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天降萌妻:宫爷揽入怀 第418章 变态囚禁

时间:2018-05-17作者:三月棠墨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直升机在深夜降落在特训营。

    他们终于回到了这里,远离了帝京的繁华和诡谲。封闭的特训营更像一个世外桃源。

    宫小白揉了揉眼睛,看到了黑沉沉的夜空,发现自己被宫邪抱在怀里。四周太过安静,长途飞行的困顿,让她感觉自己还在帝京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到了吗?”

    宫邪垂下眼帘看着她,“已经到了。还好,这次没有太大反应,至少没有吐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知道他指的是前两次坐直升机,她吐得直不起腰的事。

    “听你这语气,好像很遗憾似的。”她撇了下嘴角,“你难道想看我出糗?”

    她龇了龇牙,仿佛他只要说出她不爱听的话,她就能咬他一口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听错了,我没有遗憾。”

    宫邪低笑,抱着她回到他们的住处。

    将近一个星期没有住人,客厅显得几分寥落冷清。

    一路走过去,打开了所有的灯,莹莹的灯光撒满室内。

    宫小白打了个哈欠,不得不承认瞌睡就是越睡越多,她刚醒来不久就又困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身体不舒服,先睡吧。”宫邪把他放在床上,她却搂着他的脖子不肯松开,眨了眨眼,意思很明显。

    宫邪装作不懂,“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她不肯明说,只是眨巴眼睛,不满地哼唧了两声。

    宫邪轻轻一笑,在她的视线下低头吻住了她。

    温柔至极的一个吻,即使室内的温度还没升上来,仍不觉得冷。

    宫小白微凉的手缠绕在他后颈上,不知不觉插入了他的发丝。原本温柔的吻突然变得火热起来,就像碰到火星子的枯草,一点就着。

    就连外面的敲门声都无法阻断两人之间的温情蜜意。

    秦沣站在门外,敲了两下门就没再继续敲。

    他从哨兵那里得到的消息,爷刚回来,屋内的灯光都亮着,他一定还没睡,就是不确定是不是在干别的事。

    应该不会,这两人在帝京可是过了一个星期的二人世界。

    宫邪微微喘着气,退开了宫小白,手在她颊边摸了摸,“不用等我,先睡觉,我去看看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缩进被子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宫邪起身走出房间,关上了门。花了一秒的时间调整表情,才大步走过去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秦沣抬眸看他,“爷,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宫邪恩了声,开门见山,“有任务?”

    秦沣神色纠结,“其实不算,刑警大队那边的一个案子,调查了半年多束手无策。上头把这个事透露给咱们,没明确说,应该是想我们帮忙。”

    两人边走边说,很快到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几个主教官都在,肖琼、邢天冥、闫左,最前面的位置给宫邪留着。

    宫邪直接就近坐在末尾,面前是打开的笔记本电脑,屏幕显示此次案子的主要信息。

    “少女失踪案?”宫邪双手交叉撑在下巴上,“他们到底是多没用,这种案子都找上尖刀了。”

    肖琼神色怪异地看着他,抿紧了唇瓣。

    邢天冥跟宫邪的想法一样,翘起二郎腿,嘴角是一抹讽刺的笑,“谁知道呢?居然调查了半年多还没查出来。截至上个星期,已经失踪了三十多名女孩。引起了全民的关注,各种舆论都出来了,再下去就要乱套了。那边迟迟破不了案,就找上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宫邪若有所思,上个星期他就在帝京,平时不爱看手机电视,居然没听说过这件事。

    难怪小白跟他说,妈妈最近太小心翼翼,她去洗手间耽误了点时间,妈妈就追过去找她了。唐雅竹肯定看到了关于少女失踪的新闻。

    闫左手里拿了一份打印版的资料,“三十多名女孩的年龄都在十七到二十三岁之间,年轻漂亮。如果是团伙作案,那就是买卖生意,如果是个人,变态囚禁?还是别的目的?”

    闫左翻了翻资料,面前这份资料这两天几乎被他翻烂了,找不出有用的线索。他看着肖琼,“肖教官,你什么看法。”

    肖琼目光空洞地盯着桌面,似乎没听到闫左的话。

    等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她身上,她才反应过来,抬眸猛地对上宫邪的目光,心往下一坠,“你们刚刚……说什么?”

    闫左重复一遍,“问问你的看法。你是女人,看问题的角度跟我们不一样,或许有什么我们没注意到线索。”

    肖琼果断地摇头,“这份资料我前天看过了,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最新一起案发地查看一下。”宫邪阖上了电脑,“前面的几十起发生时间太久远,查探起来可能不会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,显然也是没有头绪。

    秦沣一向不怎么喜欢这种烧脑的事情,撑着桌子说,“我们明天就出发吗?”

    邢天冥站起来,“那就明天去吧。”他点了点资料上的地址,“上个星期的一起少女失踪案发生在潘宁镇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其余几人都看着宫邪,等他下决定。

    邢天冥低头随手翻着资料,听到宫邪说,“暂时就按邢天冥说的办,明天去一趟潘宁镇,调查具体情况,其他的等回来再说。散会。”

    大家收拾桌上的东西,安静的会议室都是纸张摩擦的声音,宫邪淡淡地道,“肖琼,你留下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面面相觑,拿着资料先走了。

    肖琼站在自己的位置上,略微低头,垂下来的发丝遮挡了半张脸,她没有去看宫邪,而是盯着一个地方,“爷,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宫邪扬起手里的资料,“想问你有什么看法。”

    肖琼抿唇,这个问题在刚才的会议上已经问过她了,眼下,她的答案还是一样,“没有,爷和邢天冥都没有发现,我怎么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宫邪点点头,站起身,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肖琼不懂他的意思,听见他直接给她下达命令,“明天你留在特训营训练他们,我和秦沣他们去潘宁镇。”

    肖琼喉咙一梗,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。

    上级的命令她只能服从,“是。”

    宫邪再没有说什么,拿起桌上的电脑和资料,踏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渐渐的,她听不到他的脚步声,耳边只剩冷风灌进来的声音,这声音让她想起了那个暗无天日的冬季……

    她慢慢蹲下来,用手捂住耳朵,不想听到这种恐怖的声音。

    手指不小心抚摸到左耳上的缺口,她闭上了眼睛,一行清泪顺着眼角流下来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宫邪回到住处,宫小白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一边脸压在枕头上,凌乱的发丝铺了满枕,一条胳膊放在被子外,手还握成了拳头,不知道要打谁。

    他坐在床边,小心地将她脸上的乱发拨开,摸了摸她的脸。

    滑腻温热的触感,让他的心一阵柔软。

    感觉到有人碰她的脸,宫小白伸手去拂开,他及时拿开手,让她的手落空。

    没有继续逗她,宫邪简单冲了个澡躺在床上,一边在脑中计划明天的事,一边梳理案件的细节。

    他昨晚一夜没睡,接着驾驶了十几个小时的直升机,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都是疲惫的,不知不觉就沉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宫小白五点半准时醒过来。

    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瞥见枕头上的字条,她的心猛地一缩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宫邪去执行任务了。

    上次也是这样,她早上醒来就看到他留下的字条,也不说什么时候回来,她一等就是半个多月。

    宫小白气鼓鼓地拿起字条。

    骗子!说好了下次执行任务带她一起去,他说话不算话!

    ——出去办点事,两天就回来。

    两天?

    仔细看了看,确定自己没有看错。宫小白舒一口气,掸了掸纸条,“好吧,看在你这么快就回来的份儿上,我就不生你的气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