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天降萌妻:宫爷揽入怀 第438章 确实是美女啊

时间:2018-05-18作者:三月棠墨

    肖琼强忍着恶心的生理反应,别过视线不去看他的脸,甚至想捂住耳朵,避免他尖锐的声音钻进她的耳朵。

    她该庆幸,时隔八年,段南城没有当年那样强势。

    他也学会了用面具掩饰自己,假装自己是个守礼的绅士,“不想叙旧没关系,我们还有时间慢慢了解。你在这家酒吧驻唱是吧,别跑了,我会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段南城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,动作轻柔,看起来充满爱怜,实则侵略性的目光已经将他内心的**折射出来。

    肖琼忍着没动,她现在的目的就是接近他,既不能表现得太主动,也不能毫无反抗,她得把握住度。

    段南城看见她眼中明晃晃的厌恶,露出丝笑,“记住我的话。你要是敢跑,我会让你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。”

    他撩起她耳边的发丝,果然发现那个小小的缺口,满意地笑了。

    就像猎人给自己的猎物带上了镣铐,任凭她跑到天南海北,只要身上还带着镣铐,她就还是他的猎物。

    段南城松开手,理了理领口,走出酒吧。

    呼吸到新鲜的空气,肖琼双腿一软,跌坐在沙发上,耳边还回荡着男人威胁的话语。黑暗中,她的脸渐渐没了颜色。

    她努力仰起头,想在目所能及的地方找到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然而,只能看到二楼一块一块的磨砂玻璃,她不清楚爷和秦沣在哪一块玻璃后。仿佛孤身一人行走在沙漠里,那种孤独的恐惧感油然而来。

    因为肖琼所在的位置偏僻,秦沣也看不见她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我看见段南城刚才走了。”秦沣说,“他怎么没带走肖琼?”

    宫邪手指转动着高脚杯,里面的蓝色液体随之晃荡,“八年不见,段南城学聪明了。没确定肖琼的真实身份之前,他不敢带她走。”

    邢天冥哼笑,不知是笑段南城愚蠢,还是笑别的。

    “他调查出的结果自然是我们想让他知道的。”他伸长了腿,搭在茶几下方的横杠上,“肖琼伪造的身份已经弄好了,段南城不可能查到她尖刀特战员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秦沣:“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邢天冥说,“在肖琼没正式接近段南城之前,最好不要跟她联系,免得引起怀疑。”

    宫邪点点头,“邢天冥说得没错。相较于之前,段南城确实变得谨慎许多。他的团伙有三十个人,抓住他不是最关键的,得把所有人一网打尽。另外,藏绑架少女的地方我们还没查到,一点打草惊蛇的举动都不能有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认真听他们分析,不发表看法。

    秦沣想了想,说,“码头那边埋伏了我们的人,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。”他捏着眉心,“我比较担心的问题是,那些已经贩卖出去的女孩该怎么救回来。最烦的就是这种跨国的案件,处理起来麻烦!”

    他们先前只考虑了怎么抓捕犯罪团伙,找到失踪少女,对于已经贩卖的少女,他们的确没深入思考过该怎么找回来。

    见宫小白看着自己,宫邪问她,“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果然是了解她的人,一个眼神,他就知道她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秦沣和邢天冥同时看着宫小白。

    她吞咽了下口水,“那伙人既然是做买卖生意的,肯定会有交易记录这种东西。毕竟三十个人呢,会牵扯到分赃的问题是吧。他们都是谨慎的人,当然不可能像正常交易那样留有账本,一般都录在u盘、芯片里。我们只要查到他的住处,不愁找不到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秦沣惊讶地张嘴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邢天冥看着宫小白的眼神也挺复杂,就刚刚,这姑娘闷不吭声吃完了一整个水果拼盘。他以为她是个纯粹的吃货,敢情她吃下去的东西都变成了智商?

    两人都对宫小白表露出赞赏,宫邪抿唇轻笑,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。

    宫小白低下头,好半晌,心虚地说,“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。”

    她以前上学的时候,放松心情的方式不是吃就是看剧,看各种电视剧,享受各种跌宕起伏的剧情。

    秦沣笑了,没有嘲笑的意思,“看来平时多看电视也有好处哈。你说得对,这种交易记录最可能以u盘或芯片的方式保留下来。现在,我们的任务又多了一样,找到这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宫邪看了眼时间,“不早了,撤吧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站起来围好了围巾。秦沣和邢天冥站起身,秦沣说,“肖琼那边”

    “已经给她安排了出租屋,她不能跟我们在一起。”邢天冥回。

    几人往外走,宫邪把宫小白脖子上的围巾拉高,遮住了她半张脸,又将她扎头发的发圈解下来,让柔顺的黑发垂在脸侧。

    宫小白顺从地缩了缩脑袋,往围巾里埋,只露出两只大眼睛。

    结账的时候,先前那个服务生又看了宫小白一眼,这一次没能看清她全貌。可是,单单那一双潋滟的桃花眼,都足以让人心神荡漾了。

    城哥没看见她,真是巨大的损失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宫邪猜的没错,段南城回到住处第一件事就是调查肖琼的身份。

    段南城没有固定的住处,他现在待在一艘私人游艇上。

    也是考虑到游艇更安全,发生什么意外,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可以逃走,他当年就是靠这一招重获第二条命。

    当年他抓走肖琼是在一家舞蹈教室外,没仔细调查过身份,这一次却不得不注意。

    小心驶得万年船。

    瘦高个的助手站在他面前汇报,“肖琼,母亲是一名舞蹈老师,目前正在息市怀曲镇一家舞蹈培训学校工作,父亲是先前是做小买卖的,被人骗了以后赔了不少钱,还欠了一屁股债。家里目前全靠肖母一人在支撑,肖琼之前在一家企业上班,工资并不高。三个月前辞职,辗转到了昌海市,找到月光曲酒吧当驻唱歌手。与酒吧经理描述的时间刚好吻合。”

    “她应该是为了帮父亲还债,才找了这份高薪的工作。”瘦高个笑了笑,“底薪两万,看今晚的表现,提成应该不会少,以后名气大了,一个月六万以上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段南城嘴角含着烟头,不置一词。..

    “怎么了,城哥认识那女的?还是单纯把她当作下一个目标?”瘦高个笑问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单纯的目标,应该不会调查得这么详细。

    段南城吸了口烟,“认识。”

    瘦高个露出“果然如此”的表情,他在酒吧就看见城哥怪怪的,自觉退到一边不去打扰他,直到他离开,他才跟上去。

    “那城哥打算怎么办?以同样的手法掳走,还是”他奸笑了声,“还是想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段南城扬起手,直接把烟头掷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瘦高个怪叫一声跳开,“别别别,城哥,我就是开玩笑的。”想到什么,他收起玩笑的表情,“听月光曲酒吧的小徐说,他今天看到了一个绝色的女孩,用他的口气,就是天上有、地上无,我还挺好奇的。”

    小徐就是那个服务生。

    想起小徐也跟他说过类似的话,段南城皱了皱眉,哼笑,“天上有、地上无,那不成仙女了!估计是没见过世面,见到个长得好看的就以为是仙女。”

    瘦高个不赞同地摇了摇头,“不对,听他当时的描述,确实是美女啊。瓜子脸,皮肤白皙,桃花眼,淡粉唇,而且额心有美人痣。”

    段南城根据他的表述,自动在脑中绘出一张脸,却发现除了那一点标志性的美人痣,他想象不出具体的五官。

    形容词毕竟是抽象的。

    “以后有机会再看吧,人家不一定天天去酒吧。”段南城说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