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天降萌妻:宫爷揽入怀 第480章 就知道你不会安分

时间:2018-06-05作者:三月棠墨

    尖刀基地的日子一天一天过得飞快,每天进行着固定式的训练,跟特训营的日子没多大区别。

    唯一的区别就是,身为尖刀战队的一员,每隔一段时间会执行上级派来的任务。

    任务难度不一,时间不定。

    他们在一次次的任务中积累经验,特战员们的能力越发突出,性子越发稳重。

    半年时间,他们已经执行过数十次任务。

    一开始,每次宫小白执行任务,宫邪都会跟随,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任务,根本没必要劳烦宫首长纡尊降贵,比如,护送某个要员出国

    到现在,宫小白完全能自己搞定一切,不让他跟着。

    “爷,你有在听我讲话吗?”

    会议室里,秦沣屈指叩击红木桌面,发出梆梆的声响,提醒某位神游九天的爷。

    据他个人观察,宫邪已经盯着桌面某一个定点超过十分钟,摆明不是在思考这次的任务内容,因为十分钟前他还没有开始汇报任务内容。

    宫邪挑眉,端起桌上的茶杯,“继续说,我听着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半个月没有见到家里那个小东西,听说她外出执行任务要到明天才回来,真是够久的。

    秦沣咳嗽一声,把资料推到宫邪面前,“金安市市长的女儿被绑架了,距离失踪已经超过一个星期,对方什么消息都没有,没有要赎金,更没有提别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金安市的市长刘燕铭,出了名的清正廉洁,处理反腐反贪一事雷厉风行,不少人栽到他手里,估计得罪了什么人,对方恶意报复,拿他没办法就只好拿他家人出气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想不到其他的动机。

    宫邪呷了口茶,淡声道,“在什么地方弄丢的。”

    “学校。”闫左说,“学校那边的消息是,刘水涵上周六晚失踪了,根据她舍友说的,她一个人去校外吃饭,晚上到了宿舍门禁时间还没回来,舍友很担心,上报到了学校。学校没找到人才通知家长。”

    宫邪一口接一口喝茶。

    “警方已经介入了,调查了一个星期,束手无策。”闫左说。

    宫邪放下茶杯,拿起桌上的资料表,秦沣适时说,“这是关于刘水涵的全部资料,小姑娘挺低调的,平时在学校里没人知道她是市长千金。”

    资料表上的内容太多,宫邪匆匆扫了一眼,丢在桌上,似乎觉得没有可用信息,懒得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他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桌面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轻嗤,“既然我们已经猜到对方的目的是打击报复,想必也清楚他们要的不是钱。”

    秦沣皱眉,“可是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急,过了明天就是失踪的第七天,对方一定会有动静。我们现在能做的,只有等。”宫邪眸色深深,“恶意打击报复,总要给当事人看到,亲眼看到才能给对方最直观的痛感。”

    “爷的意思”闫左似乎明白了。

    肖琼说,“那我们明天就要赶到金安市,再耽误下去肯定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宫邪点点头,“我明早先去尖刀战队点人,下午直接飞金安市。”顿了顿,“闫左和肖琼留在特训营,我和秦沣去就行了。天就要热起来了,特战队员的训练要加紧。”

    闫左和肖琼互看一眼,点头说是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清晨的阳光撒在尖刀基地的训练场上,一片金灿灿的,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。

    宫小白刚执行任务回来,到宿舍洗了个澡,换了身干净的作训服,然后去郑成勇的办公室,跟上级汇报任务过程。

    郑成勇笑着回,“任务完成得不错。我看你也累了,这样吧,先回去休息几天,不用去训练场了。”

    连续半个月精神高度集中,首先要把身体状态调整好,再才能进行接下来的训练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应了声,转身,手握住门把,还没等她拉开门,外面的人已经推开了门,一股向后的推力使她停了手。

    门完全打开,男人颀长的身影出现在宫小白眼前。

    永远帅气笔挺的军装,军靴锃亮,浑身上下一股凌人的气势。宫邪的手搭在门外面的把手上,与宫小白保持一样的姿势。

    他略一垂眸,看见了日思夜想的老婆。

    头发扎了个马尾,干净清爽,洗发水和沐浴露混合的香气轻易可闻,显然她刚洗过澡。小小的脸蛋瓷白,睁大眼睛看着他,似乎对他出现在这里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郑成勇从椅子上起身,敬礼,“爷!”

    宫邪目光不舍得离开面前的人,轻嗯了声,回应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宫小白小声问。

    郑成勇走到了门边,没听见宫小白刚刚的话,直接说,“秦沣已经跟我说过了,下午要带人到金安市是吧?”..

    宫小白脑子再迟钝也反应过来了,他有新的任务,过来要人,不是特意来看她。幸亏没有多说什么,差点就闹笑话了。

    宫邪看了她许久,从头顶到脚跟都不放过,一寸寸地看。

    看完了,再回答郑成勇的问题,“不用多,二十人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不假思索地说,“我也去!”

    他们俩已经半个月没见了,她好不容易回来,他又要执行任务,不知道要分开多久,还不如跟他一起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刚执行任务回来,还是休息两天吧。”郑成勇笑呵呵地建议。

    他是体会不到夫妻俩许久未见的思念之情,以为宫小白急着立军功,哪里想到人家只是想跟老公多待一段时间,即便是一起出任务,她也愿意。

    宫小白只是看着宫邪,征询他的意见,“我没问题,状态好得很,你就让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要是答应了,郑成勇教官那里就没问题。

    宫邪不说话,宫小白就悄咪咪地戳了戳他的手指,以示央求。郑教官在这里,她自然不敢有过分亲密的举动。

    不过,她的小动作还是被郑成勇看到了。

    一道灵光闪过脑海,他顿时明白了,脸上的笑容多了两分深意。

    他说呢,哪有累死累活刚执行任务回来紧接着就出任务的,原来她有别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我不发表意见,爷同意了就成。”郑成勇甩锅给宫邪。

    宫小白眨眨眼,继续央求,“好不好呀?你带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宫邪当然想把她带在身边,在他视线所及的地方,主要还是担心她的身体,怕她接连奔波会吃不消。

    郑成勇掩唇咳嗽,背过身去,把空间留给他们俩。

    宫邪瞥了他一眼,拉着宫小白走出办公室。

    走廊安静,台阶下紫色的牵牛花绽放了,开出了一个个小喇叭,颇为好看,偶尔能听见几声虫鸣鸟叫。

    宫小白顺手关上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四下无人,她便没了许多顾忌,展开双臂抱住他劲瘦的腰,“半个月没见,想不想我?”

    宫邪环住她的肩膀,凝视她粉粉的唇瓣,克制不住地想亲她,或许不够,想把她压在床上,用实际行动告诉她,他有多想她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他一出口,嗓音就带着沙哑的质感。

    宫小白踮起脚尖亲了他唇瓣,仿若蜻蜓点水,一下就离开,“我当然知道,你特别想我。”

    宫邪抿抿唇,被他亲过的地方残留着柔软的触感和独特的芬芳,心底不由地一软,揽着她肩膀的手臂紧了紧。

    他轻轻地笑了。

    笑声只让她一个人听见。

    “还不傻。”宫邪语气肯定,“是,我很想你。”

    在她面前,他没什么好隐瞒的。

    想了就是想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么想我,就让我陪你去啊。”宫小白弯唇笑起来,眼睛里满是欣喜。仿佛提前想好了说辞,就等他承认他是真心想她。

    宫邪愣了一秒就反应过来了,捏着她小巧的耳垂,“机灵鬼!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答应了吗?!”宫小白松开搂着他腰的手,改为搂着他脖子。

    见她使劲儿踮着脚尖,宫邪主动弯下头颅,任由着她搂着,“你这么粘人,我不答应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宫小白立刻接话,“你不答应我就去找郑教官打报告,强烈表达想参与此次任务的决心。”

    宫邪:“就知道你不会安分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除了宫小白,宫邪在尖刀战队里挑选了十九名特战队员,加上他和秦沣,一共二十二人,下午就直接从基地出发,前往金安市。

    直升机上,宫小白睡了十多个小时,把上次任务欠下的睡眠全都补回来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到达金安市。

    刚从直升机上下来,她就面色苍白地扶着宫邪的手臂呕吐不止。

    宫邪眉心拧起来,轻拍她的背。

    他就猜到会是这个情况,所以不让她跟着来。

    身后的莫扬拧开一瓶矿泉水,默默地递过来,“爷。”

    宫邪接过来,瓶口对着宫小白的嘴巴,“漱漱口,会舒服一点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捧着水瓶,含了一口水,漱了口,吐出来,又喝了几口下去,不断翻涌的胃才算是舒服了点。

    宫小白最怕的事就是拖后腿,见大家都站在旁边等着,她从莫扬手里接过冰盖,拧上,擦了擦嘴角,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宫邪说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几辆商务车从远处开过来,停在他们跟前。

    其中一辆车的车门打开,从里面走出一个穿休闲装的中年男人,带着无边框眼睛,国字脸,浓眉大眼,面容憔悴苍白,眼袋和黑眼圈格外严重,眼球布满了血丝。

    看起来很多天没有休息好。

    见到宫邪,他调整好该有的姿态,主动伸出手,“宫爷,抱歉,我们来晚了,一直配合警方调查小女的消息,错过了时间。”

    态度不卑不亢,不谄媚也不冷漠,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极好。

    宫邪与他握手,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上车吧,车上再说。”刘燕铭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已进入七月,天气炎热,大早晨的太阳都灼烤得让人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宫邪、宫小白、秦沣三人跟随着刘燕铭坐在第一辆商务车上,其余的十几名特战队员坐在后面几辆车上。

    车内,刘燕铭给几位递了水,又吩咐司机将车载空调的温度调低。

    宫邪喝了两口水,问,“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们之前一直在直升机上,无法了解金安市的第一手资料。

    刘燕铭垂着头,即使吹着冷气,他的脸上脖子上还在不停流汗,“没有消息,警方用尽了办法,查不到对方的来历,我女儿她至今下落不明。”

    刘燕铭就一个女儿,岁,刚上大一,发生了这样的事,全家人都崩溃了。

    今天是失踪的第八天,一点消息都没有,让人忍不住往最坏的结果去猜测,要么被对方瞧悄悄杀掉了,要么受尽折磨。

    不管哪一种,家人都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金安市动荡不安,人员调动频繁,大大小小的案件数十件,我也不知道得罪了哪些人,害了我女儿”

    刘燕铭的声音有些哽,接连几天的煎熬已经让他的精神备受打击。

    宫小白双手握着矿泉水瓶,冷静分析,“刘市长,你放宽心,对方发费周折地劫走你女儿,想报复你,绝对不会是杀了她这么简单,一定还有别的目的。我敢保证,你的女儿一定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刘燕铭抬头,看着她。

    女孩的年龄不大,说话时眼神平静,表情严肃,声音沉着,莫名地,让人信服她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刘燕铭知道她是特种兵,不过能贴身跟在宫爷身边,与他们同坐一辆车,显然身份特殊。

    宫邪说,“我夫人。”

    手里的矿泉水瓶差点掉了,宫小白用力握紧了,抬眸看他。

    不是提前说好了,执行任务在外,需要隐瞒夫妻关系,只当战友么?他怎么一言不合就吓人。

    看把人家刘市长吓得,目光都呆滞了许久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首长夫人。”刘燕铭点头,看向宫小白,“希望像首长夫人说的那样,我女儿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行车途中,谁都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在直升机上休息够了,宫小白眼下除了头有点疼,身体状况一切正常,开始浏览此次案件的资料。

    她临时加入这次任务,只从宫邪那里知道金安市市长的女儿被绑架了,下落不明,其他的一概不清楚。

    她手里拿的这份资料,就是被刘燕铭的大动作害的落马的人。

    人数众多,令宫小白咋舌。

    她看得仔细,每一页都看了很长时间,直到车子开进刘燕铭的小别墅,她才将文件夹里的资料看完。

    揉了揉酸疼的眼睛,她看向外面,“我们到了?”

    刘燕铭说,“已经到了。辛苦了,恐怕要让你们在我家里将就几天。”他知道宫爷的能力,几天内,不管她女儿是死是活,肯定会有消息。

    这是在路上商量好的,方便联系,他们几个直接住在刘燕铭的家里,其他人另行安排。

    “刘市长客气。”宫邪淡淡道,拉着宫小白下车。

    长时间看资料,她眼睛猛然遇见强光,有些受不了,抬手遮着额头,紧跟在宫邪身侧。

    秦沣则跟在他们身后。

    职业习惯的原因,观察入微,他四处打量刘燕铭的住处。

    很普通的两层楼小别墅,前院有个正方形的喷泉,四个角分别有一个天使造型的雕像,天使的翅膀张开。

    从侧边看,别墅后面有一个花园,不算大,种植了些花草。

    几人进了正厅,几名警察坐在沙发上,由一位中年男人陪着,男人与刘燕铭长得有些像,是他的大哥,刘燕杉。

    客厅的摆设简单大方,八宝阁里放着古朴又好看的粗瓷摆件儿,平添了几点风韵。

    细节可以看出人的品性,刘燕铭是个廉洁的好官。

    客厅里几个人都知道宫邪的身份,纷纷站起来打招呼。

    警方跟秦沣交接完信息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听到楼下的动静,刘夫人从房间出来,下了楼,尽管眼睛红肿,神色憔悴得无法见人,还是拢了拢有些乱的发丝,维持面对客人该有的礼仪风范,吩咐佣人,“没看见有客人来了,还不快去泡茶。”

    佣人小跑着去偏厅。

    刘夫人朝他们点点头,嘴角动了动,想露出一个礼貌性的微笑,一想到自己的女儿,她便怎么也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只好跟着佣人一块去了偏厅,帮忙泡茶。

    刘燕铭搓搓手,招待他们,“快请坐,你们一路赶过来肯定没吃饭,我让厨房早点做饭。”

    吩咐完厨房的佣人,刘燕铭忙不迭向自己的大哥打听,“怎么样?你们刚才调查的,有涵涵的消息吗?”

    刘燕杉摇头,叹息,“没有,所有嫌疑人都调查遍了,没有可疑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宫邪几人坐在沙发上,将公文包里的资料整理出来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发现?”宫邪看着宫小白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刚刚在车上,资料已经看过了,想听听你的看法。”宫邪直截了当地说。

    他那会儿不是在闭目休息么,怎么知道她看了资料,还知道她把资料都看完了。

    他果然在装睡。

    了解宫小白实力的秦沣一脸了然,可,坐在对面的两兄弟并不清楚,还在疑惑宫爷怎么问一个小女孩的看法。

    刘燕铭清楚宫小白的身份,表现得并不算吃惊,刘燕杉却直接皱眉,“宫爷,我们现在是不是该”

    “爷自有打算,我们理解你们的心情,还请不要打扰我们。”秦沣出声打断,怕他说出不好听的话,平白惹爷不开心。

    被几个人的目光盯着,宫小白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呼了一口气,她从一堆资料中抽出自己在车上看到的那一份,“这里面是所有嫌疑人的资料,几乎每个人都是上次大换血的受害者,都有犯罪动机。其实细细看,有三个人完全可以刨除在外。”

    几十页的资料,只有三页被折起来了,是宫小白在看的过程中折起来的。

    她把文件夹摊开在茶几上,“就是这三个人,贺甫,张一沥,祁展。”

    先前对宫小白有质疑的刘燕杉忍不问,“为什么他们三个没有嫌疑?贺甫我知道,我弟弟的秘书,他手脚不干净,老早就被辞去了,不在此次的调动人员中。其余两个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刘燕铭补充,“剩下两个我都知道,都是这次犯了事被辞掉的,其中一个情节严重还坐了牢。”

    “别打断她。”宫邪冷冷出声,然后看着宫小白,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贺甫,虽然被辞退了,但资料显示,他后来自己开了个小公司,生意越来越红火。家里妻子贤惠,儿女成双。事业有成,家庭美满的人,没理由干出绑架的事。”宫小白掀到后面被折起来的一页,“张一沥,坐牢了,没可能动手,难道他的亲人会冒着犯罪的风险绑架?调查资料上说,他未婚,家里就一个母亲还有一个不满八岁的私生子。可以排除掉他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继续往下翻,“第三个人,祁展,更不可能了,人家上个月出了车祸,做手术花了大笔的钱,自己又丢了工作,哪还有闲钱雇人绑架。”

    秦沣靠在沙发背上,绷紧的面容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他终于知道爷为什么问宫小白的看法了。

    一般人遇上这种事都是找嫌疑人,她却偏偏反着来,找没有嫌疑的人。

    除了宫邪和秦沣,其他两个人都听得云里雾里。

    刘夫人帮着佣人端来了茶,放在几人面前,欲言又止,最后实在忍不住,开口央求,“拜托了,一定要救救我女儿,我们家就这一个孩子”

    想说的话还未说完,刘夫人已经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肯定帮您找到。”宫小白安慰她。

    刘燕铭还沉浸在刚才的案情分析中,不解地问,“可是找出了这三个没有嫌疑的人有什么用呢?”

    宫邪端起茶杯,拧了拧眉,没喝。

    原本宫小白能不间断的分析完所有相关案情,偏偏这几个人问题太多,总是打断她。

    一直在说话,宫小白有些口渴,喝了口茶,说出至关重要的结论,“往往,最不可能的人才是最可疑的人。”

    上句话,兄弟两人听懂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嫌疑人就是你刚刚列出来的那三个人?!”刘燕铭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,眼睛一下子睁老大。

    就连旁边听了个大概的刘夫人都禁不住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秦沣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还是被她的结论惊到了,嫌疑人范围直接缩小到三个人吗?

    他的脑子不好使,对头脑聪明的人一直莫名敬畏,此刻看着宫小白的眼神就带着崇拜的光芒。

    从今天起,大概要把她放在跟宫邪同等高度了。

    唯独宫邪一个人,从头至尾都保持着淡然的表情,仿佛早就猜出宫小白会交给他一份完美的答卷。

    她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这次,连心思深沉如他,都没想到她刚刚说的那些。

    刘家人的眼光是满满的期盼,希望宫小白给一个肯定的答复,绑架他们女儿的是不是就在这三个人当中!

    话不敢说得太满,宫小白补充,“当然,这只是我的个人猜测,具体情况还是要看调查结果。”

    秦沣举手,像个听不懂问题的学生,希望老师解答,“我想知道,他们为什么最可疑?难道就因为一个‘最不可能就是最可能’定律?”

    宫小白猜到他会这么问。

    思索了许久,她皱着眉毛说,“第一个我暂时还想不出理由。第二个,当事人坐牢了,亲人都行动力不便,乍一看确实没动机。你想想,他都闹到坐牢的地步了,可见犯的事挺大,犯大事的人背后怎么可能没势力,没准绑架刘市长的女儿就是他进牢房前最后一个吩咐。”

    秦沣追问,“那第三个人呢?你不是说人家做了手术没钱雇人么?”

    宫小白想了想,说,“失业,车祸,钱财散尽,人生相对痛苦的三件事全降临在他身上,搁你你不得怀恨在心,找造成这些事的源头报仇啊。”

    秦沣指着刘燕铭,“源头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宫小白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啊宫小白!”秦沣不吝夸赞,勾着嘴角,“回头提议你去情报局工作,局里估计高兴死了。”

    同样的话,宫邪也说过。

    宫小白扭过头,看向身边的男人,扬了扬眉,求表扬求鼓励。

    “厉害。”宫邪薄唇轻启。

    就这样?宫小白撇了下嘴角。

    宫邪沉声道,“秦沣,让他们着重调查这三个人,今天天黑之前,我要知道这三个人更加详细的信息,最好包括这几天的活动。”

    秦沣:“好,我马上下令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对于其他嫌疑人,不能放松警惕,派人盯着。注意,别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“爷放心,他们都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这批特战员经历过数十次任务,积累了足够的经验。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,没资格待在尖刀战队。

    听完宫邪冷静地吩咐,笼罩在刘家人头顶的阴霾才算散去了一些。

    宫邪站起身,“有休息的房间吗?我夫人晕机,有点累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:“”

    “有有有!”回过神来的刘夫人擦了擦眼角的泪,挤出了个微笑,“已经收拾好了房间,在楼上,床单被罩都是新的,可以放心用。”

    她刚才泡茶的工夫,已经吩咐了佣人收拾出来三个房间,供他们休息。

    她才知道他们是夫妻关系,现在就多出来一间房了。

    刘夫人亲自领着两人上楼,左拐第二间就是,“需要什么说一声,我再让人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您先去休息吧。”宫小白笑着说。

    刘夫人“哎”了声,不再打扰他们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房间不大,胜在位置好,光线充足,即使看起来长期没住人,也不潮湿。

    厚重的窗帘留了一道缝隙,有一束光线透进来,照在深褐色的实木地板上。

    床上的床单和被罩都是崭新的,天蓝色,放着两个软软的大枕头。

    本来不累,宫小白看见床就困了。

    她张开双臂躺在上面。

    被子晒过,淡淡的阳光气息扑来,她眯了眯眼,“既然上来了,就过来陪我躺会儿吧,我看你也够累的。”

    从特训营赶到基地,再从基地直接飞过来,睡眠时间比她还要少,她好歹在直升机上睡了十多个小时。

    宫邪走到床边,挨着她躺下去。

    其实,他现在不困,有一件更想做的事。

    他的手掌从她后脖穿过去,托起她的脑袋,宫小白一惊,浓重的阴影压过来,唇上压过来柔软的一物。

    宫邪眼眸往下沉,沉入了深海的海底。

    一秒都不想耽误,急切地攻城掠池,纠缠她香甜滑软的小舌。

    昨天见面就该有的一吻,推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他的手解开了她腰间束紧的皮带,军装扣子易解,他指尖随意勾转两下就解开了,露出了里面薄薄的衬衫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