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天降萌妻:宫爷揽入怀 第460章 能不能管管你家这口子

时间:2018-05-28作者:三月棠墨

    “你在玩什么?午饭时间都要到了,不打算吃了是吧。”

    头顶响起的男声让宫小白一愣,她仰起头,看到了近在咫尺的一张脸,棱角分明,英俊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宫邪拍了下她额头,“傻了?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温热,贴在她微凉的额头上,宫小白痴痴地看着他,声音小小地,“你、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宫邪反问。

    上午的训练在二十分钟前就结束了,他在食堂左等右等不见她来。闲着无事,他就过来找她了。

    她倒好,跟人在这里打雪仗,玩得忘乎所以。

    对他对视一秒,宫小白就确定了,他是特意过来找她的。

    扶她站稳,宫邪顺势握住她的手,拉着她往训练场外走。

    有宫邪保驾护航,姚琪当然不敢再对宫小白做什么,扔掉了手里的雪球,默默地跟在两人身后,跟他们拉开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,一路上都很热闹。

    “宫教官新年好!”

    “宫教官!”

    时不时会有战友跟宫邪打招呼,他淡淡地“嗯”了一声,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靠近食堂,能清晰地闻到辣油的味道,令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宫小白深吸一口气,露出惊讶的表情,激动道,“啊啊啊,这个是火锅的味道吧!我们中午吃火锅吗?!”

    宫邪伸手捏她的鼻子,“你还真是狗鼻子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皱了皱鼻头,朝他吐舌头,“一般人都能闻到好伐,凭什么说我狗鼻子,你这嫌弃得太明显了。”

    宫邪哼笑,不与她斗嘴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我说,大过年让我们这些单身狗吃狗粮不太好吧。”等了许久不见人来,秦沣、闫左他们站在食堂门口迎接,猝不及防看见两人打情骂俏的一幕。

    另一个教官说,“老秦,你别打断啊,我还想多看一会儿!提前学习学习,免得以后不会**被媳妇儿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说得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,狗粮吃饱了,中午的火锅吃不下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瞅准了宫邪不会在大过年发脾气,可劲儿的调侃两人,把过去开玩笑的次数都补回来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对视一眼,全都一脸玩味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完没完?”宫邪拉着宫小白越过他们,进了食堂。

    他语气严肃,面色却没半分威严。

    正主都进去了,他们也没道理继续待在外面,秦沣拍着他们的肩膀,“走走走,进去吃饭,汤底都煮沸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中午果然吃的火锅。

    每个桌上放着一个鸳鸯锅,旁边摆满了各种蔬菜、肉类、豆类、水果,厨房师傅还在那里忙着切新鲜的食材。

    **辣的香味飘在食堂,白茫茫的蒸汽四下散开,气氛一下子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来,先碰一个,祝大家来年都顺顺利利,这群崽子们都能早日加入尖刀战队!”

    秦沣永远是活跃气氛的那一个。他率先站起来,同一桌的教官跟着站起来,其他桌的战友也纷纷站起来。

    宫小白呼哧呼哧吃着烫烫的丸子,见状忙放下筷子,端起桌上的果汁,跟着大家站起来。

    她嘴巴辣得红红的,是小辣椒的颜色,宫邪看了她一眼,提醒,“慢点吃。”

    大家的杯子碰到一起,叮一声,各自喝了一口,坐下来涮着肉片吃。

    宫小白拿起筷子埋头苦吃,闷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爷,必须敬你一杯!”一个教官突然站起来,举着酒杯,“去年都没在一起过年,今年难得聚得这么齐。”

    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很少有这样聚在一起、不谈训练的时候。宫邪没有拒绝,举起面前的酒杯,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一个教官起了头,其他人陆续站起来敬酒。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祝酒词让人无法拒绝,宫邪倒也来者不拒,一个多余的字没说,只顾喝酒。

    第三杯酒下肚,宫小白终于抬起了头,拉拉他的袖子,看向他手里的水杯,里面的液体是透明的,“你喝的是白酒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,还能是白水?”宫邪偏头靠近她,在她耳边低低地说话,夹带着酒气的气息喷洒在她耳廓,像点燃了一小簇火苗,她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烤红了。

    宫邪觉得可爱,伸手捏了捏。

    宫小白感觉到了耳朵发烫,躲过他的气息范围,“喝太多酒对身体不好,你少喝点。”

    黑亮的眸子氤氲出点点笑意,宫邪用气音轻轻地道,“你在管我?”

    “不能吗?”

    宫邪眸中笑意加深,单说了一个字,“能。”

    “爷跟小白说什么悄悄话呢,大声点儿,让我们也听听!”教官扬声道。

    宫小白不好意思抬头看,筷子伸进锅子里捞出一根青菜,一点点吃进嘴里,忽略掉他们开玩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从她进军营的第一天,他们就喜欢开她和宫邪的玩笑,现在都过去半年了,他们的新鲜感居然还没过去。

    宫邪顺手挟了一颗煮熟的鱼丸,放进宫小白碗里,这是她最爱吃的。

    顺便,回答了刚刚那位教官的问题,“没说什么,让我少喝点酒。”语气顿了顿,他抬眸看向他们,“所以别再敬酒了,我晚上还要回房睡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是,喝多了就不让进房间睡觉?宫爷怕媳妇儿?

    众人:“”

    宫小白:“”

    她在桌底下掐了下他的大腿,胡说八道什么啊!她什么时候说过不让他回房间睡觉!

    污蔑!纯属污蔑!

    待到大家都反应过来,轰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其他桌的特战队员们不明所以,全都一脸懵逼地看着他们这桌。

    有教官笑着道,“小白你真行!宫爷都敢管教。”

    “诶,老董你这话说得不对,人家不仅敢管教,还管教得服服帖帖,这就厉害了!”另一个教官忙搭腔,“看不出来啊,小姑娘挺有本事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宫小白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宫小白窘得满脸通红,不知该怎么回应,尴尬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宫邪手臂搭在她椅靠上,再次靠近她,“感觉怎么样?在军营里说一不二的宫首长都听你的话,他们可是打心底里佩服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喝多了吧!”宫小白没好气地怼回去,手继续掐他大腿。

    宫邪“嘶”了声,攥住了她的手,“要掐回去掐,想怎么样都随你,现在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他话里有话,宫小白气呼呼地转过脸,低声说,“我现在确定,你是真的喝醉了。”不仅话超多,行为举止还很奇怪。

    “对,我喝醉了,要帮我分担吗?”宫邪坦然承认了,将自己的酒杯推到她面前。..

    宫小白:“你不是不让我喝酒吗?”

    宫邪在她后颈上捏了捏,“我说过,在我面前可以喝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在推杯换盏,明天一整天不用训练,大家都不担心会喝醉了,一眼看过去,好像就只有她自己在喝果汁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宫小白端起他的酒杯,抿了一小口,辛辣的白酒滑过喉咙,一路烧到腹部。

    很刺激的感觉,还不错。

    宫邪的指尖在她脖颈上画圈圈,“小酒鬼。”

    军营里男人多,准备的酒都是最烈的,她喝着居然没觉得难受。

    对面坐着的教官夸张地拿了片生菜叶子挡住眼睛,“有谁乐意跟我换位置吗?简直没眼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哈哈哈!”又有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个晚上的肖琼都忍不住笑起来,平时大家都很严肃,像眼下这般嬉笑玩闹的样子实在少见。

    身处在这样热闹的气氛中,她心里浓浓的阴霾都散去了些,露出后面的灿烂阳光。

    “看你一直没吃什么东西,不饿吗?”秦沣坐在她旁边,拿了双没人用过的筷子给她挟了一碟烫好的食物,蔬菜和肉都有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,有故事啊!”有人眼尖地看见了秦沣的举动。

    肖琼端起碟子,“要吃吗?全给你。”

    肖女王不愧是玩笑终结者,她一出口,再大的玩笑都能一秒收场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,大家却没放过她,拿筷子敲着碗说,“老秦,能不能管管你家这口子?!”

    秦沣爱开玩笑,但不爱开感情上的玩笑,这次也破例了,“对不起,管不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