什么时候脱单了?!”

    宫邪不回答。

    秦沣经过最初的震惊,慢慢冷静下来,开始思考自己的事,在考虑要不要求教宫小白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