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天降萌妻:宫爷揽入怀 第469章 这个女人太酷了吧

时间:2018-06-05作者:三月棠墨

    当她走进传达室,宫邪就在电话里边听到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步子小,步频很快,踩着军靴蹬蹬蹬地响,可以想象她的欢快心情,虽然他看不到她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向来喜欢玩这种小把戏,宫邪乐意顺从,“宫小白,你捏着鼻子说话声音不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”亲男朋友啊,上来第一句话就插刀。

    宫小白松开了手,转个身靠在办公桌边缘,话筒夹在脸颊和肩膀中间,腾出手挽起了袖子,“没意思,你就不能假装猜不出来,让我有点神秘感。”

    宫邪似乎知道她接下来的套路,“如果我假装猜不出来,你一定又会说,居然连我的声音都猜不出来,还是不是老公了。”

    他学着她的语气说话,有点搞笑。

    宫小白尽力了,实在忍不住,哈哈大笑,“宫首长,你旁边有人吗?”

    宫邪此刻在特训营里散步,拿手机给她打的电话,他们这边也结束训练了,所有人都在吃饭,四周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“没人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宫小白笑弯了腰,“我好想让人听见你刚才说话的声音,太搞笑了。宫首长,你在我心中的形象崩塌了。不是我帅帅的老公了,贱兮兮的。”

    宫邪:“”

    最后那几个字,只有她敢说。

    “明天下午我去接你。”宫邪突然的出声,打断了电话那边的咯咯笑声,“记得提前请好假,晚上最好也能空出来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止住了笑声,酡红的颜色仍留在脸蛋上,芙蓉满面。她隐隐猜到了什么,故作平静,“干嘛?我明天有新的训练项目,请假就跟不上进度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聪明,不会猜不到。

    宫邪不打算跟她捉迷藏,笑着说,“上次跟你说过的,要带你做体检,等体检表出来,所有的资料就都整理全了,可以领证了。”

    他语速不快,确保她能听清。

    宫小白手臂往后,撑在桌面,手指一根根蜷曲,抓住桌子的边沿,有些心情是无法控制的,就像此刻,不管她再怎么强壮淡定,眼角还是忍不住弯起来,唇角一点点上扬。

    宫邪不摧促她,静静等着,他对她一向有耐心。

    等了许久,两人都没说话,有浅浅的呼吸声透过听筒传到对方的耳朵里,挠痒痒一般,撩动心弦。

    宫小白拍拍小心脏。

    就是个体检,又不是扯证,宫小白你这么激动干什么,不激动不激动不激动

    她用心理暗示法慢慢平复心情。

    说好了不激动的女孩,一开口就露馅了,“体、体检是在哪里啊?”

    “宫小白,你紧张了?”他听的出来她声音不稳,有颤意。

    宫邪停住,不再往前走,站在他们的住处门前,食指中指挨在一起捻了捻。不能想,一想起她就跟犯了烟瘾一样。

    想马上看见她的脸,听她在他耳边撒娇,不想撒娇的话发脾气也行,就是不想隔着冰冷的电话。还想抱她,亲她,和她做。

    宫邪扬了扬头,喉咙艰难地上下滚动,钝钝的,像含了一口磨砂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紧张了?!我这是激动!不对,我这也不是激动,反正我没紧张你不许说我。”她一紧张就会语无伦次,宫邪知道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小白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他比较爱连名带姓唤她,叫她“小白”的次数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宫邪顿了片刻,“不然,来特训营当教官吧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提高音量“啊?”了一声,被他突然转换话锋搞懵了,“当教官?你在开玩笑呢吧,我还不够资格”

    教官不是想当就能当的,像肖琼他们,入伍都**年了。

    宫邪点点眉心,觉得自己刚才魔怔了,“算了,当我没提过。”他单手开了锁,走进屋内,啪啪摁下墙壁上的开关,灯光倾洒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吃饭吧,快去吃。”宫邪催促。

    他是掐着时间点打的电话,她一定还没吃晚饭,尖刀战队那边的一切他都提前打过招呼,不至于让她去晚了没饭吃,但他不想让她饿着肚子陪他聊天。

    宫小白点点头,反应过来两人是在打电话,他看不见她点头的动作,笑道,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大概不舍得挂电话,宫邪说,“那就这么说好了,明天下午我来接你,来特训营体检,晚上赶回去不安全,就在这里住一晚。”

    明明他没说引人遐想的话,听到“住一晚”三个字,宫小白就想歪了。

    宫小白啊宫小白,你太不纯洁了,该面壁!

    她自然不知道,宫邪说这句话时,脑子里想的,正是不纯洁的东西,只能说她与他心有灵犀。

    “还是别了。”宫小白说,“我直接去特训营吧,你来接我,我们还要一起回去,路上耽误时间。我可以开车去。”

    宫邪:“认识路?”

    “”他总是小瞧她,如果不晕机,她都打算开直升机过去,“我记得路。你忘了,还有一种东西叫导航!”

    居然被嘲笑了,宫邪摸摸鼻子,任嘲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与宫邪通话完,宫小白整个人都飘飘然,走路都是轻飘飘的,仿佛长了双翅膀。

    “春心荡漾的表情请收敛一点。”姚琪举着筷子,当作武器,“异地恋少女看见这样的笑容会打人!”

    宫小白吃着素炒的小青菜,“嘿嘿,我还有更欠打的消息跟你说,我明天要去见宫邪啦!明天吃完午饭我就走!”

    姚琪:“”

    本以为会招来姚琪的一顿“毒打”,宫小白双手护在胸前做好了准备,谁知她突然抱住她的胳膊,“大佬,求带,小的愿做牛做马报答您的大恩大德!”

    宫小白慈爱地摸摸她脑袋,“乖哈,连你爸爸我都要跟教官打报告请假。你要是能搞到郑教官的假条,我就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私自带人出去的锅她可不敢背。

    姚琪丧气道,“还是算了吧,你是老郑的亲闺女,我顶多算一丫鬟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不假,郑成勇确实最喜欢宫小白,他平时看着她都笑呵呵的,面对其他人就一脸“还不滚去训练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要不是两人长相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,她绝对会以为小白是老郑失散多年的亲闺女。

    宫小白见她颓废的样子,于心不忍,“我明天帮你跟郑教官说说吧,让你陪我一起去。不过我不保证成功,你别抱太大希望。”

    尖刀战队的规矩只会比特训营更严,无事不得外出,有事提前打报告,经过层层审批才能出去。

    得到宫小白的安慰,姚琪捧起她的脸,吧唧亲了一口,“妈的我太爱你了,不管成不成功,你都是我爸爸!爸爸,我以后一定好好孝敬您!”

    宫小白:“你这样,让姚老师情何以堪。”

    她想到一个问题,“我要在特训营住一晚,你怎么办?特训营那边应该没有你的空床位了。”她做出大胆猜想,“你跟猴子一起住?”

    姚琪的脸噌地红了,“你你说什么呢,我睡车里不行?”

    见她脸红,宫小白不开玩笑了,“行行行,你说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两人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宫小白第二天早晨就跟郑教官说明了请假原因,她没有隐瞒,照实说,政审资料里要有体检报告,她要请半天假体检,由于特训营离基地比较远,晚上赶不回来。

    老郑问,“政审?什么政审?”

    宫小白不好意思,含糊不清地说,“好像,领证需要。”

    老郑一愣,领什么证?再看这姑娘红透的脸颊,脑子顿时转过弯,“你说的是,结婚证?这是喜事啊,批假!一定批假!不批宫爷那儿我都过不了关,他得削死我!”

    老郑爽快地在她的请假报告上签字,盖章。

    顺便问,“什么时候办婚宴啊?我等着喝爷的喜酒呢,如果有幸能捞个主婚人当当也成,要不你跟爷提一句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还没回答,他就摇头否定自己,“以爷的家庭背景,婚礼不会在基地举行吧,要举行肯定在帝京,大教堂大酒店那种。那就遗憾了,我不一定能抽出时间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抚摸额头,无语极了。

    以前没发现郑教官话多。

    还有啊,她现在还只是体检,资料没上交,结婚证没领,婚宴的事还早着呢,他怎么比她想得还长远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给。”郑成勇把请假报告给她,“我让小徐给你调辆车,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教官。”宫小白轻轻弯腰,鞠了一躬,抬起头,欲言又止,“那个,郑教官”

    郑成勇耐心地问,“还有事儿?”

    想到姚琪期盼的眼神,宫小白深吸一口气说,“能不能让姚琪跟我一起去?”

    郑成勇蹙眉,还在想姚琪是谁,新一批的尖刀特战队员他还没认全,“恐怕不行,有事才给批假,她有事吗?”

    她想去见她男朋友

    估计如实相告,郑教官肯定不给批假,可宫小白干不出对教官撒谎隐瞒的事,只好再次道谢,拿着请假报告出去了。

    出来看见姚琪翘首以盼的样子,宫小白无奈地朝她摇摇头,表示不行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!”老郑只疼小白。

    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,姚琪并没有太难过,就是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宫小白:“我帮你跟猴子说一声,让他来看你,反正他是自由身,可以随意出入特训营。”

    姚琪眼睛一亮,“那就拜托了。”..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午饭后,小徐把车钥匙交给宫小白。

    她开着牛气哄哄的军牌车,去了特训营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,门外的哨兵敬礼放行,宫小白抿唇轻笑,回敬军礼,浑身血液沸腾滚烫。熟悉的特训营,她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完全不一样的感觉,她现在是尖刀战队的一员,是他们的上级。

    想到宫邪可能在训练场训练新兵,如果没训练,他也可能在一旁监督指导,宫小白没停车,直接将车开到了训练场入口。

    车子停稳,中途休息的新兵们好奇地看过去。

    驾驶座那边的门打开,宫小白下来,一身松枝绿军装,腰带束着纤腰,黑色长军靴裹住小腿,胸前一枚银色的勋章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她迈着标准的步伐,走路带风。

    唇轻抿着,下巴微抬,黑发低低地扎在脑后,露出五官,美艳的面容冰冷绝尘。

    眼帘掀起,她的视线锁定了训练场中的某个人,抿着的唇这才得以解放,绽了个笑容。

    所有的新兵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太酷了吧,冷酷又美艳。

    秦芜抓紧了同伴的胳膊,“好漂亮的女生,穿军装帅死了!还以为肖女王已经够酷了,没想到这个女人比她还酷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无视他人惊艳惊叹惊讶的目光,径直走到宫邪面前。

    她抬手敬礼,“宫教官,有你的快递,麻烦签收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个也是她常跟他玩的套路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朋友们,我提前更啦\(^^)/

    超喜欢小白的出场方式,我激动的挥舞键盘!你们要激动的甩月票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