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天降萌妻:宫爷揽入怀 第415章 我要一直赖着你

时间:2018-05-17作者:三月棠墨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宫小白安静地靠在他怀里,还是有点累,微微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宫小白!”

    陡然提高的音量吓了她一跳,宫小白明眸大睁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别睡了好吗?”宫邪摸着她的脸,很温柔,很有耐心,想把她捧在手心里,“你都睡一个晚上了,别再睡了。不是想吃炸鸡腿吗?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他表现得像个极纵容妻子的丈夫。

    手不舍得从她脸上离开,这种温温热热的体温让他觉得安心,脖子上跳动的脉搏让他感到真正的劫后重生。

    他不想再看到她冰冷得躺在病床上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昨晚那样真的吓坏他了。

    那样的经历这辈子他都不想再体验。他想她无时无刻在他面前活蹦乱跳,哪怕总是闯祸,哪怕闹腾一点也没有关系。他都可以纵容她。

    宫小白弯了弯唇,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宫小白,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了。”脑海里响起另一个声音,不是宫邪在说话,而是凤皇。

    他似乎很生气,连见都不愿意见她,像第一次见面那样,他蒙在一团白茫茫的雾中,只能听见虚无缈缥的声音,好像风一吹就散了。

    宫小白皱了皱眉,“是你救了我?”

    试着动了动身子,她现在浑身感觉不到一点疼痛,中枪的地方也不疼,除了疲惫,再没有其他不舒服的地方。

    凤皇:“我不救你,你现在就是一具尸体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默了一瞬,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凤皇没有回应她,脑海中的那团白雾散去了,他的人影跟着消失了,仿佛他的出现就是为了提醒她以后惜命。

    宫小白努力提起一口气,振作精神,不想让自己看起来病恹恹的,惹人担心。

    她伸手去摸宫邪的脸,两人的坐姿不太适合这个动作,宫邪低下头,方便她摸到。

    她的手在他下巴上摸了摸,那里生出了新的胡茬,有点扎手,感觉还挺可爱。她顺着他下颌的线条往上摸,摸到了他冰凉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冷不冷?脸好冰啊。”宫小白关心地问。

    宫邪偏了下头,使自己的脸更贴近她的掌心,“不冷。”

    司羽进来时就看到这样一幅画面,宫邪坐在床上,宫小白靠在他怀里,她的手伸过去摸他的脸,而他努力配合她的动作。

    他在门边伫立不动。

    还是宫小白先发现了他,那个男人完全沉浸在欣喜中,对外界漠不关心。

    “司羽?”宫小白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宫邪抬起头,看到了司羽,“嗯,是他。”

    司羽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什么对话?

    司羽提步走了过去,脸色严肃地盯着宫小白,心头狂跳,仿佛印证了他的猜想,她现在双颊红润,丝毫不像受过伤的人。

    “宫爷,我需要再检查一下她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宫小白毫不犹豫地摇头,抓住宫邪的手,“我没事,我不需要检查!”

    她的抗拒,司羽看在眼里。果然如此,她知道自己身体的秘密,不愿意让其他人发现。如果他没有猜错,她受伤的地方应该一点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看她的脸色似乎也能判断出,她身上的毒……大概,不是大概,是肯定没了。

    宫邪现在完全是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,宫小白说什么就是什么。握紧她的手,他对司羽说,“你先出去吧,暂时不用检查了。”

    司羽欲言又止,宫邪加重了语气,“出去!”

    他现在的样子仿佛又回到了昨天晚上,他束手无策的时候,他也是这么冷冷地叫他出去。历史重演了。

    司羽耸肩,现在宫小白没事了,皆大欢喜。虽然心里还有很多疑问,显然不适合在这个时候提出来。

    病房的门重新关闭,只剩下他们两个人。

    宫小白抿了抿唇,突然不晓得说什么。就算他不问,心里肯定会有疑惑。凤皇都说她的伤不治就会没命,而她现在一点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他怀疑她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,两人明明亲密无间,中间却隔着一层透明的膜。

    她不想那样。

    “凤皇,我可能要瞒不住了。”宫小白在心底想到。

    她知道凤皇能探听她的心声,不晓得他现在有没有探听。等了一会儿,她没有听到凤皇的回应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宫小白稍稍从宫邪怀里退出来,坐直身子,仍然保持着背对他的姿势。手抬起来放在身前的纽扣上,从上到下一粒粒解开。

    宫邪不知道她要做什么,没有打断。

    她脱下了蓝白条纹的病服,露出光裸的上身,“我的伤口是不是没了。”

    宫邪惊讶地凝视她肩胛骨的部位,那里光洁一片,白皙的肌肤在灯光下泛着玉般莹润的光泽。

    昨晚,他亲眼看到司羽用刀划开了两个血窟窿,从里面取出两颗银色的子弹……

    他的手摸了过去,冰凉的指尖轻轻触碰她伤过的地方,一点异样的痕迹都没有,甚至周围的血迹都没了。

    指尖扫过的地方有点痒,宫小白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她不敢扭过头看他的脸,怕他露出看怪物一般惊悚的眼神。任何人露出那种眼神她都不怕,唯独怕他。

    好半晌,宫邪没有说话,宫小白有些忍受不住。

    她慢慢地转过身,看向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深潭一样幽幽不见底,聚着一团浓黑的墨,她拉起他的手,贴在心脏的位置,他能感觉到掌心下的跳动。

    宫小白说,“看到这个了吗?”

    她指的是心房上方的红色塔形印记,宫邪看到了,他最初还以为是某个组织的印记,特意调查过,什么都没查出来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来的。”宫小白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,因为接下来要说的话,不是什么人都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,我不记得以前的事了,没骗你。但是这个印记,让我拥有了正常人不能拥有的东西。比如,速度,还有现在你看到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宫小白的手掌覆盖在他手背上,“我不是有意隐瞒你的,我……我只是太害怕了,我不敢说。”

    她还是隐瞒了一些内容,比如凤皇的存在,比如她要打开六重塔才能恢复记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宫小白的声音越来越低,直到彻底无声,病房里再次陷入安静。

    她的脑袋垂了下去,现在想的是,如果他真的不能接受,她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她已经没有勇气再死缠烂打第二次了,尤其还是在这种情况下。

    人果然要为自己的一时冲动承担后果,她现在就是在等待自己的后果。

    这种安静持续了好久,宫小白的心反复煎熬,比她中弹时还要难受。

    宫邪看着她的头顶,她还没穿衣服,光着上身,明明是旖旎的景象,她说出来的话却又那样沉重。

    他叹口气,“如果我介意,你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宫小白一愣,猛地抬起头。

    他的表情认真,不像是在开玩笑,她一时不能判断他话中的真假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她刚刚也这么问过自己,结果是没有答案。

    现在他问她,她还是没有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会回答,不管怎么样,你都赖定我了。”宫邪手掌搭在她头顶,“毕竟,你可是连母凭子贵都说的出来的姑娘。你当初软磨硬泡的时候也没见有这么多顾虑。而且,你忘了你自己说过的话,要永远陪在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他一字一顿地说,确保她每个字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宫小白眨眨眼,泪水倏地滑落,那他的意思是……

    宫邪抚上她的脸颊,终于露出一丝笑,“以前也没发现你爱哭,我又没骂你,哭什么。要哭也是该我哭,你这么与众不同,我害怕。”

    他用开玩笑的语气说,打破了原本的沉重。

    宫小白扑进他怀里,哭得更凶,却又忍不住笑,“对啊,你都吃了我了,不能不要我,我要一直赖着你,哪儿也不去。”

    宫邪的吻落在她头顶,充满爱怜,“这就对了。”
小说推荐